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76,267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走在雨巷   作者: 寅公 

(2009-04-21 12:52:07)
标签:

雨巷

小巷

张厅

沈厅

戴望舒

周庄

杂谈

分类: 古今游记

 

走在雨巷
——悠悠周庄情之八
       作者: 寅公 
 
走在雨巷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诗人戴望舒写过雨中的小巷。他的诗写得好,其实古镇的雨巷却是要比诗人笔下的更好看。

    飘雨了,烟雨中的周庄,空朦秀美,委婉多情,疏疏淡淡地透着一种诗的色彩。

    走进周庄,脑中印现着陈逸飞著名的油画《故乡的回忆》,心中默念着戴望舒的《雨巷》,我渴望着自己能像那个轻柔曼妙的女子一样。若有若无的潇潇雨绒将心渐渐地浸湿,无可抗拒地令人沉醉在一片温柔的泽国风情中。

    走在古巷,满天都是玲珑剔透的雨丝儿,晶莹、温润,宛若蓝田山间刚刚冒出的玉液琼浆。细细霏霏的小雨,把空气润湿了,轻凝发丝,沾襟不湿,暗落足前,不禁感慨这细雨颇多清新与柔情!它吞食了喧哗,隐去了商店,冲走了拥挤的人群。雨点溅在周庄年岁久远的路面上,激起细碎的涟漪、淡淡的波纹。人说要看周庄,就得找个雨天来。古老的周庄在这细雨中散发着她特有的香气。带着甜味儿、闪着暗光、透着灵气。石板路湿漉漉的,反着水光摇曵在昏暗灯光下的石板街,透着一种幽深和久远。小巷显得更深了,瓦片木窗的颜色也湿润起来。那一点红的、蓝的人影在空气里洇开——好象在哪幅画里见过的。细雨中的周庄别有一番风格,就像欣赏林黛玉的似水柔情,最妙处应该是凭窗蹙眉、红袖慢试清泪。 

    一家悬挂着琳琅满目手工艺品的小店从微雨惆怅的色调里亮出来。漆盒、竹器、纸伞。选了一把油过了的淡紫纸伞。伞面上画着一位古装少女、双燕南回,一壶清酒、几束桃花。“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走在雨巷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撑着一把油纸伞,徜佯在周庄那远离尘嚣的深深的雨巷中。雨点落在伞面上,恰似花瓣洒在芭蕉叶上,又似从岁月深处的某个角落传来的女子的低吟。绵绵的春雨将路灯洗刷得像望穿秋水的眼睛,微弱的雷鸣闪电仿佛是古镇对故人例行的仪式,窄窄的河道中传来桨起水合的咕噜声,似是慈母轻拍倦儿的催眠声……看不清黛瓦白墙,更找不到招摇的酒旗。偶尔从一间空屋里飘出来的苏州评弹更仿佛天籁之音,沁人心脾。小巷的尽头敞亮开来,周庄那细细的河面蒙上了一层醉意,晃荡着一份朦胧。漫步在坎坎的石条路上,享受着河边扶柳清风的拍打,是何等地惬意。堤上的碧桃和翠柳在风雨之中起舞弄清影,氤氲在无边无际的雨雾之中。临河的小楼大都敞开纤柔的木格子窗,窗外杨柳焕发出的嫩绿在水面上映出一圈一抹的绿意。窗内的吴家少女凭窗远眺,浑然一幅美伦美奂的水墨淡彩。屋檐垂下的两串红笼俨然是这幅绝妙作品的点睛之笔。层层雨帘中,两个花容月貌、杨柳细腰、至情至性的吴地女子穿越时空,一路沐风栉雨,踏歌而来,我分不清是梦中所望,还是临风怀想。周庄的神韵尽在微雨中。

