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儿不吃草V
马儿不吃草V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97
  • 关注人气: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野兽横行》(3)

(2015-10-25 18:43:17)
标签:

杂谈

那是空前奢侈的一夜。我当然指的不是千元一晚的房费。在圈内地位日渐巩固并成功地踩下政敌当选院长之后,我所拥有的个人自由就以加速度的方式锐减。而且,中年人的钟表比年轻人的要走得快得多。清晨和夜晚之间,好像就隔着一顿午饭和饭后的一个盹。什么事都没有做的一天之后,是同样做不了任何事的第二天。在为众人所艳羡的风光派头之下,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被全无意义的各种琐事奴役,根本做不了自己时间的主人。完全褪去附加于我的种种身份,如两袖清风的少年那样和心爱的女人浪荡一夜,这不仅是一场神奇变现的痴梦,更是克罗诺斯给我破例增添的时间额度。我张大了嘴,几乎不敢相信。

当我回忆起这个梦,在稀有的个人时间里,比如,下班前在办公室里的最后半个小时,我会领受到一种久违的,发自心灵深处的震颤。我一遍遍地想起那夜巨石与海浪的和鸣,想起长厢厮守的两具肉体。我像穿越鱼群深潜到海底的人,那里幽深寂静,繁花似锦,那里没有人类,只有一只美丽的人鱼,与我一同领略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优胜美地。

在我和花儿的短信对话框里,我当然还是那个精刮得不留一丝痕迹的老滑头。我不需要表白,也没有资格许诺。来来回回,不过是调剂一下死水般无望的生活。但是,我发现自己多少还是有些从良的表现。我会偶然间,回忆起大学时代曾经背过的唐宋诗词,明月与美人,春雨与少年。这些原本是被打发到记忆的死角奄奄一息的意境,再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再度想起了花儿。有一次,我甚至发了一个表情符号给她。一个带着红脸蛋的微笑。

我甚至开始善良,开始慈悲。和我老婆之间的早已没有任何心理活动的生理行为现在也因为一个女人的无形在场,偶尔会让我产生身心合一的幻觉。那是对女人还缺乏翔实了解的二十岁的我才有过的幻觉。我因此而闲置了女学者和公务员的微信,就当自己忽然失踪。

我也差点成功地遏制对女学生们的怨气。那些鲜软的肉体不再那么刺眼。那呻吟一般的李老师李老师的叫唤不再显得那么嚣张。男神,是的,我是男神。在她们天真得近乎邪恶的面孔前,我开始变得无所谓。我与你们原本无关。你们开心就好。

可是好景不长。

我发现有些电视剧特别喜欢赞美那些关键时刻投诚的将领。这样的编剧非坏即蠢。历史上很少有善终的叛将。原因在于一朝失信就不再可信。世间从无对错分明的道路,你一旦选定,就要忠实。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我很欣赏那个只喜欢小护士的朋友。他至今都是我最可信的伙伴。

我的军心曾经差点被一个人动摇过,那种感觉很美妙,也很危险,她代表一种可能,一个全新的未来,富有挑战,充满刺激。但她又有太多的不确定,仿佛理想,既让人向往又让人怀疑,我是否有着赤子的心灵铁打的意志让我可以在未来的风险面前披荆斩棘?

回头看看,万物友好,未婚妻在等待,权位在招手,我略微躬身,起跳,就可够得着结结实实回报丰厚的人生。我实在不必为一个女人,是的,我承认,一个我无法不爱的女人,而打乱这一盘棋。我狠心放弃了她,如同放弃我生命里唯一的光,从此,我有了死人一样冰冷的心和比钢铁还顽强的可怕意志。我破土开疆,网聚信众,建筑起一座以我为王的城池。我一路向上,我一败涂地,我得意洋洋,我可怜自己。事已至此,我的军心更由不得我随意动摇。不是不想,也不是不能,这只是规律,是天则。举起手,求爱人恕罪,向理想投降,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而是我根本就没有这个机会。

我当然品味过爱一个人的滋味。那些把自己关在宿舍疯狂看书写作的夜晚,我都是为了帮助自己驱赶一个人,我越努力驱赶,她越到我心里来。当我听到她被别人欺负,我恨不得拿刀捅了那人再割了那人的头悬示于城墙。当我看到她游魂般的身影听到她呜咽般的歌唱,就恨不得自己马上成为世界上最有权力的男人,把她庇护在我的氅下。而我自己的皮鞭,早已交到她的手上。

爱一个人就会软弱,会漏洞百出,会任何一个你看不上的人都能欺负你。我上瘾一般尾随心爱的女人,我又用更厉害的毒品来抵消这种瘾。我爱,我怕,我越爱,就越怕。我就要守不住自己,我终于守住了自己。我放弃了她。从此,无人可胁迫我,我铁石心肠,横行于世上,野兽凶猛,我比它们还要凶猛百倍。

这个阵,没有人可以破。我唯一的软肋,早被我剔出来,埋在了苍白、可笑的回忆里。

但她有一天居然从天而降,没有怨尤,也没有任何条件,只是以真理一般无法推翻的方式清晰地存在。我更怕了。我最怕无条件,又看不出目的的人。那天我和花儿分开的时候,她的眼神中没有伤感,没有留恋,我们甚至没有拥抱,就各自重回彼此的世界。之后的日子里,她会发微信给我,有照片,有帖子,有歌曲,有她深夜里的自言自语,以及看到一朵花开时的惊喜。我那冰冷如死人的心,已经慢慢有了些热度,我觉得自己有了一丝人气。我表面上依然严丝合缝,我的马脚已经暴露了出来。

我依然看不出她的目的。几个包,一点首饰就可以及时制止的纠缠,这次没有发生。这让我有些坐不住了。无目的的人想要的东西通常是无法用金钱来计价的。我没有办法制止这种让我越来越暴露弱点的行为,因为那也是我舍弃不了的需要。我明白她要的是什么,可是,我已经给不了。

三个月之后,当我被这种不断勾着我却又让我死不了的感觉弄得相当烦躁的时候,花儿终于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下定决心扭转局面。

那是霜降,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那一天,在我的微信里,跳出来三个字,这三个字最后一次出现在我生命里的时刻已经如文物般不可考证。当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被即将到来的冬天偷袭得浑身发冷,这三个字,像烈火一样烧烫了我的五脏六腑,却也像烈火一样焚灭了我继续藕断丝的心情。

我想你。

妈的!我身体里那个混蛋高声叫了起来。他看到我的城墙裂开了一道缝,一颗滚热滚热的年轻的心即将破墙而出。

绝对不可以。我头脑冷静地整理了一下思绪。在过了几个月完全不象我过的生活之后,我必须扭转这种荒唐的局面。我打电话给那位秃顶的朋友,说一起去找小护士。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晚上有个饭局,我老婆比我还不耐烦的很快就挂了电话。我摘下脖子上的领带,取下眼镜,披起西装,义无返顾地走进了昏昏沉沉的黑夜。

在那个分不清我是死是活,是人是兽,谁也认不出我的地方,我掏出手机,在微信通讯录里找到一个叫花儿的人的名片,点开右上角的资料设置,拉到最下面,现出红色的“删除”键。

我闭上眼,狠狠地摁了下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