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76,267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鬼魅夜周庄     作者: 寅公 

(2009-04-21 22:39:03)
标签:

灯船

沈厅

廊棚

水巷

黛瓦

周庄

杂谈

分类: 古今游记
鬼魅夜周庄
——悠悠周庄情之十九
        作者: 寅公 
 

鬼魅夜周庄 <wbr>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听说周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几次走过苏州却一直没有去过。只担心匆匆行色会打破一个美丽的童话,怕不曾领略那恬淡悠远的水乡情韵,却惊扰了一个裹在尼龙纱里的梦。

    周庄之美,如果走马观花粗略带过,会象吞噬珍馐一般的不知其真味。若是能留宿几日,细心赏析,相信“小桥、流水、人家”的清淳幽静,一定能将在水泥丛林压抑之下的那颗业已粗粝的心回复柔软和畅然。暮春三月,草青水绿的时节里,终于走近了这块被水泽环抱的梦中的水乡——周庄。

    未去周庄之前,曾无数次依自己的想象来描绘那里的景色,那水,那桥,那路,那屋,那人,一一落入脑海,形成一幅幅雅致的水粉画,画面也随着每一次想象角度的不同而不断地变幻着,唯一不变的便是那份典雅的韵味。

    此刻周庄就要象一幅卷起的图画在我眼前慢慢展开了,她会如我刻画了无数次的模样吗?我将在不经意间走进怎样的一幅画卷?

    夕阳西沉,层阴沓至,黄昏象一天在河边最后一次把水罐汲满的村姑,关上了那陋室的门扉。夜幕的降临,让疲倦的周庄又褪下了现代的包装,熙熙攘攘潮水一般涌来的游客渐渐散去,不再有摩肩接踵的拥挤嘈杂,古镇周庄正缓缓褪去喧闹的外衣,恢复了她的本来面貌,和天色一同沉静下来,渐渐地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和安谧,展露其镌满岁月征痕的肌骨,呈现毫无雕饰的素朴。听低一声、高一声的你呼我唤,在凉爽的晚风中,悠然飘过河面,别有一番韵味。平静中洋溢着魅力,寻幽探胜,释放心灵的时候恰然就在眼前。置身于这样氛围,感受那份日间难寻的曲巷清幽的境界,不知绷紧了多少时日的神经,在不知不觉中松驰了。

    匆匆地在镇上的客栈住下,便直奔心中的风景而去。我又一次独自走在夜的周庄,领略夜的神韵,品读夜的华章。 

    夜色加深,夜晚的周庄才是迷人的,我终于等到了一个铅华女子洗净容颜后那一刻的真正的美丽。白天,周庄当因其黑瓦深墙的底色而凸显其雄犷;夜晚,周庄更以万家灯火而彰显其秀媚。周庄以水乡闻名,河水仿佛是她的血脉,在我们身旁默默流淌。只是我在周庄狭长婉曲小道中走着的时候,并没有听见一声水的叮咚。夜幕下的周庄静谧恬淡,宛如洗净铅华的小家碧玉,温婉可人。温暖的春风柔柔地拂着脸颊,惬意而温馨。曲里拐弯深深的幽弄里透着阵阵古朴灵气,噼哩啪啦纷纷打烊的店铺里溢着万三蹄的脂香,那有着九百余年历史的街巷里还氤氲着游人飘洒下的现代温情。河边的棒槌、远处的笛声、吱哑的木门、母亲的呼唤、儿童的追逐、棉花的弹奏、琴房的试音……杂乱得象生活,亲切得象日子。时光隧道在这里被截断,好象倒退了好多年,岁月脚步在这里停留,生活的节奏一下子慢了下来。洗尽的铅华、拂去的红尘,留下的是悠久的传说。那些凡尘俗事似乎已烟消云散,了无踪迹。

    周庄夜色,如诗如画。没有了白日如潮人流的街巷显得静谧而幽深,更显历史的深邃、年代的久远。这时的周庄是宁静的,静得可以听到对岸人家的说话声,静得可以听到远远的南湖上吹来的阵阵风声。这是一种多么诱人的与世无争的氛围啊。周庄河面泛动幽光,呈现丝绸般的质感。临河的窗棂里,渐次亮起桔红色的灯光,自然也有饭菜的香气飘散。百年老屋傍水而立,精致的石桥下流水潺潺,淳朴的乡民正划船归来,穿堂而过的水声,摇橹的吱吱哑哑。躺在藤椅里的老人闭着双眼静静聆听着阶石上收音机里悠扬的评弹;劳作了一天的汉子坐在店铺的门槛上蘸着生意经喝酒;手捧茶壶的阿婆,微微躬着腰背,悠闲地踅进弄堂,一会儿就消逝在黑暗深处;蹲在河埠上浆洗的妇女洗涤着花花绿绿的衣衫,也洗涤着辛劳的汗水和烦恼;那贴着苍颜斑驳的墙壁比试身高的顽童是在丈量自己,还是丈量着历史?

