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静心山水
静心山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88,954
  • 关注人气:14,5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红狐,在风中远去

(2010-11-13 10:59:36)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
原文地址:红狐,在风中远去作者:老匡

谨将本文故事献给那位红衣女子以及面朝她而坐的Y。

                                                          ——老匡

[转载]红狐,在风中远去

    离开大蒂顿国家公园,沿287号公路向东南方向行驶,计划当晚在兰德(Lander)过夜。莫兰至兰德130英里,先后要经过杜波伊斯(Dubois)、伯里斯(Burris)和克罗哈特(Crowheart),大约需要3小时车程。我们无须早早赶到兰德,一路可以走走停停,欣赏沿途风景。

[转载]红狐,在风中远去    浅丘起伏,草木丛生,森林静穆。天空开始露出亮色,阳光穿透云层照耀大地。渐渐地,乌云散尽,天空蔚蓝,原野辽阔,三三两两的马儿在牧场上自由放牧。1个半小后,到达杜波伊斯。在镇口,一个高高的木架指示牌上,一大一小两只黑熊吸引了Z的目光。

[转载]红狐,在风中远去    小镇不大,优雅宁静,颇有西部艺术气息。早餐后到现在一直还没吃饭呢,我们决定在此稍作停留。趁X寻找餐馆的空隙,Z用手分开挂在门口叮叮当当的风铃,钻进一个小商店。店内出售一些旅游书籍、怀俄明的风光照片以及各种纪念品。之后,ZY进入一个艺术品商店闲逛。Z对一个木雕松鼠产生了兴趣,但个头较大,不便携带,犹豫再三,终于放弃。离开它时,Y将其摄入镜头。

[转载]红狐,在风中远去

杜波伊斯小镇

    逛完商店,跟着X去一家取名为“刀屋”的餐馆。餐馆分为左右两间,从左屋进门,里面坐满头戴毡帽、体型壮硕的男士,喝酒聊天,光线氤氲,Z顿时感到走进了西部拓荒时代的牛仔酒吧。从右手进入里屋,Z站在门槛附近快速环顾,临街的窗子下面是一排自助取菜架,菜品不多。左手边有自助咖啡以及糕点之类。屋里仅一位身穿红色仔衣和紧身仔裤的年轻女子,金色头发束成一根接近腰部的独辫披在身后,脖子上绕着一条轻软的深紫色围巾,身材高挑,丰满适度,手拿杯子背对Z在倒咖啡。当她倒满咖啡转过身来,白皙干净、青春气质的容貌令人怦然心动,顿时芳香满屋,熠熠生辉。她捧着杯子,站在窗前,凝望着太阳斜照的公路。我们三人坐在高高的木凳上,围着屋中央仅有的一张餐桌,Z背对仅距离两三步的红衣女子,X在左,Y则坐在Z的对面,正好面朝她。X要了一个中号披萨,大约需要等待一刻钟。三人保持沉默,正好有一段时间各自让思绪天马行空。Z抬头看见墙壁上挂着一座老式木边圆钟,时针指向3点,分针固定在12数字上,似乎没有转动。这个凝固的3点,是凌晨时间,还是下午时间?Z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有一个不同寻常的故事在那个时间发生。Z似乎受到时间的某种启示,恍然进入最近发生在此地的另一个故事当中——

[转载]红狐,在风中远去

火与冰——布面油画,2004年,朱莉查普曼

   朱莉查普曼:“我喜欢色彩和美国西部美丽的旷野。我特别喜欢动物。这幅画的灵感来自于黄石国家公园结冰的河床上的一场新雪,周围的足迹激发了我的想象。因为蓝色和橙色是自然的颜色,我自然地就选择了红色的狐狸。”

    2010年6月18日的昏黄时刻,从丹佛专程前来杜波伊斯的科罗拉多大学地质学与地球科学专业在读博士杰克将车停在一家汽车旅馆的门前,他要在此住一个星期,以便在附近进行短期实地考察,为他即将开始撰写的论文《怀俄明州杜波伊斯组潮控三角洲砂岩的沉积学与流动特性研究》做前期准备工作。杰克的论文主要通过研究潮控砂岩的露头以及储层类比的露头,拟建立层序地层格架和沉积环境以识别类比的沉积背景,设计可用于预测储层重要非均质性分布的模型,进一步深入研究杜波伊斯区域地层、沉积特征和成岩作用,同时利用流动模拟来进行敏感性分析和网格粗化。

