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76,267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三危——圣洁的佛地   作者: 寅公 

(2009-06-05 09:05:41)
标签:

宗教

洞窟

佛地

圣境

乐僔

三危山

杂谈

分类: 古今游记

           三危——圣洁的佛地

                 ——情归西部之七

                                           作者: 寅公 
 
 

三危——圣洁的佛地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张大千 张大千 1941年作 敦煌三危山图 立轴

 
    在中国辽阔的大西北,有一片充满魁力的绿洲,它以震惊中外的伟大宝藏和艺术之宫驰名世界,这就是敦煌莫高窟。

    敦煌之所以伟大,之所以迷人,之所以博大精深,都是因为孕育出了莫高窟这样的世界文化艺术宝库。敦煌有了莫高窟,天地才变得空前宽广,才变得如此空灵,如此神秘而安祥。

    敦煌莫高窟,像一颗璀璨的明珠,在古丝绸之路上闪闪发光,它同长城、兵马俑等世界文化遗产一样,是中华民族古老文明的象征,也是人类创造精神文明的一枝美丽的花朵。

    莫高窟不仅是一座历史悠久的艺术宝库,亦是一山水优美的自然风景区。翻开中国地图,敦煌地处甘肃河西走廊西头,南枕祁连雪岭,祁连山上的积雪融化成滔滔党河,千百年来滋润着这一片生机勃勃的绿洲。敦煌地处西北的大漠戈壁,由于宋代以后海运开通,古丝绸之路渐趋冷落,莫高窟默默无闻地沉睡在三危山麓。

    说到敦煌,没有不提到三危山的。三危山,因为它那粗邝雄健的气势,因为它那惊心动魄的佛光山色,使人心荡神移,使人浮想连篇。雨过天晴、云遮雾罩的三危山,时隐时现,五光十色,扑朔迷离,在落日余晖的照耀下,放射出五彩缤纷的光芒。据传,这就是三危山的佛光。去莫高窟,是到达敦煌第二天的上午。导游不无遗憾地说,就在我们昨天抵达敦煌那天黄昏,就在我们在鸣沙山疯玩的时候,仿佛为了欢迎这些重要的客人,这里显现了一个极不容易看到的圣洁的佛地景色。
 

三危——圣洁的佛地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头一天夜里,下了一场雨。这在戈壁上是一年难见几次的。因此,这一天,沙土澄清下来了,空气十分透明。千佛洞散布在一条狭长的山冈上。黄昏,太阳沉没到这条山冈背后去。在还没有沉没时,一道灿灿金光,从这山冈的佛洞后面射来,射过密密的洞窟之前一片小小的平川,射到平川那边的嶙峋的三危山。当太阳更往下沉落时,平川和它中间的一道小溪被荫蔽在深沉的暮色中,只有溪边的树林梢尖还贴着金光。这时,三危山上却金光闪闪。又过一会儿,太阳差不多全沉没了。平川已经誾黑,而三危山上的圣洁的金光却格外地辉亮。三危山上出现了一千尊或者更多尊佛,它们的趺坐之状。那嶙峋的岩石,一个个的佛,全部显圣了。它们鬚眉毕露。它们都有圆光。它们有的盘膝,有的垂足而坐。有的倚侧着,猛兽驯伏在它们足下。全体都合十、微笑。最后,它们隐没在缀满群星的夜幕背后。我记起,此时,我应该就在鸣沙山顶,我曾在沙山观夕阳落西山,只可惜,没有来到三危山下,错过了看佛光。

    那么,三危佛光的这幅美妙的景象,应该做何解释呢?导游说,要了解这个秘密,必须借助自然科学知识和技术。地质科学考察证明:三危山纯为沙浆岩层,属玉门系老年期山,海拔高度约1846米,岩石颜色赭黑相间,岩石内还含有石英等许多矿物质,山上不生草木,由于山岩成分和颜色较为特殊,因而在大雨刚过,黄昏将临,空气又格外清新的情况下,经落日余晖一照,山上的各色岩石便同岩面上未干的雨水及空气中的水分一齐反射出五彩缤纷的光芒,将万道金光的灿烂景象展现在人们眼前。

