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76,267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烟雨的周庄   作者: 寅公 

(2009-04-22 08:58:19)
标签:

沈宅

船儿

烟雨

微雨

船娘

周庄

杂谈

分类: 古今游记

           

 

              烟雨的周庄

 

 

              ——悠悠周庄情之二十五

 

 

                                        作者: 寅公 
 
 

烟雨的周庄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草青青,水碧碧,树叶翠,花艳美。正是桃红柳绿、草长莺飞的暮春三月,选一个细雨的日子,带着些许潮湿,驱车往周庄疾驰。

    车窗外,远山青黛,田野秀美,街巷静谧,河水清澄。田野、村舍、湖泊、古树、野花,江村老屋、河汊小桥,一同融合在一片烟雾之中,在雾蒙蒙的天地间时隐时现,飘渺着掠过视野。公路两旁的油菜花黄灿灿地一大片,潇洒地沐浴在春雨里。雨丝不断地飘落在碧绿的菜叶上,真是“烟雨江南”。还没到周庄,我已被如诗似梦的意境感动了,湿润、迷离的感觉,居然让我也风雅了两句——梦入江南烟雨路,拾得古镇水乡韵。好一幅淡墨轻写的传统诗意国画!

    车近周庄,速度慢了下来。这座千年孑遗温婉如玉的古镇,四面环水,清澈如练,绕着水乡人家的,都是小河;抱着周庄水镇的,都是湖水。前前后后是水,左左右右也是水。周庄依偎在淀山湖、白蚬湖、南湖和澄湖的怀里,像从湖里滋生出的一片荷叶,一派古朴、明洁的幽静。斜风细雨,雾罩水乡,真真别样地如诗如画。烟雨中的周庄,的确可以用风姿袅娜来形容,且不说那杨柳的风情万种,光是那河上的点点薄雾,便足以让人陶醉。天空笼着积云,满天都是玲珑剔透的雨丝儿,晶莹、温润,宛若蓝田山间刚刚冒出的玉液琼浆。雨点溅在周庄年岁久远的路面上,激起细碎的涟漪、淡淡的波纹。人说要看周庄,就得找个雨天来。细雨中的周庄才别有一番风格。就像欣赏林黛玉的似水柔情,最妙处应该是凭窗蹙眉,红袖慢试清泪。渐渐地,我不由自主地将这些景色都归结进一种古朴之美。但同时我又开始怀疑它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在我这些模棱两可的猜测里,雨无疑是构成了其中一半的不真实。
 

 

烟雨的周庄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丝雨淅淅沥沥地下,在水面上一圈又一圈画着涟漪,很细很密,溅起了无数水珠,像天宫的水银撒下来一般,晶莹、透明。水中央,几叶扁舟欸乃有声,伴着船娘悠扬的吴歌,在河中缓缓而行。河畔有几棵翠柳参差着落,在风雨之中起舞弄清影,婀娜多姿,长长的柳丝美滋滋随风吹拂着水面,氤氲在无边无际的雨雾之中。雨珠在层层的枝叶上跌得粉碎,雨色空朦,楼台都沉浸在烟雾之中。鳞次栉比簇拥在水巷两岸的,是那斑驳陆离的枕河小筑。黑瓦、飞檐、方砖、木窗……都倒映在河里,高矮不等,然而清一色是明清两代的老木楼,黛瓦粉墙,高低掩映,穿竹石栏,别有意境。经雨水润湿,似拂却岁月风尘,越发显示出黑白色彩的组合所形成的沉着与强烈。屋檐下雨点正“滴答、滴答”敲击着小巷里的条石,沉淀着古镇的阴柔与颓废。每一户人家顺檐挂着一串串大红灯笼,浓郁的喜气在空气中凝固着。

    雨把古镇洗净着,轻轻冲刷了平时里来的世俗味道。看着两边古老的建筑,让人一时间忘记了尘嚣。街面上虽算不得人山人海,也可以说是游人如织,织在细细的丝雨里,织在梦里水乡的旖旎中。水里雾气在街头巷尾飘忽着,置身其中整个人便仿佛被水溶了重新捏塑,从骨头里往外渗着酥气,于是再虬髯的汉子都女儿家起来。漫步在湿湿滑滑的青石板路上,细雨朦朦胧胧地罩着整个镇子,使她有种身处云雾中的不真实感,我们也有走如怀旧年代的心情。
 

 

