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76,267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梦中周庄    作者: 寅公 

(2009-04-22 10:48:29)
标签:

水巷

白墙

骑楼

老屋

温婉

周庄

杂谈

分类: 古今游记

              梦中周庄

 

 

            ——悠悠周庄情之二十七

 

 

                                       作者: 寅公 
 
 
 
 

梦中周庄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编辑按:不知寅公关于周庄的文字是否将要告一段落了。无论如何,这篇一定是酝酿已久的,因此才能如此细腻、贴近、芬芳浓郁、情景交融。

    梦中的周庄应该是初春的嫩绿中,傍晚的小桥边,静静的坐着偶尔的一个风霜老人,给我一个安祥的微笑。老人的身上,体现着水乡周庄的全部特色,那饱经沧桑的面容,如同古桥和老宅院一样,承载着历史的厚重积淀;包含岁月的眼里是你永远无法经历的过去,那是一种让你羡慕的拥有,一种你不可能拥有的满足,一种你不曾满足过的幸福……

    梦中的周庄应该是古香古色的小镇,冒着烟的河道,晨曦中一位洗衣的中年妇女蹲在河埠头,脚边是一个木制的大盆,卷起了袖头的手在搓衣板上用力地搓,旁边是一排排紧密的、低矮的、淡墨色的小屋,在小屋的大门前,有个用红色丝带扎着两根羊角小辫的女孩坐在小板凳上一边看书,一边用方言唱着几首当地的小调。她轻唱时的神情,又像流水一样生动秀美,使我久久回不过神来。那婉转动听的曲调余音袅袅,在耳边萦绕,和着流水的潺潺声,共同轻轻拂掉了心灵上的几丝红尘阴影……
 

 

梦中周庄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梦中的周庄应该是一个烟雨蒙蒙的清晨,一条深深的雨巷里,一位孤独的青衣长衫的青年,随心、闲散地走在如丝细雨打湿的青石板路上,遇见撑着油纸伞的温婉的丁香般结着愁怨的姑娘。那豆蔻年华的可人儿,身着大襟印花衣,头裹蓝花布,腰系小围裙,和着笙萧,踏着鼓点,俊俏的舞姿影影倬倬在白墙、青苔、垂柳间。一双渴望雨的鞋,一双只想听温柔的风声的耳朵,一副只想看桥的眼镜,一帘能在古镇留住一夜的温婉润洁的甜梦,一个雄鸡叫醒的早晨,一片印有桥的影子的水,一颗能够找到寄托的心……

    梦中的周庄应该是一排排因为年代久远而发黑的黛瓦白墙的老屋,一棵棵因为碧水滋润而舞婆娑的翠色欲流的杨柳,一段段因为无数代人踩踏而显光滑的长满青苔的青石板街道;纵横交叉的水巷,清亮的河水,空寂的窄巷,沿街而立的骑楼,石拱桥的垂柳依依,房前朵朵黄花下斑驳的门板,屋后低低矮矮的丝瓜棚,宅院中蜿蜒折回的流水,水道上摇轳而过的小船,“后门外就是河,站在后门口,可以用吊桶打水,午夜梦回,可以听到橹声欸乃,飘然而过……”

    梦中的水乡就是周庄这样的小镇,淡泊、典雅、宁静、安详,静静地散发着湿漉漉的鲜活,就象握着江南女子的丝帕和香囊,那隐秘而柔软的少女情愫似有若无的撩拨着你,传情达意、牵魂动心。“夜卧周庄好梦来”,或许会有“十年一觉周庄梦”。而梦里所在,正是周庄。薄雾轻笼着古老的小城,于清晨看看阴蒙的天,抚摸岸边的垂柳,悠坐乌蓬船;或于黄昏在细斜的雨丝中,在宁静的夜间轻踩清脆得响着回声的石板长街,拖着木屐走进狭小的巷子,慢步在铺满圆润的石子路上;或靠着厚实的朱木门,看对岸有年头的砖瓦房……江南的周庄带给我的不仅是风花雪月的往事和云淡风清的回忆,更多的还是那由古运河的浸染而生出的沁人心脾的情致,那一份渐已淡忘了的恬静与闲适。

