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秦四晃
秦四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33,395
  • 关注人气:31,6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梁太祖朱晃巧安排婚外私生子

(2013-10-16 21:07:33)
标签:

朱晃

男女

非婚生子

文化

分类: 戏说五代

       妹子,哥对这娃儿负责到底

                       ——《五代就这么好玩》之二

    婚外情现如今成了家常便饭,男男女女好像身上都涂抹了三秒胶,一拍即合,一沾即粘糊开房上床,短则美其名曰“一夜情”——一夜“情”也?一夜“性”也?长则数月数年幽会偷腥,不亦乐乎。乐则乐矣,麻烦的是,干柴烈火的男女,常在兴头上不照章办事,种子随意撒落,女子意外受孕,一个新生命在淫声浪语里萌芽。瞬间晴转多云,一对欢情忘我的男女,心头平添了一桩闹心事。男人这一方,若是遇着个撒泼打诨非要名分的女人,一时可就真不知该怎样收场了。

    后梁太祖朱晃就遇到过这种事。

    那时候朱晃还不叫朱晃,受大唐皇帝所赐,他叫朱全忠。朱全忠到底是个玩枪杆子的,处理起这等麻缠事来也是举重若轻,没费多少周折,三下五除二里外都摆平了。

    唐僖宗光启年间,大约是公元886年前后,朱全忠率大军攻占了亳州。这时候的朱全忠,事业眼看就要干大了,黄淮地区基本归了他。男人嘛,事业一干大,有两样东西少不了,一是威名,另一个就是花样女人。朱全忠也免不了这个俗。

    在亳州,朱全忠喜欢上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这女子陪吃陪喝陪睡,一连伺候了朱将军一个多月。按《旧五代史》的说法,这位姿色撩人的女子,原本是个“营妓”,军营里的妓女,那就是慰安妇了?《新五代史》却又说成是,朱全忠“与逆旅妇人野合”,“逆旅妇人”,不就是眼下各大宾馆饭店里,深夜娇滴滴给客人打电话的“小姐”吗?反正不管她是个什么身份,总之朱全忠很上心、很对胃口,白天打仗,夜里搂着这女子快活。

    转眼一月光景过去,朱全忠仗打胜了,还没耽误男人的那点乐子。可毕竟一道菜吃久了舌头寡淡,朱全忠对这女子渐生厌烦,打算让她离开自己。女子一听朱将军要赶她走,心里很是失落,脚下却一动没动。半晌,她低眉轻声告诉朱全忠:我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朱全忠一听顿时头皮发紧,这可咋办?

    别看朱全忠在战场上号令千军万马,威风八面,在家里,“元贞张后贤而有宠,帝素惮之。”他的原配张氏亦即后来的大梁张皇后,出身大户人家,不仅人长得漂亮,又颇有见识,很会来事,一直以来,朱全忠对她是既宠爱又言听计从,从不敢在她面前说个“不”字。

    张氏这会儿正在开封家里,冷不丁带回去个女人,还怀上了自己的孩子,张氏若是知道了还不闹翻天?朱全忠思来想去,示意这位军中相好,你先去歇息,容我斟酌斟酌。女子梨花带雨地侧身退下时,朱全忠大丈夫气概陡然爆发,牵起她的手说道:妹子你放心,哥不会亏待你,哥保证对你肚子里的这个娃儿负责到底!

    第二天,朱全忠拜托手下,在亳州找了一处房子,把怀孕的女子安顿了下来,钱粮给足,同时安排了一个老妈子陪护。随后率部返回开封。

    守候在家的张氏,自然不晓得夫君在外征战,忙里偷闲还兼顾着“播种”。身在亳州养胎待产的女子,生怕朱全忠提起裤子就不认账了,十天半月地让人赴开封向朱全忠报告胎儿的情况,实则是打探这男人的真实态度。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及期,妓以生男来告。”瓜熟蒂落时分,亳州的营妓来信说,她给将军生了个带把儿的大胖小子。朱全忠得信,暗自高兴不已,连忙派人给亳州的母子送去钱物补品,顺便让人带话给营妓:你给哥从远方带来了大喜讯,哥决定就给这娃儿起名“遥喜”。营妓这才算吃了颗定心丸,从此安心踏实地待在亳州,替朱全忠悉心哺育着遥喜这个婚外私生子。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遥喜长成一个大小伙子。

    原配张氏强势,可惜福浅命薄,不等朱全忠当上皇帝,便因病死去。公元907年,朱全忠更名朱晃,废唐哀帝自建大梁,登上了天子位。

    一朝拥有天下的朱全忠,倒挺信守承诺,很快就把遥喜和他母亲接到了京师开封。遥喜也有了自己的大名,叫朱友珪。小子虽身世侥幸偶然,倒蛮有福气,不久就被父皇封作郢王,穷小子摇身一变做了王爷。

    朱全忠对这个非婚生子确实不薄,皇帝的亲兵统统交给朱友珪来统领。可也许是自小缺乏父爱,或者是父子间少了那种真正的骨肉情分,朱友珪对父皇可没那么乖顺孝敬。做了没几年皇帝的朱全忠病倒了,发话想把皇位传给长子朱友文,一向野性十足、机敏狡猾的朱友珪,从他媳妇口里得到这个消息,杀心顿起。他连夜联络组织自己的心腹干将,趁漆黑夜色带兵闯入皇宫,挥剑刺向父皇。据说朱全忠被这个孽子拿剑追着砍杀,狼狈得围着大殿抱头鼠窜,最终还是没躲过这场血光之灾,死在了亲儿子剑下。接着朱友珪矫诏谋害了大哥朱友文,然后,堂而皇之地自个儿坐在了大梁龙椅上。

    至于那位给朱全忠生下这个夺命逆子的卖身女人,记载大梁开国后的史籍里,再不见有关她的只言片语。——毕竟身份羞于启齿嘛,为尊者讳,就不便多提及她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