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06,705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片柔情付与东风飞白絮   含泪的射手

(2009-05-19 11:08:33)
标签:

白絮

钗头凤

陆游与唐琬

后妻

江南

杂谈

分类: 沈园专集
                                  一片柔情付予东风飞白絮
 


     沈园和大多江南的古建筑群的风格类似,而且由于江南多雨,土木结构的建筑大多无法很好的保存,作为越中名园,沈园的特殊在于她的灵魂——陆游和唐琬的爱情悲歌。假如沈园只剩一堵墙,一堵镌刻着《钗头凤》的断墙残垣,是否也一样可以流传千古呢?!
      从三味书屋出来,乘坐绍兴最具地方特色的乌篷船沿着缓缓流淌的河水,便可到达沈园。悠悠绿波上的放翁桥是后人为了纪念陆游而兴建的,可惜陆游却没有机会踏着这座桥去追寻那逝去的红颜与爱情?
     入口处的“断云”石,静卧在午后的阳光下,无声地诉说着绵绵不断的淡淡哀怨和浓浓痴情。“断云”二字,取自陆游的诗句“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悠梦事茫茫”,因为越地“云”和“缘”的发音相似,所以——“断云”也被后人赋以“断缘”的意义,椭圆的大石被人为地分开,但石头中间却依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紧紧相依。这是陆游与唐琬无奈悲戚的爱情故事的诠释。
        陆游与唐琬,在年少的岁月里曾经在沉浸幸福甜蜜的爱情生活中,以至于引来了陆游母亲的厌恶,最终被迫分离。
        唐琬绝对想不到,那个于时事大是大非如此分明的书生,那个在战场上横戈跃马如此勇猛果敢的战士,那个于她的爱情守候如此柔情蜜意的爱人,竟然违背不了母亲的意愿,就凭着一纸休书把她赶出了陆府的大门,爱情居然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
        但是陆游是否想过,一时的妥协,最终会使自己最深爱的那个女子早早的香消玉殒,而自己却要苦苦的守候着那份深深的眷恋寂寞的活在这个没有唐琬的世上呢?那种天人永隔的遗憾,没有经历过的我们又怎么能够深刻的体会得到呢?
     清风拂过,柳絮飞花,散淡地飘落着,飘落在碧绿的水池上。我在陆游与唐琬离异后不期而遇的葫芦池久久徘徊,倾听沈园里传来隐隐的古筝声。
     在这场爱情中,人们往往只关注、同情陆唐二人。有多少人去关注、去同情陆游的后妻与唐琬的后夫?
     陆游离异后迎娶其母相中的女子,历史记载过少,难知其事。我只知道一个传说,陆游在再婚后,还曾与一个擅长诗词的女子倾心相爱。这回是陆妻维护自己的爱情与地位,力逼二人分离。初初看时,忍不住叹息:可怜的陆游,可悲的陆游,一生无法与自己喜欢的女子执手相伴。但是,陆游的后妻既然是陆母看中的,封建家长看中的温柔贤惠,她断然是不缺乏的吧?有妻如此,在一定程度上,大概可以慰藉陆游于情伤心失意,于国壮志难酬的悲戚吧?可是,她是否也能够同样拥有感情慰藉?她幸福么?
     而唐琬再嫁的赵士程,亦是当时名士。据考证,他与陆唐二人互为表亲,对陆游的才情与爱国情怀素来钦佩,亦熟知陆唐旧事。与唐琬同结连理之后,他同情唐琬,体谅唐琬,爱怜唐琬,也想让唐琬幸福。他与唐琬在沈园和陆游邂逅时,面对唐陆二人“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尴尬与无奈,亦是他婉言宽慰唐琬,让她同意派家童给陆游送酒。唐琬送来的酒菜,陆游百感交集,感慨万分,写下了感人至深的绝唱——《钗头凤》。后来唐琬作和陆游的《钗头凤》词,也是他转交给陆游(唐琬的和词,并非如所传说的那样在陆游挥毫写词的墙壁上即兴所写,而是在病中伤怀所作)。
     遗憾的是,赵士程的怜爱与体贴,还是挽不回唐琬的心,挽不回唐琬的生命。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     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唐琬《钗头凤》

     唐琬在郁郁寡欢中,病愁交加,“病魂常似秋千索”,最终香消玉殒。她以生命决绝的消逝,来祭奠她的情爱,祭奠她与陆游的情爱。唐琬的离去,致使陆游深深忏悔与悲伤。其实,我想,唐琬留给赵士程的,又何尝不是深沉的悲怆呢?
     依现代的目光看,我们欣赏爱一个人就是尊重他(她)的选择,让他(她)过得比自己好。但是,爱情不是能够如此简单断定的。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也许,爱情是“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也许,爱情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也许,对陆游与唐琬而言,在芸芸众生中,只有对方读懂了他(她)的心事,只有对方拨动了他(她)的心弦。深爱一个人,却无法厮守一生,无缘执手一生。
     走过曾让陆游黯然落泪的春水亭,想起陆游的诗句: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几十年的岁月,抵不过初恋女子的一抹笑容,抵不过薄命红颜的一怀愁绪。让他在刹那间动容,在思念的心涛里苦苦挣扎,在余生的每一寸光阴里深深铭记。
     总觉得春天的沈园过于葱绿,与园子的故事不是非常的契合。但是,又如何挡得住人们追寻的步伐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