    梦中的水乡就是周庄这样的村庄,地不大,人不多,但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和民俗风情。碧水环绕,以河为街,“咫尺往来,皆须舟楫”,风光秀丽,清纯幽静,处处可画,时时有诗,使游人赏心悦目,陶醉缠绵。走入周庄,就象走入一幅神奇的淡淡的中国水墨写意画卷,就会融入江南水乡最迷人的意境,这是我一直的想象。古朴典雅的石桥,饱经苍桑的明清建筑,黑黑的门洞,年代久远的气息,阳光照进来,好像是几百年前的那一缕。纤尘缓缓浮动着,以一种我们已经遗忘了的节奏。有清新湿润沾着露珠的晨雾,亦有古朴秀丽的红绣衣静静卧在小桥、流水、人家,这是周庄的全部特色,也是江南的梦境。我一恍惚仿佛见到了一位青衣女子袅袅走在庭院深深的曲折回肠中。“处处成景,皆可文章”,周庄--一个如诗如梦般的地名,多少人曾口口声声称她为自己梦中的故乡。置身其中,如同人在画中游,无处不是景,无处不让人心醉神迷。
 

 

梦中周庄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当初冬的寒气弥散在周庄的每间楼阁中,阿婆茶的香气淡淡幽幽地飘进每一间临街的窗子时,我怀揣着少女见情人一般梦幻而旖旎的心情,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再次来到了充满古意的周庄,悄然走进了用青石板铺砌的梦中。于是,我和一段美丽的风景邂逅:一座又一座古朴玲珑的石桥,屋瓦白墙的民居,古董般的建筑格调,纵横交叉、清澄狭窄的水巷,随波摇曳的小船,青石板铺就的曲巷,古朴之中透着似曾相识的亲切。近处凭栏饮茶、远处三、两个身披蓑衣的渔人摇橹荡舟,构成一幅精巧雅致、韵味十足的江南水墨画。雪白的墙、乌黑的檐、墨绿的水、古老的船、沧桑的老屋、温暖的笑容、萦绕的古意……江南古镇的色彩尽显无遗,心里也一片明朗,这些画面我以前只有在电影、电视剧里看到,现在亲自置身其中,个中滋味只有自己享受。乘一扁舟桴槎于数百年前沈万三挥一挥手苍凉离别的水面,回味那斑驳陆离浸泗温漶的临水小筑时,我犹如找寻到了幼时的江南,长久以来我心目中如诗如画般真正的江南。在我的想象中,水乡风情当体现在细雨蒙蒙中,但遗憾的是,我在周庄除了领略到江南水乡民居的秀气和别致外,竟觅不到“红胜火”的江花一瓣和“绿如蓝”的江水一掬。周庄的街市和世世代代居住于此的人们一样,总有那么一种远离现代都市的闲适和平静,总有那么一种久历繁华沧桑又不事张扬的隐忍和安宁。宁静地隐匿也许是生活中的一种最高境界。周庄,作为文化的传统的江南的模型与样板,在与现代的喧哗与骚动作激烈抗争过后,创造出一个能体味平静如水、恬淡如菊意境的场所,它给浮嚣以宁静,给急躁以清冽,给高蹈以平实,给粗犷以明丽,在现代与传统之间达到某种平衡。

    古朴的周庄是江南的翘楚之地,是所有江南元素中最集中、最典型的地方,黑瓦白墙,小桥水巷,枕河人家,极具视觉之美,饱含水墨韵味。那驳岸、拱桥、水巷、石板街构成了水乡古镇的独特风韵。留美画家陈逸飞的一幅充满江南水乡神韵的《故乡的回忆》,最早把人们带入了这一片充满宁静和淡雅气氛的古镇,远离了市俗的尘嚣,也就是从那时起,对于周庄的向往和探访,成了我寻梦江南的愿望。在这儿,先人们将他们的智慧在水乡泽国的土地上充分地张扬开来,营构出与之相适应的文化形态——民俗、建筑、服饰乃至饮食经验。她们以其特立独行的风格气派,显现出水乡文化的魅力和尊严。她成了人们怀旧、缅怀故昔的地方,疗治人们心灵伤痛的处所,一个松弛精神、展开想像翅膀的田园。我宁愿把黑白双色、浓墨淡彩的小镇当作一幅保存了岁月色彩的老画留在记忆里。
 

