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76,267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悲惨的胡杨林 荒凉的阿尔金山  繁华的花土沟  赵亚辉

(2009-06-13 12:52:34)
标签:

胡杨

沙尘暴

海拔

南沿

赵亚辉

阿尔金山

杂谈

分类: 世界各地

悲惨的胡杨林 荒凉的阿尔金山  繁华的花土沟

赵亚辉卫星电话口述/后方记者整理    赵亚辉/图

 

让我无限感慨的一对鸳鸯树,左树枯死,右树坚持

这棵胡杨树快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了

翻越阿尔金山的公路像蛇一样蜿蜒盘绕山中

阿尔金山上偶现彩虹,让我们欣喜若狂

        为了翻越罗布泊南沿最重要的地物标志——阿尔金山,我们赶了六七百公里路,一路上走得磕磕绊绊。没想到横穿行动到了结尾阶段,却屡次出现事故,昨天车掉进沟里,今天换车胎就换了3次,翻越海拔4000米的阿尔金山时,更是道路崎岖、险象环生。

        27日的行程主要分为两大段,一段是从铁布里克绕行罗布泊西南沿,到达若羌;另一段是从米兰古城路口转向一条老国道,翻越阿尔金山,到达花土沟镇。
        一大早启程,先经过一片绵延10多公里的胡杨林。胡杨林周围有栅栏围着,应该是个保护区,当我们下车拍照时却发现很多苍凉的场面。有一种苍凉是人为破坏严重造成的,我们视线所及就有几十棵胡杨树被人砍断,这种场景还有四五处,很多树有新砍的痕迹。胡杨是生命力极其旺盛的植物,有一个非常出名的说法:“胡杨千年而不死,死后千年而不倒,倒后千年而不朽”,但是如果被人为破坏了,根本不会有千年
,几年就会消失,这些被人砍伐的场面非常触目惊心。另一种苍凉则是被自然毁坏,胡杨是非常耐旱的植物,但这里不少胡杨正在走向死亡,其中让我感触最深的是一对鸳鸯树,那是两棵形状一样的并排着的胡杨树,左边一棵已经完全枯死,右边一棵还长着黄澄澄的叶子,生命力很旺盛,它们就像一对夫妻一样,一个已经离去,一个还在拼命地挺着。看到这样的景象,你会产生无限感慨。从这些胡杨身上,可以证明此处的自然环境正在进一步恶化。胡杨自然的消亡还可以接受,但人为的破坏却不能容忍。

 

 

 

绵延10多公里的胡杨林

几十棵胡杨树被无情砍掉了,场面苍凉

一部分胡杨被人为砍断,一部分自然枯死

被砍断的胡杨树

这里附近大片的胡杨树被片地砍掉

 

 

 

       离开胡扬林不一会儿,就遇到一场非常大的沙尘暴,10米之外根本看不清楚。风沙在路上形成一道一道的路痕。幸好沙尘暴没有早刮一天,否则当时还处在罗布泊中心地带的我们就倒大霉了,找方向、找道路都会成为大问题。这场遮天蔽日的沙尘暴持续了半天时间。

 

       在沙尘暴里穿行了几个小时后到达若羌。午饭后发现汽车左后胎瘪了一半,一查扎了一颗钉子,我们赶紧换胎,把被扎车胎送进修车铺补;然后又仔细把4个轮胎检查了一遍,不查不要紧,一查吓一跳,竟然发现右后胎也扎了一颗钉子,钉子嵌得很深很紧,并不漏气,但后患很大;这个胎侧面还有两道很深的口子,一旦口子裂开,立刻就会暴胎,估计两道大口子是在经过罗布泊盐壳地带时被扎的,以前根本没注意到,幸亏发现及时,否则在后面穿越阿尔金山时肯定会暴胎。马上又换备胎,又补胎。这里不得不再次说声幸运,亏得把这两个坏胎做了修补,进阿尔金山时有段路非常难走,我们的车过去时咣的一声,车震动很厉害,左后胎暴了,下来折腾了一个小时才重新换上补过的胎。这样一来,事先带的两个备胎全用上了,刚刚补后的胎也用上了。前前后后光换胎就花了两三个小时。

