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垂杨紫陌
垂杨紫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847
  • 关注人气:5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闲处,浅吟低唱

(2015-12-20 15:39:54)
标签:

杂谈

分类: 鲠—朋悦

2015年岁末,小冬姐出书了!

 

新书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其好友著名作家雪小禅作序、张廷珍代跋。搭配烟灰色封面,应为契合捡拾烟尘岁月的伤感,淬炼精髓,方为珠。

就象一个朝圣者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抵达了心中的圣殿,我仿佛看见她正在捻花一笑,书和她一起出世,又入世,眼前顿时一片风日洒然。

 

认识小冬姐,缘于文字。

文字之外交集不多,读她文字的次数多与见她本人,见她本人的次数少于读她的文字。

我与小冬姐是多年前博客文字里的旧友,因欣赏其文字里的性情、温度,有了一些交流;亦是有一面之缘的新友。

 

小冬姐的笔名“西园挂绿”,典出一稀世荔枝品名,因荔枝绯红的外壳有一绿线缠绕,因名“挂绿”,依恋旧时时光的董桥在自己文中亦有详解。正如她的文字,能把粗粝时光包裹在精致里,啖之,先呼惜之,后想珍之,细回味,醇厚,温情,如见涓涓的时光停留在苍茫草原的草尖上,字里行间,伴一袭青衣水袖,有气象升腾。

 

小冬姐的文字,一写时光,二写友情,三写爱情。

时光友情爱情,大抵就是小冬姐的生活面貌,不掺假,不做作,不矫情,不扭捏。

她说“心安,身轻”。

 

从文字中,得知小冬姐经营一茶楼,号“老铁茶楼”,摆起八仙桌,招待四方客。从此,一角茶楼,一壶天地,一片江湖,一把江湖气入壶,烹煮出的是书香气,倒入茶杯的是意气,舌尖留香的是暖气,小冬姐愣是把个性中的纯粹、洒脱、干净、不羁,揉入文字,融入生活。

 

外表洞明,内心渊明。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老铁茶楼”何尝不是她的桃花庵,我行,我素,自由,浪漫,茶事,友事,花事,世间事,沏入茶壶,唇齿缠绕,大呼一壶好茶!方寸间,兰花指柔,京韵腔起,乐得逍遥。

 

在茶楼,她是大女人,煮茶、煮文字、煮友情、兼煮生活。

茶是一种生活,也是一种态度。

小冬姐把生活的枝叶修修剪剪,用自己独特的手法,杀青、揉捻、闷黄、干燥,怎么品都是一方上好普洱。

我一直认为好茶之人,多有精神洁癖,对这样的人我是欣赏加敬慕,因茶含碱,能除垢去污,能偷得半生闲,不逛街、不八卦、不培养不良嗜好,安静窝在一幽静处看集天地灵气的几片叶子,沸腾、翻转、舒展、捧一杯,滋味入喉,浅浅的款曲在味蕾上由魏晋到唐宋,再释然,这是茶的风骨,也是好茶之人的风骨,清乐忘忧,消化生活,可能没有比茶更好的了。

 

小冬姐好京剧,生在河北,长于北京,身段柔弱貌似小女人,骨子里却典型一北京大妞,沾染了不少皇城根的傲气、大气、方正气,爱上了,就粘上了,不抛弃,不放弃,友情是,爱情亦是。

 

她多次在文字中提到好友“王虹莲”,满篇的心疼和爱怜,初读,不识,细读,才知是知名作家“雪小禅”。才知盛名之下的小禅,“银碗里盛雪”禅意茵曼之下,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病痛、无助、单纯、率性。有张照片,她俩的合影,小禅前小冬后,一米七二的小禅高小冬一头,却象一个不不谙世事忌惮风雨的孩子,由小冬姐护着,那份彼此的依恋,仿佛一曲“高山流水”,是知音的懂得、欣赏、爱护。