 

梦中周庄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与“小桥、流水”朝夕相处的周庄人家,生活在古镇为他们造就的恬静、和谐、温馨、淡泊的环境之中,过着江南水乡的悠哉悠哉、安怡闲适、超然物外的日子。在流动的河水中,在凝固的石桥上,在杂沓的小街和空洞的楼阁上,凝结着一种历史精神,张扬着一种文化气质,她们以格外的沉静和美丽深深地打动着我们,楔入到被现代文明裹袭起来的浮躁的外表和内心,让我们久久地体味它的品格和古朴的魅力。于是,城市中的那种喧嚣与嘈杂,那种虚伪与造作全随风而去,留下一个清新而淡雅的自己。燥热而郁闷的心,忽然之间也变得是那样的淡泊与宁静,那样的幽雅与透明。一种从未有的轻松开始弥漫在我纤弱的周身。此时此刻,我在想:在与现代的喧哗与骚动作激烈抗争过后,人们总想寻找一个平静如水、恬淡如菊的意境,消解心灵的压力、不快与羁绊,寻找一种精神上的暂时的寄托,以期达到某种生态的平衡。于是,现代城市人“发现”了静穆的古镇。在这里,我领略的是一种文化氛围,一种由历史、文物、建筑、风情、民俗、艺术、饮食以及哲学、观念等多方面内容构成的综合体。周庄每一个角落,都是活生生的现实生活,耐人寻味的人文景观——人化了的自然所显示的文化性。而这种文化性因其独特品韵,闪烁着不可磨灭的光芒。在周庄这座千年孑遗温婉如玉的胸怀里,我看到姜白石、倪云林等人一路迤逦行来,为了他们心中至美的归宿宁愿远离尘嚣。斜阳荒径,古树野花,江村老屋,恍惚中仨俩知己对床夜话,倾心而谈,的确是人生一大快事。 

    那天有雾,楼榭房舍在缥缥缈缈的雾气中忽隐忽现,恰似海市蜃楼。小船轻摇着,水乡里的小河全都弥漫在一片薄薄的水汽中,那样清新,空气里溢满了恬静和超脱。我轻轻掬一把小河的水,蘸上千年而下的灵气,洗却我一路奔波的风尘。而这时静谧的晨曦里,袅袅炊烟拌着慵懒的空气,昭示着崭新的一天;声声棒槌如小家碧玉的莲步,叩着湿滑的青砖,落在老皇历中回响,悠长悠长。沿着河岸漫步的人们,同样是那么随意地感受到水乡的悠闲……
 

 

