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岳芳
林岳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7,396
  • 关注人气:1,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童年旧事

(2014-05-30 16:28:00)
标签:

文化

分类: 心灵驿站

童年旧事

林岳芳

 

    总是这样,开心的时候,喜欢展望未来;不顺心的日子,喜欢回忆从前。

 

   又到六一,忽然想起了小时候那些有趣的事情。不知怎的,只要回忆童年,我记忆里就会跳出那些曾经的美食,和曾经的风景。尽管,那些美味食品在今天看来,简直不值一提。

 

    那时,很穷。父母从早忙到晚,到头来还是透支户,根本没钱买好吃的给我们姐妹俩解馋。逢年过节时,偶尔有亲戚来,带了一包油枣(一种面粉制作的小零食,油炸后外面裹一层白糖粉末,很甜很香,极好吃)、一包云片糕什么的,我们的眼睛就像生了根似的,再也移不开。如果亲戚带来的是罐麦乳精,那简直是我们眼里最最奢侈的食物了。

 

    亲戚朋友带来的东西,一般是轮不着我们吃的,母亲会把那些食物包了好几层报纸,然后,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以免被我们找到了吃掉。其实我们虽然幼小,但母亲的用意却猜得透透的,这些食物存起来,可以作为下次我们家走亲戚时的礼物。

 

    如我们这般家境的,那时候十分普遍。于是,我们这些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的小东西们对父母的吝啬充满敌意,常常聚在一起商讨大计,“怎样让这些美味零食落入我们饥饿的胃”。说真的,家里藏着好吃的,这胃也莫名多了几分病态,动不动就抽搐几下,似在提醒自己,家里有好吃的。

 

    有一年刚开春,不知何事,我家干妈来访,带来一大袋油枣、一瓶麦乳精,整整一个下午,我和妹妹守在里间桌边,目不转睛盯着这两样食物,直咽口水。因为干妈还没走,母亲不好意思马上把食物藏起来,就那样,让我和妹妹饱了个眼福。干妈临走时,母亲把麦乳精退回去了,只留下一袋油枣。

 

    我们知道母亲不会允许我们吃掉这份珍贵的礼物,所以也没提不合时宜的要求,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母亲在昏黄的电灯光下,仔仔细细、一丝不苟地把油枣包裹了三层申报纸,然后,搁在桌边。母亲不怒而威地说“大猫、小猫,你们还不去睡觉”?我们明白母亲这句话的意思,她要把好东西藏起来,希望我们主动回避。我们姐妹俩对视一眼,拉起手,无声地走向隔壁那间小屋。

 

    尽管母亲避开我们把食品藏起来了,但总归还是在这两间小小的屋子里,而这两间屋子里也没啥家具,只有一大一小两张床,母亲屋里,还有她与父亲结婚时外公送的一套樟木箱子。除此,几乎再无其他可以隐藏东西的地方了,要想寻找东西,那是极方便的事情。第二天,待父母下田后,我和妹妹马上忙碌起来:找吃的。

 

    因为家太简陋,找东西相对很简单,果然,没费多少时间,我们就在床顶上找到了这件宝贝。剥去一层层报纸,心简直就在喉咙口,马上要跳出来的样子,终于,油枣就完完全全展现在我们面前。

 

    至于如何启开塑封好的油枣塑料袋,几个大孩子早就为我们演示过很多遍,再说,那时候的塑封技术远没现在那么先进,不过是一个塑料袋装好东西之后,用很热的烙铁压一下而已。妹妹找来母亲缝衣使用的锋利剪子,我们把塑封处贴近桌面,沿着那条塑封线,很快便启开了袋子。霎那间,一股诱人的香味直扑鼻子,我们狠命地嗅着、嗅着,一时忘了去吃,小手虔诚地放在胸前,犹如今天那些虔诚的佛教徒。

 

    我和妹妹约好,每人只能吃5个,然后,我们就在袋子里小心挑选5个油枣,妹妹选饱满的挑,我却捡大个的挑。选好后,拿来父亲生炉子用的细长铁条,放在炉子上稍微热了热,然后,轻轻摁在油枣包装袋上......哈,一包油枣居然依旧那么完整!我们学母亲的样儿,把三层申报纸包好,又放回原处,然后,尽情享用我们的美食。

 

    当天晚上,我们忐忑不安,生怕母亲发现了我们的秘密。睡在父母隔壁的小屋里,我们听到母亲把食品取下来检查,可能没看出什么,我们就安安心心睡去了。可家里有美食,怎么不让我们为之而狂?那几天里,我们似乎特别会饿,没心思去玩躲猫猫,没心情去跳橡皮筋,我们就守在家里。小孩子毕竟缺乏自控能力,第二天、第三天......我们依葫芦画瓢,袋子里的油枣,从鼓鼓囊囊到平平扁扁,再到零零星星,总之,事情穿帮那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那个早上,注定会让我终身难忘!我们还没醒,只听母亲一声怒吼“起来!都给我起来”。接下来的场景,我不说诸位看官也猜得到,母亲凶神恶煞般地拿着扫把,桌上,是一个还剩下零星几根油枣的袋子,袋子虽差不多空了,而封口还是那么完好。少言寡语的父亲一脸严肃,坐在床沿上。我是姐姐,不得不迎着母亲火一样的目光走过去,妹妹跟在身后。

 

    实际上,从小到大,父母从未打骂过我们,母亲手里的扫把也不过是做做样子。我以为这次母亲真的动怒了,我们真的要挨打了,没想到,我们走过去后,母亲扫把一扔,哭了起来。母亲说,咱家是穷、是苦,但也不能做这事呀,你们想吃,跟父母说一下,为啥偷偷摸摸?偷偷摸摸已经很丢人了,为啥还把袋子封起来骗人?这样做,就是小偷、就是骗子!我与你爸辛辛苦苦想看到你们有出息,没想到,我们生的女儿却想做骗子,把老祖宗的脸面都丢尽了......

 

    总之,那天母亲哭得十分伤心,十分委屈,堪称肝肠欲绝,父亲相劝很久,母亲还一直哭泣。一声声恨铁不成钢的泣诉,让我的心像刀割似的难受,之后我们姐妹俩再也不敢用那种方式偷吃食物了。想想,父亲说的很对,穷要穷得有骨气,我们可以忍饥挨饿,但不能弄虚作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