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浣花溪头一草堂——杜甫与韦庄

(2018-05-03 11:21:22)
分类: 雪夜读书

 成都西郭浣花溪,又名百花潭。据《冀夫人任氏碑记》,冀夫人年轻时曾在溪边捣衣,时值春日,逢一僧人不慎落水,夫人怜之,为他濯冼僧衣。忽见百花争放于潭,“百花潭”因此得名。

    唐肃宗李亨上元元年(760),也是春天。时年49岁的杜甫来到浣花溪,见视野开阔,田园幽静,立刻喜欢上了,决定在这里安居。有《卜居》诗云:“浣花溪水水西头,主人为卜林塘幽。已知出郭少尘事,更有澄江销客愁。无数蜻蜓齐上下,一双鸂鶒对沉浮。东行万里堪乘兴,须向山阴入小舟”山阴是浙江的绍兴,鉴湖美景,杜甫所羡,况且他的一位诗友,郑虔正被贬在浙江的台州(绍兴相邻),一时起子猷乘兴而往之意,直欲买舟而下。家未安而又生思游之情,实在是诗人本色。

    杜甫在浣花营造草堂,得到了友人和地方官员的资助。虽说书剑飘零,江湖浪迹,但杜甫到成都后不久在严武(时为东西川节度使)的推荐下,成为从六品的检校工部员外郎,赐绯鱼袋。这是他一生最高的官职了,故后人称他为“杜工部”。杜甫有远大的抱负,而一直处于下僚,使他时有不平之意气,为浇胸中块垒,他砥砺诗艺,借诗书愤,终成一代“诗圣”。《唐才子传》评李白、杜甫时称:“观李、杜二公,崎岖版荡之际,语语王霸,褒贬得失,忠孝之心,惊动千古,骚雅之妙,双振当时。兼众善于无今,集大成于往作,历世之下,想见风尘”。并以为“观于海者难为水,遊于李、杜之门者难为诗,斯言信哉!”评价之高,无以复加。

    杜甫的草堂生活开始了,此时的他有些削瘦,略显苍老。已经不是天宝年间作《饮中八仙歌》的杜甫,不是献《三大礼赋》入朝当“左拾遗”的杜甫,也不是安史之乱中写下“朱门酒肉臭,路有冷死骨。”和《三别》、《三吏》的杜甫了。中年以后,杜甫寄人篱下,靠故友施舍过日子,欲求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安逸而不可得,也只能在乡间得过且过了。《旧唐书》中说杜甫在浣花溪“结庐枕江,纵酒啸咏,与田畯野老相押荡,无拘检。”并自称“野老”。

    在美丽的浣花溪边,杜甫的诗兴还是不错的。他留下了非常可爱的《春夜喜雨》,十分苍凉的《琴台》。虽然地处郊外,但慕名来访者还是时有的,这让杜甫很欣慰,写下了“岂有文章惊海内,漫劳车马驻江干。”(《宾至》)这样为人熟知的句子。有一次,他在江边看到水势如潮,一时有奇景,未得奇句,又写出了“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江上值水如海势聊短述》)为后人所乐道。一直被人们赞誉的,有民胞物与襟怀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也是在草堂作的。杜甫在浣花溪期间,还写过一首《赠花卿》其诗云 “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后两句经常被人们用来形容音乐之美妙。其实,杜甫对花惊定(花卿)这一恃功骄恣,纵兵扰民的将领,十分反感,故语语讥嘲,指出花惊定这样花天酒地是长不了的。诗一出便被锦城歌妓所传唱。

    杜甫在乡间,热爱大自然的诗人天性展露无遗,他喜欢舍下荀穿壁,庭中藤刺簷(《绝句六首》)的野趣,赞美“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绝句四首》)的景物,品味农人“得鱼已割鳞,藕不洗泥”(《泛溪》)的情趣。梁上燕,水中鸥,让他心旷神怡(《江村》),甚至蜂沾落絮,蚁上枯梨,都让他感觉兴味无穷(《独酌》。他也曾北邻煮酒(《北邻》),南邻野航(《南邻》)。曾于黄四娘家寻花(《江畔独步寻花七绝句》),石牛门外问柳(《西郊》)。

