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秦四晃
秦四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94,957
  • 关注人气:31,6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苏东坡婉拒上门求官者

(2013-09-05 21:17:57)
标签:

跑官

要官

拒腐

文化

分类: 四晃茶屋

         苏东坡婉拒上门求官者

平心而论,相当一部分贪腐落网的高官,是被人裹挟绑架着失足的,经不住钱财的诱惑,架不住美言的恭维,不知不觉地成了人家赚钱加官的工具。因此上说,既已高居庙堂,手握大权,那就得随时小心留意着些。防微杜渐是顶顶重要的,千万莫以为上门满脸堆笑的都是乖孙子,一回求你,二回亲你,等有了三回四回,那可就把你套牢了,想回头,找不到岸边了。

凡上门送礼请托求办事的,人人一张笑脸,个个巧舌如簧,又大多循着一点沾亲带故的关系而来,碍于面子和情分,当面断然拒绝是需要些魄力和技巧的,比回绝敌特的策反要难许多。来看看当年在朝为官的苏轼,是怎么不动声色地让上门求官者自动告退的。

来人是苏轼的四川老乡,来找他其实最终是为了找他弟弟苏辙办事,东坡不过是个二传手。当时,苏轼、苏辙兄弟俩一同在朝做官,东坡在翰林院,虚职,办不成大事,子由(苏辙)则官居要津,有实权,管用。来人已谋算好了,先找哥哥苏轼,把哥哥摆平了,曲线救国,让哥哥去弟弟那儿求个情、说句话 ,事情没有不成的;来前早就打听清楚了,子由凡事都听他哥哥子瞻(苏轼)的,说动哥哥出马,十有八九拿下!

原文是这样说的:“有故人欲干子由,因见子瞻,求其转言,冀得差遣。”一位川中老乡想求苏辙帮忙做官,找到了苏轼,希望他能去替自己给弟弟说句话。

老家来人,虽说是提了个不正当的要求,苏轼可也不敢慢待。请坐,上茶。热情招呼。在外做高官的都知道,见了乡里乡亲要热乎,不这样,这位回到老家不知会怎样给你编排呢,弄不好就扣你一顶“官做大了忘本”的帽子,无端弄得你祖宗八辈不安宁。

等这位踏实坐下,热茶进肚浑身暖和了,东坡开口说话:老乡哪,听我给你讲个故事。来人闻言,又顿感亲切了几分,看来苏大人跟咱不见外啊!东坡并没有留意来人情绪的变化,款款讲道:“旧闻一人贫甚,无以为生,乃谋伐冢。”曾经有个人,穷得没法活下去了,打算去盗墓。“遂破一墓,见一人裸体而坐,曰:‘我杨王孙也,无物济汝。’ ”他打开了一个墓,只见里头一人赤条条坐着,对他说:我是西汉的杨贵,当年下葬的时候就交待子孙们裸葬我,所以,不好意思,没啥值钱的东西给你。

东坡边讲边观察来人,发现这位没啥反应,接着讲:“复凿一冢,用力颇艰,既入,见一王者,曰:‘我汉之文帝,遗制圹中无纳金玉,器皆陶瓦,汝可速出。’”盗墓的又凿开了一座墓,这回可费老劲了,进到墓里,发现死者是个帝王,正要高兴,突然听见死者说道:我是汉文帝刘恒,临终遗嘱交待臣子不要在我的墓穴里放金玉之物,你也看到了,都是些泥土做的陶器瓦罐,你快出去吧。

东坡讲了半天,来人毫无反应,他的暗示人家好像一点没往心上去。这可费事了,苏轼只好接着往下讲。他说,盗墓者从汉文帝墓中一无所获出来后,心有不甘,发现了一处二墓相连,于是就先挖开了左边的那座墓,进入墓坑,看到一个浑身皮包骨头面露饥色的人,有气无力地对盗墓者说:我是饿死在首阳山的伯夷,你看我能有啥多余的东西给你?

讲到这儿,东坡有意看了来人一眼,心想这回你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我这儿没有你想要的东西,此路不通。来人确实明白了苏轼的意思,可他怎能轻易放弃呢?就这么白跑一趟?再说了,我来找你是想托你弟弟苏辙办事,又不是真地找你。于是这位仍静静坐那儿一动不动。

苏轼见这位还不走,也看穿了他决意想走子由门子求官的心思,无奈接着编故事:“其人叹曰:‘用力勤矣,竟无所获,不若更穿西冢,庶几有得’”盗墓者见伯夷这儿无财可图,自言自语道:我费了许多工夫才凿开这墓,总不能两手空空而去吧,不如再打开右边的墓坑看看,兴许会有收获。

来人听罢这段话,低下头去,心想,苏大人你这明明是清楚我是来找你弟弟苏辙的嘛。东坡笑了,故事继续:伯夷见盗墓者要凿旁边的墓,立刻拦住说:“劝汝别谋于他所,汝视我形骸如此,舍弟叔齐岂能为人也!”我劝你别琢磨再去开挖旁边那座墓,你瞧我这副穷酸模样,我弟弟叔齐他会有啥能耐帮上你呢!

话说到这儿,上门求官的人再也坐不住了,满脸羞臊起身灰溜溜走人。苏东坡不仅巧妙地把跑官要官者拒之门外,也给弟弟苏辙挡了驾,省了和社会上这种不三不四的人交接的麻烦。

附:司马迁《史记》伯夷叔齐故事

伯夷﹑叔齐,孤竹君之二子也。父欲立叔齐,及父卒,叔齐让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叔齐亦不肯立而逃之。国人立其中子。于是伯夷﹑叔齐闻西伯昌善养老,盍往归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载木主,号为文王,东伐纣。伯夷﹑叔齐叩马而谏曰:父死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左右欲兵之。太公曰:此义人也。扶而去之。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及饿且死,作歌。其辞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饿死于首阳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