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安禄山:好没福气的大胖子

(2016-08-31 00:13:05)
标签:

大唐

安禄山

胖子

分类: 四晃茶屋

      安禄山:好没福气的大胖子

唐朝人以肥为美,大约是专指女子;男人若是胖呢,恐怕就只能称其蠢了。譬如安禄山,起初原是很讨皇帝和宠妃喜欢的,可惜……。今儿个咱专说说这个“巨人”。

出奇大胖子。安禄山到底有多胖?《新唐书》有凿凿之言状其超肥:“腹缓及膝,奋两肩若挽牵者乃能行。”(我太爱我们的文言文了,没有哪种文字能这么精炼传神表达一个人的奇胖来),译成白话就比较繁琐了——说禄山老兄胖得肚子上的肥膘赘肉垂盖到了自己的膝盖,行走时,要费力地先耸动双肩,以便牵起大肚皮,然后才能迈开两腿蹒跚而行。

再看,“禄山腹大垂膝,每易衣,左右共举之。”用当下的话说,安禄山就是个肥胖症患者,胖到衣食起居都无法自理。举例说明,他若要更换衣裳,得身边的好几个人七手八脚将他抬起来,费尽周章褪下旧衣,再使出吃奶的劲忙活半天套上新的,——绝对的力气活啊!

这么奇特的一款,怎么上朝面圣呢?当然需要马拉车了。马拉这一堆肉马们也遭罪,每次“半道必易马”,半路上必须换马,不然的话,“马辄仆”,马就累趴下了。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些个拉禄山老兄上朝只能走半程的马,可还都是精挑细选能重载五石的良马啊!

如此笨重皮囊,禄山老兄好像从没想过要减肥。随着后来官越做越大,吃得越来越好,老兄就愈发地肥胖了,以至于“曲隐常疮”,身上凡皮肉打折的地方,都生了脓疮。——痒啊!

少年贼娃子。安禄山可是个苦命的孩子,生父是哪一个都不知道。据他母亲讲——这位母亲在当地装神弄鬼小有名气,她说怀禄山不同于常人,有一天她虔诚地祷告完战神,战神就在她肚子里播下一颗种子,于是乎就有了安禄山。

没爹的孩子容易受人欺侮,孤儿寡母不断地搬家,寄人篱下是常事。——这和孟母三迁完全两码事,安禄山从没受过正规的教育,打小跟上母亲流浪四处,难免染上一些恶习,最头疼的是手脚不干净——也是缺吃少穿给逼的。

终于这一回撞到了枪口上,因为偷了人家一只羊,被幽州节度使张守珪给逮住,下了大牢。这天安禄山被摁在断头台上,即将问斩。要命关头,他大声朝张大人喊道:大爷您不是打仗正需要人手吗,您看我这一身肉,愿意为你冲锋陷阵啊!张守珪一则讶于这小子刀搁脖子上还能豪言壮语,二则见他确实白白胖胖高高大大,刀下留人。安禄山就这样捡回了一条命。

谋官有法子。开始,张守珪安排安禄山当了个负责抓舌头的小头头。细心的安禄山发现,首长时常打量他的眼神不对劲,一琢磨,猜到这是嫌他太胖了。赶紧采取措施,除了玩命效力,安禄山试着让自己少长肉,顿顿饭他都只吃个半饱。很快赢得了首长的信赖,一步步升迁,直至做到幽州节度副使。

朝中实权大人物张利贞到河北调研视察,安禄山认准这是个攀高枝的机会,想方设法献媚讨好张,又不惜血本,拿出大量钱财,结交笼络张大人身边的工作人员。有投入就有回报,这位张中丞返京后,在玄宗面前对安禄山是大加称誉。

尝到甜头,安禄山此后但凡有朝中官员到他这块儿,先打探清楚其嗜好,对症下药,各个击破,大肆贿赂。不多久,他在朝廷便有了一帮替自己美言的好哥们。

众口铄金,唐玄宗于是乎确认这胖子是个人材。安禄山天宝元年升节度使,兼任柳城太守,押领两蕃、渤海、黑水四府经略使;第二年荣膺骠骑大将军;第三年取代裴宽任范阳节度使、河北采访使,兼管平卢。籽麻开花节节高,直到成为李隆基手中一位封疆大吏,羽翼丰满。

帝后一乐子。入了天子的法眼,怎么进一步讨得皇上欢心呢?禄山老兄借着他胡人的身份,别出心裁地首创上演了几出求宠好戏。

表忠心是常规必使的套路。来京见到玄宗李隆基,安禄山故意装出一副愚钝颟顸的痴样,一脸诚实地发誓:臣生在蕃地,陛下给臣的荣耀地位,实在是太过了,臣没啥别的能耐,浑身上下这三百多斤就交给陛下了,死活听凭陛下调遣!

下面该使歪招了。

玄宗皇帝让他去拜见一下皇太子,安禄山傻乎乎问:皇太子是啥人?玄宗愣了——这小子只知有朕啊!好!好!

