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岳芳
林岳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3,817
  • 关注人气:1,4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血浓于水的亲情啊(上)

(2019-09-25 15:14:34)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心灵驿站

那血浓于水的亲情啊(上)

/林岳芳

 

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写这样一篇文章,我知道,有点不合时宜。但是,内心有委屈、愤懑,如果不找一个出口让它宣泄,可能会积成怨气,反而影响了原本平静的生活状态,以及影响到自己对事物的态度及观点。

之前,因为在某些事情上跟网友观点不一致,个别网友说:“你平时歌功颂德很起劲,我们把一顶爱国作家的帽子给了你。怎么碰到你自己,就跳起来了?”诚然,事情没到自己头上的时候,感觉天也很蓝,风也很暖,只有等到委屈或不公降临到自己头上,才感觉这世界是那么灰暗。仔细想想,这也正常,毕竟,我不是圣贤,做不到内心极度委屈时却还能笑颜如花、赞歌声声。

这几天,遇到了一些事情。或许,遇到此类事情的不是我一个人,别人如何想,如何做,我不去关心,也不去评判,自己亲身经历了某些事情,应该是有发言权的。

我与先生在一个镇(当时是一个乡),他的出生地离我家大约2公里。23岁那年,他入赘到我家。结婚以后,户口也迁了过来。1994年,我们为了女儿有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在城里买了一套小房子,并掏了5000元进城费(当时农民户口进城,变成小城镇户口,得收费的。但是,没有给你享受一丁点城镇居民的任何待遇,现在想变更为纯农户,根本做不到,好在,国家政策还算可以,小城镇户口的农民,基本上可以享受农民各种待遇。)2005年时,我们因情感问题,结束了婚姻关系。当时,他把户口从我家里迁出,又回到他母亲那里。

2015年,在女儿的努力下,我们办理了复婚手续。但户口的事情,谁都没有去想,反正,一个人活着总得有个户口不是?至于在他妈妈那里,还是在我们这里,对于我们来说,根本就不重要。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着,平静而安宁。我常想,这就是我最希望的生活,平平淡淡、岁月安好。

今年,他妈妈那里要村民集中建房,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我们为此高兴了好几天。本来想着,我们可能因此会分到一套房子,不管大小,都好。旧房子遇到拆迁,那总是一件令人高兴的好事情。按照新的地方性规定,一个门牌号算一户,只给一套房子。他与母亲一个户口本,大哥家另外一个户口本,可他们门牌号只有一个。既然,地方上有这个规定,房子一套就一套吧,当然,这个房子是属于大哥的,这毫无疑问。在人口补偿方式上,我先生属于无房户(房子是大哥建的),应该享受一半的面积补偿,但是,1991年发放宅基证之后,迁进来的算新增人口,只能享受一半的面积补偿,而且,还得扣除一个已过世的长辈的平方面积。农村历来有个习俗,在家的长子,享受父母及祖先留下的一切,家里不管有几个已经过世的长辈,所有补偿款理应由大哥家继承享受。现在,我先生因为户口在母亲那儿,如果我们拿走40万左右的补偿款,无意中等于夺走了大哥该的的钱。不是么,如果我先生户口不在他母亲那里,过世长辈那40万左右的补偿款理所当然属于大哥。

上周五,大哥去村里签约,因为我先生户口在里面,按规定可以享受新增人口的一半补偿款,所以需要到场确认。大哥和大嫂满面疲惫和警惕,也难怪,大哥年近60的人了,为了生活,还在市区开出租车。他们开车有个习惯,开一天一夜,休息一天一夜。大哥开了一天一夜的出租车,第二天应该休息,但为了签约,带着大嫂赶了几十公里路,与我们一起到村里。

实际上,这个问题,我与先生这两天已经商量过了。我先生生于此长于此,他不是嫁过去的媳妇,也不是刚出生的孩童,怎么算新增人口?退一万步说,就算他是新增人口,我们在一个区一个镇,按地方性法规,这里享受了补偿,以后如果我们家里遇到动拆迁,就不能够再享受了,也就是说,一个人只能享受一次,不得享受两次。我认为,既然户口在那里,不如这次享受了也罢,即使只有算半个,新政策如此,也怪我们自己运气不佳,不然又能怎样?

在村里,我们把想法跟办事人员说了,他们表示理解,但时下规定又让他们很难操作。这可急坏了大嫂,我很理解她,对于一个普通农村妇女来说,几十万可能是一辈子都挣不到的数目。如果因小叔子户口在这里而被拿走,对她绝对是个很大的打击。看到大嫂坐立不安,我安抚她说:你放心好了,如果镇里同意我们的意见,让我们享受自己的这一份,与你们的利益不发生冲突,则最好。如果,我们拿补偿款一定要牵扯到你们的利益,那我们马上把户口迁走,这样就不会涉及到过世的长辈那份补偿了,总之,一个人享受一次补偿政策,这次我们不享受,等下次有机会再说。大哥大嫂对于我们的表态特别满意。

那天村里不少人在签约,看见我先生与大哥那么融洽,纷纷报以赞美的目光。是的,当下城市乡村,为了拆迁款大打出手的有之、兄弟反目的有之、姐妹对簿公堂的有之,甚至还有杀亲泄愤的。而我们,为了一份亲情,在金钱面前没有迷失自己,虽然钱财上我是失去了,但亲情上没有打一点折扣,我很满意。原本,我先生是有点情绪的,我对先生说,这辈子你跟你大哥投胎在一个父母屋檐下,是多大的情分,别说三十四十万,就是三百四百万,能买来这份感情吗?我的劝说让先生释然。

这几天,因为拆迁补偿的事,我婆婆担心兄弟反目,她哭的双眼红肿。昨天,办好事情,我和先生、大哥一同去看她,老人笑了,拉着我的手,去采摘柿子。她说:你最爱吃柿子,那边几个已经红了,我留着呢。看着她踮起脚尖,为我采摘那些个被鸟啄了的成熟的柿子,内心忽然有一丝酸楚:为人子女,怎忍心让白发亲娘日夜不安?!

我听说,现在迁户口比较麻烦,迁入的这一方,户口本上所有人必须都要到场。我立即联系妹妹、女儿,约好了周二(昨天)到派出所去迁户口。把先生的户口迁出来,也好让大哥跟镇里把协议签了。那样,既不耽误镇里动迁计划,也不要让大哥一次又一次奔波辛苦。

作为一个人,面临许许多多事,不能够只考虑自己,不考虑他人,这是我的做人原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