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邯郸电力工程司法鉴定中心
邯郸电力工程司法鉴定
中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739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上诉人江苏省电力公司铜山县供电公司与被上诉人郑洪刚、郑成梁、陈玉英,原审被告铜山县汉王镇人民政府

(2017-01-28 22:58:59)
标签:

触电原因鉴定

电力工程鉴定

电力设备鉴定

电力事故鉴定

电气火灾鉴定

分类: 电力司法鉴定案例

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省电力公司铜山县供电公司。

负责人胡军,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姚卫晶、邵明节,江苏红杉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郑洪刚。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郑成梁。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玉英。

委托代理人岳松、孙晓敏(以上三被上诉人共同委托),江苏彭隆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铜山县汉王镇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张勇,该镇镇长。

委托代理人姚忠,该镇副镇长。

原审被告铜山县汉王镇双沟村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杨广民,该村村主任。

上诉人江苏省电力公司铜山县供电公司(以下简称铜山供电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郑洪刚、郑成梁、陈玉英,原审被告铜山县汉王镇人民政府以及汉王镇双沟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双沟村委会)其他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铜山县人民法院(2009)铜民一初字第259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9年10月2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9年12月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铜山供电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姚卫晶、邵明节,被上诉人郑洪刚、郑成梁及其委托代理人孙晓敏,原审被告汉王镇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姚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受害人申克华(58岁)是原告郑洪刚之母、郑成梁之妻、陈玉英之女。2009年6月3日晚有大风雨,当晚23时许,申克华在自己麦地盖好麦子后,身背半袋麦子回家经过铜山县汉王镇汉沟村郑小洪大棚边时,被高压电击中倒地身亡。事故原因为被告铜山供电公司拥有产权和管理责任的113号汉沿线临场分支2号杆10千伏高压线用于固定线路的绝缘棒瓶从横担上脱落,造成一根高压线下垂,在高压线杆下方有被告汉沟村委会所有的同杆架设的废弃多年的广播线通过。广播线从中间断开,断开一端与下垂的带电高压线相连,导致申克华返家途中,与广播裸线直接接触电击死亡。事故发生后,死者家人及时报警,铜山县公安局汉王镇派出所出警并出具了事发经过的证明,被告铜山供电公司也派员到现场察看。申克华的尸体检验鉴定书确认其死于高压电击。该鉴定书表明,申克华右耳垂见0.9 cm×0.2 cm烧灼伤。右手腕北侧见 6.8 cm×1.5cm烧灼样创口,可见骨折断损。右肘部见2.7 cm×0.5 cm烧灼伤,右肩部在17.0cm×14.0 cm范围散在十余处大小不等、程度不一的烧灼伤。后背部、臀部在58.0cm×25.0 cm范围散在分布多处烧灼伤。右踝关节外侧见3.5cm×2.0cm烧灼伤。此事经双方协商未果,原告遂以诉称理由诉至法院。

原审法院认为,徐州地区在夏秋时节因受季风气候影响,有雷雨、大风等异常天气情况是常见现象,异常天气情况虽然不能遇见、不能克服,但是对由此产生的损害是可以避免的。而且被告铜山供电公司作为发生触电事故的高压线路的产权人、管理人,完全有条件有能力提供该高压线造成人员死亡的成因以及是否存在其他电力设施同时受到损害的证据,但被告铜山供电公司至本案判决前并未向法院提供相应的证据。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三十四条规定,应视为放弃举证权利,因此,被告铜山供电公司关于本案属于不可抗力应免除责任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被告汉沟村委会自认早在2001年就将其拥有产权、负有管理责任的广播线路架设在被告供电公司高压线杆上,虽主张自2005年就弃之不用,但未能及时拆除,其行为违反了《电力设施保护条例》的规定,存有过错;被告铜山供电公司高压线路棒瓶脱落,高压线低垂和被告汉沟村委会的广播线断开是导致原告触电死亡的直接原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致人损害,或者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构成共同侵权,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承担连带责任。故上述二被告应当对原告亲属申克华的死亡承担连带责任。原告亲属申克华在未划定保护区的高压线路下方从事麦收活动没有过错,故二被告应当对原告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被告汉王镇人民政府并非发生触电事故的高压线路或广播线路的产权人或管理人,因此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遂判决:被告铜山供电公司与被告汉王镇汉沟村村委会连带赔偿原告郑洪刚、郑成梁、陈玉英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等各项损失共计245001.5元。