同样的喜好,同样的性情,在京剧的咿咿呀呀、眼波流转之外,是在梅边的嬉闹,在柳边的相惜。她去哪,总有她陪伴;她犹豫不决,决策者都是她;她受了伤,第一个哭诉的对象肯定是她。

那一刻,我满眼羡慕。

她是她的笑红尘。

 

2012年6月,因机缘巧合,我有幸和小禅通了电话,电话通了,两个语拙的人都不知道哼哈了些什么,至今,回想起那天通话的情景,我除了心跳加剧,语拙加剧,流利的话没说几句。难怪,小冬姐在文字中说“雪小禅见了生人最是害羞”,可见“害羞”两字的可爱。

 

小冬姐通才,练就一身“琴棋书画诗酒花”的雅致本领行走在自己的天地,交友广阔。她说“八哥走了”“富大爷没了”满篇湿漉,我读之,亦跟着唏嘘,叹人生无常。

“或许我是个易感的人吧,人生际遇哪怕瞬间温暖片刻亲情,都愿意随笔写写,记一记,仿佛有了感怀垫底的岁月更加厚重,更加真实也更加可爱起来。”

他是她的泪满巾。

 

“假如人生真的是一钵樱桃,你会是那其中鲜嫩映红的一颗么?谁能告诉我,该用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来承载远方?就恰如天空中飘过的乌云,再也不再,在也不在。”

“不争不论……脸上绽开笑容时眼里闪着泪花,是双脚踩进了不同世界里,半梦半醒之间处理了坊间见识,也添了一盏胸中姿彩,不进不退……”

这样的文字,绵里藏针,风清云淡,有几分似董桥,细腻如三月春光,轻易就俘获了你的心尖尖。

老铁是她的爱情。

 

2014年4月,北京加州水郡,小冬姐携着她的爱情出席。

“珍三爷,你们在哪里?”小冬姐拖着京腔哝声细语出现在张廷珍老师的电话里。

长长的宾馆走廊那头,两人出现,小冬、老铁。

小冬姐,宽衣舒袖,一脸万水千山走遍的淡然。

老铁,光头,英朗挺拔,眉宇间透着精明。

随着一声惊呼,小冬姐、方回、张廷珍仨人就拥抱在了一起。那天,是美籍华人作家方回回方归国省亲,小冬姐受邀去探望好友,我欣然去拜访老师。

虽然早已在文字里熟络,可未曾谋面,想象落地,是人与文的完美重叠,文如其人,行文落笔处,一片飘然。

 

出红尘不染烟尘。

 

作家张廷珍评价说“那是一妖精,大凡从囹圄爬出而又不沾泥浆的,是真妖精,岁月也束手无策。”这个评价有咬着牙的爱惜,想挤进身体里的珍视。

“三千年为妖,五千年为精”,时光的修炼可以为神,为魔。神要端着,太累,魔要绷着,也太累,只有妖精,可以冷眼笑红尘,哭笑由已,爱恨由已,为爱活,为心活。

 

去年春天,漫天杨絮。

今年春天,杨絮依然漫天,只是时间无声无息奔跑了一年。

等跑进冬天,雪花野成杨絮样。

 

小冬姐出书了,与浮名无关。

与浅吟低唱有关。

张廷珍说:烟尘细软。

她自己说:一枚闲子,与棉布在一起,吹四野的风,淋八方的雨,闲天边的云,野自由的鹤,诵尘世的经……

 

相关链接:

西园挂绿---的博客

作者简介:
    小冬,原名张晓东,河北廊坊人,现定居北京。笔名西园挂绿、小冬、小满、达三子,中国扇子艺术学会艺术中心创研员、中华国礼艺术家协会副会长、中国艺术家协会书画研究会常务理事、北京摄影家协会会员、金韵峰书画院院长、《今日中国》文化产业副刊策划、专栏作家、自由写作者。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腊八,雪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腊八,雪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