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儿不吃草V
马儿不吃草V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97
  • 关注人气: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土壕覆灭记

(2015-06-01 23:07:27)
标签:

杂谈

土壕张翠山,在一个炎热的下午,被淮海路星巴克的女服务生给灭了。


怎么灭的?这事,得先从张翠山是何许人说起。

张翠山,五零后,某省会城市国企副老总,行政级别不高,但钱权在手绝对实惠。用他的话说,官虽不大,但在那个城市,已足够他过得舒舒服服有滋有味。

张翠山从小就嗓门大。接生的护士说,她头一回听到婴儿哭那么响,炸开的声音,让医生们躲着走。小时候放学回家,在门口高喊一声,我回来了!他妈妈在厨房里切菜的身影都跟着抖一下。长成身高一米八体重两百斤的壮汉后,他声音的力度和威严感更像配了音响功放器一样成倍地放大:在一楼咳一声,几层楼的声控灯齐刷刷地亮起;吃完饭喊一声“买单!”,服务员像被狱卒点卯似地,立刻规规矩矩地站了过来。他和长坂坡上那一个吓得敌将肝胆碎裂坠马而死的黑张飞站一起,就是“中国好声音”舞台上最完美的学员与导师组合。


年过半百之后,大嗓门张翠山开始不满足于在自己太熟悉的那块地盘逍遥得乐,向往着到更高级的地方开开眼界抖抖气派。


春天里,他带着一家老小到了上海。飞机准点到达。身穿低调奢侈品牌脚蹬精制北京布鞋的张翠山踱出机舱,瞥了一眼上海灰蒙蒙的天,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上海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界。初来乍到,张翠山知道要笑容含蓄,先摸清楚这城市的脾气再说话,别一不小心露了怯,损了自己的面子。


酒店订在茂名南路花园饭店,日式的。甫一进酒店大堂,张翠山就觉得气氛不对。怎么酒店里面静悄悄的?客人坐在沙发上聊天,却只见他们张嘴,听不到声音。哦!聪明的张翠山马上明白过来,在这个酒店里说话,声音得很小很轻。但他有点拿捏不准自己的音量。他试着压低声音,对前台的服务生喊了一声“服务员!”,结果,前台的、候在酒店大门前的、正在大厅巡走的服务员,都转过视线,一齐寻找这声音的主人。


办好登记上了电梯到了房间所在的一层,张翠山见走道空空没有人,顿时觉得刚在压在喉咙上那块石头落了地。他开始大声吆喝老婆儿子老娘找到各自的房间,然后取出电话打给老家朋友:喂,到了!怎么样?嗨!什么五星级酒店,房间那么小,床那么窄,叫人怎么住?早知道我订另外一家,只要一千三一晚。就像在自家门口说话一样,他的声音又回到了正常分贝,整层楼里都回荡着他对酒店的不满。


行李放好,张翠山准备出门侦查一下。可是,这是上海,不像在自己地头上,总是有一团人替他把各种事情先搞定。现在,一切都得靠自己摸索。这多少让张翠山有点郁闷。那就多留意,跟着别人做。过马路,红灯,一群人都老老实实在白线外等着,他也就等着。行人走路步伐都比较快,他也跟着走快一点。不一会,张翠山就觉得自己融入得很好了,好歹咱也是大城市里来的,不必这么小心,他对自己说。


酒店附近有家新开的商场,从外墙上看过去,全是张翠山不陌生的国际一线品牌。那些品牌的英文怎么念,他搞不懂,但这不重要,认得对就行。张翠山马上对这商店产生了好感,去,一定得进去看看。他迈着愉快的步伐,走进了这个他自信能够轻松摆平的商场。在自己的城市里,他经常去的就是这类商店,去那买名牌,买到他觉得没意思了,不想去了。他从靠近门口的店面往里一一看过去,那些奢侈品牌的门脸都很熟悉,很亲切,这让他有了一种回到自己城市的错觉。进到某家店里,他看到一身衣服不错,扯开喉咙大声问,还有没有大一点的号?衣着讲究的销售马上殷勤地走了过来,才不象刚才酒店里的服务员,眼光都好像在监督他一样。


在商场转了一圈后,张翠山进门前还有的那份对这个城市的不适感一扫而光。这里的牌子,我都有,这里的东西,我都买的起,大上海,也就那么回事。


他走出商店,发现刚才走过的那条淮海路一下子变得可亲起来。走在上面,就像走在自己工作单位附近的步行街上一样,轻松自在,王者归来。


走了一段,他开始冒汗。虽是春末夏初,上海的天已有些热了。张翠山人本来就胖,脖子上已攒了一圈汗。得喝点什么,他想。他注意到了刚从他身边走过去的一对年轻人手中的纸杯,那种带着绿色圆形商标的纸杯。他那个通过关系搞进电信局工作的儿子,成天端在手里的,就是用这种纸杯装的饮料。叫星巴克,他知道。习惯喝茶的张翠山并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要喝咖啡以及应该怎么品咖啡,但他从儿子,从年轻人好这口得出判断:这是一件很时髦的事。渴了得喝这个,才叫品味。


他站在街头,四下张望,认为星巴克咖啡店应该就在附近。果然,就在街对面,45度斜角的方向,一个经典的星巴克绿字招牌从梧桐树枝下探了出来。对,就是这家。他马上认了出来,和认那些一线品牌一样,他靠的不是对英文字母的认识,而是见得多了之后的熟稔。他回到路口,穿过横道线,走到了店里。


店里人很多,桌椅已坐满,点单处前已排了好几个人。他站定在前面顾客身后,开始考虑买些什么。应该给酒店里的老婆儿子老娘也带几杯回去,他想,但他们会要什么口味的呢?他抬头看向挂在出品区上方的黑色展板。店里供应的咖啡口味,都逐一的列在了上面。


张翠山摸出手机,拨了儿子的号,等了一回,然后,上海最繁华路段的早已满座的星巴克门店里,一个身形彪悍满颈横肉的中年壮汉,就像站在自家院子里一样,扯开了喉咙,用家乡话喊:拿铁,要吗?要还是不好?还有什么?还有,卡卡卡布其诺——那霸道的声音配合着200斤重的人肉功放,宛如一鼎2000斤巨钟撞击后发出的声响,嗡——嗡——,一波又一波地在星巴克不大的空间里来回震荡。店里其他的声音顷刻间被这雷霆巨响镇压下去,一点都听不到了。


就在这极其惹人讨厌的听者无不侧目的声音念到第三项——“摩卡!”的时候,他的前方,点单处,忽然杀出一个单薄的却是毫不留情的怒吼声:先生你小点声行吗!我都听不到顾客说话了!那声音音量并不比张翠山的大,但是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而且,带着一份替天行道的正义感。那声音来自正在跟排在张翠山前的顾客点单的服务员,一个戴眼镜的,面容瘦削的女服务员。


就像一只嗡嗡叫的蚊子被准确地拍死在地,张翠山瞬间没了声音。


一辈子只吼过别人没被别人吼过的张翠山,就这样,在“中国好声音”节目中,被淮海路星巴克的,体宽只有他三分之一,身高只有他三分之二,脸庞仅他一个巴掌大的女服务生给灭了。灭得那么生脆,那么突然,他久久地,久久地,都没回过神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