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听莫砺锋老师谈杜诗

(2010-01-16 15:59:39)
标签:

杜甫

莫砺锋

听课笔记

杂谈

分类: 如沐春风
在南京大学中文系学习的第一年(2002),有幸听到名教授莫砺锋老师的课。
莫老师是南京大学中文系系主任,是新中国第一位文学博士。
他讲课精彩的程度,已到出神入化的境界,把他所说的记录下来就是一篇精彩的学术论文。
我真的这么做了,把他给我们上的杜诗的课作了笔录,回来再核对书籍,重新整理,果然还是回味无穷的学术演说稿。
我当时没有用录音机协助,就靠笔录,回来当然要费很多时间整理。如果大家意犹未尽,当时听课的还有博特拉大学的郭莲花博士,她是用录像机拍摄全程的,有机会不妨向她借录影带看看。

转贴:《法情论坛》
http://faqing.org/forum/viewtopic.php?t=235

莫砺锋教授“唐宋文学专题(杜诗)”讲记

第一讲
日期:2003年2月27日(星期四)
时间:1000至1200
地点:南京大学教学楼115室
聆听人数:45人

    过去,程千帆先生只为我们开过两门课:校雠学和杜诗。前者指导我们如何收集和整理资料,后者则具体教导我们如何深入研究一个课题。我觉得这两门课对我们非 常重要。现在,我讲杜诗,当然无法与程先生媲美,但基本思路是一致的,就是要指导大家如何开展一个课题的探讨。你们一定要记得,我们的课不只是为了获取知 识的,而是要学习方法。
    古时候朝官的工作比现在要辛苦多了。李商隐有诗句“无端嫁得金龟婿,辜负香衾事早朝”(按:李商隐《为有》:“为有云屏无限娇,凤城寒尽怕春宵。无端嫁得 金龟婿,辜负香衾事早朝”), 即说明朝官天未亮便得在“待漏院”中等待皇帝上朝。叶梦得《避暑录话》记载北宋年间有个官员叫吴居厚的,喜欢在等候时与人谈论杜诗,“喜论杜子美诗”。另 有一人叫叶涛的,却喜欢在等待时打瞌睡。偏偏吴喜欢和他谈杜诗。叶涛不耐烦,所以常搬张凳子到外头坐。某日,天雨仍不进去,人问其故,他说:“怕老杜 诗”。这个学期,我也会每周跟你们讲杜诗,看看你们会不会也怕老杜诗,希望你们不会躲到课室外面去。(哄堂)
    文学史上流传“千家注杜,五百家注韩”。千家或许夸大,但即使再怎么样打折,数量肯定还是很多的,可见杜诗受到重视的程度。我们开始研究一个课题前,一定 要先知道前人已经研究了什么,才能在他们研究的基础上开展。清代流传“一部十七史,从何说起?”这说明要研究常有不知从何开始的困惑。清代史学三大家之一 的王鸣盛在《十七史商榷》说:“目录之学,学中第一要事;必从此问途,方能得其门而入。” 古代文学研究与史学研究有相似之处,也是因为如此,所以要谈杜诗,也当从目录学入手。
    在这方面,有两部书要介绍:一是与我平辈的郑庆笃的《杜集书目提要》,齐鲁书社出版;另一是周采泉老先生的《杜集书录》,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客观而论, 第二部会较好,收罗更完整。前者收录了清前知见书215种,近代知见书140种,存目书221种,共576种;后者收录了知见书448种(没有按朝代 分),存目书220种,共668种。“知见书”是目录学中的术语,是指确实有其书的存在,而且作者也清楚;“存目书”是历史上知道有关书本的出现,但现在 是否是其版本则存疑;如果已经不存在的则称亡佚书。这两部书都在1986年出版,所以收录的是1985年的书目。1985年后,我国学术更发达,所以现在 专门研究杜甫的著作数量肯定更大,如果加上单篇论著,数量更是惊人。
    目录学不只是提供书单,用章学诚的话说,它更有助于“考镜源流”(按:《校雠通义序》曰:“辨章学术,考镜源流”) ,可以从中找出最重要的文本。如果只是泛泛地看,则没多大意义。我看了这些书后,觉得有两个时代的注本该受到重视,一是宋代,一是清代。现代人多数看清代 的注本。一般来说,这也是对的,因为后人的考证可以站在前人的基础上,所以应该比较完整。不过,如果作为整个学科的回顾,宋注就不可忽略。一名非常崇拜杜 甫的日本学者吉川幸次郎便特别重视宋朝人的注本。当年报纸报道他的说法时,程千帆先生便赞他是内行。
杜甫在大历四年写的《南征》提到“百年歌自苦,不见有知音”。这可以解作他在慨叹自己的朋友如高适、岑参、李白等都已去世,但更大的可能性是他叹息自己辛苦写出的诗作没有得到应得的重视。这是符合实际的情况的,因为在唐代,杜甫的诗作并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