    杰克来到杜波伊斯后的第三天夜里,由于某个事情扰乱了心情,很少失眠的他居然一夜未眠,天微微发亮,他索性从床上爬起来,开车前往西北方向。在一座红色砂岩山岗附近,将车停在路边,挎上背包,穿过低矮的灌木丛,当站在一块岩石上寻找考察目标时,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金色光芒照耀着前方的砂岩山岗,灿烂辉煌。杰克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清新空气,跳下岩石,继续前走。这时,他发现前方不远处的草丛在轻微摇晃,好奇地走上前去,竟然有一块火红的东西在挪动。再向前几步,终于看清楚了,原来是一只红色的狐狸!那红狐躺在草丛中目光惊恐而哀伤,杰克近在咫尺,它居然没有逃离。杰克立即判断它可能受伤了。杰克以前在怀俄明的荒原上徒步考察,曾多次遭遇狐狸。但是,他从未见过红色的狐狸。他俯下身子接近仔细一看,红狐右后腿有一大块创面,正在化浓出血,腿骨露了出来。看着红狐痛苦的目光,他动了恻隐之心,仿佛觉得躺在面前的是一位受伤需要立即救助的红衣女子。于是,毫不胆怯地伸手去抱它,红狐猛然弯过头来、淬不及防地咬了杰克左手背一口,鲜血顿时染红了五指。愤怒的杰克抛下它扭头就走,不出十步,突然又转身回到红狐身边,大声地训斥道:“你想活不?你再咬我,我就不管你了,让你在这里继续遭罪!”红狐仿佛听懂了似的,终于温顺地让杰克抱在怀里。杰克急忙朝路边的汽车奔跑而去。

    杰克学的是地质专业,需要长期在野外考察,难免意外受伤,所以自学了一些医学书籍,尤其掌握了野外自我救护的知识和方法,他几乎就是一个外科医生。回到旅馆,杰克立即动手给红狐消毒,并涂上消炎药,整个过程红狐十分配合。杰克根据红狐受伤程度判断至少需要半个月才能痊愈。将红狐安顿好后,开车去附近寻租一间较大的房屋。很快找到了房子,然后致电朋友科里帮他处理近期事务,并告知他要在杜波伊斯继续住20天。他上街购买了一些药品和给红狐吃的鲜肉与牛奶。

    经过杰克的精心护理,红狐的伤口果然愈合很快,半个月后,基本痊愈。本来,杰克可以提前将红狐放归自然,让它重返原野。但考虑到新长出来的嫩肉很容易被坚硬的灌木或石头划破,所以让红狐待在身边又巩固了几天。转眼到了7月10日,该放红狐走了,它已经完全恢复了体力,红狐满身的红毛重新闪烁着油亮的光泽,漂亮极了!杰克决定在11日凌晨将红狐放归野外。10日那天,杰克整天都未外出考察,待在屋里陪伴红狐。下午,上街买了数斤上等鲜肉以及一些食品和一瓶红酒,他要和红狐共进晚餐,为红狐送行。又一个黄昏来临,杰克把桌子搬到屋中央,让红狐站在靠背椅上,将鲜肉摆放在它的面前。杰克与红狐面对而坐,打开红酒,动情地说:“红狐,我们相处了20天,犹如相处了2年、20年,明天我要让你走了,你应当去你该去的地方。”红狐一动不动地站在椅子上,听杰克说话。它突然跳下椅子,跑到杰克身边,前肢搭在杰克的大腿上,两眼泪光闪闪……。

    黎明时分,杰克带着红狐出发了。他要将红狐带到他们相遇的地方,红狐可以从那里找回记忆,重新上路。很快就到了那个地方,杰克轻轻地拍了一下红狐的背,说了声:“走吧!”红狐果然一阵小跑,跑出大约50米,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回望杰克。杰克大声地说:“再见了,红狐,走吧,不要停留!”红狐转身朝着西北方向急速奔跑。

    当天上午,杰克退掉房子,开车返回了丹佛。回到学校后,至少有半个月时间,杰克总是有些心神不宁,心里老牵挂着红狐。一天夜里,杰克梦见了红狐,红狐忧伤地对他说:“快来吧,杰克!”8月7日傍晚,杰克正和科里在通向法学院的路上边散步边讨论有关论文的某些细节,手机响了,是杜波伊斯那个房东的电话:“喂,是杰克吗?几天前就想给你电话,那只红狐好像一直没有离开杜波伊斯,几次夜里悄悄地在屋子前面的空地上徘徊。昨晚又来了。你要不要回来一趟?”接完电话,杰克急切地对科里说,他要立即赶往杜波伊斯,一刻也不能耽误。他跑步回到宿舍,抓起背包,塞进一些东西,快步下楼,钻进车里,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丹佛至杜波伊斯约450英里,最快也需要6个小时。凌晨1点半,杰克赶到了杜波伊斯,在静谧的夜色中,轻轻地敲响房东的门,他再次租下了曾经和红狐住过的那间房屋。那夜,一直到黎明,红狐没有出现。上午睡了个懒觉,下午3点,他来到“刀屋”餐馆。在外面那间屋里,他遇到了来自加利福尼亚南加州大学本科二年级学生凯瑟琳。凯瑟琳和几个朋友在这里休息一会之后将继续前往黄石公园旅游。杰克和凯瑟琳一见如故,杰克向她描述了有关红狐的故事,并告诉她,他预感三天之内将见到红狐,然后将护送红狐很长一段路程,希望红狐去黄石公园——在想念红狐的那些日子,杰克多次去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大学以及丹佛市几个图书馆查找资料,他太想知道红狐会去什么地方度过它生命中未来的日子。他终于了解到,红狐是目前全世界不超过100只的濒危动物,在怀俄明的荒原上偶尔会看到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每到冬天到来、河床上结冰之前,红狐将长途奔袭去黄石公园拉马尔山谷过冬。

