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76,267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古镇的街市     作者: 寅公 

(2009-04-21 21:50:08)
标签:

铁画

街市

粉墙

小街

古意

古镇

杂谈

分类: 古今游记
古镇的街市
 
 
——悠悠周庄情之十八
 
            作者: 寅公 
 
 
 
古镇的街市 <wbr>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周庄贞丰街景点澄虚道院边上,您可看到各类土布作坊,现场有纺线织布的工艺展示,同时也可以购买到各色成品布及土布做成各类衣物。
 
 

    到了古镇,不管原来的心境怎么样,尽可以闲适下来,悠悠地走在窄窄的古镇街巷上。

    古镇的街巷,窄得伸开两手便可以摸到街的两边。抬头看看,只有一线天光照下来;街楼上的人,可以假窗握手,谈天言笑;走在下面的人,可以清楚地听见鞋踏在石板路上清脆的声音。在这样的环境,容不得大步走路,容不得大声喧哗。古镇便在一片宁静里。

    条条青石铺就的路弯弯曲曲,蜿蜒在镇里每户人家的门前,载着小镇祖祖辈辈的足印。街的尽头,便是桥。走在这幽暗的曲径上,依然可以心静如烟地感受水乡泽国的小桥古韵。路不长,却曲折多变,每弯过一处总有一样新奇的东西在转角处等你,等你一见后便惊起旧梦、忆起儿时。

    小街的两旁是一些旧时普通人家住的两层木结构楼房,苍老、古旧,一栋挨着一栋。那些雕梁画栋、粉墙黛瓦,无一不透露着江南民居景致细腻、雕木工艺和高超的建筑技艺。沧桑岁月在改变着古镇的模样,又将时光凝固在街巷的每块砖石上、每堵墙壁中、每条街巷间,让人由衷地感受到一种古色古香的雅致韵味。低低的瓦顶楼屋倚河而立,呈井字一路排列前去,前门面河,后门是巷,河水在屋前流过。院中多植绿树,把这些旧式建筑遮掩了,只稍稍露出些线条,依稀还可以辨出一角。一片黑,那是飞橹;一抹明亮,那是木格窗,给人一种“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感觉,仿佛戴望舒《雨巷》中那位素雅的姑娘,随时都会撑着油纸伞从小巷深处款款走来。这些又深又暗的小楼虽破旧却干干净净,家家都会有勤俭的主妇,每一栋小楼都贴着大红的对联,挂着雕花鸟的堂匾,门梁上悬挂着明晃晃的照妖镜,后堂总挂着列祖列宗的遗像。在静谧的街巷里穿行,泥灰脱落、斑驳不堪的粉墙透着古意,恍然觉得自己好像走进了古代。一幢幢房屋、一条条石街、一湾湾河水,使人留连忘返,大发思古之幽情。我似乎听到了粉墙上的斑驳尘泥在缓缓诉说,诉说他们经历的悠悠往事。它的清丽,它的宁静,它的闲适,使我从都市来的人,更是耳目清新,有飘飘出尘之遐想,着实羡慕镇上人家的那份静趣。

    小街不宽,两边的住户各自坐在门口做活聊天,如同一家,对面的商铺各自卖着货品,互帮互助;老人们闲坐喝茶,谈天说地;绣花女子临街而坐,飞针走线;女人们摘菜忙活,进进出出;三三两两的老妇坐在巷内,编织着拖鞋,手十分灵巧,做工精细,线的颜色五彩缤纷,十分艳丽,织成的鞋带着浓厚的乡土气息;还有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坐在门边心无旁骛地哼着儿歌,看她的小人书;小店里香喷喷的点心、热腾腾的米粉,诱惑着行人的脚步。黄昏的阳光无力地搭落在红砖砌成的墙上,传达出一种淡淡的温情,从檐间瓦角处望望天,几抹淡云和几只小鸟会把生活于狭小空间的人的思绪扯得很远很远。

    路不平坦。祖辈走了几个世纪的青石铺就的路已是坑坑洼洼,石缝间还蔓延着深绿深绿的苔衣,不平的路上却总是走着心平气和的小镇居民。跨过门槛,穿过黑黑的前厅,来到豁然开朗的天井,一盆浓烈似火的鸡冠花或一丛鲜艳欲滴的月季立刻映入眼帘。也许,历史只是历史,但周庄却把每分沉积下来的历史都小心翼翼地拜到世人面前,笑呵呵地淡淡诉说。

 


 

古镇的街市 <wbr>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在周庄文化街上可以见到各类木雕的加工制作工艺,同时也可以买到制作完成的成品木雕。


