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晨曦中的一滴乐水
晨曦中的一滴乐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529
  • 关注人气:3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哲学随笔:“盲人摸象”的几种视界

(2020-02-27 15:32:07)
标签:

阅读

反思

分类: 随笔

哲学随笔:“盲人摸象”的几种视界

盲人摸象这个典故,出自《大般涅盘经》三二:

“尔时大王,即唤众盲各各问言:‘汝见象耶?’众盲各言:‘我已得见。’王言:‘象为何类?’其触牙者即言象形如芦菔根,其触耳者言象如箕,其触头者言象如石,其触鼻者言象如杵,其触脚者言象如木臼,其触脊者言象如床,其触腹者言象如瓮,其触尾者言象如绳。

辞典上对这个成语的解释是:比喻对事物只凭片面的了解或局部的经验,就乱加猜测,想做出全面的判断。这里还是一个贬义的用法,严格地说,这个典故所涉及的是一个哲学问题,关于认识论或知识观的问题。我们要对这个世界(象)作出全面的、完整的认识,是可能的吗?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对成语的解释与这则典故的最初旨意,其实已经相去万里,这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看作是佛教中国化的一个结果吧,就像观世音菩萨本来是男身,结果到了中国之后一变二变三变就成了女身了。从佛家的世界观来看,这不仅是不可能的,而且是不必要的,因为“万法皆空”。那么我们追求对这个世界的认识(知识),这本身到底是不是一个问题?

在这个故事中,有两个主体——“王”和“众盲”,“王”问“众盲”,“你们所‘见’到的象是什么样的?”“众盲”各言其是,“摸”到象牙的就是大象“形如芦菔根”,“摸”到大象耳朵的就是像“箕”......请注意,“王”问所“见”,而“众盲”答之所“摸”,很显然,这两个动词背后所指向的认识论,或者说我们对于“象”的认识其实是有不同的理解的。

按照正常的、大多数人基于“经验”的理解,我们要了解、知道“象”为何物,当然需要借助于自己的感觉器官,通过我们的“摸”(感觉)来认知“象”,但是,我们的感觉本身是有缺陷的,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凭借自己的感觉,并不能完全、完整的把握这个作为世界的“象”,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辞典中对“盲人摸象”才会作出这样的解释,故事中的“众盲”会为我们“正常人”所笑,那么,我们作为“正常人”就能够避免这样的认知缺陷吗?其实,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那么,“王”之所“见”为何?是真正完整的“象”吗?“见”者,“现”也,可以说,“王”之所“见”的“象”,也只能称之为“像”或“现象”而已,“现象”并非“本象”,按照康德的说法,“现象”是由我们的主观建立的,当然这并不是我们凭空想象出来的,而后一个“本象”,则是存在与我们的所“见”之外的、独立的“物自体”,也就是说,我所“见”之“象”(现象),并非我所见之“对象”。

“近代西欧哲学的核心问题是认识论问题......近代哲学的创始人是培根和笛卡尔,他们以认识论为核心,分别开创了英国经验主义哲学和大陆理性主义哲学的传统。”可以这样说,“众盲”走的是一条经验主义的路线,“他们认为人的认识起源于感觉经验,并且一切知识都要以直接经验为标准。......一切知识都只能是感性的经验知识,离开了感性的经验,任何知识都是不真实的。”(邓晓芒 《德国古典哲学讲演录》,P15-16“众盲”的主张,我“摸”到耳朵就说“如箕”,“触”到象鼻就说“如杵”,至于这头大象还有别的什么部分,我没有“摸”到,所以我不说。而王所走的是理性派的哲学路线,“理性派哲学继承了古希腊柏拉图的先验主义认识论的传统,认为感性认识是变动不居的,因而是不可靠的,只有逻辑上一关的永恒的知识(如理念)才是真正可靠的知识,而这种知识的逻辑顶点应该是某种自明的理智直观。”(邓晓芒 《德国古典哲学讲演录》,P17)所以王之所“见”其实是他头脑中的“象”的理智直观或“现象”,这个“见”是“先见”。在先验论看来“象”是不是存在,这不是一个客观的问题,而是一个先于这一存在而存在的问题,那就是我们每个人的头脑中,其实都有一头大象,只不过在很多时候,这头大象并没有跑出来,成为我们所感觉到的实体。

康德的贡献是调和了上述两种理论,按照他的解释,人的头脑中有一张神秘的认知之网,网上布满了纽结(概念和范畴),因此可以捕捉落在我们经验中的那些现象,由此构成了我们所“见”的客观之“象”。这些“客观之物并不是真正的自在之物的‘物自体’,而是在现象界,在我们所能知道的范围之内,由我们的主观帮助建立起来的。”(邓晓芒 《德国古典哲学讲演录》,P109

这头“象”到底是否存在,我们能不能“摸”到或“见”全,作为众生的我们所纠集的这些问题——在,还是不在?能或者不能?在佛教看来都是烦恼,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存在之物,只是我们的幻想或幻影,“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切如梦如幻如泡影如雾亦如电”,所以世界上并不存在什么“象”,这一切都是“幻相”的,我们因为纠集于“幻相”之中,而使人生陷入无尽的痛苦之中。

   偈曰:

真象假象,非为本象;实象虚象,终为幻象;

  佛说空象,空中无象;既然无象,何曾见象?

 

    2020.02.27,阅读邓晓芒先生《德国古典哲学讲演录》,忽忆及“盲人摸象”,三思而记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