烟雨的周庄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置身于周庄街巷中,处处为景,步步皆诗,古色古香,风格迥异的建筑走马观花就能大饱眼福,而小镇悠闲淡雅的生活气息需要静下心来细细品味。从进入古镇的那刻起,时间似乎失去了参照物,至少是放慢了脚步,节奏是四平八稳,从从容容的。空气中弥漫着江南独有的一场适时的蒙蒙细雨,湿露露的石板街面,踏过的人们鞋上粘满泥花,皮肤也是潮潮的,一切如同刚刚沐浴过,透着鲜亮。春雨细细,接连不断,雨点从房檐滴下,有节奏地敲打着檐下的青石板,“嘀嗒、嘀嗒”;晶莹的水珠滴落芭蕉叶,“啪啪、啪啪”,轻轻地,象母亲哼着的摇篮曲,柔柔地;又似情侣低诉蜜语,也如婉约箫管,时疏时密,时断时续。迷惑了眼神,沉醉了心灵。是梦是醒?好一个恬静之至的古镇啊!一种温馨的感觉,慢慢地从我心底油然升起,叫人安逸,悄悄地静下心来。

    一家悬挂着琳琅满目手工艺品的小店从微雨惆怅的色调里亮出来。漆盒、竹器、纸伞……选了一把油过了的淡紫纸伞,伞面上画着一位古装少女、双燕南回,一壶清酒、几束桃花。“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撑着一把平顶的油纸花竹伞,踏着已被磨得光滑平坦的青石板路面,徜佯在周庄那远离尘嚣的小巷中,开始追逐水乡的风情,真实地体验水乡柔柔的清新的气息。正是烟雨空朦的天气,衣裳湿漉漉的,眉毛、头发也在不知不觉中润湿了。这里是一个飘渺的水世界。绕着水乡人家的,都是小河;抱着周庄水镇的,都是湖水。前前后后是水,左左右右也是水。周庄依偎在淀山湖、白蚬湖、南湖和澄湖的怀里,像从湖里滋生出的一片荷叶。雨点落在伞面上,恰似花瓣洒在芭蕉叶上,又似从岁月深处的某个角落传来的女子的低吟。小巷的尽头敞亮开来,周庄那细细的河面蒙上了一层醉意,晃荡着一份朦胧。层层雨帘中,朦胧瞥见两个花容月貌、至情至性的女子穿越时空,沐风栉雨,载笑踏歌,一路迤逦飘来。偶尔从一间空屋里飘出来的苏州评弹仿佛天籁之音,沁人心脾。我分不清是梦中所望,还是临风怀想。周庄的神韵尽在微雨中。
 

 

烟雨的周庄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冒着霏霏春雨,像孩子似地独自在长街曲巷里钻来钻去,不知不觉间来到一家门前河边上种着一株桃树的人家,黑漆漆的大门旁有一位村姑正低着头聚精会神地伏在绣花架上绣着一对鸳鸯,身后的柜台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绣品。我忽然眼前一亮,心也跟着欢快起来。

    来到双桥,走上桥顶,看着小巧曲折的小河,偶尔有一叶小舟轻轻地缓慢漂来,上面两个人打着油纸伞,悠闲地坐着,船儿一摇一晃着,摇船的老人穿着老蓝布的衣裳,戴着斗笠,一边驾船,一边还唱着悠扬而清脆的民谣,这画面像油画一般地美。

    过双桥,就到了北市街。街道很窄,两面都是临街的店铺,出售着各种工艺品和周庄特产。不远就是一幢经典的明代建筑,人称“张厅”。跨进一座砖雕精致的大墙门,是一个“停轿厅”,前面是主厅“玉燕堂”,轩敞明亮,古雅朴实,粗大的厅柱挺立在楠木鼓墩上,坚固如石。迈过一道门坎再转,又是一厅,又一院,厅厅套厅,院院连院。
 

 

烟雨的周庄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走累了,茶楼是歇脚最好的地方。于是,进了一家茶楼,坐在楼上靠窗的地方,打开木制雕花的窗子,“阿婆茶”的茶香与心情一起飘出陈旧得褪了色、露着木茬的窗棂。外面依然下着细雨,小桥、流水就在眼前,整个镇子安静、淡雅。品着清清的绿茶,摸着紫砂茶杯,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倾听着那沈宅里女子清凄、委婉、幽怨的琴声,还夹着很轻很细的雨声……,这份身心清净的惬意连大作家三毛也只享受过一次。

    周庄小河上有供游人租用的小船。近看,那船是实在的。远看,可就化在细雨无痕的烟雨中了。只有坐到船上,才算知道水乡。船儿在狭窄的河道上缓缓地前行着,款款地贴着人家的窗根儿摇,穿过一个桥洞,又穿过一个桥洞,风景明明暗暗,船儿咿咿呀呀。