    弯弯绕绕地小巷走了好远,湿热的气息越来越重。正待细细地寻觅昔日梦中的幻景时,耳畔却飘来了嘈杂之音。循声望去,古巷两旁那些白墙青瓦的小楼,此时全都变成了悬挂着“酒”、“茶”等旗幌的酒楼、茶馆和摆满了粗糙廉价手工艺品的商铺,狭长的小巷里拥满了慕名而来的游客;青石板路上熙来攘往的人流,摩肩接踵,如同电影里赶庙会一般的热闹;本来独享的小村、小桥、小家的清闲,早已被游客搅得不得安宁,攒动不息的人头几乎成了眼前唯一的风景。那喧嚣的噪声,正是出自于这些鳞次栉比的食坊、酒楼,出自密密麻麻的摊床、卖店,出自人头攒动的各色游客组成的长街人海。泅在万花筒似的人流之中,顿时燥热起来,心绪一下子被阵阵鼎沸的嘈杂声惊扰得烦躁起来。我左顾右盼,汗水早已浸透了衬衫。望着眼前的人流、物流,早把小街那仅有的一线天光塞得满满当当,我心中禁不住涌出一种淡淡的失落和迷惘。带着这份失落和迷惘,艰难地穿行在人流里。

    这是一条热闹的街市。这街比起别的来的确更特别一些,旁边狭小、各不相同的店铺里,满墙满墙的刺绣、丝绸、古玩、字画、手工和几乎没有沾染到现代气息的东西:有人在纺粗布,有人在做牛角梳,有人在编草鞋,有一家铺子前挂着一串很大的铜钱。这里的商品不见得都是精品,却颇有特色,其实单是那灰白的墙和翘起的檐角,或是旁边一条随意的小弄,就足以吸引人了。这里的一些酒楼也非常有趣,从楼前的朱红梁柱到里面的方木桌、长条凳,还有柜台里的酒坛、柜台上的算盘,以及里面做面、煮面的伙房,完全是古式的。

    这是周庄最古老的一条街,现在有了一个很响的名字叫“明清文化一条街”。石板老街一线天,粉墙黛瓦旧屋檐,首先给人一种古色古香、原汁原味的感觉。贞丰斋古意盎然的门庭、宽畅的店堂、橱窗中琳琅满目的书籍和文房四宝,四壁挂满吴中知名书画家的作品,都引人注目。贞丰斋对面的苏州宏成琴行里,锣、鼓、钹、琴、笛等乐器一应俱全,店堂里丝丝缕缕深沉的琴声和悠悠的笛声落入人们的心间,似乎把游人沉醉在古镇悠远的历史岁月中。“琴行”里一位民间艺人用二胡在演奏着阿炳的名曲《二泉映月》。街,本来就是这么狭,悠扬的《二泉映月》的乐声,流进了所有店铺,塞满了这小街,好象整条街上有泉水流淌。上海的陈南君先生表演剪纸艺术, 一张普通的工艺纸在他手上,信手之间就能剪出各种栩栩如生的动物:骏马扬颈长啸,熊猫憨态可掬,猛虎眈眈张目,孔雀开屏起舞。面塑艺人李玉生先生不再捏大公鸡或孙悟空了,而是捏你的人!他即时塑出的人像不仅快,而且真。他为人塑像时,一只手拈着面团,不停地搓、捏、揉和贴,另一只手不时地用一根竹签在面像上轻轻地捻和刮,瞬眼间,一个彩色的立体的你在他手指间飘然而出,出现在你的眼前,栩栩如生,神态逼真,围观者叹为观止。愈往前行,好像走进时间隧道,越走越遥远,越走越古老。纺织、篾竹、圆木、钉秤和陶土等民间手工艺作坊相互呼应,仿佛为人们打开了一部民俗史的教科书,使观者流连忘返。卖刺绣的店铺,有江南美女临街刺绣;卖内画瓶的,只要你报上姓名、生日,立刻在瓶内给你写上“生日快乐”;“草竹坊”里,几个老篾匠在编制竹器;邢氏夫妇的的民间绳结社,编结和出售千姿百态的传递情谊的“千千结”;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循着这“叮叮当当”的声音,找到了一家打制着铁画的张记铁画铺。这家来自安徽的铁画铺,可谓是“铁冶丹青,中华一绝”,其生产的铁画是全国著名的工艺品之一。他设计创作的铁画“霞蔚千秋”作为礼品被赠送给香港特别行政区。

    整条文化街几乎都是形成一种以文化养文化的质朴景观:有画廊、布艺、雕刻、艺术品等等应有尽有。我独自徜徉在那条石板铺成的近千年的老街上,在那里的文化氛围里流连忘返,忘却了时间,忘却了年龄。我感受着每一处的小桥和流水,感受着每一块脚下的古石板,感受着每一个百年的印痕,感受着一个又一个画廊,感受着一串又一串的文化气息扑面而来……

    我迷恋周庄,不单是这里古韵犹存的民居,不单是流传甚广的民间传说,更是周庄无处不在的书卷气。到底是九百年传统的文化古镇,有着这么浓厚的文化氛围。

    

    2005年10月9日

 

 

古镇的街市 <wbr>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熏青豆,是一种传统小吃,每年夏秋季节新鲜毛豆上市时,将豆子从荚中剥出,晒干后,放在麻筛里,再用一只盛满木屑的荷花缸。放进燃着的柴火灰,让缸内木屑缓慢燃烧(但不能冒烟),在荷花缸的四周围上栈条,把盛满青豆的麻筛搁在栈条上,几个小时后,熏青豆就制成了。由于它碧绿生青,滋味鲜美,又带有一股清香,非常受人喜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