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秦四晃
秦四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28,187
  • 关注人气:31,6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西汉江都王刘健拿姬妾当动物玩

(2013-03-16 17:59:21)
标签:

美女

装点

场面

文化

分类: 四晃茶屋

     西汉江都王刘健拿姬妾当动物玩

       ——兼及靓女陪酒侍宴装点门面

大凡聚会、宴饮、庆典的场合,绝少不了一道风景,那就是流香露体的美女。朋友从车展上回来,我问:车展怎么样?答:车?竞看了车模搔首弄姿,美炸了!也难怪,如今连拳击、武打之类血腥气十足的节目,也派上三点式着装翘乳耸臀的靓妹,扭动曼妙腰肢举牌示众以吸引眼球。篮球有篮球宝贝,足球有足球宝贝,大小礼仪、荧屏网页,到处布满美女们的倩影,一张脸蛋、一副腰身,就能成就事业。

用美女来做台面上的装点,是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的,并非今天始兴。

女人如花,美女就是娇艳的花色。场面上如果少了名媛佳丽相伴,不见了歌姬舞妓助阵,会黯然失色,男人特别是主办方的男人脸面上便失去了光彩。因此上,自古以来,权贵名流的邀约聚会,断然忘不了拿女子来作装点,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一种雅俗共赏的中外认同的文化现象。但论及创意,古人似乎比我们更有灵性和智慧,曾经上演过千奇百怪的美女陪侍图。

拿美女做装点首屈一指的,当推西晋大富豪石崇,一曰“侑酒”,一曰“侍厕”。

先说侑酒。石崇的金谷园里几乎是三天一聚会、五天一大宴,频繁招待各路朋友。每逢宴饮,石崇在酒桌旁安排好多美女劝酒陪饮,一对一给客人提供服务。他给美女定下个规矩,谁陪的客人杯中酒不干,当即让保镖把陪酒的美人拉出去杀头。有一回晋丞相王导和大将军王敦哥俩一道来石崇家赴宴,王导属于不胜酒力的人,平时几乎滴酒不沾。开宴后,石崇在王丞相身边安排了一位美女,然后让给丞相斟满酒杯,自己也倒了满满一杯,站起身来敬丞相,王导咬牙干了个满杯,接下去硬着头皮一连又喝了两杯。王导是实在不忍心看着石崇杀人取乐,所以只好舍命陪君子。轮到该给大将军王敦敬酒了,任凭石崇怎么说得天花乱坠,平时海量的王敦拗着就是不喝,愣是眼看着石崇先后推出去斩了三个美人。王导实在看不下去了,捣鼓堂兄王敦:你不该这样,我不能喝酒都干了三杯,你平日千杯不醉,怎么今天……你忍心看着姑娘们一个个被杀!王敦睬也不睬王导,理直气壮地回敬道:他自己杀他家里的奴婢,跟你我有什么关系!

再说侍厕。石崇家的厕所修建装饰得华美绝伦,镶金嵌玉,洗手池边摆满了各种香水、香料。这都不算什么,最出奇的是他在厕所里,安顿了十多个身着锦绣、打扮入时的美眉,一字排开,站立伺候宾主如厕。客人进来,有手捧香囊的小姐搀扶,便后有小姐递上香薰过的清洁“手纸”,净手后,有小姐上前帮你脱下原来的衣服,换上为你准备好的新衣,挽臂送出厕门。这么讲究的厕所,常常会让一些没见过世面的客人闹出笑话。有位年轻的官员叫刘寮,平时俭朴惯了,在家里砍柴挑水都是亲历亲为,而且有个习惯,不管骑马还是徒步外出,每到一处歇息,从来不愿惊扰和叨扰主人,现在官虽然做大了,但生活习性一直没有改变。这天刘寮到石崇家做客,中途内急,起身来到石崇家的厕所,脚刚迈进去突然就急急转身出来,一脸的歉意。原来他进去时,见房中挂着绛色蚊帐,地上铺着垫子、毯子,到处都是非常讲究的陈设,关键是他刚想解衣,迎面一位花容月貌的女子手捧香袋笑盈盈上前来要扶他,他误以为进到人家卧室了,扭头就往外跑。石崇问刘大人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刘寮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刚才走进了将军的内室。石崇哈哈大笑,说:刘大人,那就是在下的洗手间。刘寮听了一阵尴尬,想了想告诉石崇:享受不了,享受不了。

唐玄宗的宰相、贵妃杨玉环的堂兄杨国忠,安排美女侍宴另有奇招,曰“肉台盘”、“肉屏风”、“肉障”、“肉阵”。

肉台盘。杨国忠设宴请客,不用酒桌,召一大堆歌妓簇拥成圆,每人手持一样酒品菜肴,供客人享有。杨国忠还专门给他这个酒宴起了个雅号,叫“肉台盘”——咱家用的是肉桌子、肉碟子、肉台面。

肉屏风。冬天请客,室内空气很冷,那时候还没有发明出空调,冷风吹来,客人直打哆嗦,哪还有心思吃酒?杨国忠一招手,另一群歌妓列队上来,用身体把酒席围了个密不透风,客人们这下身处温柔乡,尽情享大餐。杨国忠同样给这样的女子阵容起了个雅号,叫“肉屏风”——美女香肉竖起的屏风,又香又暖和。