梦中周庄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时近中午,雾幕终被太阳的金箭射穿,空中撒下缕缕金丝,镇上的房舍、小巷、短桥、窄河、扁舟以及行人,一切都开始清晰起来。江、湖、河面上的水汽开始柔柔地向上蒸腾,如烟的袅娜,去迎接那如缕般光线的亲吻。一个立体的周庄便浮出了水面。澄湖上的长桥,市河上的短桥相互交接;圆形的桥孔,方形的桥孔,相互迭映。长桥接短桥,方孔叠圆孔,周庄的桥先给这水乡古镇勾勒出第一轮廓。步入一条幽静的小巷,两旁不是街市,而是普通的民宅,那屋檐,那斑驳的墙壁,那光滑的青板石……自然而朴素,或许水乡也在这平常的弄巷中吧。石板铺就的窄巷,从水中拱起,又一直绵延到水中。石板已经被行人踩得水磨过一般光滑,跺一跺脚,仿佛就能听见九百余年来亿众行人的的沓沓足音。小巷边是历经数百年沧桑的老屋,静静地依偎在那百绕千转的依依绿水间。肩挨着肩,一色的黑瓦白墙,配以精美的花窗、古旧的大门,仿佛向世人诉说昨天的故事。两边的房屋相距很近,估计不跨出门槛递个物件什么的,对面人家几乎伸手就可以接到。屋面高低错落,户与户之间有女儿墙相隔。墙壁都是刷成白色的,用的是石灰,用纸拌过浸泡了好长时间的,刷上去好长时间都不会变色,也不会剥落。如今,墙体有些斑驳,粗看如读一位百岁老人的苍颜,细看就是小镇的一部历史画卷。墙上的黑瓦鱼鳞般地,从屋顶漫过屋脊,再延到屋檐,瓦片排得很整齐,凹凸有致。有些屋脊上会生出一些叫不上名字的草来,在青苔的簇拥下很有风度地摇晃着,仿佛它就是这幢房屋主人的一面旗帜似地。倘若是雨天,屋檐流下的水就直接淌到骑楼上去了,雨水再从骑楼流进河里面去,因此,即使是下雨天,走在屋檐下也是不会淋湿了行人的。而当我真正静下心来这样坐着,静听着游人的笑语喧哗,每条街道都是窄窄的石板路,走过的人在上面都会踏出清脆的声响。曲折有致的小河,如筋络般蜿蜒在小镇里,从每个人家前面淌过。岸边的垂柳,还留着雾水的吻痕,如同刚刚濯发的少女,蓬松的发丝上,焕发出青春的湿润。河面上穿行着叶叶扁舟,船橹在梢后摇起阵阵涟漪,形同五线谱。摇橹的大嫂,用吴侬软语唱着江南歌谣,悠悠荡荡地前行,使两旁的石驳岸也沾上了灵气,在水面上浮动起来。

    周庄的街道特别狭小,而宅第则厅堂深广,仪门精雕。镇上有沈万三后裔所建的七进五门楼的沈厅,雕梁画栋,气势恢宏;也有幽深狭长、无比绝伦的“轿从门前进,船自家中过”的张厅,长长的备弄里隐藏着一条河,一头通河埠,一头连南湖、大运河,成为旧时张家作为江南水乡大户以舟代步的见证。漫步古镇,可欣赏到过街骑楼、临河水阁、水墙门、旱踏渡,河埠廊坊,一派“小桥、流水、人家”的景色。 

    临近双桥,人渐渐多了起来,随处可见的商业氛围,破坏了周庄的恬淡、宁静。这里是周庄人世世代代从事商品交换、亲朋过从、社会活动最集中的场所,自然也是最富文化附着力的地段。而今,依旧店铺林立。那店铺多为原木楼改造而成,两丈见方,门板有七、八块,进门便是各式的木柜台,四壁挂满了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具有江南特色的商品,像土布、纸伞、香木扇、丝绣、竹编、宜兴紫砂、水墨小品等,还有为数不多的几家手工作坊,都是当地的居民开的,店主只是微笑的看着你,轻轻地和你交谈,似乎他们原本不是做买卖,而是在休闲,在怡然地欣赏双桥的美。悠远的历史和丰厚的文化积淀也使得周庄具有得天独厚的风味,糖食酱品多是周庄本地生产的,带有浓郁的地方特色,散发出一种诱人香味,其中以万三蹄、万三糕、腌莱苋最为著名,多摆放在铺子的显眼地方。除去商业气息,这里的一切应该说是朴素的:一律的飞檐,一律的青瓦,一律的被雨水冲刷的褪色的白墙……
 

 

梦中周庄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我登上了双桥,向四周望去,如果说一开始周庄给我的感觉是幽静与神秘的,那么现在则少了几丝不食人间烟火之气,她的小船、小桥、小河以及她的人们都那么朴实、温婉,仿佛江南水乡的精粹都凝聚在这里。所以,在周庄,你会很容易地与之融为一体,心灵的沧桑会被她的平和、亲切抹淡,从而获得慰籍。

