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土默热红学
土默热红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1,963
  • 关注人气:7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怡红院四大丫鬟隐喻宫廷戏

(2020-06-03 06:19:25)
标签:

怡红院

四大丫鬟

宫廷戏

月宫戏

长生殿

分类: 文学解析

怡红院四大丫鬟隐喻宫廷戏

土默热

就从怡红院“四大丫鬟”说起吧——《红楼梦》读烂了,也就见怪不怪了,以为旧时大富大贵之家的公子哥生活本应如此——一个已经步入青春萌动期的须眉男子贾宝玉,独自住在大观园花红柳绿的怡红院,被袭人、晴雯、麝月、秋纹四个与他年龄差不多的大丫环整天包围着,为他吃饭喝水、收拾房间、穿衣脱裤、洗澡焐被窝,乃至“初试云雨情”,几乎所有避不避男女嫌疑的事情都要干。

围绕在宝玉身边的还不止这四大丫头,还有碧痕、茜雪、檀云、芳官、小红等次一等级的丫鬟,以及傻大姐、墜儿等一大堆粗使丫头和老婆子。这个年纪轻轻的公子哥儿就像万丛绿中一点红,掉进一大堆年轻貌美的肉屏风里如鱼得水般遨游。《红楼梦》作者以生花妙笔,把这一切都写得合情合理,活灵活现,似乎每一个人都血有肉,神态毕肖,呼之欲出,召之即来。

然而仔细推敲后不免要发问,《红楼梦》的这些描写真的合乎情理么?似乎未必。按照封建社会通常的道德规范和生活常理,《红楼梦》对宝玉使唤“四大丫鬟”的描写是绝对异乎寻常的。在我国浩如烟海的古典文学作品中,三妻四妾荒淫如西门庆者不乏其人,但那是婚后成年时的生活。《水浒传》里的高衙内,能率一群豪奴在外边抢林娘子,但也未见家中有四大丫鬟包围着。

《红楼梦》书中除了对宝玉如此描写外,对贾氏东西两府其他青年男子的描写,也绝对没有这种情况。他们一般的生活规律是,幼年时有一奶娘侍侯,少年时身边有一两个小厮跟随,但绝对没有丫鬟贴身服侍。贾琏身边有个平儿,但平儿并不是从小服侍贾琏的,而是结婚时凤姐带来的陪嫁“通房大丫头”。贾环身边的彩云(或彩霞),贾兰身边的素云,都是他们母亲的丫环,并非专职为他们服务的。

旧时封建士大夫家庭,尤其是诗书传家的仕宦家庭,历来对男女之事防范甚严。青少年戒之在色,“少年色嫩不坚牢,非夭即贫”,封建士大夫都懂得这个道理,很少有对家中青少年男子在女色问题上采取放纵态度的。青少年时期要读书,求取功名,绝不可能放一个乃至多个青年女子在身边贴身服侍,干柴烈火一样扰乱心思的。更何况青少年时期纵欲,对身体发育和婚后生育也不利。

合乎情理的真实情况是,封建大家庭中的青少年男女,贴身服侍的奴婢,小姐身边一般是个丫环,公子身边一般是个小厮。我们看过去的小说戏剧,一般情况都是如此,莺莺身边也只有一个红娘,张生身边也只有一个书童。《红楼梦》中其实也是如此,比如贾琏二爷,有两个贴身小厮兴儿、隆儿,妻子凤姐有个陪嫁通房丫头平儿,两仆一婢,如此而已,其他使唤人等都是公中的,并非贴身服侍者。

本来,按照常理,未婚时的宝玉,身边应该有个贴身小厮,也就是茗烟(焙茗)。书中关于他有四个小厮:茗烟、锄药,扫红,墨雨的描写,也不过是文学夸张而已,其他三个小厮有名无实,只有一个茗烟是血肉丰满的人,随时听从主子使唤。宝玉婚前身边有奶妈李嬷嬷,还有个奶哥哥李贵,这不奇怪,但身边绝对不应该有一大堆丫环服侍,别说四大丫环,一个也不应该有!

