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岳芳
林岳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3,817
  • 关注人气:1,4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等待一树花开

(2019-03-24 14:32:04)
标签:

文化

情感

分类: 心灵驿站

等待一树花开

/林岳芳

 

昨夜梦里,屋后那株梅花开的特别灿烂,花颜喜人、迎风飘香。一早醒来,不待打开电脑,便端了杯白开水,径直走向后花园。母亲在前屋轻唤:“米粥好了,你去后院干嘛呐”。我只当不听见,急想着那株梅花,究竟是开了,还是未开。

只见那梅树静静地站在初春的阳光下,一如嫁前的新娘,未穿盛装,却格外妖娆,花蕾满枝欲开还羞,偶有几朵嫣红枝头。更多的还是赫红色的花骨朵,它们静静簇拥,依在略呈铁锈色的枝桠上,亲密异常。

我素来喜欢花花草草,自老宅翻建后,就在屋后种了不少,诸如紫玉兰、红枫、紫薇、茶梅、茶花、樱花、海棠、桂花、梅树、铁树、梨树、竹子等等。每一种植物,都有其“非凡”的来历及“精彩”的小故事。之所以在这里用了引号,可能我所认为的非凡或精彩,在别人眼里或根本就不值一提的。不过,养花种草,为的就是悦己,所以,求得自己内心欢愉就好。

这株梅树,是新房建好之后女儿买回来的。记得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黄昏已过,女儿回得家来,刚进院门就兴冲冲的喊:“妈妈,我给你买了花树苗”。我正蜷缩于书房,百无聊赖,抱着个硕大的热水袋,浏览微博。闻听女儿说买了花树回来,急忙将热水袋朝书桌上一扔,飞奔出去。女儿对我的孝顺,或与人家不同。一般,子女给父母买吃吃喝喝比较常见,而买花的可能不多。女儿知道我爱花,便常常买一些花卉来养在花瓶,买花树苗,倒还是第一次。那天,她们单位聚餐,饭店墙角处,有个衣衫褴褛的中年人在卖树苗,西北风正酣,那人瑟瑟缩缩,许是还饿着肚子的缘故,行人过往,他都忘了吆喝。女儿问他,这是什么树?那人答,梅树。女儿又问,多少钱一棵?答曰:一百元2株。于是,女儿花了一百元买回来两棵。拿回家来一看,有一棵树苗没有泥坨。我爸看到孙女买了树苗回来,嘴上叨叨着,那么冷,买来干嘛,兴许种不活的。嘴上那样说着,却早已从杂物间里取来锄把、铁锹、浇水桶等工具,祖孙三代忙活了有半个多钟头,终于将树苗栽于屋后。第二年开春时,泥坨掉了的那株没有放青,想来,它或许不喜欢新的环境罢,也未可知。而这株梅树,倒是长的特别好,第二年就有三三两两的花朵,让我闻香暗喜,小小陶醉了几日。

人和树,虽无语言可交流,但应该也是性情互通的。去年梅花斗艳时,女儿打趣说,老妈,因为我对你那么好,所以梅花开的那么旺。想想,许是真的。曾有见某些人对自己的父母呼来喝去,言语充满了鄙夷,神态充满了傲慢。我就常常站在梅树边胡思乱想,对血缘至亲尚且如此,能对他人真诚否?由人及树,由树延伸其他,拉拉杂杂,不着边际,却思绪万千。

去年,这梅树开的特别旺盛,花朵累累,不计其数。闲来无事时,就拿着手机左拍右拍,再发个微博,晒晒微信,有些忘乎所以。这株重瓣红梅有点与众不同,别的梅花争相竟放时,它像个局外人,波澜不惊地站在那儿看风景,任春风焦急地吹过,春雨肆意的飘过,它却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待花园里的紫玉兰开到荼蘼,逐渐凋谢了,这梅树好像才有醒来的样子,不经意间,枝条上缀着许多棕褐色的花苞。它的傲娇,令人好气又好笑,但又不敢真的生气,只怕一怒之下,这满枝花蕾隐身而去,那该多遗憾。花未开时,黄鹂、麻雀们总喜欢在梅枝上栖息,也不管这纤细的枝条是否能承受飞鸟的重量,就在那儿叽叽喳喳,尽情嬉戏。我幻想着,是否应了鸟儿的呼唤,那些梅骨朵儿才翩然而来?胡思乱想尽是虚妄,不待细品个中滋味,早已随风无痕。

守着梅树,静待花开,平平淡淡里,却也有着太多的欢喜。可能我等普通人的生活,就是这些鸡毛蒜皮,相较于那些满舌生花忧国忧民的精英,我时常觉得自己卑微得像一只井蛙。低就低了,俗就俗罢,生命匆匆,何苦要将自己时时放置于别人的目光里,而自我纠结呢?清清净净地不染尘埃,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等待一朵花开,让平庸的生命沾染几许花香,亦是美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