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76,267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车过瓜洲    作者: 寅公 

(2009-06-04 13:04:45)
标签:

瓜果

蜜瓜

青莲色

白兰瓜

王安石

安西

杂谈

分类: 古今游记

               车过瓜洲

                ——情归西部之三

                                         作者: 寅公 
 

车过瓜洲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宽阔的柏油马路笔直地延伸在骄阳下的戈壁之中,炙热的路面蒸腾着热浪,好在车内的空调工作正常,否则谁也忍受不了这个时辰的戈壁炎热。这里是真正的戈壁,空旷、荒凉,视力所及的范围之内看不到一棵绿色的植物。

    车到安西县疏勒河边的玉门镇时,已是中午。我们决定在这里吃午饭。

    甘肃有两个玉门,一个是玉门镇,一个是玉门市。据说,唐朝玉门关就在玉门镇附近,而汉朝玉门关则位于敦煌境内。玉门镇是现代中国石油工业的发源地,铁人王进喜就是这里的人,途中看到有铁人故居的招牌。

    吃过午饭,车子又行驶在茫茫戈壁里。过桥湾、双塔,进入一片空旷地带,终于再进绿洲,看到有庄稼地与人迹了,原来这就是安西城——唐朝时称瓜州的地方。这里象任何一个北方小镇一样,简单、朴实,平常得近乎不起眼。这里基本上就是以国道为其主干道,以道旁两排长约里许的铺面建筑为主体的一个镇子。在这主干道的中间位置,铮光闪亮的不锈钢雕塑是这个镇的地标。那是一个手揽花篮、摆着一副天女散花般姿态的仙女。但她不叫“花仙子”,而叫“瓜仙子”。
 

车过瓜洲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唐朝河西四州分别名为凉州、甘州、肃州和瓜州,即今武威、张掖、酒泉和安西。自古以来,安西盛产美瓜,出西域者经本地便叹本地的瓜果香甜,故将安西称为瓜州。西瓜从北非传入中国、进入中原的第一站,就是河西走廊的西端。据《晋书·地理志》载:“古瓜州地,产美瓜”。安西,现代又以大风著称,是中国最干旱的地区之一,安西风也是“西域四绝”之一。因历史植被生态破坏,又兼在中西伯利亚高压气流南下向中国侵袭的要道,安西号称风库。据气象统计,在安西,多年平均大于或等于 8 级风的日子有 68.5 天。大风一起便是沙粒和石块的天下。北京的沙尘暴,多来源于河西走廊和内蒙,恐怕这里的沙尘对华北和北京也有“贡献”。所幸安西大风集中在冬春季节,我们此行已是盛夏,没有遇到“黄风怪”。露天下日头如炉挥汗如雨,而高高的白杨树荫下,轻风吹拂倍感凉爽。露天和荫处简直是两重天,这就是大西北的夏天。

    安西县城虽地处大漠,街道却异乎寻常地清洁。而路边色彩斑斓的瓜果摊着实吸引了我们的视线。一个个类似集市小吃摊的桌子,成排地摆在国道旁那宽阔的人行道上。每张桌旁都摆放着几把简易的椅子,每张桌面上都摆放着同样的东西:瓜。

    一张张白色的桌子上,放着碧绿色的西瓜、金黄色的蜜瓜、圆形皮色黄亮的白兰瓜和皮薄仿似珍珠的阳关葡萄,空气中漾溢着瓜果的甜香,每个戈壁滩上的旅行者都会忍不住驻足,更忍不住想痛痛快快地大快朵颐一番。

    于是,经历了荒凉戈壁长途的我们,便跳下车来,蜂拥而至地扑向瓜摊。在椅子上坐下,没问价就对主人喊挑最好的瓜,每样开一个。然后就绿的、黄的、白的逐个消灭。那瓜果滋味的确名不虚传,特别地香甜。瓜果在喉咙冒火嘴唇干烈的时刻,能吃到这种瓜果,真是上天的造化,汁水之浓之甜令人滋润甘爽得终身难忘。那西瓜、蜜瓜、白兰瓜,个个是又甜又香又新鲜,吃得人人摇头晃脑、呲牙咧嘴,最后摸着鼓鼓的肚子,才恋恋不舍地上了车。一路还念叨:只有瓜仙子才种得如此好瓜。
 