    夜游周庄,自然离不开观灯。夜色里的周庄,人去街空,万籁俱静,色彩斑斓的轮廓灯把石牌坊、古塔、古桥装点得分外俏丽多姿。水巷波光流翠,彩灯摇曳,五彩灯船橹声咿呀,悠扬丝竹悦耳不绝,夜游周庄,疑是置身于人间仙境。高高挂起的红灯笼,是古镇的一大特色。举目远眺,只见古镇大道两侧的树上、两岸酒家的屋檐下挂满了忽闪忽闪的红灯笼,大大小小的,把夜里的水乡装点得温馨、古典,仿佛是一位大手笔用重彩浓墨勾画出一幅古镇线条画。红灯笼疏而不密集,亮而不耀眼,盏盏红灯笼,闪闪烁烁,幽雅极了。红红的灯笼映在河道里,给古镇增添了一份神秘和安祥,仿佛在诉说着过往游人对周庄的向往。周庄的夜色是迷醉的,叫你除了享受,记不起任何事情。此时,我已心动,只想让自己沉醉在这流动的画卷里……

    寂寂的河道两岸亮起星星点点的灯火,店铺大都上了门板,偶尔有几家店铺还未打佯,仍旧做着生意,可店主人却心不在客,而是专心做着自己的手艺。一对恋人依偎着呢喃地从我身旁走过,留下一双幸福的背影。沿河人家的窗户闪烁着点点亮光,一位妈妈在教孩子学唱《摇到外婆桥》的童谣:“摇呀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叫我好宝宝”,此情此景,使我回忆的翅膀飞回遥远的年代,飞回童年的时代。霎时,一种朴实无华的亲切感,一种水乡特有的诗情画意在心中油然而生。

    走在夜的周庄,路边的老茶房传出呢哝的苏州评弹声,忍不住走进去看个究竟。茶香扑鼻,屋里坐满了白发茶客,正一边闲适地品茗,一边聚精会神地聆听着。或许是我的进入惊动了他们,好些位老者回头观望,于是赶紧退了出来。我是外人,不便去打扰他们的这份雅兴。

    借着灯光,我往水乡的深处漫行,有时又会有一丝灯光透出来夹杂着夫妻的谈话,仿佛时光退回到了某个朝代,自己突然迷失在某条不知名的小巷里。应该说周庄的夜色还是很撩人的。这时,你在河国漫步,走过小街,穿过小桥,或凝视宁静水面,或仰看天际点点繁星,或倾听屋里传出来的隐隐的欢声笑语,你可任意冥思遐想,尽情享受小镇的宁静、和谐、温馨、淡泊的动人风情!

    深夜,走在古旧的石板街上,脚步也变得轻盈了许多,身后已是长长的月光投下的影子,夜凉如水。夜露濡湿着了青石板街面,这是些巨大的石板,一块接一块,年代久了,走的人多了,石板就显得很光滑了,在夜色里,很似古时候的竹笺,长长的一卷展开着,上面写满了小镇的沧海桑田。行人走过,鞋底叩击石板地面会发出很响亮的声音,“啪、啪、啪……”,很有节奏清脆浑厚。那每一块石板都是古镇历史的沉淀,等着人们去把它擦亮。这条用石板铺成的小街,弯弯曲曲,忽左忽右,仿佛在寻觅什么。只要你抬头仰望,就会看见上边是一条天宇的宽带——它和小街一样狭窄,它同小街一样曲折。向上望,泓苍晓白,静夜无边,更远处,深巷婉转,极目无涯。无车马之喧哗,无拥挤之嘈杂。在周庄,只有醉人的夜色才能让人静静地品尝小镇的古朴、古典、古色、古香。弯弯窄窄的小街,幽幽静静的小镇,驳岸围拥,绿树掩映,街旁簇拥着鳞次栉比、飞檐高翘的小木楼,斜挑着一面红黄镶边旗……紫橙色的周庄在夜的怀抱里愈发显得深邃,苍茫、遒劲,每一扇大门锁住的是中国古代曾经富甲一方的民众一章章多彩人生,每一扇花窗雕刻的是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含雨承露的精华,即便是深院中那一口小井、柱础上那一帧雕花、屋檐下那一丛翠竹、山墙上那一孔天窗,有哪一方不是人间胜迹,有哪一处不是智慧光华?