    美丽的周庄,吸引了许多远道而来的画家和学美术专业的学生在写生作画,他们三五成群,旁若无人,精心地描绘,实在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独具神韵,质朴、宁静的秀美景色令人为之陶醉。走上前去,看见一幅水墨画,画的烟雨周庄,烟意雨意,清幽静谧,朦朦胧胧地尽在水墨中了……这种寻找,应该在迷蒙烟雨里,才能浸润出古朴、宁静、淳厚的江南韵味。

    黄昏的周庄双眼低垂,睫毛的暗影倒落在早已起皱的额头,象在闲目冥想;她双手并拢支托着脸颊,似乎在深思着悠悠九百年的历程;她的肢体是浪息的劳作之流,来无往去无求的河水一刻不停地洗涤着她的岁月风尘;微张着的双唇,好似要倾诉什么,却欲语还休。伴着她平缓的呼吸的节奏,我蹑手蹑脚,在她开启的窗前走过。

    黄昏的周庄,又像是坐在幽暗石阶上的风尘老人,坚实的双足润在水里,窄窄的小河里漾起岁月的漪澜,我起伏震颤的胸膛抚摸着她的周身,与她同呼吸。

    夜未央,银缎子似的小河,也透出玫瑰红的绮丽。这个古色古香的江南小镇在夕阳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竟然美得令我震撼。这里,总有些看不尽的景致,总有些牵扯人驻足的地方,总有些拖人脚步流连环顾的所在,不忍放过一处照壁,也不愿马虎掉一幅字画。一把光亮润泽的枣木红椅,就是一段久远的历史;一尊卧伏凝止的石狮,就是一篇线装古书的小品。我很想停下匆匆的步履,也很想让肉眼凡胎的目光刺透时间的帷幛,真真切切地读出那数百年前的历史和历史定格中的悲喜人生。暮霭沉沉,周庄的彩色一点点地溜出了我眼力的范围,我越来越觉得老天爷正在把周庄这本书合上,不想让我这个外乡人一窥究竟。时间催促着我的步履,只能走马观花,我是无法仔细地赏味周庄了。
 

 

梦中周庄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沿河的人家都点起了灯笼,映照着河中晃荡的小木船,刚才熙熙攘攘的桥头一会儿就寂静了,而傍河的茶馆却喧闹了起来。走在夜色周庄里,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宁静。我静下心来,谛听周庄的心跳。然而,周庄历史的大门实在是太厚重了,我竟推它不开。紫橙色的周庄在夜的怀抱里愈发显得深邃、苍茫、遒劲,每一扇大门锁住的是中国古代曾经富甲一方的民众一章章多彩人生,每一扇花窗雕刻的是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含雨承露的精华,即便是深院中那一口小井,柱础上那一帧雕花,屋檐下那一丛翠竹,山墙上那一孔天窗,有哪一方不是人间胜迹,有哪一处不是智慧光华?虽然,我看不清庭院老藤的盘根错节,虽然,我喝不着侧院老井的清脆甜水,虽然,我数不清周庄屋顶的片片弯瓦,但是此刻,我早已融入周庄,浑然觉得我便是周庄那老藤上的一粒叶,那老井中的一滴水,那老屋上的一片瓦了!

    夜色愈发地深了,偶尔的夜归人脚步声清脆明晰,划过梦中人的耳边。我该回去了。那水中的青瓦粉墙的倒影的景象只能留在梦中了。江南我梦中的江南,水乡我魂牵梦挂的地方,现在我到了她的身旁,却想早早地离去,让梦依然还是梦,水乡留在梦乡,梦里的水乡才是我心中的周庄……

    周庄的夜,迷人的夜,静谧的夜,我立刻被深深迷住了。月亮钻进了云层,朦胧似水。四周的一切景色,也就介于清晰与混沌之间,愈发诱起人的想象了。这是与朱自清笔下的秦淮河截然不同的桨声灯影,是有着九百多年历史的水乡古镇的亘古本色,是一幅浑然天成的江南水墨画卷。
 

 

