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风
清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屋$时光

(2010-11-28 21:49:07)
标签:

老屋

青石板小路

童年

时光

杂谈

分类: 感悟人生

    又到周末了。电话那头异常的喧闹,每一个声音都那么熟悉,因为他们都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人。半晌,那头才传来爸爸平静、沙哑的声音:“你三婆走了,过几天出山(出殡)”。

    挂了电话,一个人,独坐,很平静。我知道我不应该哭,因为三婆是寿终正寝的,走得很安详,我们不应该为她难过。但是眼眶为什么会越来越湿润?

    连绵起伏的山丘,蜿蜒的沱江河,安静的小村庄,绿油油的梯田,郁郁葱葱的小竹林、青石板的小路,青瓦土墙的老屋,黄昏里屋顶上的袅袅炊烟……这便是家乡的印象。而整幅“画”中笔墨最重的就是那一座座青瓦土墙的老屋。守着这些老屋的,是一群老人:白发苍苍、拄着拐杖的地主遗孀老祖宗,村里最后一位裹过脚、辈分最高的“天天”,穿着蓝布围裙、整天忙里忙外的三婆,还有带着蜡黄的老花镜、唱着我永远也听不懂的歌谣做针线活的奶奶。晴朗的清晨,背上小书包,踏上青石板的小路,经过那一座座老屋,和屋门前每一位老人挥手问好是我每天的第一课,夕阳下小竹林里的欢乐秋千,黄昏里田间小道上无忧无虑的追逐嬉戏,星空下老人们的那些关于月亮和星星的故事……编制成了刻在脑海深处最美好的回忆。

    求学的道路曲折漫长,归家的日子间隔越来越长,一个星期、一个月、半年、一年……翻过最后一个山坡,梯田边、竹林旁的那一座座熟悉的老屋和青石板的小路,屋顶上在黄昏中袅袅升起的炊烟——成了我梦里无数次出现的画面。每次回去,老人们都会用慈祥的眼神打量着我,仿佛看到春天田里茁壮成长的禾苗一般高兴地说:又长高了。但我心里却酸酸的,因为她们的声音、他们的身体,就像这百年老屋,越来越苍老了。小学的最后一个寒假,老祖宗去世了。我知道,再也看不到她一脸严肃地教育我们一帮野孩子、也听不到那些月亮里的神话故事了。大学的一个寒假回家,发现天天的房子房门紧锁,妈说:天天去世了。可惜都没问她她最后“早上好”。大学毕业的那个暑假,宁静的午后忽然机械声轰鸣,在众人欢呼声中,那条青石板小路和那一片小竹林连同我的那些美好的回忆一起被夷为了平地。

    如今,三婆也走了,再也见不到她忙碌的身影。只有奶奶一个人独自守候着那空空荡荡的老屋。屋前的青石板小路已变成一条喧闹的大马路,穿梭的车辆更凸显出她和老屋的苍老与孤独。她仍旧一如既往地一个人坐在屋前静静的守望,迎来的往往只是匆匆路过的行人陌生的目光,而那些和她相互守望一生的眼睛已经永远的闭上。尽管如此,她还是坚持要留在这老屋里,尽管这屋和她一样,已经是风烛残年,早已不经风雨考验。我知道,她是在坚守着自己的根、自己一生的回忆。

    梦里,依旧是那条青石板的小路、那青瓦土墙的老屋、那一张张慈祥的脸和那背着小书包无忧无虑的童年。梦醒了,却只见泪水湿了半边枕头。同那些老屋和老人们一起逝去的,是再也回不去的时光,虽然很清楚这是必然,但总是免不了悲伤,不知是该记起,还是该淡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