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岳芳
林岳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7,838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到江南

(2016-03-24 16:38:52)
标签:

情感

文化

春到江南

/林岳芳

 

   

   很久没写散文了,感觉放在键盘上的手指开始变得生疏。人真是很物质的,当各种可以换得较高稿费的约稿一篇接着一篇,写散文的动力,渐渐被金钱磨损得越来越小。不经意间,又是春天,如果此时再不写点什么,我怕自己内心深处那么一点点可怜的文学细胞将流失殆尽。

 

   常记得小时候的春天,或许因为太美,直到现在,还经常会梦到:那条曲折蜿蜒的小河,河岸边摇曳的芦苇,河上的独木小桥,桥边的歪脖子桃树,以及桃树后边种着几株槐树、柳树及枣树的院子,院子后面,是我家那两间破旧的茅草屋。我们的家虽然简陋,却给我们姐妹俩带来了无限的乐趣和温暖,这份温暖,一直陪伴着我们长大。

 

   记忆里,那棵歪脖子桃树最敏感,它总是第一个感知春天的到来。当小河里的薄冰还未完全消融,桃树枝桠上开始萌动着点点褐色花苞,那花苞如芝麻绿豆,微小而不起眼。过些日子,当拂过脸庞的风不再那么刺骨的时候,那桃花便迎风绽放,把独木小桥也衬托得异常唯美。小河两岸,芦苇像削尖了脑袋的精灵,从地底下探头探脑地钻出来,婆娑的长叶儿倒映在清凌凌的河面,风韵十足。

 

   桃花尚未开败,那几株柳树也不安份起来,它们争先恐后地拥挤着,刹那间星星点点的鹅黄色缀满柳丝,在春风吹拂下荡来荡去,风骚撩人。那时候,我还没上学,不知道书上有“乾隆皇帝下江南”这么一说,后来长大了,每到烟花三月,柳絮飞花,脑海中便跳出这么一句“烟花三月下扬州”。

 

   茅草屋在春天很是煞风景,经过冬季风雪的肆虐,屋顶上的茅草变得十分凌乱,加上冬天冰雪的侵蚀,原本白亮的稻草开始泛出腐朽的铁锈色。父亲总在春天到来之后,拿出一些隔年备下的干稻草,以及冬天搓就的稻草绳子,待天气暖和一些,爬上屋顶维修。我曾经很入迷地看着父亲维修茅草屋顶,只见他把一捆稻草铺开来,均匀地摊在屋顶上,破损严重的地方,还得添加稻草,整个屋顶摊满稻草后,父亲便拿结成网状的稻草绳子,像捕鱼撒网一样,均匀地罩住整个屋顶,然后四处固定。经过整修的茅草屋,散发出春天一样好闻的味道,这味道如今还润泽在我的梦境。

 

   喜欢春天,不仅有看不厌的色彩,还有听不厌的声音。燕子是春的使者,我们的棉衣还没脱下,燕子就来了。母亲说,燕子是最恋家的,在我们家筑了窝,就成了我们家的“人”,秋天回去后,春天还会来。我不知每年在我家屋檐下“养儿育女”的燕子,是不是去年那两只?不过,年年燕子归来时,听着那啾啾低吟,心里倒也暖暖的。最让我难忘的,自然还有蜜蜂。我家的泥墙,貌似一个天然蜂窝,每到春天,泥墙内到处是蜜蜂的嗡嗡声。蜜蜂虽小,但形成合力发出来的声音,也够震撼人心的,就像一首磅礴的交响曲。父亲嫌蜜蜂太吵,我们却喜欢得不得了。

 

   后来,小河填了,独木桥拆了,那棵歪脖子桃树早已不知去向,我们从两间茅草屋内搬出来,在其他地方又建了新居。每一年春天,我总会刻意寻找小时候的感觉,然而总是从满心欢喜到失落惆怅。虽然物是人非,而春天依旧年年岁岁到江南。

                       春到江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佛缘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佛缘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