    夜半,老街沉睡,一片静谧。路上的行人已少,黑暗中偶尔听到路人的交谈,声音柔得似江南的水,一入耳便化了。欲细听,话语突然中断了,继而一片沉寂,独留下我孤独徘徊的身影。也许和这样的静夜已经疏离太久了,我都有些感动,可也有些不习惯,甚至连咳嗽一声也觉得打扰了这宁静的夜晚。清夜扪心,可能就得在这样的夜晚,可是我们平常从来没有这样的夜晚,所以我自己的心,也好久不曾亲近了。我自言自语:周庄,请原谅旅人的唐突,惊醒了你的酣梦,只因你的魅力叫人难以抗拒。

    月系柳梢,华灯初上,周庄的夜晚是属于星空的。看古镇的夜色最好是在一弯月牙高悬的时候。一弯新月悬在一片淡白的浮云之上,清清冷冷的,撒下银辉,尼龙纱似的笼罩着古镇,给古镇平添几许诗意。苍穹之下,一片月色勾勒出古镇街楼鳞次栉比的轮廊。水巷、楼阁、小桥、流水,一切的景色,一切的画面,沉沉的,隐隐的,深深的,朦朦的,似是凝定的,又似是延伸的,穿越着无尽的历史的梦幻。呈一字形的长街和与之相依的街河在淡淡的月色下从东向西,一路蜿蜒。古老的石栏斜靠在河边上,盈盈碧水摇晃着夜泊的渔船。街河两侧是长长的雨廊,与雨廊相连的则是古镇的民居。没有风,月牙与拱桥、明清建筑的倒影相互映在水中,偶有一条木船划过,水波轻轻荡漾,那些倒影就起舞了,等船远去了,水面平静下来,水中的影子也就安静了下来。月牙形若女子的弯眉,在天上笑着,倒映入水依旧笑着。映入水中的还有从临河人家的窗口散射而出的灯光,那些灯光摇曳着,将窗里的人影映成稀奇古怪的模样。不知从哪儿传出幽婉的乐曲,撩拨着人的心弦。在静谧而又充满着古朴典雅的街巷穿行,溶溶灯光与朦朦水气泻入夜空,波光潋滟,几许诗意几许幽婉,月照小桥水映楼……这是一幅多么清幽静谧的画面?但古镇的宁静却是十分让人心醉的。

    月光与灯光相映,灯光与人影生辉,影影绰绰,似诗如画,美不胜收。月光铺在河面上,点点闪烁着银光,映着临水人家悬着的串串红灯笼和窗棂上透出的灯光。那倒影随水波起伏,拉长成一片片碎柳、一条条细月。灯光映进水里,水就显得温暖起来。伫立河边,那座座拱形石桥的桥洞,那桥上行的人影在河面上清晰可见。小河中安装了傍水灯,把小桥点缀得如梦如幻。善变的石拱桥,白天是半圆拱,月夜拱增倍,变成了一个大团圆。夜的石桥没有了鼎沸的人声,只映衬着桥边的几点灯光和疏疏朗朗的枝桠。桥上藤蔓在水巷里随波摇拽,静静的河水轻拍桥岸,缓缓流去;岸石斑驳,坚硬如旧,映清辉,波水缓流,流尽千古,几百年?白天在河道里穿梭的小船,此刻大都静静地泊在岸边,在潺潺水声灯影中轻轻摇荡。沿河人家窗口不时传来隐隐丝竹声,他们仿佛也在观赏夜景,把一天的疲劳倾泄在河水里,内心深处的话儿向清幽的河面倾诉。见到此情此景,一种“酒不醉人人自醉”的诗情画意在心中油然而生,一时间真让人忘了身在何处。

