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12,382
  • 关注人气:2,3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男人的一夜 女人的一生——千古伤情在沈园 中国预测

(2009-05-18 18:08:06)
标签:

千古

红酥手

钗头凤

梅花

陆游

沈园

杂谈

分类: 沈园专集
男人的一夜 女人的一生——千古伤情在沈园 

 

沈园的冬天依然下着南方的雨,06.1.31冬季最后的日子,我从鲁迅的百草园匆匆的赶到了沈园。 
绍兴的沈园是南宋越州私家花园,园内亭榭楼台,小桥流水,假山林荫,被誉为“越中名园”。我来沈园是为了探寻一段凄丽温婉的爱情故事、一首唱和了近千年却仍让人唏嘘不已的爱情诗篇。 
在雨中,当我漫步在寂寞荒凉又阴森可怕的沈园小径,来到冷翠亭,我的心情正随着脚步的挪移而变得沉重……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冷翠亭留住了一个温婉细腻,柔顺美丽女子的爱情幽梦。 
  在冷翠亭,我仿佛看到唐琬那悲情的目光,我似乎又听到唐琬那撕心裂肺的哭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倚斜栏。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是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我的思绪正沉浸入历史的长河,我陷入深深的思考中……我仿佛穿越八百年时空,我想对陆游说:你不知道吗?男人的一夜是女人的一生呀!男人看似漫不经心的一次风流,却成了一个女人一生都放不下的思念.女人让人如此窒息的深情是多么让人伤感. 

曾经金戈铁马的你,因为“孝”道的无奈,而辜负了一个女人一生的幸福,你永远是有愧的,你欠下的感情债是永远无法偿还的,你提起笔在一堵粉墙上题了一首千古绝唱的《钗头凤》。千百年来,情以词传,园以情传,使沈园亦成了千古名园,留下千古伤情在人间!你那红酥手化做冬天的红梅斜入我的眼前,可是那凋零的红颜在向世俗礼教的抗议?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闲云亭。 
 沈园,一曲寂寞而古典的情殇,沉淀着美丽爱情的绝唱!在东湖的乌蓬船上,我又一次看到唐琬的泪化作东湖的水。         
   
他们,琴瑟甚和,十分恩爱。夫妇关系太好,常常引得婆婆的不满,陆游礼部考试被黜,于是陆母一怪唐琬没管住丈夫的思想,让其“放任”,二怪她使丈夫“惰于学”,三怪其不吉利(陆父病死),逼儿休妻。陆游不敢违母命,写下了休书,但却在外租了房所,背着母亲与唐琬相会。不久,东窗事发,只得忍痛分离,即又娶王氏为妻,唐琬也遵从父命,改嫁陆游表弟赵士程。约十年后,唐琬随夫来沈园踏春,当她倚在这问梅槛的美人靠上赏花观景时,却发现了独自在沈园徘徊的陆游,尽管“使君有妇,罗敷有夫”,但俩人因是无奈分手,情丝未尽,相顾茫然,在征得丈夫同意后,唐琬命家僮送去了一份酒肴向其致意。陆游体会了她的深情,百感交集,不仅想起俩人相知甚笃的情景,以及别后数年消息的隔绝和人事的变迁,他喝下了这杯苦酒,提起笔在一堵粉墙上题了一首千古绝唱的《钗头凤》。千百年来,情以词传,园以情传,沈园亦成了千古名园。 
陆游酷爱梅花,踏进沈园,盛开的梅花到处可见,浓郁的馨香扑鼻而来,诗人用梅花不惧严寒、傲雪怒放的高洁品格自明,我们仿佛看见这棵棵梅树下都有诗人的身影,真所谓“一对梅花一放翁”。 
城南水陌又逢春, 
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成泉下土, 
墨痕犹锁壁间尘。 
  循着这梅径,踏着烟痕,我们只能皓首长叹,这凄婉的故事不复存于现实应是我辈所幸。! 
 钗头凤 陆游   

红酥手 黄滕酒 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 欢情薄 一怀愁绪 几年离索 错 错 错   

春如旧 人空瘦 泪痕红?鲛绡透 桃花落 闲池阁 山盟虽在 锦书难托 莫 莫 莫   

陆游与表妹唐婉本恩爱夫妻,感情甚笃。但因陆母不喜欢唐婉,终被迫休离。 后二人各自婚娶。十年后的一个春日,陆游独游沈园与唐婉邂逅。唐婉以酒肴款待, 陆游感伤 万分,惆怅不已,随即在园壁上题下此词,抒发了自己内心的眷恋相思 之情和无尽的追悔  

唐婉读后百感交集,含泪和词一首:   

世情薄 人情恶 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 泪痕残 欲笺心事 独语斜栏 难 难 难   

人成各 今非昨 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 夜阑珊 怕人寻问 咽泪装欢 瞒 瞒 瞒   

    四十年后,陆游沈园重游,含泪写下《沈园》以纪念唐婉: 其中不乏刻骨铭心的眷恋与相思,也充满不堪回首的无奈与绝望,真是荡气回肠, 震烁人心。   

沈园二首 陆游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陆游晚年,每年春上必往沈园凭吊唐婉,每往或诗或词必有寄情。他84岁--生前最后一年的春天,仍由儿孙搀扶前往并留下两首七绝: 其一   

路近城南己怕行,沈家园里最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其二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