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岳芳
林岳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7,838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年 那月 那首歌

(2015-04-02 16:27:44)
标签:

佛学

分类: 心灵驿站

那年 那月 那首歌

文/林岳芳

 

    大片大片的紫云英,与油菜花、麦田相间,构成了一幅别致的风景:一片翠绿,一片嫩黄、一片嫣红。偶尔有蜂鸣蝶舞,薄如蚕丝的翅膀扇起屡屡花蜜的芳香,沁人心脾。有一群懵懂儿童,或扎着麻花辫,或卷着裤腿儿,在油菜花间嬉戏,在紫云英地里打滚......

 

   很多年了,总是在每一年的初春,我都做这个相同的梦。那年,我还年少,简陋的茅草屋,装不下我们充满活力的稚嫩身躯。于是,阡陌与田野便成了我们童年时代最快乐的天堂。很久以前,在我们乡下,随处可见一种植物——紫云英,后来上学之后,还知道它的另外一个学名,叫“苜蓿”,而在当时,我们管这种依附在大地上的植物叫做“红花草”。

 

   大致在每一年秋收之后,社员们便在已经收割完水稻的大田里撒上紫云英的种子。很快,那种子就长出青葱葱的嫩苗来,那时不用化肥,这种红花草是开春之后土地最好的肥料。我们不敢在油菜花丛撒野,也不敢去麦苗里踩踏,因为油菜与大麦是农民的命根子,只有红花草地才允许我们尽情玩耍。于是,我们一双双闲不住的脚,伸向如地毯一样舒适的紫云英。

 

   我最爱那片红花草,也就是紫云英。或许,那名字,就是由花而来?我不得而知,只知道每年初春,一场缠缠绵绵的春雨过后,红花草就像喝足了奶水的婴儿,在母亲怀中撒欢。那些之前还皱皱巴巴的绿草,仿佛瞬间膨胀成了一个个水灵灵的大姑娘,那叶片虽然纤薄,却绿得可爱。不消多时,一朵朵紫云英便肆意盛开,柔柔地铺展开来,遍及江南大地。那时,江南很多村落都用紫云英作当家肥,所以花开季节,整个江南原野似乎成了红色的海洋,与油菜花的金色交相辉映,美到极致。细看那些花朵,精致的花瓣与纤细的花蕊带着几分羞涩,柔柔地拥挤在一起,拥抱着大地。

 

    紫云英花朵纤弱,和铜板差不多大,花径纤细,花瓣细碎,密密匝匝相拥而开。那花,有浅粉、有深紫、有粉白,甜丝丝的香味儿随着春风漫溢,十分惹人喜欢。每到紫云英盛开时,做花球便成了我们最热衷的事。我们一双双娇嫩的小手,在绿叶和红花间起起落落,把采撷来的紫云英做成一个个花球,挂在脖子上、衣扣上。做花球是个技术活,先要选择花型较大的采摘,然后,一个小伙伴用双手拉起一根红线,另一个把苜蓿花轻轻地扣在红线上,待差不多时,便把红线两头一抽、拉紧、打结,一颗漂亮的花球算是做好了。

 

女孩子显然是做花球的一把好手,男孩子们只能做些摘花的工作。当我们灵巧的双手做出一个个美丽的花球,男孩子们就只有羡慕的份了。也只有在那时,不可一世的顽皮男孩瞬间就成了文弱女孩后面服服帖帖的跟屁虫。

 

童年的小伙伴,如今都在哪里?许多年了,我们就像一只只单飞的雨燕,各自飞翔在自己的天地里。后来,听说谁谁走了,心里便一阵阵伤感。可有些东西,即便再不情愿,也无法更改,比如命运。当一次又一次闻知有童年时代的小伙伴离世的消息,我就在心中默默哀悼三分钟,而后开始搜索记忆深处你们留下的影子。

 

首先想到的是你,那年,你也不过十来岁,却很有大哥哥的样子了。你用胶水罐子制作成爆米花的简易机器,然后,偷偷从家里拿来大米,到红花地里爆米花给我们吃。只要看到你打着补丁的口袋沉甸甸的,我们便知道今天有香喷喷的米花吃了。我们用做好的花球换你的米花,同时撒着娇,让你帮我们割猪草。而你是那样憨厚,言语不多,却总能默默地满足我们这些小女孩的要求。长大后,我们都在城里安了家,彼此已很少有来往。直到有一天,获知你车祸离世的消息,我突然泪流满面。

 

还有你,很多年了,你扎在麻花辫子上的那对浅粉色的蝴蝶结,一直在我的梦里飞来飞去。记忆里,你是那么的娇柔,一如这纤细美丽的紫云英,我记得那时的你,在做好一颗花球之后,最喜欢唱一首歌“春天天气真好,花儿都开了,杨柳树枝对着我们弯弯腰。蝴蝶姑娘飞来了,蜜蜂嗡嗡叫,小白兔儿一跳一跳又一跳”。我已不记得这首歌曲的名字,但你咿咿呀呀的歌声,却在我记忆里挥之不去。未及成年时你突然离去,看着你父母痛不欲生的脸,同样年少的我难过了很久、很久,我一直在想,如果你还在,会是什么样?

 

曾经听别人说,经常回忆童年,说明已经衰老了。也许是的,人到中年,越来越喜欢回忆从前,想从前碧蓝碧蓝的天空,想从前清澈见底的小河,想从前屋檐下呢喃的燕子,想从前秋阳下南飞的大雁!

 

而我回忆最多的,莫过于当年那大片大片的紫云英!自从使用化肥之后,紫云英已退出了我们的视线,仿佛,我有很多年没看到大片大片的紫云英了。倘若,我还有一丝丝怀旧的情结,最想做的,便是坐在红花地里,吻一朵刚刚盛开的紫云英,与它倾诉我的留恋。

 

正如泰戈尔所说:一路上,花朵自会开放。我的人生之路已走了一半,自然有其他花朵在路边盛开,比如玫瑰和牡丹,还有丹桂与春梅。即便我对紫云英再怎么留恋,也早已成了远去的风景,然而,随之而去的,还有我清贫但快乐的金色童年!真想问问苍天:有多少风景早已不再,有多少伙伴成了故人?

 

   今晚,早春的风撩拨起缕缕思绪,一股悲春与离愁,蓦然充塞了整个书房,迫使我走向那段唯美的记忆,想起那些青梅竹马的小伙伴。愈是想念,这乡愁愈加浓得化不开了,就像新酿的蜂蜜,甘甜中带着一丝青涩。耳边,忽闻谁在吟诵古代诗人李煜的《虞美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又到香花满径时,今夜梦里,那大片大片的紫云英又将灿灿烂烂地盛开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致春天
后一篇:艺海著春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致春天
    后一篇 >艺海著春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