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专访世界级本体治疗导师:Raja Selvam拉加·谢尔文博士

(2009-11-25 10:04:24)
标签:

压力

地震灾害

海啸

心理创伤

本体感觉

本体治疗

杂谈

分类: 导师专栏

Interview with Raja Selvam

专访世界级本体治疗导师:Raja <wbr>Selvam拉加·谢尔文博士

拉加谢尔文博士,是本体感觉学问创始人Peter Levine博士的大弟子,是其本体治疗专业培训项目的成员之一,参与Peter Levine博士本体治疗课程设计和教学工作;同时也是Santa Barber研究生院的老师,他在国际上做过很多的演讲以及培训。他本科学位是商业和统计,博士学位是市场管理,现在他正在申请太平洋研究学院临床心理学的博士学位。拉加不拘一格的治疗方法源自于姿势整合以及生物动力学的颅骨低谷治疗,本体治疗的身体心理治疗系统,以及身体动力学分析,荣格和原型心理学,客体关系和主体间性心理分析学派,情感神经科学,吠檀多不二论(一种印度的灵性传统)。他目前的兴趣一方面是创伤和依恋,另外一方面是创伤和灵性成长。(拉加谢尔文博士也是世界级系统排列大师bertold ulsamer博士的本体导师。

 

阿拉贝拉:你的个人经验中包括商业,心理学和吠檀多不二论(根据你在自传里的描述),这些经验是如何把你带领到关注创伤以及帮助人们从创伤中疗愈的?

 

拉加:噢,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个答案太复杂了。事实上,尝试去回答这个问题可能会妨碍到我真正想要在这个访谈里讲的内容,我想要讲的是从严重的创伤中疗癒和心理学里面关于这一点的错误观念。我的开场白有点像John Kerry。

 

我十一月份将会去新德里参加第一届“印度灾难管理大会”,这个大会是由在海啸之后成立的国家灾难管理委员会组织的。我在大会上会报告我们在印度海啸幸存者中所作的工作。我们有一个十一分钟的报告,其中包括一个四分钟的对他们精神健康发展轨迹的回访。很多的听众已经接受了传统的西方心理健康对于灾后创伤处理的一些错误理解和偏见,所以,我需要非常清晰的通过沟通向他们表达出我想要达成的是什么。所以让我用大概两分钟的时间来告诉你,我最基本的要点是什么,然后你再从那里讲起,这样如何?

 

阿拉贝拉:非常好!

 

拉加:从核心来讲,创伤后应激障碍更多的是管理生命的生物特征的大脑和身体系统出现了调节的问题,而不是情感、意义、记忆和行为方面的问题。当这些被处理之后,我们就能够将人的症状很快的缓解。其他的传统心理学因为它们的起源的关系,关注于记忆、意义、感受和行为。尽管传统心理学形态的确有所帮助(做些什么通常都比什么都不做要好些),而有时候这一些针对意义、记忆、感受和行为的处理,在特定的情形下是很重要的,但是在处理创伤问题的时候,它们的方法是不直接的,效果也是成问题的,并且有可能造成二次创伤。直接的方法是运用人的大脑和身体里面存在着的自我调节能力来工作。它所运用的系统和骨头在受伤之后,它放在石膏模具,它神奇般的自我修复是一样的。我们在印度所做的工作的要旨就在于,解决创伤后应激障碍并不是一个需要专家来关注的事情,也不是一个需要长期工作的项目。我们可以教授那些受到影响的人一些正确的理念和自助的技巧,他们可以用这些技巧来调动他们自身的资源来疗愈自己。我们在跟踪研究中发现,这是非常有效的。和疗愈受伤骨头一样的那个与生俱来的资源就会被活化(是幸存者自己让它们活化)来处理那些正在让他们受苦的那些症状。这就是我们一直在努力想要大家了解的一点。长期以来,这个领域里面一直混淆着针对其他治疗目标发展出的,而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状态没有什么关系的传统心理健康策略的观点。

我这样讲明白吗?

 

阿拉贝拉:是的,非常明白。

你的创伤光明组织(http://www.traumavidya.org/)描述它的使命是:向那些遭受创伤障碍症状的人提供教育、培训、治疗和研究,来缓解他们的痛苦。你们是如何做的?