车过瓜洲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接下来是继续一直向西、向西,赶路仿佛是最要紧的事。在这荒漠上,黄昏格外显得美丽。西北的黄昏比内地来得迟。夕阳给空阔净洁的天空涂上五彩的晚霞,那圆圆的落日,也显得格外地大,格外地圆,格外地鲜艳……那天,夕阳在地平线上挣扎着,象是一只血流汨汨的心脏,那泛滥的血光将天空、大漠染得一片赤色。地平线上浮动的暮色像一片微澜轻漾的海水,托浮着那轮落日,景色奇妙而美不可言,让人从心底里不由自主地升腾起对这神奇的大自然的无限崇敬与畏惧……

    暮色渐浓,日头一点一点落了下来,天渐渐地暗了,四周变得有些阴森,只有那轮火烧云一样的落日像只暗红色的气球,又似一抹织锦布悬挂在西天,在单调的灰白基调里甚至于有悲壮的味道了。渐渐地,树林背后那片辽阔无垠的幕布,也已变得一片火红了。高高的电视发射塔依然在那儿矗立着,诉说着未来与文明的故事。夜色烟雾般在四周弥漫,安西城那粗壮老拙的西北榆在路边迎来送往,不知已有多少年,我们也成了它接纳的过客。安西城已被融进夜色里了。

    一过安西,路就在一片空旷的荒漠上时高时低地向夜色沉沉的远方延伸,我知道它通往的,就是那我向往已久的敦煌。经过安西县城后,车就拐上了省道,但路况依然很好。地面上的黑色渐渐浸润天空,但天穹高远处仍是一片绚丽的光明,仿佛黑暗是由大地制造的,而光明是天空给予的。夜色里,长城与烽火台的遗迹依稀可见,让你感觉到它与我们之间曾有过一段漫长的业已悠悠流逝的时间,难回头也不会再来,但依然的会留下一些空壳给你,在苦寂中慢慢地追忆——那可能是幸福,也可能是痛苦。  

    我的思索,依然挽留不住西天绚丽幕布上那颗橘红的落日,它依然地那么沉着而又从容,依然地在那块宽大的幕布上尽情地张扬着自己的才艺——魔术般地变幻着手中的油彩。
 

车过瓜洲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欣赏着它将时间变成光、变成色去装点空间,放纵它在不经意地掠夺自己的时间——一丝一丝地抽走,你并不觉得可惜,等到手中只剩下一根时,抽走的永远不可能讨回。突然有一种感觉——这落日不也是一团正在冷却的火炭么,它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时空里,让自己的光和热都变成天幕中的绚丽和精彩,让靠近自己的变得炽热和金黄,让稍远一些的变得火热和鲜红,让再远些的变得温暖和美丽,让能感知它的都得到一丝温热和光明。哦,它在牺牲着自己的现在,给你预备一个崭新的明天,当你一觉醒来时,再见的则是涅槃后的一个。

    落日消失了,但它挥洒的才艺与热情依然还涂满了大半个西天,但原来鲜亮的云朵已变成灰暗的青莲色。继续在大漠中前行,西天边的那片云朵时聚时散,晚霞依然没有散尽,只是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我们向目的地的靠近,在不时地变幻着色彩和模样。时而是波涛汹涌的大海,只是听不到让大地震撼的滚滚涛声,因为它喧嚣在遥远的时空,乍看离我们是那样地近,其实却是那样地远;时而是巍峨峥嵘的群山,只是你看不出这山有几重,也不知道它的余脉在哪里,乍看它是那样地淡,却又不知道它到底有多深。究竟像些什么,全凭你的爱好和想象,或狗,或豹,或龙,或虎……到最后,那云朵竟然幻化成一只展翅高飞、而又依恋回首的凤凰……只是颜色在慢慢地变暗,由原来的橙红鲜亮,到后来的杏黄、花青,以至于到最后,都变成了黑沉沉的一片,但在那渐渐露出底子的天幕上,却又多出了无数闪亮的星星,只是不见明月的影子……

    出安西,走敦煌,一路都是戈壁、大漠。汽车在弥漫着青莲色的夜色中疾驶着,仿佛她要将这一切吞噬,一切都逃不出夜的包容。天完全黑下来之前,那抹落日的最后灿烂还在我心头象火焰一样燃烧着,在最荒凉冷僻的地方才会映射出如此火红热烈的夕阳西下吧。冷热、强弱、厚薄本就是一系列不可分割的奇妙组合。
 