上诉人铜山供电公司不服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徐州市气象局气象资料表明,2009年6月3日事发当晚23:21分至23:44分,大风风速达每秒19.4米; 22:48分至次日2:38分出现雷暴天气,根据我国气象管理部门发布的台风标准,事发当晚为台风天气,属于不可抗力,上诉人所有的绝缘棒瓶连同高压线脱离电线杆悬于空中是台风这一不可抗力所致,上诉人不能克服也无法预见,依据法律规定,上诉人不应承担法律责任。一审判决也没有查清申克华死亡的真正原因是雷击还是触电所致,因此,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2、一审判决对上诉人与铜山县汉王镇汉沟村委会应承担的责任划分不清,赔偿数额不具体,会导致上诉人的权利受到不应有的损失。3、本案中上诉人因不可抗力免责,应适用民法通则中不可抗力的相关条款,被上诉人提出的误工费、停尸费也没有法律依据,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撤销一审判决。

被上诉人郑洪刚、郑成梁、陈玉英答辩称:高压线与广播线同杆架设,上诉人铜山供电公司存在过错。事发当晚为大风雷雨天气,上诉人虽然不可能避免风雨的到来,但是上诉人作为10千伏高压线路的产权人和管理人,是完全可以预见大气雷雨等天气带来的损害,为此应对高压线设施定期维护和检修。涉案线路电线杆等设施被损坏,事故电线杆上的线路棒瓶脱落,只能说明上诉人对该高压线路设施没有尽到定期维护和检修的义务,对可能存在的危险没有尽到安全保障的义务,从而导致申克华死亡这一后果。因此,上诉人以不可抗力作为免责事由不能成立。到底是雷电击还是触电死亡,在法医学尸体鉴定书的鉴定意见写的非常明确,申克华是电击死亡,并且在一审庭审中法院到铜山县公安局去调查,有照片为证。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裁判公正合理,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经双方当事人确认,本案二审期间的争议焦点是:1、上诉人铜山供电公司应否对受害人申克华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2、上诉人铜山供电公司与汉王镇双沟村委会之间的责任应如何划分;3、误工费、停尸费赔偿数额的确定是否有依据。

二审期间,上诉人铜山供电公司提供证明材料一份,该收据系徐州市气象局出具,证明事发当晚属于台风天气,申克华的死亡是由台风不可抗力所致。被上诉人质证认为该证据的提供超过举证期限,不予质证。本院认为,该证据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一条规定的新证据的范畴,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一、关于上诉人铜山供电公司应否对受害人申克华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解决该争议焦点首先要弄清楚本案所涉民事责任是一般侵权责任还是特殊侵权责任这一问题。对于这一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三条规定:“从事高空、高压 、易燃、易爆、剧毒、放射性、高速运输工具等对周围环境有高度危险的作业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如果能够证明损害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不承担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条规定: “因高压电造成人身损害的案件,由电力设施产权人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三条的规定承担民事责任”,该司法解释第三条又规定:“ 因高压电造成他人人身损害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电力设施产权人不承担民事责任:(一)不可抗力;(二)受害人以触电方式自杀、自伤;(三)受害人盗窃电能,盗窃、破坏电力设施或者因其他犯罪行为而引起触电事故;(四)受害人在电力设施保护区从事法律、行政法规所禁止的行为。根据以上规定, 因高压电造成人身损害的侵权责任属于特殊的侵权责任,适用无过错归责原则。根据这一归责原则,高压线路的产权人或管理人应当对其具有法定的免责事由承担举证责任,即高压线路的产权人或管理人只有证明自己具有法定的免责事由才能免责;若不能证明自己没有法定的免责事由即应承担赔偿责任。

