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岳芳
林岳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6,611
  • 关注人气:1,4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些略带苦涩的日子

(2017-05-04 12:46:15)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心灵驿站

那些略带苦涩的日子

——致我羞答答的青春岁月

    总在这一天,我的心情会格外灰暗,可能,在我记忆里,青春的第一抹色彩,也是浅灰色的。

   那年,我正上初二,情窦初开。少女的梦,就像爬满院墙的蔷薇花,肆意绽放,杂乱无章。那些不能言说的心事,乱得像杂草,又似乎有掩不出的香味,飘荡出来。我感觉自己像个小偷,看着一节不属于我的嫩藕,想吃,又怕被别人抓个正着。

    我的暗恋对象,是邻桌那个男孩,他白皙的皮肤,虎虎有神的眼睛,一点都不像农村出来的孩子。我最喜欢用眼角偷瞟他握笔的手,一条条浅紫色的静脉血管也令我无比着迷。想着安徒生童话里的爱情故事,我很想跟他表白。可看着自己打满补丁的衣裳,如刚打气的皮球一般鼓胀的懵懂恋情,顿时瘪了下来。只有在每一个夜晚,躺在简陋的小屋内,听着年近九旬的太外祖母深深浅浅的呼噜声,我才敢放肆地去想他,想哪一天他会骑着白马来看我。

    那时候是真穷啊,我们刚从茅草屋里搬到新瓦房,已经觉得很幸福了。一家人尽想着怎么多赚几个钱,把建房子欠的债给还清了,根本没有余钱给我们添置新衣裳。为了还债,父亲随农场里的货运船队走南闯北,常年不在家。母亲总是那么忙碌,既要出工干农活赚工分,还得给我们姐妹俩做一日三餐加四季衣裳。好几次,月影西斜,我看到母亲还在昏暗的灯下劳作,不是缝补衣服,就是纳制新鞋。可即便如此,我们身上的衣服还是破旧不堪。母亲是个善良本分的农村女人,她不识字,却极为要强,我们打满补丁的衣服,总是洗得干干净净。

    那时候,没有洗涤用品,洗头发是最恼人的。母亲摘来木槿树的嫩叶,轻轻地一遍遍搓揉,等揉碎了,再用淘米萝子放在脸盆上,慢慢用井水把树叶汁沥到脸盆里,梳洗我的长发。每一次洗过头发后,我披着头发去上学,带着木槿花清香的头发,十分抢眼。

    也只有在那时候,我才敢昂起头,略带挑衅地平视那个我心仪的男孩子。虽然,他对我的暗恋毫不知情,也与我没有太多的交流,他看我时,就像看一个没有关系的路人。许多年后想起此事,也曾假设,当时我跟他表白了,人生会是怎样一种场景?

    与当下初中生不同,我们那时候很含蓄、很羞涩。偶尔有个别胆大的同学公布了恋情,全班级的学生定会把他们当作怪物看。我是天生晚熟型,饥黄的脸瘦,瘦削的肩,一个小小的圆脑袋上两只长辫子。可能因为穿着破旧,内心便有一种深深的自卑感。不敢抬起头与同学交流,也不敢大声回答老师的问话。所以,心里藏着这个男孩子,这一藏,就成了一辈子。

    直到初中毕业,也没敢把这份单相思说给任何人听。之后,那男孩去了哪里,如今过得怎么样,这一切都不得而知。若干年后,每到五四青年节,我总会莫名想起他来。也许,在我的潜意识里,这是我萌动的青春,是我蓓蕾初开时那缕淡灰色的回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