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岳芳
林岳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6,611
  • 关注人气:1,4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父亲节杂感

(2017-06-18 13:12:44)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心灵驿站

父亲节杂感

/林岳芳

 

不太喜欢杂七杂八的节,比如情人节、记者节、护士节等,总觉得与自己没多大的关系。

除那些个传统节日之外,唯独母亲节、父亲节,让我不排斥,并心生感恩。今天又是父亲节,记忆里与父亲有关的点点滴滴,尽管有些久远,也能如老照片一样,在大脑空间一张张翻起。

记得那年,天特别冷,酱红色的冰凌条挂在茅草屋檐,几只觅食的麻雀在寒风里惨叫。清癯的父亲站在门口,他像一尊雕塑,瘦削的脸神情凝重,面朝苍天,他在思索,该拿什么养活我们姐妹俩?是的,我们家十分贫困,父母辛辛苦苦忙碌一年,到年底,还是入不敷出。

年味儿越来越重了,有些家境稍微宽裕的家庭,已经在做过年的准备。空气中,偶尔有红烧肉的香味飘来,我们便狠劲煽动着鼻翼,似乎,想把这迷人的肉香味刻进鼻孔里,不让它再飘走。

父亲显然看出了我们姐妹俩的馋状,他微笑着把我们搂在一起,敞开他那件棉絮绽漏的长大衣,像母鸡护仔一样,把我们姐妹俩搂在他的腋下。这件破旧的棉大衣,是一个叫小王的上海知青送给我父亲的。每到冬季,它就是父亲最体面的冬衣。

我们躲在父亲的破大衣里,暖和而温馨。小孩子就是好哄,我和妹妹钻在父亲的破大衣里追逐嬉闹,暂时的快乐,也让我们忘了饥肠辘辘。

父亲说,大妹、小妹,你们听好咯,今年我们家又透支了,所以呀,这个新年可能就没肉吃了,大家熬一熬,好吧?等熬过了冬天,开春了爸去下麦钓,给你们做红烧鱼吃。

幼小的妹妹还不懂“透支户”的意思,歪着头对父亲说“爸爸,我们干嘛要偷猪猡呀,我们家猪圈里不是有小猪猡的吗”?

父亲哭笑不得,他用苍白的语言跟妹妹解释“不是偷猪猡,是透支户”。妹妹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口中煞有介事地哦哦着。

过年时我们最奢侈的零食,就是父亲自己制作的糖豆。那是用炒熟的黄豆做原料,然后拿大米去换一升饴糖来,放在铁锅里熬制成粘稠的糖汁,再把炒熟的黄豆倒进去搅拌,最后用手蘸了井水,把滚烫的黄豆捏成一个个圆球状,冷却后,就成了坚硬无比又清香无比的糖豆。妹妹从小蛀牙,她吃糖豆的时候那个滑稽样子,至今还深深印在我脑海里。

记忆里,几乎每一个年节,我们很少有丰盛的年宴,稍微像样一点的,便是父母在年三十这天一清早去道院割两斤肉,买一条鱼。如果能顺带着给我们买回来两根油条几块大饼,那真是额外的喜悦了。

几十年过去了,我们的父亲已经满头白发,那件穿了很多年的棉大衣,已不知去向。崭新的衣裳穿在依旧清癯的身上,再也不见年轻时的俊朗和坚强,而是日渐苍老和虚弱。昨晚,我备了一份小小的礼物,祝父亲节日快乐。父亲的脸上居然有些羞涩,他说“我有呢,你们不用给我”。话虽这么说,但我看得出来,父亲的脸上清晰地写着幸福两字。

父爱如山,呵护了我们几十年。如今父母老了,是我们尽孝的时候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