    古人对文学作品的取舍,不是通过评论来表达的,而是通过选本。一个人崇尚哪类作品、哪种风格,都通过他的选本来表达。因此古代的选本有着非常重要 的意义。现存《唐人选唐诗》中的选本有13种(按:周勋初主编《唐诗大辞典》录“唐人选唐诗(十种)”,江苏古籍出版社,1990,页595。傅璇琮《唐 人选唐诗新编》收入13种,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6年), 只有韦庄的《又玄集》选杜诗,其他的都没有。韦庄是晚唐进入五代的人,可见杜诗被选是相当迟的。不过,唐代的诗选应该有四十多种,但大多亡佚。据卞孝萱先 生的考证,很多材料显示中唐时便有选杜诗至少30首。他也发现顾陶的《唐诗类选》是第一部尊杜的选本。该书已亡佚,不过序文却收录在《文苑英华》中。里头 提到“诗之作者继出,则有杜李迥生于时,群才莫得而并。”将杜甫的名字排在李白前面,这是文学史中唯一的一次,可见其尊杜的情况。这个情况是否可以修正先 前的结论?我们还得看其他的材料。
    芮挺章的《国秀集》选诗是天宝三载(744)前的,90人,220首诗,但没有杜诗。这还情有可原,因为杜甫在这段期间未入长安,还没有进入创 作的高峰期。但是高仲武的《中兴间气集》收录的是肃宗、代宗时期的作品,这正是杜甫创作的高峰期,26人,134首作品却也没有杜甫。因此,顾陶的推崇可 以看作是个特殊的例子,大致上杜甫的“不见有知音”是确实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杜甫的作品被保存下来便成问题了。一个无名之辈的作品谁要保留?实际上,从杜甫的时代开始,他的作品便一直亡佚。韩愈在《调张 籍》中便说:“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 流落人间者,泰山一毫芒。”这里虽然是用了文学的夸张手法,但却也反映了一个实况:李杜作品不断流失。唐代诗人作品保存最完整的是白居易。这也得力于他自 己。他很有远见地认为战争会造成书本亡佚,所以他将自己的作品编成《白氏长庆集》75卷,3800首诗,并请人抄了五部,分存在五个不同地方,三本存在寺 庙,两本交给后人。杜甫到晚年,诗集一共有66卷,按当时的比例,每卷收录的数量差不了多少,所以应该有3040首。但是,今天我们看到的杜诗只有 1426首,亡佚过半。学术界有“辑佚”的工作,但无法在杜诗身上发生。《全唐诗补遗》补录杜诗一首,不过不可靠。也幸好宋人的高度重视杜诗,我们才有 1426首可以看。
    下来我们谈杜诗的集子,看看历代书目的“著录”。据《旧唐书》“杜甫本传”记载,杜诗有集60卷;《新唐书•艺文志》则著录除了《集》60卷之 外,还有《小集》6卷,是润州刺史樊晃辑。樊晃任润州刺史是在大历五至七年,这正是杜甫去世的时候。可知樊晃与杜甫是同时期的人,他的《南中感怀》入选 《国秀集》,因此可推断他比杜甫较迟去世。虽然小集已亡佚,但樊晃的《杜工部小集序》收录在钱注,作为该书的附录。里头樊晃说:“文集六十卷,行于江汉之 南。…… 今采其遗文,凡二百九十篇,各以事类,分为六卷。”这是为杜甫打抱不平,认为他的诗只在江南流行,没有传到中原。他收录的290首杜诗按内容分为六卷。
    现在可看到的知见书,得从宋开始。首先我们要注意的是王洙的《杜工部集》20卷。王洙,字原叔,他是在仁宗嘉祐年间,约997-1057年编 的,不过没有刻印。1069年王琪才在苏州刊印。据《吴郡志》记载:“印万本,士人争买之。”这反映杜诗当时的受欢迎。也幸好当时印得多,所以得以流传下 来。这是祖本,是现存的一切杜诗版本的源流。宋刻本木好,字大,现保存下来,你们不一定要读,有机会瞻仰一下就好。(哄堂)我认为研究杜诗的人,不一定要 看,因为这部书是白文本,没有注。王洙在序文中也说得很清楚,他没有作注。(按:王洙《记》,王琪《后记》皆附于宋本《杜工部集》,言复刊之事甚详,无一 语提及注。)但后来却会看到“王原叔注”(按:“洙曰”),这是假的,是托名的。这里便说明了一个学术界关心的问题:伪注。程千帆先生曾在1936年作 《杜诗伪书考》一文(按:《杜诗伪书考》,收录在《程千帆全集》第八卷下辑。《程千帆全集》,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年,页465-484)。