明知不合生活情理,《红楼梦》作者为什么偏偏要这么写呢?这就与《红楼梦》创作审美建构中的“宫廷隐喻”有关了。原来,在封建社会,只有皇帝或太子,在婚前能有《红楼梦》中宝玉那样的生活经历。清代宫中明文规定,皇帝在大婚之前,先由宫中精选八名年龄稍长、品貌端正的宫女供皇帝临御。这八名宫女都有名分,从此成为宫中有身分的女子,每月拿俸禄,不再像其他的一般宫女从事劳役。

这八名宫女的名分一般是冠以四个宫中女官的职称,即“司仪、司门、司寝、司帐”。康熙皇帝的“大阿哥”便是玄烨婚前与丫鬟“初试云雨情”所生,这是公开的秘密。《红楼梦》中的四大丫环,似乎就应该是按照宫廷生活中的“司仪、司门、司寝、司帐”四大角色创作的。宝玉强拉袭人“初试云雨情”时,袭人之所以欣然接受,其心理是认为符合规矩——符合的应该是皇家的规矩。

如此说来,《红楼梦》作者是按照皇家的规矩去写怡红院四大丫鬟,其目的就在于在小说中刻意作“宫廷隐喻”。其实《红楼梦》作者不仅在怡红院四大丫鬟上如此隐喻,在其他方面的描写中也多有宫廷隐喻。如为林黛玉取号潇湘妃子,以杨贵妃和赵飞燕比附宝钗和黛玉,在秦可卿卧室陈设专写皇家饰品,等等,无一不是刻意暗示红楼故事与皇家的宫廷生活有某种关系。

那么,《红楼梦》是否如旧红学索隐派所猜测的那样,是隐写什么顺治与董小宛的故事,或者竺香玉毒杀雍正帝的故事呢?不是的。《红楼梦》作者的宫廷隐喻目的,不在于表现现实的宫廷生活,而在于隐喻一出宫廷戏——《长生殿》。《红楼梦》是《长生殿》旧瓶装新酒,书中男女主人公的名字宝玉、宝钗、黛玉,就出自《长生殿》故事主人公“天宝明皇、玉环妃子”,如此取名本身就是宫廷隐喻。

《红楼梦》小说的主要文学概念,如“衔玉而生”、“木石前盟”、“白首双星”、“风月司”、“离恨天灌愁海”等,都直接取自《长生殿》。最有意思的是,书中所写太虚幻境元妃的判词:“二十年来辩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兕相符大梦归”。其内容就是在写杨贵妃的一生:李杨二十年爱情的是是非非,在华清池石榴花下独宠宫闱,三国夫人入宫争宠,安史之乱香消玉殒大梦破碎。

《红楼梦》小说为什么要用《长生殿》旧瓶装新酒?说到底是因为这两部文学巨著是同一作者所创作,其实《长生殿》本身也是一部“红楼梦”。过去红学界阐释《红楼梦》书名时,多用梦觉主人序所说红楼富女,诗证香山”,解释为“富室闺阁”之义,这固然不错,但有失一偏。在古汉语中,红楼一词昉自唐睿宗歌台舞榭和唐玄宗梨园,《长生殿》中就有“人散曲终红楼静,半墙残月摇花影”句,此红楼就是指宫廷梨园。

如果说《长生殿》是作者的红楼入梦的话,那么《红楼梦》则是作者的人生出梦,是人散曲终红楼梦醒之后无路可以走之际的哀怨之作。当然《红楼梦》并不是在重复《长生殿》的故事,而是用《长生殿》故事的旧瓶,去盛装作者人生的苦酒。作品中除了描写“世族家难”、“蕉园诗社”故事外,也隐写了康熙二十八年“国丧”期间发生的《长生殿》案件,这是作者在书中铺陈“大出殡”故事的原因。

笔者在《祭晴雯乎?祭情文乎》一文中,曾阐释了作者为晴雯取名的含义,我们不妨再来看看作者为怡红院四大丫鬟取名的良苦用心:“袭人”者,木樨也,即桂花;“麝月”者,香月也,即月宫;“秋纹”者,秋季的斑斓图案也。合四大丫鬟的名字,都是围绕着秋季的月宫戏而取。月宫戏代表《长生殿》,而中秋的月宫戏,则正是《长生殿》案件的代指,作者撰《芙蓉诔》祭晴雯乎?祭“情文”也!

怡红院四大丫鬟,洪昉思神来之笔!

                              2014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