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土默热红学
土默热红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0,874
  • 关注人气:7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依稀红楼残梦尽在孤山幻境

(2021-10-26 18:28:57)
标签:

红楼梦

文学解析

孤山文化

无材补天

怀金悼玉

分类: 文学解析

依稀红楼残梦   尽在孤山幻境

      土默热

依稀红楼残梦尽在孤山幻境

《红楼梦》是一部花柳繁华、温柔旖旎的小说,也是一首“诗以言志”的诗,是一曲“长歌当哭”的歌。《红楼梦》绝非任何人穷极无聊时的无病呻吟,而是作者人生“经历了一场梦幻”后,无可如何心境下有感而发;《红楼梦》绝不是大鼓书先生讲今说古编故事,而是作者晚年“清夜闻钟遽然梦觉”后,锥心泣血谈人生感悟。

《红楼梦》是作者“追踪蹑迹”铺写悲剧人生的小说;是作者“怀金悼玉”表达“闺友闺情”的文学作品,是作者特定的人生感悟,特定的文化感悟,特定的氛围感悟。这种特定的文化表现形式,不同于普通古典文学题材创作和世代累积型文学作品,只能来自于特定时代、特定环境和特定感悟者;非斯时、斯地、斯人,斯情,其可得乎?

《红楼梦》是“万花筒”,表面上五彩纷呈,实质上是同一组光源的三棱镜衍射。红楼故事大体分三组:第一组是荣国府故事,写的是“闺阁庭帏之传”;第二组是宁国府故事,写的是“风月宝鉴之传”;第三组是大观园故事,写的是“女子诗社之传”。三组故事呈品字形结构,既相互交织又各自独立,共同诉说着作者的悲剧人生。

《红楼梦》是“五味瓶”,表面上五味杂陈,实质上是同一个源头的三孔散发。红楼味道大体有三种:第一种是“通灵宝玉蒙尘垢”时,仰天长叹“无材补天”;第二种是“埋玉葬花悲柳絮”时,回肠荡气“闺友闺情”;第三种是“携手兼美坠迷津”时,皮里阳秋“风月宝鉴”。三味杂陈对应三组故事,共同构成了作者悲喜人生的浅斟低唱。

 您在品味的三杯红楼文化香茗,都是从孤山飘出;您在痛饮的的三杯红楼文化醇酒,都是在孤山酿造。杭州孤山是《红楼梦》的策源地,这里有白香山笔下的“蓬莱仙境”,有释智圆诗中的“通灵宝玉”。这里有苏小小“结同心托艳骨”的“离恨”青山,这里有冯小青“焚稿断痴情”的“灌愁”绿水。是孤山(西泠)的文化乳汁,哺育了红楼一梦。

这里的玛瑙坡,有“无材补天”的石头,是“女娲何处去,冷落没寒烟”意境的原产地;这里的慕才亭,“湖山此地可埋玉,花月其人可铸金”,是“怀金悼玉”的千古胜地。这里的“蓬莱阁在水中央”,储存着白香山讴《长恨歌》、颂“红楼女”那颗诗人之心。这里有康熙南巡金碧辉煌的“外行宫”,还曾有过一座简陋的“稗畦草堂” (四婵娟室)。

康熙三十一年(1692),一位经历了“天伦之变”,心中装满了“闺阁庭帏”之痛的诗人;一位遭遇了“斥革下狱”,心中充斥着“无材补天”之怨的剧作家,携妻挈子从伤心地北京,狼狈逃回到“花柳繁华”的故乡杭州,在“晨风月夕、阶柳庭花”的孤山玛瑙坡,搭建起一个小小的茅棚,取名“稗畦草堂”,作为“容膝吟啸之地”、“奉敕填词之所”。

这位在白香山笔下“蓬莱仙境”中筑茅屋遮避风雨的剧作家,不能不在这里想起自己昔日,“止按白乐天《长恨歌》”创作《长生殿》,构思“蓬莱仙子”杨贵妃的故事。他的一生,成也《长生殿》,败也《长生殿》,最后在这里雕版印刷了“稗畦草堂版”《长生殿》,以示自己“天长地久有尽时,此誓绵绵无绝期”的终极文化追求和挥之不去的梨园情结。

在孤山草堂中,这位痴情的作家痛定思痛,在《长生殿·自序》中写下了自己的人生感悟:双星作合,生忉利天,情缘总归虚幻。清夜闻钟,夫亦可以遽然梦觉矣。”他的情缘梦真的醒了么?以“情天情海幻情身”,换来了“二十年来辩是非”;“人散曲终红楼静”后,还要不要重续《长生殿》“榴花开处照宫闱”的红楼梦即“梨园梦”?

站在孤山玛瑙坡那块被女娲遗弃、冷落寒烟、仅供游人“踮脚”的弃石处,这位刚刚经历了文字狱噩梦,被国子监除名,永远失去走“仕途经济”道路可能的痴情才子,“愧则有余、悔又无益”,正处于“大无可如何之际”,怎能不把自己的人生遭际,同女娲遗弃那块似玉如石的玛瑙石联系起来,发出“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的感慨和喟叹?