    微雨中的周庄,带着淡淡的氤氲,不由人不想起戴望舒《雨巷》里诗人永不会淡忘的丁香花一样的姑娘,那是温婉娴约的江南女子的缩影。周庄的水路上可以听见吴侬的软语轻言,可以看到杨柳细腰的吴地女子手持瓦盒走出家门。临河的小楼大都敞开纤柔的窗子,窗外杨柳焕发出的嫩绿在水面上映出一圈一抹的绿意。窗内的吴家少女凭窗远眺,浑然一幅美伦美奂的水墨淡彩。屋檐垂下的两串红笼俨然是这幅绝妙作品的点睛之笔。我靠着船舷的一边,静静凝视着水面被雨滴击起的波纹,正一圈一圈地向四周散开。同时,也静静聆听着雨滴敲打船篷的滴答声。恍若所有最初想象里的灵动,在这一刻都已经被描绘得淋漓尽致了!忽然,船儿打了一横,竟然进了沈家的宅院。船娘和院里的熟人打着招呼,沏茶的声音都听得见。水镇、水乡人、远客,一下子就成了一个温馨的整体,一个很大的家。

    沈宅的后花园不大,怪石嶙峋,绿树红花,小桥流水,倒也雅致。花园南北两侧有闲静小院,北侧临池水榭,可观池水中轻舟荡漾,颇有姑苏园林的雅味。沈宅和江南的大宅院一样,有着宽敞的大厅,红木的桌椅,很是威严的样子。与后花园不同,沈宅的屋子却大而多,在里面逛来逛去竟找不到出门的路了,一间一间地往里面走,都是很深暗的房子,竟给人一种压抑感。在幽幽深宅里细细品评数千年前的一砖一瓦一木,体会着当年“船从厅中过”的富贵浮云。精雅的屋宇与森然的高墙紧密呼应,虽然历经千年风雨而略显苍桑,却没有给人以破败、潦乱的感觉。亭台楼阁的精美、门框窗棂的纤巧、随风摆动的兰花、滴雨欲垂的芭蕉,都是周庄沈万三的旧宅“沈厅”的风韵所在,其返朴归真的书卷气、轻盈飘然的雾雨风雅都深深地溶在层层细雨中。
 

 

烟雨的周庄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雨水在无声地滋润着沉寂的周庄。久久凝视着周庄的微雨。细如游丝,柔若晨曦,轻似春梦无痕,静如飞花有声。比月下林间的竹露还甘甜,比少女嘴唇边的微笑更清纯。古老的周庄就在这细雨中散发着它特有的香气。带着甜味儿、闪着暗光、透着灵气。

    烟雨中的周庄也有故事,那故事也如周庄烟雨一样,朦胧而又神秘。坐在船头,荡漾于水中,一颗浮躁的心,沉稳了,在水中溶掉了。湿漉漉的水雾营养着肌肤,涩苦的舌根荡漾着甜丝丝的水波。试试噪音,喉咙里竟然跑出了湿软湿软的音节儿。

    粉墙乌瓦和小桥流水构成的周庄,船的梭织连成的周庄,是一种禅境,是物化了的精神家园,总让人有一种安宁和平的感觉,让人随便想想些什么就想到什么,让人散开心中的积郁。船儿在水上漂着,我在船儿之上躺着。我抱着周庄烟雨,周庄烟雨抱着我。心在温柔的周庄里软了、化了。这静穆的水乡古镇,给了我一个平静如水、恬淡如菊的意境,使我消解了心灵的压力、不快与羁绊,寻找到了一种精神上的寄托。

    我发现我开始爱上这个江南小镇了,不但沉迷于她历经沧桑的深邃,更爱她亘古不变的清纯。如果你见过她青青山水的娟丽,畅游过古屋园林的错落有致,淋漓过她如酥的春雨,我想你会象我一样眷恋她。为“小桥、流水、人家”的水乡秀色而迷恋;为处处可画、时时有诗的温柔风情而熏染。

    第二天,周庄已经放晴,充满了阳光,一切美景明明白白,可是我走了。因为我知道一旦回归现实,我就有可能变得与众相同,感觉周庄“水光涟滟晴方好”,因为周庄处处韵美、时时娟秀。但雨夜的周庄,对于我不仅是风景,更是一种心情,她引人心扉、令人思念、让人动情。同江南众多玲珑、别致的小镇一样,是雨成就了她的灵性。只不过太多文人墨客们格外垂青后的落笔,渲染了这梦境的美丽。一时间,想象仿佛早已经足够丰满了,而我走进周庄,像是只为了要去达成某一种完美的融合。

    

    2005年10月23日
 
 

烟雨的周庄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