     杜甫在《去蜀》中说:“五载客蜀郡,一年居梓州。”他真正在浣花溪草堂也就三年多一点的时间,有《草堂》诗云:“昔我去草堂,蛮夷塞成都。今我归草堂,成都适无虞。”钱谦益在笺注中说:宝应元年(762)夏,严武入朝,杜甫相送,七月剑南四川兵马使徐知道反,八月伏诛。杜甫携家避乱于梓州。广德二年(764)春,严武复镇剑南,杜甫也随之返还成都草堂。永泰元年(765)四月。严武病死,五月,杜甫离开了草堂,买舟南下,经乐山、宜宾、重庆、忠县,到奉节得到夔州都督柏茂琳的关照,住了下来。

   杜甫在草堂期间写下著名的《戏为六绝句》,可以说是对诗歌创作和评论的一个贡献。杜甫虽闲居乡间,但对当时的文坛动向是很关注的。其时,一些年轻诗人,表现出轻薄浮夸的倾向。对庾信和唐初四杰,妄加贬损,而又拿不出超越前贤的有力作品。这种自以为是,游学无根,悖离传统经典的风气,引起了杜甫的警觉。他以《戏为六绝句》的形式,发表了自己的见解。这六首绝句都极为有名。且影响深远。

其中名句如:“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不薄今人爱古人,清词丽句必为邻。”“别裁伪体亲风雅,转益多师是汝师。”至今为人传诵。杜甫提出要博采众长,为我所用,如此方可推陈出新。创作要开阔胸襟,追迹大家,虽未及前贤,也不必气馁,只要不忘初心,亲近风雅,去伪存真,创作出无愧自己时代的作品,就一样可以得到后人公正评价

如今的杜甫草堂是成都一处不错的旅游景点,杜甫削瘦的雕像手上拿着一卷诗稿,期望考出作文好成绩的学生和有着文学梦的青年,都要去摸一摸。但是,时隔千年,又有多少人还能摸出诗人那时的心情呢?

在杜甫离开浣花溪草堂一百三十七年后,唐昭宗天复二年(902),六十七岁的晚唐词人韦庄慕名而至。韦蔼(韦庄之弟)在《浣花集序》中,谈到韦庄“辛酉春,应聘为西蜀奏记。明年,浣花溪寻得杜工部旧址,虽芜没已久,而柱砥犹存。因命芟夷,结茅为一室。盖欲思其人而成其处,非敢广其基构耳。

   浣花溪水出淤江,当地人多造彩笺,故号“浣花”。韦庄十分喜欢名贵的“浣花”,于是向制笺人寻求,为答谢“百花”人的热情,赠《乞彩笺歌》,诗云:“浣花溪上如花客,绿暗红藏人不识。留得溪头瑟瑟波,泼成纸上猩猩色。手把金刀擘彩云,有时剪破秋天碧。不使红霓段段飞,一时驱上丹霞壁。蜀客才多染不供,卓文醉后开无力。孔雀衔来向日飞,翩翩压折黄金翼。我有歌诗一千首,磨砻山岳罗星斗。开卷长疑雷电惊,挥毫只怕龙蛇走。班班布在时人口,满轴松花都未有。人间无处买烟霞,须知得自神仙手。也知价重连城璧,一纸万金犹不惜。薛涛昨夜梦中来,殷勤劝向君边觅。”韦庄借薛涛托梦,来求价值连城的“浣花,他的诗更为制笺者锦上添花。薛涛,字洪度,成都乐妓,工诗,与元稹、白居易、王建、刘禹锡等人唱和。韦皋镇蜀时欲奏以校书郎而罢,世称薛校书。费著《笺纸谱》云:“纸以人得名者,有谢公,有薛涛。……涛侨止‘百花’,躬撰深红小彩笺,裁书供吟,献酬贤杰,时谓之‘薛涛笺

