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12,382
  • 关注人气:2,3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沈园何处觅诗踪  含泪的射手

(2009-05-18 18:01:00)
标签:

沈氏园

壁间

《沈园》

钗头凤

陆游

绍兴

杂谈

分类: 沈园专集
沈园何处觅诗踪
 

  绍兴历史上有众多名园,随着星转斗移,或湮没无闻,或难以觅迹。唯独沈氏园,历时八百五十年以上,至今遗址犹在,旧貌新颜。原因何在?诗人情结。沈氏园为宋代沈家私人园林。位于绍兴市区鲁迅中路洋河弄,系越中宋代名园,园主姓沈,故名沈园。又因南宋爱国诗人陆游在园壁曾题《钗头凤》词而名闻遐迩。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人,官至宝章阁待制。相传,陆游初娶唐琬,伉俪情深,后因母命被迫离异。绍兴二十一年(1151),两人邂逅于沈园,唐琬遣婢致酒肴,陆游百感交集,题《钗头凤》词于壁间:“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极言“离索”之痛。唐琬见而和之,情意凄绝,不久抑郁而死。晚年陆游,又数访沈园赋诗述怀。绍熙三年(1192),他68岁时重游沈园,又赋诗一首。在诗题中写道“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40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已易主,刻小阕于石,读之怅然。”与陆游同时的赵蕃旅越,就写有“步沈园”一诗:“黄菊花残白菊花,孟冬风日亦云佳。晚来忽有寻诗兴,送尽投林万点鸦。”可见当时到沈园游赏,不少与诗兴有关。
     伟大爱国诗人陆游爱情的欢乐和悲哀,便是借沈园以寄托的。
     先看三则有关记载:
     陈鹄《耆旧续闻》:“余弱冠客会稽,游许氏园,见壁间有陆放翁题词云……辛未三月题。放翁先室内琴瑟甚和,然不当母夫人意,因出之。夫妇之情,实不忍离。……务观一日至园中,去妇闻之,遣遗黄封酒果馔,通殷勤。公感其情,为赋此词。其妇见而和之,有“世情薄,人情恶”之句,惜不得其全阕。未几,怏怏而卒,闻者为之怆然。此园(按即沈园)后更许氏。淳熙间,其壁犹存,好事者以竹木来护之,今不复有矣。”
     刘克庄《后村先生大全集》:“放翁少时,二亲督教甚严。初婚某氏,伉俪相得,二亲恐其惰于学也,数谴妇。放翁不敢逆尊者意,与妇诀。某氏改适某官,与陆氏有中外。一日,通家于沈园,坐间,目成而已。翁得年最高,晚有二绝云:‘肠断城头画角哀,……’、‘梦断香销四十年,……’旧读此诗,不解其意,后见曾温伯言其详。温伯名黯,茶山孙,受学于放翁。”
     周密《齐东野语》:“陆务观初娶唐氏,闳之女也,于其母夫人为姑侄,伉俪相得,而弗获其姑。既出而未忍绝之,则为别馆,时时往焉。唐后改适同郡宗子士程。尝以春日出游,相遇于禹迹寺南之沈氏园,唐以语赵,遣致酒肴,翁怅然久之,而赋《钗头凤》一词题园壁间……实绍兴乙亥岁也。”
     这三则记载,不约而同地记述了陆游与前妻唐氏邂逅于沈氏园而旧情难泯这段史实,而且均指明陆游壁间所题《钗头凤》一词。至于邂逅时间,陈鹄说“辛未”(一一五一年,陆游27岁),周密说“乙亥”(一一五五年,陆游31岁),当以辛未为准。因为陆游诗《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40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已易主,刻小阕于石,读之怅然》,此诗作于绍熙三年(一一九二),陆游68岁,上推40年,基本相合。
     陆游有关唐氏的诗作,尚有:
     《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首禅龛一炷香。”
     《沈园》:“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十二月二日夜梦游沈氏园亭》:“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城南》:“城南亭榭锁闲坊,孤鹤归飞只自伤。尘渍苔侵数行墨,尔来谁为拂颓墙?”
     《春游》:“沈家园里花似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这几首诗,《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作于光宗绍熙三年(一一九二),陆游68岁;《沈园》二首作于宁宗庆元五年(一一九九)陆游75岁;《十二月二日夜梦游沈氏园亭》作于宁宗开禧元年(一二0五),陆游81岁;《城南》作于开禧二年(一二0六),陆游82岁;《春游》作于宁宗嘉定元年(一二0八),陆游84岁。从时间上推考,说明什么呢?我们知道,陆游于孝宗淳熙十六年(一一八九)十一月二十八日第三次遭何澹之流的弹劾,诏罢官,返故里,时年65岁。此后除宁宗嘉泰二年(一二0二)六月至嘉泰三年五月入都修史一年外,一直蛰居三山别业。一位爱国者,一旦失去报国的机会,其身心的痛苦,可以想见。
     古往今来,爱情无不带上政治色彩和社会内容,睿智如陆游者,当领会得更为深刻具体,我们研究陆游,必须作如是观。
     《城南》是写沈园游感的。“尘渍苔侵数行墨”,其时《钗头凤》词尚存壁间,只是“尔来谁为拂颓墙”?无人顾惜了。这又是触动深心的对唐氏的怀念,在怀念中,不但依然以“亭榭锁闲坊”之景以达情,而且主观上有意突出“孤鹤归飞”之“孤”和“只自伤”之“自”,这两个字均是针对唐氏不在身边而言的,可见82岁老人心中对唐氏的情热。
     《春游》诗作于84岁,在行将就木之际,陆游再一次在春游中踏进沈园,在“花似锦”的热烈氛围中,在“半是当年识放翁”的赏景过程中,陆游禁不住又记起“当年”,记起当年的美人唐氏,想到唐氏早已“作土”,而人生,人生理想、唐氏与自己的美好爱情,竟如“幽梦”一样,将“匆匆”收场。陆游对唐氏的深情真是老而弥笃。
     古代诗人大多有嗟老叹卑的习性,陆游亦不例外。自65岁罢官归故里后,陆游自感人生转入了晚年,不时咀嚼社会和家庭留给他的爱情的苦果,愈发感到心心相印的珍贵。
     《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诗开篇曰:“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首句借景抒情,一目了然。次句“河阳”典故,则颇富深意。诗人以河阳令潘岳自比,突出斑白双鬓,乃结意于潘岳写的《悼亡诗》。就是说在“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之时,陆游心目中的正妻是被母亲所出的唐氏,而这次“偶复一到”属悼亡,可见唐氏陆游心心相印之程度。
     《沈园》二首实际上也是悼亡诗。陆游面对沈园旧景,想象与唐氏生前游赏的情状,马上想到“此身行作稽山土”,就是说自己也将命归黄泉。可贵的是最后逼出的“犹吊遗踪一泫然”结句,不写出悼亡时痛心之程度,而且表白“犹吊遗踪”之心态,表白自己命归黄泉后的伴侣将是唐氏。
     天下园林多矣,特色鲜明的园林则并不多见。沈园可贵之处,正在于具有如此特有的品位,具有如此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当前,绍兴市文物部门业已完成沈园三期工程,基本上恢复宋代园林的原貌。欣喜的是:决策者们不仅一致认为在园内建立陆游纪念馆,作为绍兴纪念陆游的唯一场所;而且胸有成竹地将沈园规划成集人生爱情和爱国深情于一体的宋式园林。这是完全符合陆游沈园情结的。若陆游与唐氏有知,实可笑慰九泉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