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儿不吃草V
马儿不吃草V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97
  • 关注人气: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玫瑰人间》(二)

(2015-10-11 09:22:58)
标签:

杂谈


民国26年,抗日战争全面打响。战火很快烧到湖南。小小的湘潭县城位居湘中,暂时还未受到侵扰。人们照常起睡、耕种、交易,代代相传的缓慢节律,似乎有着延迟恐慌的作用,虽然人心早就不似从前那般安定。镇湘每天也起得很早,漱洗完毕,他会翻看一会医书,或是到屋前的玫瑰园里看看株苗的长势。


那一年的玫瑰如期发育,一朵朵花苞娇娇切切,惹人怜爱。可镇湘根本无心赏花,他站在花园里,视线却落在不远的城墙外。隐约间,他仿佛听到城墙外有嗡嗡的炮声,还有忙乱的哭叫声。


萍生,回来。他早就写信给正在桂林军需学校学习的儿子萍生,叫他尽快结业,回到湖南入伍参军。他其实也想报名。堂堂男儿,还是一个医生,那么多人走上战场,他怎么可以看着他们遭遇伤病,自己却过着不问世事的小日子?可是,他要是走了,五姝和孩子们怎么办?他难办得在园子里来回打转。


五姝看到了男人出门时脸上的郁纡,她是何等聪明的人,怎么会不知道男人心中盘桓的那点事。如果镇湘决定了,她绝不会阻挠。那年媒人上她家提亲的时候,她马上让父母答应了下来。镇湘的善良敦厚是所有人都看得到的。她看到的,还有他身上那股和她很相投的侠气仗义。如果她不是女人,她也一定报名参军了。何况镇湘呢?所以,一听说开始打仗,她的心里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1938年的某一天,镇湘收拾好行李,走出了家门。行李中只有简单的衣物和几本医书。五姝抱着小女,领着高矮不同的几个孩子,站在门口,目送镇湘出行。


没有想过将来会发生怎样的事,他只是必须要走出这一条路。都没法准备眼泪,对于这必然发生的一切。镇湘避开五姝复杂的眼神,再看了一眼门前那片玫瑰园,然后,转过头,向城门方向走去。


多年行医的经历,让他顺利地就被录用了,编在陆军44师,在军需处工作。他换上军装,成为了一名军医。中医的知识不够用了,他利用一切空余时间补学西医药理,要么,跟在医科毕业的战友后面,边看边学。


他本就聪明,很快就能应对各种枪械外伤,没多久,他便升任至上尉军需官,兼管所在部队的财务、医务等工作。就在这期间,他听到了关于萍生的消息。经媒人提亲,萍生的亲事也定了下来,娶的是邻县一户乡绅家的女儿,兰薰。从此,家中诸事就交给五姝、兰薰婆媳二人承担了。


虽是在军需处工作,战争的残酷与恐怖他们却一样都没少见。镇湘在短短一天之内见过的断臂残腿和尸体,比他数年行医生涯中见过的都多。每天听着鬼哭狼号般痛苦的嚎叫声,他到了夜里都无法睡觉,中间会无端端醒来好几回。


萍生在最惨烈的一次武汉会战时,看到了泡满尸体的汉江,血红的江水像红漆一样,浓稠的、沉沉地流,一直绵延了数公里。整个天空都被染红,红得像烧透的炭火。那是人间地狱啊,萍生有生之年一说起打仗,就是这一幕,这一句。


仗越往后打,离死神就越来越近。镇湘跟在部队后面,随时准备穿过乱飞的子弹,冲到负伤的战士身边,为他们止血上药。五姝和兰薰在家担心着。可担心也没有用,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家打点好,等着有一天,他们的男人回到家里,看到一切都原原本本,安安好好。


1942年的某一天,县城里有家亲戚嫁女,这样的场合,五姝自然是要去的。她本来就爱热闹,自家亲戚的人情,更是要礼数周到。这天的酒,她难免就喝多了。五妹子是能喝的,大家并不奇怪,酒席散了,也没有谁想到要去特别照应她。就在回家途中,五姝一脚踩空,倒地不醒。被发现送回家后没几天,她就去世了。


五姝去世后几天,湘北会战打响,在浏阳金井一战中,镇湘所在部队失利。撤退途中,他为抢救所管理的医、财、文书等档案要件,不幸遭遇日军追杀。


那一年,镇湘43岁。


假如不是这一战,假如他只顾自己逃命,也许三年之后,白石乡肖家祠堂附近的那片玫瑰花就能等到它们的主人,那青瓦木墙平房里的孩子可以望见他们的父亲,那房子里成箱成柜的线装医书可以继续被人阅读和铭记: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凶吉,护惜身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