车过瓜洲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车子继续飞驰,戈壁不断延伸……当眼前依稀可辨的连绵绿色慢慢映入眼帘的时候,竟使我感到莫名的畅快和激动,我知道,敦煌快到了。淡淡的绿色渐渐地由一丝变成了一层层、一片片地鲜绿,那是一排排的白杨树、一块块的庄稼地,在戈壁的阳春里绽放着生命的色彩。虽然眼前所见的农田、民居与北方常见的乡村没什么两样,但要知道,这是戈壁中的乡村,它们是真正的绿洲。这里的每一片绿色都是那么的来之不易,每一棵庄稼、每一棵树,都凝聚着人类对生命的最原始的热爱,比之江南的水乡,这里的绿色虽然不是醉人的,但它们却更令我动情。这片沙漠中罕有的绿洲,这座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城市,先用它的生命色,迎接着每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此时的天空,通透的没有一丝云彩,天边月儿高挂,不甘寂寞地与夕阳争辉。

    透过薄薄的夜色,我们仍然分辨得出路边那粗粗的树木,它好象一个个饱经沧桑的老人,虽默默无语,但却万事俱明。我分明感觉到,它们再静静地看着我这远来的客人——对丝绸之路上古代文明充满景仰之情的年轻的后生……

    此时,我们已靠近了敦煌。

    

    2006年2月5日
 

车过瓜洲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安西

车过瓜洲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甘肃省安西县总面积2.41万平方公里,是连接甘、青、新、藏四省区的交通枢纽。兰新铁路横贯全境,国道312、313、215线连通四方。全县辖13个乡镇,总人口9.18万人。
  安西县年平均气温8.8℃,无霜期130—146天,年均降雨量41毫米,属典型的大陆性气候。现有耕地34万亩,宜农荒地100万亩以上,草原265万亩。已探明金、银、铜等矿藏总储量在3000万吨以上,黄金年产量931千克,名列全省榜首。
  这有以古城堡、汉长城、石窟寺和古墓葬为代表的古遗存多达272处,榆林窟与莫高窟并称姊妹窟,为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安西之名,起始于康熙年间,康熙帝在安西布隆吉大败葛尔丹部属3000余人,始称“安西”,取义为“安定西域.
  安西,古称“瓜州”,自古就以盛产“美瓜”而名扬中外.
  2006年8月16日,原安西县举行盛大仪式,隆重庆祝该县正式更名为瓜州县,这标志着从1913年设县至今、沿用了93年的“安西县”从此成为历史。
  位于河西走廊西端的瓜州县,是连接甘、青、新、藏四省区的交通枢纽,总面积2.41万平方公里,辖5镇6乡,总人口10.6万。该县自初唐就称为瓜州,因盛产的蜜瓜品质优良而得名,后“瓜州”被作为行政建制的名称正式沿用。清康熙末年,青海蒙古策旺阿拉布坦叛乱,屡侵哈密、吐鲁番等地,西域不安,且直接威胁到张掖、酒泉、敦煌、瓜州。清政府平定叛乱后,改“瓜州”为“安西”,意为“安定西域”。自雍正元年(公元1723年)设置安西镇及安西卫于今安西县的布隆基镇,此地先后设置安西同知、安西道、安西府、安西直隶州。1913年,安西设县并沿用至今。
  另有个安西,详见: 送元二使安西 作者:王维 渭城朝雨浥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进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全部注释 1.元二,名不详。安西,唐代设安西都护府,治所在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车县内.
  另有个瓜州,王安石的《泊船瓜洲》:“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到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瓜洲——地名,在江苏省邗江县的长江北岸,与镇江隔江相望。京口——在长江南岸,就是今天的江苏省镇江市。钟山——在今天的江苏省南京市的东郊。作者王安石的家就在这里(王安石(1021-1086),字介甫,晚号半山,小字獾郎,封荆国公,世人又称王荆公。抚州临川人(现为抚州东乡县上池里洋村),北宋人)
  有关安西的,313国道 安西—若羌 调整后撤消.还有226国道也已撤消.由此查而修改.
 

车过瓜洲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