徜徉于孤山 “铸金埋玉”的苏小小慕才亭前,这位痴情的才子,不由得不想起与自己相濡以沫的“元妃佳丽”,那个用眼泪为自己还了一生情债的表妹兼妻子黄兰次;不能不想起两个“霜管花生艳、云笺玉不如”,自己爱莫能助,“畏作大雷书”的夭亡妹妹;不能不想起十二位“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蕉园女诗人。他怎能不生出为那些聪明美丽的姐妹“闺阁昭传”的强烈愿望?

怀着“鹡鸰之悲”的悲伤,怀着“无材补天”的悲愤,怀着“闺友闺情”的悲痛,怀着“庭帏多难”的悲催,这位痴情的才子在“、晨风月夕、阶柳庭花”的孤山稗畦草堂,再一次拿起了自己的生花妙笔,以《风月宝鉴》旧瓶,装自己人生的新酒;以《长生殿》旧谱,填闺友闺情的新词;用“水磨腔”创作手法和“意淫”理念,去写一首“红楼梦”新歌!

于是,在他的笔下出现了《长生殿》的“衔玉而生”、“木石前盟”、“绛珠仙子”、“神瑛侍者”,让贾宝玉、林黛玉的“眼泪还债”,在唐明皇和杨玉环的“前盟情债”里偿还;用《长生殿》的“白首双星”、“月宫仙境”、“离恨天灌愁海”、“风月司”,让“警幻仙姑”绾合情缘之义,在“天孙织女”的证合情缘之义中再现。

两借“前盟”写“衔玉”,三用“双星”绾“奇缘”,在他笔下汨汨流淌出的《红楼梦》故事,既打着《长生殿》的深深印痕,也烙着孤山文化的浓浓色彩。玛瑙坡的“无材补天”之恨,慕才亭的“怀金悼玉”之情,深深地渗透进了这两部情痴情种所撰的扛鼎文学力作中,展示出浓浓的独具杭州西湖小说情本文化印记的孤山情愫。

谁是红楼说梦人?作者创作之初,以“甄士隐、贾雨村”方式隐去了真相,故历来众说不一,二百多年来红学界争论不休,多认为是乾隆中叶的曹雪芹。时至1975年,有一个风华正茂的关东蒙古族汉子土默热,循红楼文化之痕寻梦到了杭州。他踏遍杭州三西文化胜地,在西湖寻“情”,在西泠寻“梦”,在西溪寻“根”,经过持续三十八年的痴情探寻,终于勘破了红楼幻梦。

土默热执着断定:《红楼梦》展示的是“末世文化”、“江南文化”、“世族文化”,而不是盛世文化、北京文化、旗人文化,非乾隆时期北京西山那个曹雪芹所能道也。《红楼梦》是小说,是文学,是文化,是文明,《红楼梦》研究不能猜笨谜,红楼寻梦要到顺康年间的“情本文化”去寻,要到花柳繁华的“三生石畔”去寻,要到“诗礼簪缨”的江南世族去寻。

土默热大声疾呼:《红楼梦》是晚明文化气脉的产物,是明末清初情本文学大潮的一朵浪花,是小说化的水磨腔和故事化的梅村体,是《长生殿》的孪生姊妹花,是按照昆曲手法创作的诗情画意小说。其作者只能是在玛瑙坡慨叹“无材补天”,在慕才亭感伤“怀金悼玉”,在稗畦草堂“清夜闻钟、遽然梦觉、情缘总归虚幻”的那个“天下古今第一淫人”——大剧作家、诗人洪昇洪昉思!

请朋友们带一本《红楼梦》,到孤山稗畦草堂旧址,来体味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红楼文化吧。《红楼梦》研究的正途,不在于本事史料的索隐,也不在于作者版本的考证,而在于对红楼文化底蕴的感悟,对红楼文学源流的追寻。2006年,霜侵两鬓的土默热寻梦途中,在洪昇的故乡,曾赋得感怀一首:久慕溪流绿,今闻水泛红。寻梦深潭口,探幽芦雪庭。稗畦英魂舞,蕉园艳魄迎。冤孽栖闲地,无尽大观情。

2012年,在杭州土默热红学研究院和陈列馆成立之日,满头银丝的土默热致贺词曰:三百年前,《红楼梦》诞生于“诗礼簪缨”的杭州;二百年前,旧红学发源于“温柔富贵”的杭州;100年前,新红学孕育于“花柳繁华”的杭州。新世纪红学复兴与繁荣之地,也必将在“昌明隆盛”的杭州!

绛珠还泪践前盟,神瑛衔玉证双星。谁遣长生殿中曲,谱出红楼梦里情?“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土默热以不屈不挠的文化执著,将《红楼梦》的文化底蕴和文学源流,定格在杭州三西(西湖、西溪、西泠)文化,定格在杭州昆曲文学、才女文学、情本文学过去未来那不绝如缕的“红楼梦”中!

2013年冬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