    目录学、版本学,除了帮助我们收集材料、整理材料之外,也有助于更准确地掌握资料。这是因为有许多书是作假的。孟子说的“尽信书不如无书”,在今天有更深一 层的含义:如果不加考证,引证作假的资料,是要闹笑话的。伪书一如假烟,有具体的事物存在,而且一如真实的,只不过其内容不符合真实的,品牌不对。比如, 宋代张三写的,却托名唐代李四写,这便是伪书了。“伪注”便是假借某个人(当然一般要借助名气大的人)的名字作注。假借王原叔的的名字作注,容易欺骗一般 读者。不过,王原叔的伪注不会太多,比较严重的是“伪苏注”,冒用苏东坡的名作注。现存有三千多条伪苏注,危害很大,而且时间跨度很长,一直延续到上个世 纪九十年代。
    严羽《沧浪诗话》举了一个“伪苏注”违背文学史常识的例子,这种错误是苏东坡绝不会犯的。杜诗有句“楚岫千峰翠”,伪苏注云:“景差《兰台春 望》:‘千峰楚岫翠,万木郢城阴。’”这两个句子都是五言,音韵上是“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完全符合格律。可是五言诗始于汉末,即使到了沈约提“四 声八病”,也还没建立五言诗的格律,迟到杜审言、“沈、宋”(即:沈佺期、宋之问)、初唐四杰,格律诗才成型。景差是什么时代的人,怎么写起格律诗来 (按:景差是战国时期的楚国人,屈原之后,与宋玉、唐勒同时)? 所以严羽说幸好有这样的漏洞,伪苏注才容易被拆穿(按:严羽《沧浪诗话•诗证》云:“杜集注中‘坡曰’者,皆是托名假伪。渔隐虽常辨之,而人尚疑之者,盖 无至当之说以指其伪也。今举一端,将不辨而自明矣。如“楚岫千峰翠”,注云:‘景差《兰台春望》:“千峰楚岫翠,万木郢城阴。”’且五言始于李陵、苏武, 或云枚乘,则汉以前五言古诗尚未有之,宁有战国时已有五言律句耶?观此可以一笑而悟矣。亦幸其有此漏逗也。”)。 然而伪苏注当中有些伪造得非常精巧,这就比较难辨别,当中或许也有的真是苏东坡所注。这必须有一番清算不可。因此我作了考证,文章发表在《文学遗产》 1999年第一期,题目是《杜诗“伪苏注”研究》,文章既然已经发表,你们看过便懂。为什么我们还要在课堂上讲呢?我先前便说过,我们的课不只是传达知 识,而是要你们掌握方法,所以我下来是要让你们了解我在考究这个问题时的思路。
    我在上个学期的课便曾讲过,要辨认是真是假,先得看它是在什么时候出现。梁启超《中国历史研究法》提到辨证伪书的方法之一是看其出现的年代,如 果时代相隔太久,一直没有人提到,忽然却有人提及了,它的真实性便是可疑的(按:梁启超《中国历史研究法》,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页91-94。 梁启超列出12条鉴别伪书之公例。这里说的当是第一条“其书前代从未著录或绝无人征引而忽然出现者,什有九皆伪。”)。 所以我们当先探讨“伪苏注”出现于什么时候,或说什么时候有人注意到它。
    北宋末年的《王直方诗话》提到了伪王注,没有提到伪苏注。王直方与苏东坡、黄庭坚有交往,伪王注他提出来了,比伪苏注更拙劣的伪苏注却没提到, 因此,合理的解释是这个时期伪苏注还没有出现。再者,黄山谷的弟子洪刍在《洪驹父诗话》提到杜诗“天棘梦青丝”句表示“不可解”。可是《分门集注杜工部 诗》卷八《巳上人茅斋》里的伪苏注却说:“天棘,梵语柳也。”可见洪刍当时也没看见伪苏注。这里可以推测伪苏注在北宋年间尚未出现。王观国《学林》内容非 常丰富,可是他也只是驳斥了伪王注,没有提及伪苏注。《学林》成书于绍兴十二年,即1142年。因此我们可以说伪苏注的出现不会早于1142年。