 

拉加:我们到村子里去告诉人们:“我们来这是不是给你们钱或是医药的,而是帮助你们找到一个方法来让你自己从海啸的震惊中疗愈你自己。因为海啸对生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它仍神经系统处于震惊和恐慌状态,让身体处于收缩的状态,而这会导致各种各样的状态,比如失眠、心跳过速、焦虑等等!治疗这些的良药就在你自己的身体里面,就像你的骨头有能力在它们折断后痊愈一样,几乎只需要很少的照顾就可以。所以我们来这里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告诉你如何帮助自己疗愈自己,你感兴趣么?”如果他们不感兴趣,我们就去找那些有兴趣学习和愿意自己来为自己做事情的人。

 

如果他们同意了,那我们就会教他们如何运用他们的大脑、他们的神经系统等等来让震惊、恐惧和收紧可以浮现到表面而笑容。然后我们教他如何让自己稳定下来,这样他们的改变就更有可能被烙印下来。接着,我们教他们如何在家里自己做。然后,我们四周或是六周之后再去问他们有没有做?在做的过程中有没有困难?他们是如何针对症状去做的?我们也会八个月或是一年以后再去回访,看他们的状况如何,同时收集证据。这样我们就可以证明,对于不同创伤人群而不只是海啸,我们的工作是有效的。大自然透过进化赋予每个人的与生俱来的自我疗愈的能力,我们培训和教授根据这个能力所发展出来的简单方法。

 

这就是我们培训他们如何去治疗自己以及评估结果的方法。到目前为止,结果非常好。甚至是我们第二次去印度时的控制组(我们从海啸发生到目前为止,我们去过印度三次,两次是治疗海啸幸存者,另外一次是培训八十名来自于三十个不同组织的人员,这些人员是和不同种类的受创伤人群一起工作的,诸如艾滋病毒携带者,总共是八十二名未来的当地培训师,其中还包括我的妈妈和妹妹),这样我给到你足够的信息了么?

 

阿拉贝拉:是的。这段时间以来,你们的短期创伤治疗的成功率如何,你们把这个成功归因于什么?

 

拉加:我们很惊讶的发现,在印度它的效果甚至比在卡塔里娜飓风幸存者身上更为有效。我们仍在分析从第二个团体来的数据。我们在位于印度班加罗的国家心理健康和神经科学研究所进行分析。这是一家极富盛名的学术研究机构,被印度政府选为海难后的灾难心理健康核心研究机构。从我们第一次到印度拿到的资料来看,治疗后六个星期我们所治疗的200名海啸幸存者的465种症状里面,有73%表现出了稳定的改善。有些是改善,而有些则完全的得到了解决(确切的数目可以在网页上的“研究”一栏中找到)。我们八个月之后再去访问他们的时候,他们的情况基本上是类似的,只是比之前症状更少了一些。我们不知道具体的数字,因为它们还在进一步的统计中,但是结果或多或少都同样有一些减损。

 

这非常的令人震惊,它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我想这次成功的原因有以下几点:第一,印度的人们拥有社区资源,他们仍然生活在一个社区里面而没有收到破坏;第二,他们有很多的灵性的资源,我认为在各种各样的心理健康的架构里面,这种灵性的资源没有丢失掉,人们现在把它拆分成一些用来疗愈严重创伤的成分;第三,你知道他们非常的痛苦,而我们说“那就来试试这个吧!”,而他们是很愿意去尝试的,这就是我认为的帮助我们成功的三大因素。

 

事实上,让我再多说一些。我认为这个结果一点都不令人意外。这是因为思维场疗法这么简单的一种技术,它在帮助减少神经系统里面的震惊以及帮助释放其中的能量,其效果就曾经达到过顶峰。据报告,在人因所致的灾难后的情境,譬如在波斯尼亚战争后,它的效果就非常好。我们并没有兴趣来展示创伤光明的方法,或是皮特莱文所创始的本体治疗的方法。这种本体治疗方法因为他的可读性强且具有赋能作用的著作——《唤醒沉睡的老虎》而广为人知。创伤光明的方法主要是用来疗愈创伤的,它是最好的疗伤的方法。结果表明当你的工作的着重点在身体上时,不必去关注感受、意义、记忆以及行为,相信身体自我调节的能力,成果的概率就会更高。我认为这是最基本的一点。我会想要沟通出来,然后敲锣打鼓的欢迎它回家:对身体和大脑以及它们与生俱来的自我疗愈能力的关注,以及它被各种各样的受创伤者转化成自我帮助策略的容易性。人们发现,没有受过身体训练的人们也会报告说身体导向的策略是非常有效的。

 

只要人们关注他们的身体,直接跟他们的神经系统工作来帮助找回自我调节能力,那么治疗方法是什么一点都不重要。对所有系统的自我调节功能都在掌管生命功能的低级脑结构中。所以我想我会更多的强调这一点。我很乐意有一个根据本体治疗而发展出来的效用明显的方法。因为我刚好在全球十个以上的国家或地区培训用这种方法治疗创伤方面的专业人士。但是我想,更主要的是一个更大的概念,我们需要关注我们的身体以及它的自我调节能力,我们需要直接的对身体工作。不要因为你受过那些传统心理对抗身体的培训就把这些工作框架和真正需要你去做的那些简单的事情混为一谈。

 

阿拉贝拉: 那我们再回到身体。

 