    流过九百年的河道,象展示轮回的书,游人在月夜波的荡漾间读到。静静深夜里,周庄的灯火亮在游船的灯笼上,一串串的。船连着船,灯牵着灯,远远近近,曲曲弯弯,曲弯成一个“井”字,伸展出去,灯影便与一片南湖月色相融。和当地的居民一样,坐在双桥的永安桥上,静听乡民闲话家常,那种感觉牵出我平日里不经意的思绪,让人不自觉的想起儿时,想起那些久远的往事。累了,在旁边选一处平坦的石梁躺下来,闻着河边古树散发的清香,静观天上闪闪的星光,心里特别地平静。身下偶然会有点着灯的木船从水上摇过,还有悠扬的江南民谣在船头轻荡,大家便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哼了起来,虽然不成调却也算过把瘾,此刻才真正融入了周庄的独特境界。

    站在声名远播更显拙朴深沉的双桥之上望着苍穹,碧澄而透明,整个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就像一整匹靛蓝的绸布,高高的笼在上空。此时的河水也变得碧绿而清爽,散发着淡淡的波光。那壁立河岸的一幢幢小木楼显得肃穆而安祥。放眼望去,那清澄的苍穹,碧绿的河水,参差的老屋,悠长的水巷……组成了一幅绝妙的图画,那是上苍的大写意泼墨,浑然一体,巧夺天功。那画充满着沧桑之美,充满着宁静之美。在这个难忘的夜晚,古镇悠然,我无法不发一些思古的幽情。想象着九百年前的世界,我恍若漫步于时光河畔,任微弱的灯光将我孤寂的身影投射在古意盎然的青石路上,伴着自己单调、清亮的足音,我跌入到幽深的沉思之中。应该感谢街上的行人,他们自觉地和我保持几十米的距离,成全了我一个完美的遐想。

    漫步转至双桥桥堍,忽然听得沈厅处传来船动水响声,恍然想得是不是沈万三的船队满载而归了。于是发足狂奔,不想招来几声犬吠,惊扰了一街的乡梦。无暇顾及、大步流星地奔至沈厅河埠头,原是同我一样兴致的旅人,禁不住水的诱惑,跳上了驳岸的小船,尽情地戏水。于是,我也登上小船,缓缓地从一个个不同年代、不同造型、爬满青苔的石桥下穿过,尽情欣赏着迷人的水乡之夜。彩色的灯船游荡在“井”字形的河道中,聆听富安桥楼里传来的江南丝竹声和沿河人家窗户里传出的苏州评弹的琵琶叮咚声,看着两岸古朴典雅的粉墙黛瓦、掩映着的绿荫柳枝和横跨在水上的苍颜拱桥,被灿烂绚丽的灯光照耀,为水乡周庄的夜平添了无限风光。游船随着歌声行驶在富安桥下,桥楼四侧灯连着灯,灯挨着灯,一串串、一行行,简直是灯的世界、灯的海洋。透过那朦胧的夜色,那时隐时现的小桥、游船、绿树笼罩在如虚如幻的轻烟中,令人观之不尽、赏之不完。水乡的夜啊,五彩缤纷,不是天堂胜似天堂,难怪有人高唱:“愿做周庄一世人,胜过神仙永不老!”

    灯船七拐八弯地穿过许多拱形桥的桥洞,每穿过一个桥洞就出现一种景色,每拐过一座桥堍又另有一种意境。举头灯彩是迷离的,桥洞里都镶嵌着无数盏彩灯,灯光映入河面,在幽暗的水面上晃动着斑斑驳驳的波纹,把一座座千年古桥的倒影齐刷刷地映在河面上。灯火闪亮的茶楼上飘出清晰悦耳的江南丝竹,声情并茂,情景交融,不禁欣喜若狂。在船上从不同角度欣赏一幅美妙的“小桥、流水、人家”的水乡夜色,鼻息间是别一种气味,好像是水的清气与石壁上青苔的混合体。听着看着,不由得使人为之陶醉。啊,无处不见灯、满园皆光辉的周庄,给人以神奇、美好的感觉,更给人新鲜、舒展的艺术享受。唐代大诗人张继在《枫桥夜泊》中有个名句:“夜半钟声到客船”,而眼下的周庄古镇,何尝不是“灯光古桥泛船影”。这就是古镇之夜的神韵和魅力。

    坐在船上游览,眼前的一片水色灯影,连同那旧宅中隐隐的江南丝竹之乐,仿佛把所有的喧闹都过滤了,古镇的景致一片片、一丝丝地沁入感觉中来。那劳作了一天、体魄健壮的船娘有力地扭动着腰肢,唱着质朴的船歌,黝黑的面孔上弥漫着疲惫。坐在船上,如坐在水上,穿桥过洞,颇有情趣。水反射着月光,错觉中竟是坐在月亮柔软的芒上。风轻轻地吹过,湿漉漉的,沾染着四野春绿的气息。河面上一道道灯影的涟漪,风吹皱了牵着的光点,吹皱了折着的光片,吹皱了圈着的光晕。只有置身于这水流,才真正感觉着周庄。

