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厚厂
厚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323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原图书馆观书之《正谊书院朱文公祠藏书目录》

(2017-05-20 13:20:06)
分类: 旧籍

余与彦明兄于二零零三年前后相约往三原图书馆观书,时值非典,诸事狭促,虽匆匆一过,却也大饱眼福,限于图书馆之规定,加之囊中羞涩,仅摄得书影数帧归。近翻检旧藏图片,睹物慨叹,倏忽十余年矣!即检出当时随手记录文字并此几帧图片,成此观书记小文。

正谊书院朱文公祠藏书目录

多年以前在三原图书馆见到《正谊书院朱文公祠藏书目录》时,确实有一种大惊喜,关于陕西清末理学大家贺瑞麟先生的诗、文、手迹、事迹等均有闻见,但提到先生藏书数量及藏书去向时往往语焉不详, 该书的存世完全能够称得上是一种补缺,其对陕西近代藏书之研究颇具价值,当列为三原图书馆非常重要的藏书之一。

该书线装一册,每半页十行,行二十二字,黑口黑鱼尾。此书书衣已残,书衣留墨迹三处:一为右上双行行楷书“捐藏正谊书院朱文公祠书目录一册”;二为其下“朱文”二字及残存“公”字的一捺(书法作点),应为木质墨印所钤,推测应是“朱文公祠”四字;其三在书衣左上楷书“凡有借祠中”五字,下即断掉,细观楷书已参以魏碑意,甚具功力。


三原图书馆观书之《正谊书院朱文公祠藏书目录》

该书前序文由三原刘氏传经堂少主人刘嗣曾于光绪二十三年(1898年)七月所撰,序文后附“经理藏书章程四条(实应为三条) ”,其次为捐藏正谊书院书目,再次为捐藏朱文公祠书目录(首页已残损)。书序文及藏书章程非常重要,照录如下。

正誼書院朱文公祠藏書目錄序

賀複齋先生先君子師也,先生振興關學,衍考亭遺續,先君子力佐下風,迨焦創修正誼書院,以待來學之士,先生複倡同志建朱文公祠于三原北城,皆特舉也,先君子易簣(應為易簀)時詔嗣曾曰:吾師生平以興起斯文為己任,忘其身家,異日必有匱乏之虞,任恤之義,朋友且然,況師生乎,爾其善承吾志,嗣曾謹志之無敢忘。今先生沒纔五年,家用果不濟,嗣曾亟以五百金齎師門,呈之林宜人,宜人拒不納,且曰先夫生時不妄受一錢,豈其死而背其教乎,嗣曾述先君子之言,固請不已,既而宜人檢簏中得先生與先君子書稿,有一身之外別無長物,惟有數千卷書欲以公之斯世數語,乃慨然曰:爾承父志,余承夫志,爾以爾金來,余以餘書往,庶兩得之,不然貨之之嫌,餘所懼也。嗣曾欣然受書,因即書院、朱祠分貯之,以資天下好學之士觀覽焉,且先生嗣子箴甫丈授徒祠中,倘以時檢閱或亦繼承家學之一助也。惟慮日久典失職,致有攜至私家者,則非先生公世之初意,故鐫刻分藏書目,附列經理章程四條,昭示來茲,兼以明其原委焉,光緒二十三年丁酉秋七月既望,東裡劉嗣曾謹序。

經理藏書章程四條(實錄入三條)

一、正誼書院藏書四百七十二種,朱文公祠藏書三百七十九種,正誼則交董事經管,每年九月九日由值年當眾查點,若遇交替必按冊交清,有一不符,董事賠補;朱祠則交賀箴甫、劉仙槎二人經管,每年九月十五日當眾查點,有一不符,二人賠補。

二、所藏之書只准正誼、朱祠兩處之人互相借看,不准借于外人。欲看正誼之書告知董事,欲看朱祠之書告知箴甫、仙槎,具帖領取,約定日期交還,倘有汙損本人賠補,如董事等知而不究,將來查出,代看書人認賠。

三、正誼、朱祠兩處之書,本院與本祠之人每借看只准借取一部,看畢複還,不得連借多部,董事值年、箴甫、仙槎協力辦理,永遠不更。

三原图书馆观书之《正谊书院朱文公祠藏书目录》

三原图书馆观书之《正谊书院朱文公祠藏书目录》

刘嗣曾序文中述说了正谊书院及朱文公祠藏书的来源:贺瑞麟先生有振兴关学之志,三原县令焦云龙于光绪七年在贺瑞麟清麓书院的基础上创建正谊书院之后,贺瑞麟先生倡建了朱文公祠,由于为振兴关学忙碌,未能顾及身家。序文撰者刘嗣曾之父(应指刘东初)为贺瑞麟先生的门徒,跟随先生,并在临终时叮嘱刘嗣曾,在贺瑞麟先生故去后,如家用不济,当给与帮助。在贺瑞麟先生故去约五年后,贺家果如嗣曾之父所料落入生活困顿的境况,刘嗣曾欲奉伍佰金给以周济,但贺瑞麟先生遗孀坚决不接受,在刘嗣曾的一再坚持下,才拿出贺瑞麟先生在世时写给刘嗣曾父亲的书信稿,书稿中有一身之外别无长物,惟有数千卷书欲以公之斯世数语,所以才接受了刘嗣曾的周济,同时将先生的藏书捐赠出来,刘嗣曾将书分为两部分,分别贮藏于正谊书院及朱文公祠。序文中提到贺瑞麟先生的嗣子“箴甫”( 指贺伯箴,曾为陕西省图书馆第一任馆长)其时在朱文公祠授徒。