余下的“肉障”、“肉阵”,基本类于上面的意思,只是“肉阵”由多人组成,而“肉障”只一人,唐代的美女兴胖, “选妾肥大者于前遮风”,对于特殊的贵客,杨国忠给予特殊服务,在他的姬妾中挑选个肥美胸大的,站在客人身边,专门为其挡风保暖。

杨玉环既是李隆基的宠妃,也常常被当作陪酒舞妓使用。

有一次唐玄宗与安禄山一块儿喝酒,玉环兴奋,喝多了,羽衣散乱,身子歪斜,半个乳头露了出来。玄宗和安禄山都看见了,玄宗忙伸手捂住贵妃裸露的乳头,嘴里还念念有词,说:软温新剥鸡头肉——贵妃的丰乳就像又柔软又温热新剥的鸡头肉。安禄山也不含糊,敢跟天子开玩笑,接了一句“滑腻初凝塞上酥”——白皙滑腻就像我们塞外的酥油脂。唐玄宗嘲笑安禄山道:你个胡地小蛮子就只认得酥油脂。言罢君臣相视而笑,贵妃全然不知

唐肃宗的吏部尚书韦陟,清高自许,而个人生活十分讲究,他在家里自个儿喝酒,也要让众婢女每人手举一支蜡烛,围站在他身旁,自名作“烛围”。

上述列美女以做香阵,无非为了排场,下面这几位使唤美女,就有些走邪门歪道,令人生厌了。

西汉江都王刘健是个生来就胡作非为的主,可人家是诸侯王呀,手下的美女大把大把的,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把你当金丝雀那算你运气好,拿你当猪狗你也怪不得别人,养你们就是供咱取乐的,只要本王高兴就行。

刘健携众美女游章台宫,坐船游湖,他安排四位小姐坐上一只小船,中途刘健一脚踹翻小船,四位小姐全落入水中,挣扎呼喊,其中两个被淹死,刘健那块儿乐得手舞足蹈。

刘健手下有个宫人姬八子,经常犯错,刘健处罚她的办法是,命令她脱光衣服去敲鼓,或者让她一丝不挂地待到树上去,有时一个月不许她穿衣服;猖狂的时候,他会放出他养的狼来,让去咬光身美女,眼看着活生生被咬死,他乐不可支。

刘健最无人性的行为是,勒令宫女们赤身裸体,四肢着地,与公羊或公狗交配,他站在一旁津津有味地欣赏全过程。——变态不?

曹操好色,但对待女人也挺狠心。有一天他在水边阁楼宴请官僚,正值盛夏,酒喝到一半,曹操命姬妾用玉盘送上西瓜来。一姬妾捧着西瓜盘低头进来,曹操问:瓜熟不熟?姬妾答:很熟。曹操生气了,立马命人杀了她。客人们噤若寒蝉不敢吱声。曹操扭头又叫别的姬妾上西瓜,姬妾们都很害怕,其中有一位聪明伶俐,整理了一下仪容进前献瓜,曹操又像方才一样问她,这位换了个词,答道:不生。曹操恼怒又杀了这位。再叫人送瓜,姬妾没人敢去了。有个名叫兰香的小妾,平时曹操最喜欢她,模样身段别的姬妾也都望尘莫及。兰香似乎很懂曹操的心思,她把瓜盘举得齐眉高,敬献上来。曹操问:瓜味道咋样?兰香答:特甜!曹大声喊道:快给我斩了她!吓得在座宾客全都拜伏在地请罪。曹操这会儿才开始解释了,说:诸位安心坐着,听我给你们说说她们的罪过。前两个女子,我杀她们是因为,招待服务工作干这么久了,竟然连上水果必须举盘到眉毛的常识都不懂!回答我问话,又使用开口呼的字眼,“斩其愚也!”,杀她们是因为这俩人太蠢;小兰香来的时间不长,人很聪明,盘子举得高高的,这很对,而且答话用的是合口呼的字眼,说明她很会揣摩人的心思,可我是带兵打仗的人,怎么能留这样的人在身边呢?杀她是为了杜绝后患。就这么回事,各位吃、喝,没事了。

严世蕃,明嘉靖朝的明星式人物,人称“小阁老”,以别与他老爹“大阁老”严嵩。严嵩一生谨小慎微,严世蕃却是大胆肆意妄为,骄奢淫逸。文字记载,严世蕃吐唾沫,“皆美婢以口承之”。据说因为长期如此,主奴配合十分默契,“方发声,婢口已巧就。”他这边喉咙刚发出点响声,那边婢女就早已张开嘴巧妙地等候在合适的位置。严世蕃对他的这套恶心人的把戏,不无得意,常在狐朋狗友面前拍拍婢女肩膀,称其为“香唾盂”。

尚书王天华为了巴结讨好严世蕃,用锦缎织成了一个大棋盘,叫“双陆图”;另外又献给严世蕃三十二个美女,一半人穿黑衣服,一半人穿白衣服,充当棋子,命名为“肉双陆”。严世蕃玩时,铺开锦缎棋盘,令三十二位着黑白衣服的“肉棋子”站在各自位置,听其调遣。“美女棋子”根据严氏的号令,在锦缎上来回穿梭走动,别开生面。事实上就是有闲阶级的人肉游戏。

热闹非凡的场面上,或者流光溢彩的聚光灯下,我们看到的都是靓女们光鲜的一面,什么明星大腕,什么名模一姐,霓裳羽衣,镂空透脂,红地毯上走过,即刻欢声鹊起,顿时倾倒一片;可在幕后,在阔佬权贵们的床上,她们心中蓄积了多少辛酸、多少泪水,也许,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