回若羌的路上遇上了一场非常大的沙尘暴

沙尘暴恣意肆虐,大得10米外都看不清楚

翻越阿尔金山我们选了一条废弃的国道,这也是我走过的除了西藏之外最不好走的国道,之所以走这条路,目的是为了穿山而行,考察阿尔金山。阿尔金山按罗布语解释,是指有柏树的山,但我们翻越时却没发现一棵植物,全是光秃秃的。董教授曾经来过这里,研究后认为库姆塔格沙漠的沙子来源就是阿尔金山。阿尔金山海拔很高,主峰海拔6000多米,西南往东北走向有700多公里长,南北宽200多公里,是一座层峦垒障的山脉。我们沿着一大片洪积扇形成的山沟慢慢往山上爬,沟里全是黄土和砾石,以前有的十几段路都被洪水给冲毁了,越往前走道路越险,这时我才明白老董为什么让我昨晚要抓紧休息,养精蓄锐就是为了走这段路。中间有十几公里都是在悬崖上走,周围有几百米高的悬崖,土比较软,下面搭着一些木桩子,我们沿着悬崖小心爬行,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可能,好不容易冲过这段路,回头再看时,禁不住一阵后怕。驻足眺望,整个阿尔金山全是黄土,爬到4000米时仍然没看到一点植被,到3600米左右时山上全是雪,路边还有积水冻成的冰。当走下坡路行至海拔3200米左右时,才突然发现前方有一片绿色植被,这时在山间已经走了100多公里。我看过阿尔金山的资料,都说山上有很多植被,还有一个自然保护区,里面有很多动物植物,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却一路没见到这番美景。


 阿尔金山险峻的山沟

远眺巍巍壮观的阿尔金山

 

阿尔金山上多是这种180°的大拐弯


 从高处看刚穿行阿尔金山的公路,不由觉得后怕


 山上的碎石随时会滚到公路上


 这段路的地基易下陷,遂用钢筋裹碎石的方法来加固


 穿行在阿尔金山峭壁

 这些碎石随时会掉下来


 从山上滚下来的大石头


 翻越阿尔金山的公路像在峭壁上削出来的一样,看起来非常险峻,路另一边是深渊


 海拔高的山体被白雪覆盖了



 阿尔金山下的米兰河,水量很少

 车行阿尔金山


车行阿尔金山最险的一段路

 

 

 

 

 

 

       天渐渐黑下来,按照GPS位置,我们开到茫崖镇。路边有很多白土堆,这里就是全中国最大的一个石棉矿区,满山遍野都是白色的灰沫。穿越阿尔金山时,前半段差不多150公里没有碰到一辆车,非常荒凉,而到这里却有很多大卡车在此作业。石棉矿面积很大,我们走了很久才过了矿区。从茫崖镇开出去不久,远远看到一大片灯火,灯火看上去似乎很近,但实际上开了差不多40分钟才走到跟前,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花土沟镇。
       没到花土沟前,满以为这是一个充满彩色沙土的沟,没想到却是一个不夜城。这是一个很庞大的镇,比中国最大的县—若羌繁荣好几倍。我到过青海几十个县,几乎所有县城宾馆都不能上网,但在花土沟这个甘肃最偏远的小镇的小宾馆房间里却能直接上网,这是非常奇特的。原来这里也是青海很大的一个石油基地,这两年发展非常快,现在年产量已接近1000万吨,中国海拔最高的石油井也在这里。石油工人加家属共有五六万人。镇上条件也比较好,楼房很多。网吧里有上百台电脑,都坐满了人。街上更有意思,居然有很多红绿灯,红绿灯上还装有摄像头,简直就是一个现代化的小城市。我们今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荒凉的野外行驶,到这里后,突然间从荒凉到繁华,顿时有一种从野外回到城市的感觉,反差非常大。
      明天我们准备到中国海拔最高的石油井以及集丹霞地貌和雅丹地貌于一体的千佛崖去看看,随后一路进入柴达木盆地。

远望繁华的花土沟镇

 

花土沟镇街景

 

花土沟镇外的祁连山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