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12,382
  • 关注人气:2,3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沈园——那些风干了,吹散了的回忆  梦想 & 快乐

(2009-05-17 17:02:26)
标签:

泪痕

惊鸿照影

家祭

乃翁

陆游

沈园

杂谈

分类: 沈园专集

沈园——那些风干了,吹散了的回忆 <wbr> <wbr>梦想 <wbr>& <wbr>快乐

 
沈园——那些风干了,吹散了的回忆。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我一直不敢相信,那个在临终前仍然念念不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陆游,竟然会写下这样的诗句。后来知道了,原来在这首词的后面,有那样一个纤弱的女子,有那样一段爱情。

沈园——那些风干了,吹散了的回忆 <wbr> <wbr>梦想 <wbr>& <wbr>快乐


陆游的《钗头凤》,很多人都是知道的,可是没什么人知道,这首词的女主角也在沈园的壁上和过一首词:

世情薄,人情恶,日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签心事,独语斜栏。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那个女子,叫唐琬。曾经是陆游的妻子,只是曾经。后来的父母之命,两人被迫分开,从此便是陌路人了。再见时,唐琬已为他人妻,陆游也已再娶。都不是从前了。而那一次的邂逅之后,唐琬一场大病,就此香消玉殒。

我以为,陆游,其实不那么爱唐琬,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陆游一直记得她,在有生之年,陆游多次重游沈园,他对唐琬,一直没有忘记。他写“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他写“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那些思念,一直没有断过。


而这些,都只是回忆了。几百年前的人,早已进入轮回。只是诗依然题在沈园的墙上,依然在那里固守这些被遗忘的故事。
 

沈园——那些风干了,吹散了的回忆 <wbr> <wbr>梦想 <wbr>& <wbr>快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