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岳芳
林岳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7,396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徐徐春风迎面来

(2015-11-02 11:00:55)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浅评淡论

徐徐春风迎面来

——读叶兴华诗歌有感

林岳芳

 

 

     认识叶兴华先生已经很多年了,他给我的感觉,是个平易近人的文化部门老领导。我和他接触不算多,偶尔开会见面,彼此间也没有太多的交流。后来有了博客,我们在网上稍有往来。也正是通过博客我才知道,叶兴华先生的现代自由体新诗居然写得那样出彩!

 

    我认识几位如他这般年纪的老先生,皆以写古体诗为主,很少有写现代诗的。当我看到叶先生博客上一首首诗歌,即被这些清秀隽永的文字所深深吸引。“我把几声蝉鸣/ 摁进昼夜不息的血脉/ 让体内的常温,抗衡/ 外部袭来的酷热/ 花期孕育的谜底/ 有待秋后揭晓/ 门前的柿子,屋后的枣/ 虽已坐果满枝,但我担心/ 是否扛得住今夏的压力,高温/ 太重,压弯了枝条”这是叶兴华先生笔下的《盛夏》。在这首诗歌里,作者用浪漫轻盈的文笔,向我们展示了夏季繁花青果,还有作者对天气炙热的隐隐担忧,但作者的文字里,更多流淌着对金秋硕果满枝的期盼。这首诗不拘泥于意韵,但诗的意境就像一幅画,悄然展现在读者面前,给予读者美的感受,这正是诗人匠心所在。

 

    我趁着编辑一份简报的便利,有幸向叶兴华先生约了几篇诗作。由于习惯使然,看到作者发来的作品,我总想去修改些许,哪怕是改动几个字也好。但看到叶先生的诗歌,说实话,我一下子觉得无法“操刀”,感觉砍去一字嫌苍白,添加一字显臃肿。面对《细雨霏霏》所描绘的“疏疏密密/ 徐徐疾疾的细雨/ 把四月的娇俏 婉约成/ 一阕清丽宋词/ 撩开雨帘 远处/ 那场巴山夜雨/ 那点西窗摇曳的烛光/ 从唐朝隐约缱绻到今朝”这样优雅的画面感,我无从下手!这些文字组合成一幅画、一首歌,悬挂在诗人的笔墨里,跳跃在读者的思绪中。

 

    阅读叶先生的诗歌,犹如徐徐春风扑面而来。这一字一句,看似信手拈来,实则体现了作者深厚的文学底蕴,以及对文字灵巧自如的把握能力。细细阅读,你会品出他诗歌里到处漫溢的香味。比如那首《芦花》“迎风/ 摇曳成一片烟霞/ 一阕断章/ 飘逸一河缠绵/ 思绪漫空纷飞/ 寻觅一份灵魂依托/ 我知道季节轮回/ 招募她入心/ 在心里再次绽放 /盛开/ 一花一世界”。诗人把秋季的美感,系在这一枝枝芦花上,读来如饮甘露,直抵人心。

 

    当今时代,由于受到不良文化的冲击,能够供读者鉴赏的好作品越来越少。一些不入流的口水文字被当作诗歌,炒得火热,写作者与炒作者却因此名利双收。可真正喜欢传统诗歌文化的人,却因为缺乏良好的发表平台和正面引导,变得迷茫失措、越发焦躁。我曾在网上看到某地有个诗人裸跪在大街上,脖颈挂一木牌,牌上书“我写诗,我有罪”;又看到一则新闻,一位诗人在端午节那天赤身披一件透明雨衣,在海边摆各种跳海的姿势博人眼球。中国的诗歌就是在这样一种恶俗的氛围里,被恶搞和践踏,几乎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无独有偶,在落笔写这篇文章时,看到网上正在热炒一个叫“铁头”的九岁小诗人,读了几首,真不是滋味。我贴一首铁头的诗歌请大家一起“欣赏”,这是首名为《爱情》的诗歌 “我和姥姥没有爱情/ 她实在太老了/ 我和妈妈没有爱情/ 我只是喜欢她的奶子/ 我和老婆也没有爱情/ 她现在还是个小屁孩/ 我和我的棍(枪)有爱情/ 我熟悉它/ 摸过它身体的每一处”,这种肮脏下流的文字,如果仅仅作为童言无忌倒也无妨,却偏偏把这种少儿推举为中国最小的诗人,大加炒作,这种肮脏的口水文字居然被无数名家疯狂追捧,实在令人匪夷所思!由于诗歌被蒙上了俗尘,很多人开始鄙视诗歌,甚至远离诗歌。在很多个夜晚,我甚至隐隐听见诗歌在哭泣。而老诗人叶兴华先生能在诗歌艺术濒临死亡的当下,执笔当歌,奉献给我们一首首纤尘不染的、清丽脱俗的诗歌,这是多么难能可贵!

 

    写诗的人,或许注定是寂寞的。我一直认为,诗人就像苦行僧,独自行走在文字的荒原。或许,四周是漆黑的鬼魅或悬崖峭壁,可一颗热爱诗歌的心不会因此而晃动、而恐惧、而绝望、而萎靡。写诗的人更要有高洁的人品,你可以不苟言笑,可以木讷寡言,但你的内心世界一定美丽而丰富。你看不得生死挣扎,你不接受嗟来之食,你无惧朱门不畏强暴,你就像是盛开在秋池中那一朵绝无仅有的青莲。你只为阳光雨露而歌唱,不会为强权财富唱赞歌。有时候,我觉得诗人就是一只秋蝉,因为以晨露为食物,所以无比清澈圣洁。

 

    很多写诗的人,因为种种原因开始疏远或放弃诗歌,比如我,曾经对诗歌痴迷得无法释怀,但渐渐感觉,在诗歌的象牙塔里确实浪漫旖旎,却让我有一种无法言说的累。可能要不了多久,我也会离诗歌而去。世界著名的音乐家贝多芬曾经说过“涓滴之水终可磨损大石,不是由于它力量大,而是由于昼夜不舍的滴坠。只有勤奋不懈的努力,才能够获得那些技巧,因此,我们可以确切地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我想,我这辈子可能无法在诗歌世界驰骋千里了,恶俗面前,我选择逃离。也正因为自己的软弱,我更钦佩叶兴华先生的坚强,他能在如此逼仄的文学大环境下,静下心来,写出一首首清雅脱俗的诗歌,真的太不容易了!

 

    古人说,文品如人品,此话至理。从叶兴华先生的文字里,你根本看不出沧桑和衰老,颓废和绝望。而是充满了对山水花草的赞美,对人间万物的深情。我一直想寻找他旺盛的创作力究竟源自哪里,也许,因为内心有爱,所以文字不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