    下来我们再定下伪苏注出现的时间的下限。赵次公的《杜诗先后解》就明确地提到了伪苏注。顺带提一下,“赵注”专本本已散佚,后来找到了半部钞 本。林继中先生在杜诗专家萧涤非先生的指导下,为赵注作了辑校的工作,也就是他的博士论文。上海古籍出版社已为它出版了上下两册的《杜诗赵次公先后辑 校》。这是一部编辑非常严谨的书。据林继中的考证,赵次公注杜诗是在绍兴四年至十七年间(1134-1147)。因此,1147年是伪苏注出现的下限。
    伪苏注是假托苏东坡晚年口授的,作者可也煞费苦心,言及的东坡晚年行迹大多合于事实,可惜学术上的荒谬还是让他给拆穿了。作者在序言中说东坡晚 年被贬于海南岛,他一直跟着他。东坡为他讲了三千多条杜诗,他笔录下来编辑成书。说他煞费苦心,因为他确实留意苏东坡的行迹。例如《分门集注杜工部诗》卷 三《立春》诗引“苏曰”:“予寓惠州,适值春日,书示翟夫子。”苏东坡的《白鹤峰新居欲成夜过西邻翟秀才二首》之一写到:“林行婆家初闭户,翟夫子舍尚留 关。”可见苏东坡谪居惠州时的确有个邻居姓翟的。这些资料也说明伪苏注出现出于苏东坡被贬到海南岛之后。
    这里有一点要说明的。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十一中提到了名为《注诗史》的“伪苏注”,且认为是“必好事者伪撰以诳世。”这部书的序文写于 绍兴十八年(1148),过去学界据此判断此书成于1148年。这样这个资料对我的考证应该有帮助。但是我要提醒大家,不要因为见到有利于自己的材料便加 以利用。序言写作不一定是在书成之后的,据周本淳的考证,胡仔作序于撰书之前,书成于绍兴三十一年或三十二年。周本淳的考证是严密的,详细的内容你们可以 看他的《读常见书札记》。因此,有关的序言对我的考证没有帮助。
    至于考证伪苏注的作者到底是谁,是一人、二人或多人,目前无法断定,除非有新的文献出现,不然我们只能存疑了。此外,伪苏注最初的文本已不存 在,宋人提到的伪苏注又有许多不同的书名,例如《杜诗赵次公先后解辑校》甲帙卷一《巳上人茅斋》提到“《东坡事实》乃轻薄子所撰……又有所谓《杜陵句解》 者”,胡仔提到《注诗史》,还有《老杜事实》、《东坡杜甫事实》、《东坡杜诗故事》等等。当中有些或是一书异名。按推论,《东坡杜甫事实》和《东坡杜诗故 事》是较早的。
    伪苏注原本虽已不存在,但我们现在看南宋本如《分门集注杜工部诗》中,还是可以看到很多“坡曰”或“苏曰”的。过去学界以为这些都是伪注,其实并不一定。我的考证是其中有14条是真出于苏东坡的。下来我们谈的是我如何作判断。
杜甫的《后出塞》五首组诗写了一个人为了建立功业而从军,投入了当时边界招兵的安禄山。后来他发现安禄山要造反,因忠于祖国,于是便退役隐居。这 是虚拟一个人物来表现对时局的关注和隐忧。洪业《杜诗引得序》认为郭知达的《新刊校正集注杜诗》还有伪苏注,并举以下例子作证:卷五《后出塞》之五注引 “坡云:详味此诗,盖禄山反时,其将有脱身归国,而禄山尽杀其妻子者。不出姓名,亦可恨也。”洪业的说法,后世皆引用,认为是伪苏注。其实这确实是苏东坡 曾说过的。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十二,标着“东坡云”,以胡仔那样力斥伪苏注的,不可能会保留这段文字的。《苏轼文集》卷六七《杂书子美诗》确有这 段文字。
    由此可见,伪苏注许多时候是真伪难辨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儿童阅读营
后一篇:生命教育序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儿童阅读营
    后一篇 >生命教育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