   古人云:声气相求者,谓之知音。韦庄可以说是杜甫的“知音”了。这和他身世遭逢有近于杜甫处相关。韦庄,字端己,京兆杜陵(今西安市)人。据夏承焘先生考证,生于836年,有过一段无忧无虑的童年和少年。他有一首《下邽》诗云:“昔为童稚不知愁,竹马闲乘绕县游。曾为看花偷出郭,也因逃学暂登楼。”青年时期发愤读书,还曾游历于江南十余年。以后颇历艰辛,五十九岁才中进士,在唐的职务相似于杜甫,干过拾遗“补阙”。因此,他的《浣花集》多“子期怀旧之辞,王粲伤时之制。”(韦蔼语)对于杜甫的深刻理解,当在他45岁于长安应举,遇上黄巢攻破长安,他自己陷于兵火之中时。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弟妹失散,自己逃进山里,后又四处流浪。经安徽、河南到潼关;又转山西,南抵镇江、东阳,西到三衢两湖。他亲历了生离死别,目击了“乱离人不如太平”的民生现实。这使他对同样饱经时局动乱,亲人离散的杜甫,产生了强烈的认同。痛定思痛,他写下了被誉为“晚唐第一长吟”的《秦妇吟》。诗中直书“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被时人称作“《秦妇吟》秀才,一时人人喜诵之,许多人还制成障子,可见风行的程度。王国维称《秦妇吟》“语极沉痛详尽,其词复明浅易解。”陈寅恪认为《秦妇吟》为“端已平生诸作之冠。”但这晚唐第一长吟长期以来人知其名,不见其作。1907年,法国人伯希和(Panl palliot)在敦煌莫高窟劫得大量写卷,其中有《秦人吟》,后证实就是韦庄《秦妇吟》。1923年王国维在《国学季刊》发表了《韦庄秦妇吟》一文,使国人在时隔千年之后再见《秦妇吟》的真面目。

   韦庄词令江南人印象最深的,还是他的“人人尽说江南好”和“春日游,杏花吹满头。”可以说,是他的民歌风打动了众多读者。夏承焘先生指出:韦庄诗风上接近白居易,词则接近《敦煌曲子词》。

  “诗变为词,始于唐而成于五代。”(夏承焘语)由于赵宗祚编了第一本长短句的集子《花间集》,韦庄和温庭筠(字飞卿)作为这个集子里的突出代表,是被后人指为“花间派”的。不过,韦庄与温庭筠那一类专写“绮筵公子,绣幌佳人,递叶花笺,拍按香檀的艳词不同,他是主抒情的。清人周济在《介存斋论词杂著》中,将韦庄、温庭筠、李煜作了一个比较说:毛嫱西施,天下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飞卿,严妆也;端已,淡妆也;后主,则粗服乱头矣。”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评道:“温飞卿之词,句秀也;韦端已之词,骨秀也;李重光(李煜)之词,神秀也。”后来,夏承焘先生对韦庄词的历史地位作出很高评价。他的《唐宋词人年谱》”共十种十二家,第一篇就是《韦端已年谱》。他在《论韦庄词》一文中指出:韦庄词的特征是把当时的文人词带回到民间抒情的道路上来。这是他在词的发展史上最大的功绩。使词能逐渐脱离音乐,成为一种独立的文体,韦庄功不可没。在唐代,词主要是用来应歌的,而将作词主要用来抒情的先驱者,是韦庄。随后,在李煜、苏轼等杰出词家的努力下,词成为中国文学史上又一座空前绝后的丰碑。

   对于诗词创作,韦庄主张要有自己的特色,于后人有可观之处。他取杜甫、王维等唐人佳作编成《又玄集》,在序中说:“谢玄晖文集盈编,止诵澄江之句;曹子健诗名冠古,惟吟清夜之篇。”可见拾翠岸边,沙之汰之,真正的“辟寒之宝”“瑚琏之珍”是不多见的。诗人千古留名,有时只在他数章独到之篇,甚至是其中能广为流传的几许名句。

   9108月,韦庄逝于成都花林坊,终年75岁。死后葬在白沙之阳,晚年的韦庄时常口诵杜甫的诗句,犹其是“白沙翠竹江村暮,相送柴门月色新”两句,吟讽不辍。时人以为诗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母亲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母亲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