拉加:神经系统,生存心理学以及它们是如何被调节功能时常,基本的定向功能,战斗/逃跑/冻住或是抽离,以及基本的恐惧/攻击和身体收紧动力。在创伤之后这些基本的结构和功能需要比其他的高级脑更需要我们去关注,而我们通常都被训练去关注前者。

 

我给你一个例子。有一个我们和她一起工作的女人。这个女人在海啸中失去了42个家人—父亲、母亲、兄弟和姐妹,以及他们的家人……这其中包括她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她非常的抑郁。她无法去工作,因为她很害怕靠近海边去买鱼和卖鱼。我们是在海啸后一年见到她的,因为她对海的害怕她从海啸之后就没有再工作了。她害怕靠近水。所以当她进来的时候,我们对她说,“失去这么多亲人的悲痛需要很长的时间去修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一定要长时间的受胃口不好和睡眠不好以及害怕靠近海边去工作等等的苦。我们可以教你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尽可能快和尽可能多的减少这些苦。”

 

然后我们就教了她如何和自己的身体连结,和神经系统内的唤起连结,以及如何释放这些唤起的能量。同时我们也忍耐着我们在她身上所感觉到的巨大的悲痛也激荡着我们的心。我们留意到不同的身体机制在试图释放掉那些能量,但是在这种淹没性的床上里却无法做到,鉴于这个创伤的程度,这种情况也是可以理解的。这个女人也有被浪带走,但是最终活了下来。

 

所以我们就教她怎么和她的身体连结,和神经系统中的唤起连结并把这些唤起释放掉。在忍受无法形容的悲痛的同时,留意到正在尝试去释放唤起的那些各种各样的生物机制,留意到这些生物机制在创伤的淹没中没有办法成功(鉴于这种创伤的程度,这种情况是可以理解的)。她自己也有被浪卷走,但是她最终存活了下来。当再多一点点关注,特别是把这种关注放在创伤能量容易被冻结的地方的时候,有意识的去把这些能量释放掉,然后透过与生俱来的自我疗愈机制把它释放掉。这是根据对创伤以及创伤疗愈的神经生物学来进行的。这些能量就真的开始释放了。譬如从腿和胳膊从上往下一直颤抖过去等等,然后我们就帮她稳定下来,当她状态OK的时候我们才让她离开。但是我们认为鉴于她失去了太多的亲人,我们不知道这种创伤后的症状是否会消融,因为她所承受的情感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情感的压力最终也是生理上的压力,因为情绪也会有其生理的基础,这些生理的基础保证着我们的生存。过度的情绪压力也会引发创伤后的症状。我们对于她创伤症状会有一个很快的改变并不抱很大的期望。

 

我们惊奇的发现,四周之后,当我们去采访她时,她已经去工作了,在海边附近买鱼,然后在当地的市场出售,治疗后仅仅一周的时间!她说她还是觉得抑郁,经常会哭,但是她能够在靠近大海的地方工作了,睡眠也比以前好了一些。这些的确让我们很惊喜,因为我们没有奢望会有这样的结果。从各种角度上来讲这都是最为困难的个案啊!但是惊喜接踵而至,不同的个案以不同的形式疗愈的很迅速。

 

有一个男孩流鼻血,另外一个有心脏调节障碍。我们只教了他们一点点——教他们如何把神经系统里的高度唤起释放掉,这些高度唤起可能是被有些事物让他们回想起那些创伤所引发的。然后慢慢的回到稳定的状态。四周之后,流鼻血的男孩子鼻血不流了,心脏跳动有调节障碍的男孩子也好了。

 

我有在我的文章《治疗海啸幸存者的创伤》谈到过一些上面举得例子。我们给海啸幸存者进行过的治疗和培训的具体情况,以及一些详细并附带照片的个案记录,读者可以通过登录如下网址:http://www.traumavidya.org/获得。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

另:Raja Selvam拉加·谢尔文博士2010年1月7日至10日首次亲临中国上海,带领一个四天的《本体感觉疗愈》应用班课程。

课程中你将学会如何运用身体的智慧来处理各种与压抑有关,和创伤有关的身体冲突或者是身体的障碍;你将有机会看到Raja Selvam博士用精确,高效,一致,包容的技术在处理学员的工作压力症状,精神创伤,情绪,和情感依恋,同时增强学员生命经验的容忍能力,从而症状缓解而不需要发展成长期症状。你还将学习到基本ITR技术原理,这些在本体感觉(SE)中的训练将有机会大大增加学员的成长经验,更有利于处理创伤问题。咨询电话021-64567901  13482089927 小志。

 如果你想有什么样的东西,我们自身是可以学到同时也是可以随时运用,而且他是跟你随身走的,那么本体就是你想要的,因为本体的工具就在你的身上,这就是本体他的一个方向,一个很好的地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