    周庄的夜是美妙动人的,水巷的灯船更为古镇平添几分夜的神韵。沈厅河埠装饰一新的船首尾衔接,首尾相衔的灯船在水中悠悠荡荡,欸乃的橹声、动人的歌声,组成一支悦耳的乐曲,为水乡夜游散发着迷人的魅力,为古镇增添了几分诗意。小船色彩斑斓,璀璨夺目,灯影、船影、楼影、桥影组成一幅美丽动人的图画。摇摇晃晃之间,悠悠荡荡之上,心如灯影游动,在无着落处恍惚,在恍惚之中感受。古朴的石板街,精致的木雕栏,沈厅里迂回不尽的走马堂楼,张厅里幽暗深长的备弄,还有那微微倾斜的“迷楼”,所有的粉墙黛瓦、轩廊画栋,都仿佛映衬着水的周庄,都是水的背景、船的背景。而那双桥,别样地载了水流,宛如启开水门的钥匙,凝成永恒的水周庄的象征……这些老建筑就像一本本线装书,让人走进“字里行间”。

    我行走在晚间水乡的深处,就像走进了几个朝代前的某个清幽的夜,仿佛还能看见几个江南女子在树荫里对弈、在月光下绣花,听到她们在天井里谈笑,数着星星说着牛郎织女的故事。船拐过一个弯,水道似乎窄了一点,也许是两边的楼屋高了一点,感觉中添了一点幽静,恍惚般要行入“箸泾”人家中。恍恍惚惚,仿佛自身突然置于这水道中,忘了来处,也不知去处。又恍惚几世几辈之间,自己便在这古旧的楼榭上,在这古旧的石桥上,那旧时光的灯火同样地映着我的心。桨声无息,只见桨橹起处,水流滴落下来,光影滴落下来。撩一手古镇的水,任其从指缝间滑落水间,粼粼波光,摇碎了水中昔日的豪门——沈厅,扭弯了钩在屋脊的弦月。钩沉往事,冷月孤心,悠悠然心神交会,不知今夕是何夕!

    走出沈厅,走过双桥,走进了如水墨长卷的廊棚中。廊棚贴水成街,人家枕河而居。曲折的廊棚不见尽头,一边连着人家的屋檐,一边挑到河畔上空,串串红灯高悬在廊棚屋檐边,成了水乡一道独特的风景线。那温暖的红光照在古朴的木檐上,虽看不甚清,却也显得庄严、浑厚。夜风吹来,光摇影动,借着一双视力不佳的眼睛望去,恰似隔着重纱窥见了几个袅袅婷婷的丽人款款轻舞,自是透着一种醉人的鬼魅。月光下的粉墙显得很柔和,有一种奶白色的光泽。人沿着墙壁慢慢往前走,顺手把食指按在斑驳的墙上,感受那一份岁月的厚实感。虽然我看不清庭院老藤的盘根错节,虽然我喝不着侧院老井的清脆甜水,虽然我数不清周庄屋顶的片片弯瓦,但是此刻,我早已融入周庄,浑然觉得我便是周庄那老藤上的叶,那老井中的水,那老屋上的瓦了!

    漫步在廊棚中,左盼右顾领略水乡风光,时而观看河里舟楫往来,时而倾听船娘悦耳的吴歌……忽来一阵清风,吹来了断断续续的二胡声,凄凄婉婉地拂过耳际,让人不禁驻步,挨在桥边坐下细细地听。不知不觉中琴声停下,我缓缓回头望去,却见小河两岸红灯绿影,波光浮动之上一座古桥熠熠生辉。正看得入神,隐隐有飘来清笛之音,循声慢慢踱去,不经意中走到一片断壁残垣之中,四面空空荡荡,抬头唯见星空灿烂一片,心中但觉人间天堂相连。那一夜,我睡得很沉。

    周庄的春夜静谧、温馨;周庄的春夜缤纷、醉人;周庄的春夜是一幅画,无法用色彩描绘;周庄的春夜是一首诗,无法用语言抒写……

    

    2005年11月3日

鬼魅夜周庄 <wbr>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