    另一种解释是:莫高窟修造在鸣沙山东麓的断崖上。崖前有条溪,在唐代叫“宕泉”,现今叫大泉河,河东侧的三危山与西侧的鸣沙山遥相对峙,形成一夹角。傍晚,即将西落沉入戈壁瀚海的落日余晖,穿透空气,将五彩缤纷的万道霞光洒射在鸣沙山上,反射出万道金光,这正是我们有时看到的“夕阳西下彩霞飞”的壮丽景象。

    实际上,无论是出现在三危山,还是鸣沙山两个方向的所谓“金光”,都是一种在特殊条件下的自然现象,古人由于受当时生产力的局限和宗教迷信的束缚,无法从科学上解释这种自然现象,只得用神、佛显灵来做结论,至于乐僔和尚,他为了神其佛法,显示自己的虔诚,便又有了“忽见金光,状有千佛”的玄妙说法流传于世。

    莫高窟在敦煌市东南25公里处。汽车从市内开出20分钟后,即见前方左面是座陡然崛起、劈地摩天的石山,石山有三个山峰,这就是有天然屏障之称的古老的三危山。从车上远远地看到起伏连绵的三危山,在大西北独有的强烈阳光的照射下,仍然十分美丽。据《都司志》三危条下注释:此山之“三峰耸峙如危欲坠,故云三危”,三危山也由此而得其名。若登上山巅,可东望安西,西尽敦煌,山川树木,尽收眼底,所以古来又有“望山”之称。右面即沙漠奇山——鸣沙山,以风动沙鸣而称奇,更奇特的是在它漠漠黄沙之间孕育了一汪神水——月牙泉,被称为天下沙漠第一泉的月牙泉,宛如新月静落在道道沙岭之间,清莹透澈,碧波漫漫,引来清风徐徐,为这苍黄的沙漠之地平添了许多风韵,真可谓沙漠之中别有天地。莫高窟入口处的大牌坊,东面上方有郭沫若书写的“三危揽胜”四个大字。可见,古人所谓“座镇敦煌第一山,谁移泰岳到阳关”的诗句,读来并不夸张。

三危——圣洁的佛地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敦煌莫高窟依然耸立在三危山的对面。绸带似的白桦树林将敦煌细致柔软地包裹在蓝天白云下,修缮一新的莫高窟展现了其源远流长的文明之貌。那象蜂窝般的无数洞窟,就修建在三危山和鸣沙山交接处的峭壁上。虽然经过千百年的自然风化和人为的损坏,但是直到现在,还有492个洞窟被完好地保存下来。来来往往拜谒的人流陶醉在佛教文化浓郁的历史中。

    当年的修行者为了能有一个清净优雅的环境栖身安心,终于在敦煌的鸣沙山下、宕泉河旁建窟修行。水是万物生命的源泉,祖师们之所以看重莫高窟这块地方,是因为有了宕泉河,只有有了水,才可以在林下水边,长养圣胎,所以有了宕泉河才有了莫高窟,西千佛洞、榆林窟无不是如此。当我们到达敦煌时,当年潺潺流水的宕泉河只剩下一股细流,从石窟南方曲曲折折地流经整个莫高窟,潜入砂碛之中。因为有了这股泉水,形成了崖上和崖下截然不同的景色,崖上是一片黄沙,荒凉满目,崖下则是绿树成荫,清泉萦回。错综在灰色崖壁上的石窟群,彩画纷披,错落有致,掩映在绿树丛中。

    传说,舜流四凶,“迁三苗于三危”,我不知道为什么莫高窟一开始就如此的古老而又神秘,成为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提起三危山,无论是谁大约首先想到的一定都是那圈佛光,那个叫乐僔的和尚因此而留下一段传奇无法被人遗忘。我毫不怀疑他是用足了全部的智慧想到要在这山体的砾岩上凿出一个洞窟出来,用以承载他的机缘、他的幸福、他的感恩戴德,他的生命也由此充满一种卑微的理想。而他根本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举动会成为莫高窟的引子,所以无论这洞窟成长到后来有了多大的名声,铺排成了多大的气候,前面被冠以越来越多各式各样的定语,直接上升到与民族与人类相提并论的高度,都不能否认的一点是,那个叫乐僔的和尚都是理所当然的抛砖引玉之人。根据最早记载这一历史事实的文献《李君莫高窟修佛龛碑》碑文,我们可以有充分根据,想见如下的真实历史画面:

三危——圣洁的佛地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秦建元二年(公元366年)的一个黄昏,云游四海的乐僔和尚手拄锡杖,疲惫地行至三危山下的大泉河谷。经过一天的奔波,他又饥又渴,十分疲惫,坐在绵软的沙滩上歇息。夕阳西下,金色的余辉照在三危山上。面对茫茫大漠,他想找个地方住下来。何处是归宿?正在峰头四顾、踌躇怅望中,他蓦地看到一片奇景:对面的三危山顶金光万道、烈烈扬扬,放射着五颜六色、灿烂耀眼的光环。三座危峰的金光化作“三世佛”显出真容,倏地一晃,好似千佛显现,在诵经说法。是晚霞吗?不对,晚霞就在西边,与三危山的金光遥遥相对。刹那间,一心吃戒修行、礼佛诵经的乐僔被这佛国奇景炫惑了,他激动万分,怔怔地站着,被眼前的佛光所融化,眼前是腾燃的灿灿金光,背后是五彩的晚霞,浑身被照得通红,手中的锡杖也变得水晶般透明。天地间没有一点声息,只有光的流溢、色的笼罩,他有所感悟,这是佛陀的启示,多年苦苦寻找的佛国胜地,竟在眼前,顿时,他决定就在此地修行拜佛。他认为这就是佛家的圣地,认为那金光就是佛光显现。于是他把锡杖插在地上,虔诚地跪下身来,朗声发愿,从今以后要广为化缘,在这里修窟造像。和尚发愿完毕,两方光焰顿时暗下来,苍然暮色压着茫茫沙原。于是,乐僔四处化缘,请来工匠,在三危山对面大泉河西岸的鸣沙山崖壁上,开凿了第一个洞窟,这就是莫高窟创建的开始,距今一千六百年了。接着,法良禅师又在乐僔和尚所开的窟旁边开凿了第二个洞窟。乐僔和尚在化缘之时广为播扬自己的奇遇,远近信士也就纷纷来朝拜胜景。年长日久,后继者相继在三危山构建了一个又一个新的佛窟,以求旅途平安。上至王公,下至平民,都纷纷来到这里,开窟造像,有的是独筑,有的是合伙,注入自己的信仰、祈求和祝愿。从此,这个山峦的历史,就离不开工匠斧凿的叮当声。从4世纪中叶开始,历经十个朝代的凿窟、修龛、绘画、塑像,一直延续到元代才终止营造,长达一千多年。沙漠深处的莫高窟,浓浓地吸纳了无量无度的才情,空灵灵又胀鼓鼓地站着,变得神秘莫测而又安祥,成为我国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宝库之一,一方伟大的世界文化遗产地也由此而产生。

三危——圣洁的佛地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到莫高窟时,已是上午九点多了,虽然没有看到三危佛光的奇景,但是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因为我到了莫高窟。那天,游人不多,到中午时,莫高窟恢复了沉寂,我漫步在窟前的绿荫道上,凉风习习,心中的烦恼乱意也一下子被这充满宁静与空灵的意境所净化。其实,即使没有三危佛光的启示,祖师们也会在这里坐禅修行,只不过大自然这不经意的一招,更加增添人们几百年乃至千年求索的信心。

    我们小心地走过河流上的木板桥,便来到窟洞前。天地苍苍,如虚如幻,世事沧桑,弹指千年,当我们站立在壁画前,一切时间与空间都在这里凝固,化作永恒。洞窟和台龛的形式,壁画和彩塑的风格,历代不同,各具特点,通过这些留传下来的艺术遗产,可以看出历代艺术风貌的演变,如北魏、隋时期的粗壮洗练,唐代的宏伟富丽,宋的简素,元的遒劲等等。我们从唐代许多大壁画的繁杂无比的大构图和彩塑菩萨栩栩如生的神态、细节的刻划,甚至一个脚趾头都作有文章的严肃不苟的创作态度来看,充分显示了我国唐代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空前强盛;但是,到了宋代,情况就开始变化了,不仅自己开凿的洞窟已寥寥无几,大多都利用前代原有洞窟,予以涂抹重修,而且绝大部分的壁画已趋于大同小异的图案和千佛为主,失去了唐以前那种丰富多采、宏伟壮丽的气魄;明代因为它不在中国统治势力范围之内,所以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清代虽然做了一些修建工作(特别是彩塑的重修),可是由于艺术技巧的低下,一经修建,反而面目全非,粗劣不堪,等于毁坏,真是好心做了坏事。因此,敦煌的研究工作只承认到元代为止,是不无道理的。