上诉人铜山供电公司主张其所有的绝缘棒瓶连同高压线脱离电线杆悬于空中,是事发当晚出现台风雷暴天气这一不可抗力所致,上诉人因不可抗力而免责。本院认为,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五十三条的规定,某种客观情况是否构成“不可抗力”必须同时具备三个基本条件,即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其中任何一个条件不具备就不构成不可抗力。不可抗力作为免责条件,只有在不可抗力是造成损害的惟一原因时,才能免除电力设施产权人或管理人的责任。也就是说,在发生不可抗力的情况下,如果电力设施产权人对造成损害存在过错则不能免责,而是应当根据其过错程度承担责任。本案中铜山供电公司的电线杆上至事发时仍有汉王镇双沟村委会架设的废弃不用的广播线,铜山供电公司并没有按照电力设施的有关规定采取措施予以清除,这也说明上诉人铜山供电公司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法》第十九条中“应对电力设施进行检修和维护”、“电力企业应当加强安全管理”的规定,其本身没有尽到安全管理的义务。徐州地区在夏秋季节因受季风气候影响,有大风雷暴等异常天气不能避免,但是对由此产生的危险以及可能带来的损害,作为电力企业的铜山供电公司不是不能预见,也不是不能克服。同时,上诉人主张事发当晚23:21分至23:44分,大风风速达每秒19.4米,为台风天气,但是该风速也不在中国气象局《热带气旋等级(GBT 19201-2006)》中:“ 底层中心附近最大平均风速32.7-41.4 米/秒,也即12-13 级”为台风的规定范围之内。因此,上诉人关于受害人申克华的死亡是因事发当晚出现台风这一不可抗力所致,铜山供电公司不应承担法律责任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本案中,上诉人铜山供电公司在经常出现大风雷暴天气的季节没有按照有关规定对其所属的电力设施进行检修和维护,没有尽到安全管理的职责,致使其电线杆上的绝缘棒瓶连同高压线脱落与汉王镇双沟村委会废弃不用的广播线相连,致使受害人申克华遭电击而死亡,作为特殊侵权责任的主体,上诉人铜山供电公司并不存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规定的不承担民事责任的免责事由,上诉人铜山供电公司应对受害人申克华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

二、关于上诉人铜山供电公司与汉王镇双沟村委会之间的责任应如何划分的问题。本院认为,两个以上侵权人具有共同故意或共同过失致他人损害造成同一损害结果的,共同侵权即告成立,连带责任随即产生;即便数个侵权人之间没有共同故意或共同过失,只要各侵害行为直接结合表现为行为竞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仍构成共同侵权,仍要承担连带责任。首先,本案中上诉人铜山供电公司对其所属的电线杆上废弃不用的广播线没有按照电力设施的有关规定采取措施予以制止与清除,没有对其所属的电力设施进行检修和维护,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法》第十九条中“应对电力设施进行检修和维护”、“电力企业应当加强安全管理”的规定,对电力设施没有到安全管理的职责。其次,汉王镇双沟村委会擅自将广播线路架设在铜山供电公司高压电线杆上,违反了《农村安全用电规程(DL493-2001)》第五章第十三条“不准通信线、广播线与电力线同杆架设”的规定,违反了《电力设施保护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五)项不得“擅自在杆塔上架设广播线”的规定,汉王镇双沟村委会擅自在高压电线杆上路架广播线,系违章架设,为危害电力线路设施的行为。该广播线虽然废弃不用但未能及时拆除,致使铜山供电公司的绝缘棒瓶连同高压线脱落时与其相连,铜山供电公司与双沟村委会两个责任主体的违章行为直接结合导致受害人申克华遭电击而死亡,构成共同侵权,双方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因此,一审法院关于上诉人铜山供电公司作为涉案高压线路的产权人和管理人任由双沟村委会违章架设广播线,对其所属的电力设施维护管理不善,没有尽到安全管理的职责,应与双沟村委会一起承担连带责任的认定,并无不当。

三、关于误工费、停尸费的赔偿是否有依据的问题。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一款第(二)项对误工费专门作了规定:“有固定收入的,按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没有固定收入或者无收入的,按事故发生地上年度职工平均年工资标准计算。误工时间可以按照医疗机构的证明或者法医鉴定确定;依此无法确定的,可以根据受害人的实际损害程度和恢复状况等确定”,该条第二款也明确规定:“当事人的亲友参加处理触电事故所需交通费、误工费、住宿费、伙食补助费,参照第一款的有关规定计算,但计算费用的人数不超过三人”。由此可见,误工费的给付有法定依据;关于停尸费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丧葬费,国家或者地方有关机关有规定的,依该规定;没有规定的,按照办理丧葬实际支出的合理费用计算”。停尸费应为实际支出的合理费用,参照《江苏省殡葬管理办法》第七条规定:“非正常死亡人员的遗体…所需经费由责任人支付”。铜山供电公司与汉王镇双沟村委会为本案的连带责任人,停尸费应由铜山供电公司与汉王镇双沟村委会支付。据此,上诉人铜山供电公司关于被上诉人提出的误工费、停尸费没有法律依据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210元,由上诉人铜山县供电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潘全民

                                                  代理审判员 费  

                                                  代理审判员  王 超

                                                  

                                                  二00九年十二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褚红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