安禄山不是胖吗,千万不能给皇上留下个笨熊的坏印象。禄山在大殿中央“作胡旋舞帝前,乃疾如风”,在玄宗面前他跳起了胡舞,做个托马斯全旋给你瞧瞧。逗乐了皇帝,玄宗暗忖:这胡娃儿身子笨则笨衣,其憨态可掬、忠心可嘉啊。

笑罢,玄宗问安禄山:“胡儿腹中何有而大?”告诉朕,你那肚子里装着什么玩意儿那么大?禄山认真地作答:“唯赤心耳!”装着一颗对陛下的赤胆忠心!——这种肉麻话,任谁都得被拍晕。

玄宗那时正宠着贵妃杨玉环,安禄山深谙枕边风的厉害,更懂得隔山打鸟。这一日贵妃正偎依在玄宗身边,禄山突然跪地提出要给贵妃做干儿子:请娘娘受孩儿一拜!论年龄,安禄山可是整整要比杨玉环大十六七岁呢,礼多人不怪嘛,安禄山吃准了这一点,谁不知道民间到处可见尿炕的爷爷白发的孙子?

此后,安禄山凡是同时见着玄宗和贵妃,必先叩拜杨玉环,然后才向天子施礼。李隆基不解了,问他:你小子把我排老二了?!禄山先掌掴自己,随后解释:陛下恕罪,俺们蕃人的习俗,先拜娘再拜爹。贵妃听言,乐得脸上笑开了花,玄宗得知源出于此,不禁也畅怀大笑起来。那场面,俨然就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居家模样了。

杨玉环本就是个任性爱作好耍笑的主,自打膝下有了安禄山这个大胖儿子,可逮着个逗闷子的活宝,安禄山则配合得天衣无缝。今儿个大年初一,碰巧又是安禄山的生日,贵妃心血来潮,要给她家胖小子举行个“洗礼”。三日后,宫中大院置一硕大澡盆,盆中热水蒸腾,杨玉环让人将安禄山扒个精光,搀扶入澡盆,她立于盆边亲手为胖禄山儿撩水沐浴。浴罢,传侍女拿来锦绣大床单,细心地包裹住安禄山。禄山惟妙惟肖于襁褓中作婴儿状,闭目咂嘴待哺。玉环“禄儿禄儿”逼真如新妇呵哄,满院宫女奴仆全笑喷了。

危机装瘫子。树大必招风,安禄山得宠得势,渐渐引起王朝中枢的担心,好多人都在怀疑他会叛乱,他遇到了极大的信任危机。安禄山先还出招应对,后来索性卧床装瘫。

朝廷突然传谕要安禄山赴京汇报工作,他得信便知这是杨国忠狗杂种给皇帝出的主意,试探他的。不敢来,就表示你心怀鬼胎。猜到了朝廷的用意,安禄山二话不说,即可拍马来京,坦然面圣。这一下不仅让杨国忠的小聪明失灵,趁机他还反咬了对方一口。他委屈地对玄宗哭诉:陛下啊,微臣是个胡人,文墨不通,粗枝大叶,心眼单纯,您宠臣爱臣提拔重用臣,扬大人看不惯啊,听说还要要臣的命呢!玄宗望着他那可怜相,想笑。孩儿莫怕莫怕,有朕在,没谁敢动你一根毫毛;快快抹去眼泪,朕这就再擢升你为尚书左仆射,级别跟他们一样;这下放心了吧,回吧,回去给朕好好守着河北。离开京师时,玄宗皇帝还亲自在望春亭为之饯行,临别更是令安禄山喜出望外地脱下身上御服,赐赠给了他。安禄山眼角泪痕未干,欣喜却已上眉梢。

这一来杨国忠自然是不服了,这钉子不拔,哪有我的好日子?第二年,他向玄宗提议,授予安禄山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完全和自己平起平坐,以此为诱饵,再召安禄山来朝。玄宗说这事不急,朕先派个人去他那块儿看看。宦官璆琳借给安禄山运送皇帝赐赠柑橘,来到了安禄山的地盘。禄山心知肚明,这又是皇帝试探我来的。他备下厚礼,美美地送给了璆琳一大堆金银珠宝。拿人家嘴短,璆琳返京尽说的都是安禄山的好话。

禄山以为从此万事大吉,谁知璆琳受贿的事儿没多久就被人揭发了,玄宗一气之下砍了璆琳的脑袋。安禄山闻信,这回是真害怕了,没招了。

随后不断有朝廷的人来,安禄山索性装作瘫痪在床,谁也不见。为防意外,即使勉强得见,他安排自己的心腹多人,随身护卫。

这家伙装瘫子不来京城可咋办呢?玄宗皇帝想了办法。他下令将李唐王室的一位公主,下嫁在京的安禄山之子安庆宗,邀安禄山来京出席儿子和公主的婚礼。这时的安禄山心里明得跟镜子似的,去了就是人家案板上的鱼肉。继续装瘫——去不了。玄宗见一招不行,又使一招。致信安禄山,说朕在骊山脚下专门给你建了个汤池,十月北方天寒,你来此温泉避冬,朕在华清宫专门等你吆。