    听完杰克的故事,凯瑟琳瞪大眼睛,难以置信杰克与红狐传奇般的经历,她被感动了。她侧头凝望门外阳光下的公路,然后看着杰克:“杰克,你可以邀请我去丹佛看看吗?”“当然,如果你愿意!”此时,几个朋友招呼凯瑟琳上路。分别时,杰克和凯瑟琳约定,8月12日下午6点30分在此见面,那天凯瑟琳将从黄石公园返回杜波伊斯。送走凯瑟琳,杰克也离开了餐馆,慢慢地沿着公路步行。渐渐西去的太阳将街道北边的木屋墙壁斜抹上一层耀眼的金色,这是美妙的一天,杰克认识了楚楚动人的凯瑟琳。

    正如杰克所预感的那样,第三天夜里,红狐回来了。晚上大约10点左右,杰克开着门,独自去后面的山岗转悠,1个小时后,回到屋里,他看见黑暗中有两束蓝幽幽的光亮。他赶紧开灯,发现红狐仰着头深情地站在面前。杰克激动地蹲下身子,红狐扑上来将前肢搭在他的肩上,杰克轻轻抚摩红狐干爽的毛发。杰克的确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种方式与红狐重逢。他对红狐说:“今夜就睡在这里,明天你必须离开杜波伊斯,到黄石公园去吧。”夜里,红狐似乎并未入睡,杰克不时听到它辗转反侧发出蟋蟋嗦嗦的声响。

    黎明时分,杰克带着红狐再次上路,一直朝着西北方向行走。红狐时而在前,时而尾随在后。杜波伊斯距离黄石公园拉马尔山谷并不遥远,但先后要经过荒原、河道、森林、峡谷以及莽莽的原始自然区,一路上,红狐必须独自面对危机四伏、险象环生的复杂环境,困难重重。经过6个小时,大约走了30英里,来到一个高高的山岗上,杰克了望前方,前面是一望无际的荒原,那是红狐前往黄石公园的必经之路。站在高处可以看到红狐远去的背影,杰克决定就在这里和红狐告别。此时,红狐站在身旁,它似乎明白真正离开杰克的时刻来到了。它抬起头看着杰克,听杰克和它作最后的告别:“红狐,我不再送你了,你自己去吧,直接去黄石公园,不要回头,多多保重,一路平安!”红狐围绕杰克转了几圈,然后站在杰克面前,再次抬头看着杰克,突然,它前肢匍匐在地,朝杰克深情地一拜。就在红狐匍匐在地的那一刻,杰克突然明白了,红狐一直未离开杜波伊斯,原来它是希望有机会向救命恩人表达感恩。想到这里,泪水顿时在眼眶里打转,但是他忍住了,他不能流泪,他必须用微笑和坚强鼓舞红狐。“走吧,红狐!” 杰克向它挥手告别。红狐站起来,转身,不回头地直奔荒原。杰克一直站在原地目送红狐向前奔跑,渐渐地,红狐的身影缩小成一个圆点。这时,杰克再也忍不住了,汹涌的泪水夺眶而出,他用尽全身力气朝着红狐的方向呼喊:“红狐!红狐!”一股沙尘扬起,起风了,来自无边荒原的一阵大风,浩荡有力,仿佛是来把杰克的呼唤送到红狐的耳边。在风中,红狐已经远去。

 

    “披萨来了!”X拍了一下陷入沉思中Z的手。披萨的味道不错。Z抬头看墙壁上的圆钟,时针仍然指向3点。Z感觉刚才时间被凝固了一般。在凝固的时间,动人的传奇照样发生。再转身,红衣女子依然站在原地,凝望窗外。Z顿时明白了,她就是等待杰克的凯瑟琳!Z抬腕看了一下手表,此刻是下午6点正,凯瑟琳一定相信再过半小时杰克能如期而至。吃完披萨,结帐后,我们离开餐馆。当与红衣女子擦肩而过时,Z用眼神和气息暗示凯瑟琳,杰克此时正在急速返回杜波伊斯的路上。Z测算了一下,杰克大约在傍晚7点35分赶到这里。

[转载]红狐,在风中远去    在车上,Z并未从刚才那个温暖而伤怀的故事中完全拔出来。离开杜波伊斯,夕阳将路边的砂岩山岗涂成血红色,Z仿佛看到在怀俄明广袤的原野上,有一只宛如一团火的红狐,像闪电一般一直在奔跑向前。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