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儿不吃草V
马儿不吃草V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97
  • 关注人气: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端午劫

(2015-06-20 14:18:22)
标签:

杂谈

每年端午前后总要发一次皮肤病。红色小疙瘩,很痒,不能挠,不能见风,否则蔓延迅速。用西医的话,叫过敏性皮炎,要吃息斯敏再配外用涂剂。不过有很多年,我都是用一个民间偏方来给自己治病---取端午前后每家门前都会插挂的艾草煮水,然后用煮出的汁液在疙瘩上来回擦洗,如此几次,症状很快就会消退。这样的治疗办法,取法自然,颇有些中医的风格,也许,正是这药到病除的艾草,让我神神叨叨地信上了中医。


很长一段时间,生了病就去离家不远的药铺看中医。中医是个岁数神秘的老先生,模样象土地爷,气色倒是比年轻人还好。他家房子就在街边,一通到底的那种,于是拿临街的那间做了诊所兼药铺。那房子实在旧,光线又暗淡,几件木制老家具,也不知是哪个朝代的遗物。就在这有点鬼气森森的地方,老中医淡定的坐在靠椅上,眼睛微眯着,看着出出进进的家人、病人和帮工的伙计。


见我这小东西又来了,老中医示意我在对面的老位子坐下,问症状,伸手把脉,看舌苔。你最近又......了吧?他有时忽然冒出来一句,我心头一跳,被他猜中秘密了一样,惊慌之中带着崇拜。老中医写方子不用戴眼镜,直接拿细长尖头的水管钢笔,沾着墨汁,在薄透的小方片纸上,一笔一划地写。那些药的名字有些好听有些奇怪,让我佩服的是他是怎么记的住?对于不擅长记各种东西的我来讲,那些药名还有他常说起的穴位名,简直就是密码一样难记,居然他把药名和剂量还写得那么精确清楚,完全是神仙啊。我总是很容易发现神仙。


写好了,便拿着这张随时会被吹走的薄纸片到一旁的小柜面上看伙计抓药。一墙的小抽屉,放着长得差不多的各种中药。老担心伙计会拿错药,可人家连犹豫都没有一下,就准确地打开一个小抽屉,取出对应的那味药。称好重量后,再把药均匀的分在几张铺开的纸板上,药要吃几次,就分几张,称了几轮,纸板上就堆起一堆乱七八糟的树茎和树根,偶尔,还能见到一些干掉的昆虫。药配齐了,分别用纸包好,用细绳扎好,然后,如拧着遛鸟的笼子一样,晃晃悠悠晃回家。  


药要先泡,泡出药性后,再用陶质的药罐慢火熬。那时家里用的还是小煤炉,守在炉子旁,看着轻淡的蓝色小火苗舔着罐底,有种等饭熟的喜悦感。吃货真是对任何进嘴的东西都能一往情深啊。渐渐的,一股药香从罐子里渗出来,渗出来,直至充满房间的每一道缝隙。我坐在那弥漫药香的房间里,有一种羽化成仙的幻觉,那药的气味,是太上老君炼丹炉的气味吧?其实,这气味不能只用“香”字来形容,这些植物的块茎,是汲取了日月光华大地营养的灵性之物,熟烂之后发出的,也是混合了木头,泥土,雨水,动物......各种气味在内的复杂浓稠暧昧迷离的味道。


看病,抓药,熬药。到后来,竟成了一个让我着迷的过程。有病去,没病也爱去。总觉得,在这个过程里,一定藏着某种无法参透的玄妙。特别是老中医把脉的时候,当他将食指与中指并拢,搭在我的脉搏上的时候,当我身体里的信息经过一张一息的脉动传达到他思想里的时候,我发现,这根本就是我向往已久的通灵巫术:收集此人的生命密码,指给他一条可行的世间道路。那一刻的气氛,有种不寻常的肃穆,甚至恐惧,一瞬间,仿佛看到有妖魔,有邪神,有圣仙,在时间的轨道里漂浮,穿梭。


中药很苦,有的苦到让人誓死不从。我倒是不怕那种苦味,端起来,像革命者一样,倒头就喝。当然是不好喝的,不好喝的东西能绝不抵抗地喝下去,只能说明已经着了某种道,中了某种魔。


后来,老中医病逝了。我居然失魂落魄,就此认定我身体里的密码再无人能破。生了病,能自己抗就自己抗,轻易不去医院。医院是恐怖集中营,恐怖的队伍,恐怖的医疗设备,恐怖的医生,冷冰冰地看着你。然后,化验,检查,开药。在医院里,人不是人,人只是能行走的一个个器官。

  

也尝试过中医院,虽然完全不相信陌生人一样坐在面前的那位医生。医院现在都有“代煎中药”服务,煎好后的药汁,按剂量用塑料密封袋装好,一包一包,像超市里的利乐包牛奶,方便是方便,却总像缺点火候的汤,喝着让人反感。不是慢慢熬出的药汁,能有效吗?老家的腊肉,是要挂在农家灶台上经过长年的烟熏火燎,才能好不容易积攒下那种入口绵久的肉香。机器,快火,熏出来的腊肉,已经不是腊肉。


而今的端午节的内容,只剩下吃粽子了和每年必犯的皮肤病了。北方回来的朋友说,在她所在的那个城市里,保留着全城人半夜倾巢出动去踏青的风俗,然后再在清晨时分,采集树叶上的露水洗脸。我哇了一声,倒退两步,觉得她像是刚从博物馆里爬出来的。真不敢相信在这世界里还活着这样的一群人类。我心中有些戚戚然,坐立不安,有什么地方开始发痒。我找到痒的部位,拿爪子狠狠挠了一挠。


黄昏,在和脑海中的神鬼交战了一番之后,我决定出去走一走。走过药店,走过卖粽子的小食摊,我看到了一个在卖艾草的人。艾叶和蒿草搭配好了,高大浓郁,绿得有些诡秘。我要了一大把,然后,举在手里,浩浩荡荡地,虚张声势地,去赴一场和自己的端午之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