安禄山清楚皇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情形再蒙混不下去了,成不成也得动手闹一场了。

无奈作乱子。安禄山在范阳造反了,但他不说是造反,对外宣传他讲是他接到了皇帝的密诏,要清君侧,讨伐奸臣杨国忠。

玄宗皇帝起初不信,等到事情铁板上钉钉,李隆基彻底恼了,杀了安庆宗,然后传书安禄山,你小子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快投案自首。安禄山当然不会上这个当,继续前进。

当时由于李唐所谓盛世多年,上下早忘了居安思危,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军无战力,武器腐朽,在安禄山的叛军面前,官军不堪一击。不过几个月的工夫,叛军就占据了大唐的东都洛阳。来年,见大半壁江山已到手,可以称帝了,于是安禄山在洛阳人模狗样地黄袍加身,称雄武皇帝,国号燕。

大唐王朝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继续调动官军平叛,双方打得有些胶着。安禄山这时候有些厌倦和惧怕了,想回老巢待着去。经人劝,他才重拾信心,向西进发,直捣长安。

进到长安的头一件事,安禄山没想着如何巩固政权,先报杀子之仇。当年他叫爹叫娘的那两位——玄宗和贵妃——西逃了,安禄山抓住了来不不及逃脱的皇帝的妹妹霍国长公主,外加几位王爷的低级姬妾,还有其他与皇家有姻亲关系的人家儿孙,总共百十号人,统统杀死,替他儿子抵命。

这时候安禄山的身体是更胖了,身上的疮疖遍布,关键是眼睛看不见花花世界了。至于江山的经营,也就比较地乱套。

命丧龟儿子。安禄山是胡人,突厥人。胡人的家庭伦理是很有些与我们汉人不同的,所以他们的思维逻辑难免让我们诧异。

安禄山兵起范阳,虽然中途也曾打过退堂鼓,但最终算是圆了帝王梦。不过那燕国的朝廷,明显是个草台班子。这个倒不大碍事,一时还没谁能把他掀翻在地。要命的是禄山老兄龙椅还没坐热,他儿子安庆绪有想法了。这也怪安禄山,他做了皇帝后开始宠幸段夫人,爱屋及乌,打算立段生的儿子安庆恩做太子。这安庆绪不干了,啊老爸,谁帮你打下的江山你心里没数吗?见老爸不理不睬,安庆绪暗中决定主动出击,除掉老爹,自己上位。

安禄山身边有个伺候了他数十年的小伙,叫李猪儿。这位可以说是禄山的影子,打小进宫被阉,一直照顾安禄山吃喝拉撒,据说玄宗在华清宫赐浴安禄山,李猪儿都被特比可以跟进去,——协助肥胖笨拙的安禄山脱衣穿衣(搓背那是肯定的)。安禄山胖,这一阵,加上身上生疮,加上眼瞎,加上一朝登天做了皇帝,对李猪儿渐渐地不客气了。打骂是家常便饭,关键是动不动莫名其妙地侮辱小伙子。猪儿受不了了——当年忍受剧痛被你割掉XX,这么多年谁给你端茶送饭,谁替你翻身挠痒痒,谁给你挑疮吸脓,三百多斤的肉墩子,伺候一遍累得我浑身散架子,到如今我在你眼里连个看门狗都不如了。哼!

安庆绪这边正愁找个人帮忙来解决老爹呢,听到了李猪儿的怨言,两人一拍即合。安承诺李,帮我把老家伙弄死,我当上皇帝你就吃香的喝辣的。正月初一夜,安庆绪安排停当,他负责把守门外,李猪儿掂一把大砍刀直奔安禄山卧帐,朝着那肥油肚子就是一顿猛砍。安禄山眼睛看不见,又自个儿起不了身,只好手拍打着床柱子大叫:猪儿、猪儿,有贼人啊,快来救我!他哪里知道砍杀他的人正是他视若心腹的李猪儿。

李猪儿将数十年的怨气撒在刀刃上,只顾玩命地砍。转眼再看大燕皇帝,便便大腹开了膛,油脂夹着肠肠肚肚溃堤的河水般溢流满床,挣扎了几下便魂归西天了。门外瞭哨的安庆绪见大事已成,冲进来找了个毛毡,慌忙卷上老爸尸首,就地掩藏在床下。

安禄山死时五十多岁,照现在说正当年,就这样稀里糊涂丧命于亲儿子之手。南宋诗人徐钧提及这个大胖子,做了如下的盖棺定论:

随人玄养宁知父,负主恩私岂有君。

逆气终然招逆报,可怜四海乱如云。

事儿最终没闹成,人家想咋说你咋说你。如若刘季(刘邦)和重八(朱元璋)当年也半途而废,后世连篇累牍歌功颂德的肉麻文字哪里找去!——天道如此,成王败寇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