梦中周庄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在周庄逗留的时间太短,只来得及匆匆一瞥。就是这一瞥,已经给我留下抹不去的印象了。周庄的风景特别显示出江南古镇的魅力和特别。无论是气氛、风景还是她的人文特色等等,让你感觉到不仅仅是一处旅游胜地,也同时是一个文化的聚集地。一位去过古镇的作家这样说:如果有你爱的人陪着,周庄是梦;如果有爱你的人陪着,周庄是情;如果有彼此相爱的人坐着船、品着茶、聊着天,那周庄就是家了……

    当我就要离开周庄的时刻,隐隐约约有一种被离愁别绪侵扰的黯然。人生中有过离家归家的经历,就不难感觉到这种黯然。虽然这是我第一次来周庄,但感觉中她如同我的精神家园,将缕缕情愫渗透入我的心。当我融入过她的润泽灵动,无论我距离她千山万水,思绪总会时时被牵引。即使醒时,哪怕梦中。

    相逢是缘,徘徊在这个古老而繁华的小镇,被难以割舍的情感折磨着。走出周庄的时候,我禁不住再一次回头,我曾以为,江南的那份儒雅和飘逸似乎都被淹没在石屎森林中,她的娇妍、她的温柔,也只能在唐诗宋词中慢慢体味了——渐渐地心中的江南变得朦胧了,变得遥远了。然而,这次周庄之行却让我心头为之一振,虽然只有短短数小时的接触,但那小桥、那流水、那古巷、那醇厚如陈酒般醉人的吴歌引发我无限的遐想,对江南古韵的那份失而复得的感觉使我难以忘怀。我如同在梦幻中读一部迷人心性的线装书,思维跳跃时间的篱笆,回溯到几百年前、几千年前古老文明所笼罩的文化氛围中。灰墙蠡窗、前车后船、厅弄相间的明清民居,纵横交错水晶筷似的箸泾,包容着周庄的历史与未来,也就是在这块梦似的土地上,出现了都市的繁华与喧嚣。流水易逝,世事变化,曾经的似锦繁华如过眼烟云,唯有那石桥下的碧水,经历过无数次风风雨雨的青石岸仍在向世人诉说着周庄的过去,让人们重温繁华而又朴实的人生闹剧。小河绕着木楼弯曲着伸向远方,带着周庄全福古寺的钟声,带着周庄后人的美好祈愿日夜不息地流着。周庄,水乡梦里长;周庄,桨声袅袅响……
 

 

梦中周庄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梦圆了,一身的疲惫,此时才让人觉得累,我欲睡在周庄的水床上,洗涤我满身的征尘和浮躁的心腑,然后枕着她柔滑的肌肤,静静地与她一起溯回到明清,仔仔细细地触摸历史,真真切切地感知未来。醒来后,我要揽她入怀,把她带走,此时,我才知道情到深处爱之切。我不愿潮涌的游人肆意地围观她,指指点点;也不愿看到他们任意触摸她的肌肤,品头论足;更不愿像三毛那样哭着离开她,割舍不掉那股如泣如诉的相思情。我要趁着夜色,偷偷把她带走,把她放在心里、铸在心中,从此不再分离,同喜同忧,日夜倾听她柔声的倾诉……真是剪不断、理还乱,那悠悠的周庄不了情,我愿用一生的时间来呵护她、守候她。

    依依不舍地告别周庄,那种缠绵陶醉,那种返朴归真的感觉,却是久拂不去。虽然依依不舍,可总要离去,就让记忆去珍藏这份依恋和思念吧。把她如春梦般地装在口袋里,想她时,就端一杯茶,点一支香烟,在南窗下闭目神游,展开想象的双翅,品味她迷人的神韵,把她当作是一枚橄榄,口干舌燥时,放到嘴里愈品愈有味道,自有一股无限回味的感觉芬芳着我……

    一路上我跌落在沉思里,我知道周庄的所见所闻会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慢慢地、慢慢地弥漫我,凝成了一种无名的惆怅。请收下一位远道而来的游人发自心灵的声音吧:周庄——你是我灵魂的栖所,我将永远爱你!我一定会回来的!

    

    2005年11月15日
 

梦中周庄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