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屈铁钢
屈铁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084
  • 关注人气:1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哀巴勒斯坦

(2018-05-19 05:44:59)
标签:

巴勒斯坦

阿拉伯

以色列

风雨漂搖几十年,
巴勒斯坦人就再也没有回到家园。
不论巴勒斯坦人如何努力,
洒泪流血,甘奴宁婢,
希伯莱人不会允许,
阿拉伯人悠步在特拉维夫大街。
蜷缩在加沙,漂泊在突尼斯
约旦难民营里多少个昼夜,
老战士抗敌的战旗已烂穿,
新-代战士却赤手空拳。
耶鲁撒泠,阿拉伯人的圣地,
伊斯兰的圣城
巴勒斯坦的首府
那里是肥沃的绿洲,
有亲切的土壤,
有庄严的圣殿。
曽有千年阿拉伯人祖先的骸骨,
遍洒巴勒斯坦父兄的汗水与泪水。
而今却成了以色列的首都
成了巴勒斯坦人锥心之痛
念之也只能搔首问苍天!
西方老爷的大度
美利坚的仁慈
就是要庇佑以色列
让这个被纳粹屠戮的民族
去把巴勒斯坦人斩尽杀绝。
弱肉强食的法则高于一切。
征服者高唱自由和平,
被征服者有何人权与尊严。
强悍的犹太人不会温情脉脉,
高扬夺命的戟与剑。
耶鲁撒泠己成以色列富饶的沃野,
大街宽广,高楼林密,
圣庙响起祈祷和平的声音
田野上举行庆丰收圣典。
幸福洋溢扎短辨希伯莱少女
花车缓进笑意满釒发碧眼。
而在隔离高墙的一边
却是巴勒斯坦满身灰土的饿小孩,
满眼惶恐的穷少年,
失去父兄的妇女的嗚咽。
无处不在的安拉,
却不能告诉阿拉伯人,
如何把圣城夺回?
如何让约旦河水洗决,
战败的恥辱与割土的凄悲?
巳经黄了[古兰经]卷
却不能指明巴勒斯旦人,
回家的路是那样远。
尽管就在眼前,
却不能逾越。
风卷起加沙尘土,
成-团团阴霾
可哀巴勒斯坦人
宛如无家的流浪狗
惶惶不可终曰,
今天尚且残羙泠饭
保不住明天街头倒毙!
耶鲁撒冷成以色列首都,
各国朝贺络绎不绝。
绅士淑女频频碰杯,
彬彬有礼笑开颜。
谁会理睬保护区巴勒斯坦贱民,
任他们在在穷困与恥辱中熬煎。
暴风也湮灭,
再也听不到惊雷。
雄鹰巳折翼,
如何-飞伸天?
为国牺牲的人成暴徒,
恐佈分子成自由战士的荣衍,
戴靣纱的妇女肩起复国的责任,
未断奶的婴儿冲锋在前。
阿联酋的酋长沙特的王公,
无不惺惺作态,
伊朗的阿匍伊拉克的伊达姆
无不扭抳作态悲怜。
却无-高扬复仇之剑,
为了王权与富贵,
亙为仇仇,亙挖墙角,
何曾抱成一团如铁?
甚至与征服者秋波相送
去结屠戳阿拉伯同胞铁盟。
可哀巴勒斯坦人一盆散沙,
还是原始刀矛弓箭,
何以扺得住以色列导弹
坦克辗压血肉之躯
大炮轰平街巷保垒。
巴勒斯坦曾是广阔的沃野,
而今是狭窄的瘠土,
悲风从天上吹来,
亡国之悲随风飘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梅花鹿群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梅花鹿群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