    佛教是从西域传入的,因此佛都艺术自然也就受到外来的影响,但是,富于创造精神的民族艺术工匠,却加以融会消化,创造出具有民族个性和地方特色的自己的艺术,不仅在形式上,而且在内容上也渗入了自己民族的东西。当我们面对着这些伟大宝贵的祖国艺术遗产时,总会自然而然地萌起一种民族的自豪感!

    我们在平日能够看到一些宋代绘画的原迹,已视为珍宝了,更不必说唐和唐以前的;而在敦煌,从北魏到隋唐,却完好地保存了那么丰富的壁画和塑像,真是学习和研究我国民族艺术成长、发展和演变过程的大课堂。

    离开莫高窟,驶入敦煌市区时,夕阳正西下。望着西边那一抹苍凉,那一刻,心下已经隔世。莫高窟里,时光剥蚀了众佛诸神鲜丽的容颜,但依然可见衣袂飘逸、风神潇洒。如果可以让我拂一拂那掩饰壁画的厚厚尘沙,重现千年前的流光溢彩,我想,我一定会感动的。

    三危山成了敦煌的一个标志,那是渊远的一种沉积。那三危山上的顽石,依然站在继续目送莫高窟的文明流向远方,悠悠不断……

    

    2006年3月5日
 

三危——圣洁的佛地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三危山景区

  【三危山景区】位于敦煌市东南二十五公里处,有一处宗教活动胜地“三危山”“三危”是史书记载中最早的敦煌地名。东晋永和八年(352年),佛教徒开始在此创建洞窟。前秦建元二年(366年),高僧乐尊经此,见三危山状如千佛,始凿莫高窟。三危山自古以来都是敦煌一处重要的宗教胜地。三危圣境国模甚大,一派佛国圣地、道家天宫的景象。
  位于敦煌市东南25公里处,是敦煌三危山景区投资开发股份责任公司开发兴建的一处宗教活动胜地。“三危”是史书记载中最早的敦煌地名,《尚书·舜典》载:“窜三苗于三危”。早在公元二世纪后半期,东汉著名学者侯谨在此著书立说。东晋永和八年(352年),佛教徒开始在此创建窟。前秦建无二年(366年),高僧乐傅经此,见三危山状如千佛,始凿莫高窟。三危山自古以来都是敦煌一处重要的宗教朝拜胜地。
  出敦煌市东南行,在距莫高窟3公里处轨道左行,再2.5公里即到三危山下,穿越山间炸劈出的一长350米的陡峭弯路,越山行3公里即到“三危圣境”。东西向约6公里的景区有山门牌坊、王母宫、观音井、阿弥陀佛殿、观音殿、龙王庙、平安庙、释迹牟尼大佛、老君庙等庙字宫观建筑,远山上还有乐堂和各种碑刻、塑像。
  进入圣境,首先是座东向西的四柱七楼牌坊式山门,上刻“三危圣境”。前方不远处两山环抱间坐落着王母宫大殿,为二层歇山顶仿唐宋式宫殿建筑,相传这里曾是西王母所住之处。再前行过“观音井”牌坊,但见北山上有一古老的阿弥陀佛殿和观音殿寺院,东侧新修的观音寺重檐歇山顶仿宋建筑与古老的观音井亭连为一体。从观音寺东行,前方山丘间一龙王庙东北一西南向座立,庙内祭把有民间信仰的雷神及诸天龙王,四海龙王。五方龙王诸神。从龙王庙前行有平安庙,系悬山描岭画嵌殿堂,为祭把门神、财神,灶神、城隍土地诸神之所。再前行远山上一高66米的释迦牟尼大佛像凭立山头,座东向西,与其它各殿呈一线分布,在大佛脚下观景,三危圣境尽收眼底,老君堂是最东边的一座古老庙字,供奉太上老君,以求保佑一方平安。
  三危圣境规模甚大,一派佛国圣地、道家天宫景象。新修的各佛殿将于2000年农历四月初八日举行开光仪式,并对游人开放。

三危——圣洁的佛地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