序文后附四条“经理章程”,按照章程对藏书及进行管理,从章程第一条中“正谊书院藏书四百七十二种,朱文公祠藏书三百七十九种”可知,贺瑞麟先生捐藏书籍为八百五十一种,藏书不可谓不富。不知该批藏书与贺瑞麟先生提到的“数千卷书”在数量上是否是等量的关系。另外从所掌握资料来看,正谊书院和朱文公祠本有藏书,如正谊书院在创建之初即设置有“藏书洞”等,该批藏书作为贺氏捐藏图书的一个专藏,应当与原有藏书是分开来进行管理的。

书目对藏书的类别划分也有异同,正谊书院按照传统的经、史、子、集进行编类,而朱文公祠在经、史、子、集之后又增加了理学、经济、气节、文章、杂书、类书等分目,此种书目编制类别的不同,颇令人费解,照理来说,刘嗣曾在得到贺氏藏书后,会统一编目后再根据藏书情况进行合理分配,那么藏书编类应该统一,反之,不统一的编类,似可说明编目并非出一人之手,或许藏书是不同时间、不同批次所得,而分别委派了不同的两个人进行编目。

藏书目非常简略,每行列两部(种)书,上为书名,下为册书或函数。正谊书院藏书目除首页有红色圈点外,其余页面干干净净,并无批注修改痕迹,但朱文公祠藏书目却有较多注解或标记,结合书衣上的墨印来看,该册藏书目应为朱文公祠所使用,所标识的墨色点、三角符号、黄色小纸条以及墨书注解等应为书目与藏书实物相互对照时之记号,依据经理章程之约定,朱文公祠由贺伯箴及刘仙槎负责经管,墨书当为此二人所留,从笔迹的书写特征来看,应是贺伯箴先生之手迹。

仔细揣摩标注,大约可分为几类,如清点实物与书目所载有出入的,如《康对山文集》,一函五册,旁注:有三本少两本;《击壤集》下注:多一部;有记载书籍残损的,《华山志游诗草》上注:八张不堪,说明有八页已经残损;有注明可以用来交换图书的,《良朋汇集》下注:药书可换,说明子部医家类书籍,书院无用,可以用来交换;有注明编目似有问题的,如《郑所南新史》下注:可付诗集类,想马先生未细看;《德潜幽光》下注:马先生定未见书,由此似可知道朱文公祠藏书的编目是由马先生编制的;有注明借书不按期归还的,如《万方针线》下注:毛先生不付;有更改书目错误的,如《南华纪游》将南更改为太,下注:赵孚民作小本;而在《关学编》下注:也是药书,不知所言,让人疑惑。

三原图书馆观书之《正谊书院朱文公祠藏书目录》

另外关于标注有两处值得特别注意,藏书目书目中有《陕西通志》二函,陕西通志四字被墨笔划去,二函更改为四函,旁注:西安府志四函,已将朱文公祠所藏《陕西通志》更改为《西安府志》。《陕西通志》在清雍正十三年一百卷本之前,有明嘉靖二十一年马理四十卷本,有清康熙六年李楷本和康熙五十年本,后两者均为三十二卷本,二函而能成全书者,必从此三种版本中出,然查阅该藏书目,《陕西通志》只此一部,而三原图书馆之重要藏书明嘉靖版陕西通志因曾经寓目,亦为贺瑞麟先生清麓书院藏书,所以推测藏书目中被更改的陕西通志应为明嘉靖刻本,而当时在藏书目中为何被更改为西安府志,就不得而知了。另外一处值得注意的是在《一隅集》下注:制艺不可上目,此应与贺瑞麟先生的办学宗旨相关,贺氏认为理应“学以致用”,学习当“不杂以科举之业”,且认为“不以八比小楷为科举之阶梯,而以孝弟廉洁为学问之根本”。

从该藏书目中可知贺瑞麟先生藏书之丰富,先生不以藏书而藏书,藏书是为读书、为教化斯文而身体力行,而付诸实践的,但从藏书目中仍能窥见先生藏书有许多珍本善书。

 

从见到此书到现在,十几年匆匆而过,愿此册有些残损的旧籍,曾被如我和彦明兄一样的有缘人那么小心的轻轻的翻过,抛砖引玉吧,愿某位有兴趣、有能力的后来同道,能够花些时间精研此书,为贺瑞麟先生藏书做一个较为完整的诠释或注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