    从巷子里走出来的不光是戴望舒雨巷里写的那样会是一个丁香一样轻柔曼妙的女子,但确实会走出不止一个如丁香一样的古镇女子来。她们或在水雾袅绕的溪边洗衣洗菜,一边眺望着村口丈夫的归路;或挎着竹篮到河边的木船里买刚从河里捕捞上来的鱼虾,这些鱼虾在舱底活蹦乱跳,用稻草穿了扔到女子的篮子里依旧鲜活得不肯安静。如果这时有一艘卖红菱的小船过来,一般情况下女子也会买上一斤或几斤红菱。还有身穿浅蓝色碎花、梳着两条小辫子的小女孩,倚在宅门旁,脚边摆放着精致竹篮,篮中摆放着青绿色的糕点;女孩的小手轻扶着竹篮,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象水一般的清澈,她望着过往的游客热情地吆喝着,秀美的脸上闪烁着一种希望。童话般的意境使我不由地揉揉了自已的眼睛,十二、三岁的水乡女孩本就是江南的最好风景。

走在雨巷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雨后月下的周庄,呈现着一种诱人的静谧。夜里光线很暗,只有三、两盏残灯悬在小巷深深浅浅处,散着迷离而又悠远的光。走过一段长街曲巷,青石小道上行人很少。黑夜里是看不清周庄的样子的,看不清却体味得出那份真正属于她的美丽。我们不必去考量她在历史上的位置,也不必拿把文化的尺子在她身上比画,直需玩味她背离了人世繁华的简单与纯粹,就已经可以把你的心完完全全地留在这个弹丸一般的小地方,心安理得地过着庸庸碌碌桃源一样的日子。鞋子踩着一地湿润的感觉是那么地真实,雨水打在伞上发出的滴答声是那么地干净。雨,让周庄在不知不觉间婉转地展现出了江南小镇清丽的韵味。周庄水道纵横,没有一处是不依着水的,而雨点落在这错落的水道上,勾出的是一圈一圈婉约的弧线,然后消融了,溶进了这个水样的小镇。驻足凝望,酒楼屋檐下的大红灯笼高高地悬着,在微凉夜风中轻轻摇摆,影影绰绰,飘散着浓郁的油腻味。好在雨巷里有的是酒肆食坊,便随便钻进一家小馆,想找个临窗又在犄角里的小桌,可这样的角落已全被象我一样的单身客占领。半开雕花轩窗,大家闲坐于八仙桌前,悠然地细品一壶香茗,静听檐下雨滴,看窗外雏燕亮翅、绕檐翻飞,几分温馨,几分惬意,几分安宁,这是家的感觉。于是,叫老板娘把饭桌开到街上小河边撑上伞,就着滴答的雨声、潺潺的水声,一杯清香的茶,几碟小菜拾我的“水乡梦”去了。“听”着小河边上“澎、澎、澎”捶打衣服的声音,“闻”到阵阵的胭脂水粉的香味,“品”着河鱼的鲜嫩,不知不觉中雨势变大,伞内竟然下起了小雨,滴滴的雨点滴落在同伴的头上,再从头上滴到桌上,溅起了朵朵莲花般的水点,而他还是一副满不在乎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惹来了放肆的笑声,笑声撞入了寂静的小街上,惹来一些好奇而带有询问的眼光。

    饭后,趿着拖鞋撑着伞,我又走进了细蒙蒙的雨中。雨丝打在两旁的屋檐上,迟迟疑疑地,好像是怕惊醒了周庄千年的旧梦。玄瓦粉墙高低掩映,经雨水润湿,似拂却岁月风尘,越发显示出黑白色彩的组合所形成的沉着与强烈。走到双桥,一身彩衣的年轻女子立在桥头,身上散发着丁香的芬芳,凝眸深望水道远处……恰是梦里所见,不禁让我有一种“伊人在水一方”的幻觉。顺着小河,走上幽深深的小巷,呼吸着水凌凌的空气,倾听着潺潺流水的叮咚声和独步小巷的笃笃声,还有隐隐约约从远处传来的悠扬悦耳的琴声,风声雨声合着凄凉的琴声,此情此景令我禁不住发出“多情自古空如恨”的感慨:这是个怎样的惬意地方,从古到今,都触动着许许多多感性的人们敏感的神经,谱下一曲曲动人的乐章,延续着一个个美丽的故事。我很想留住这这久违的朴素,她却急急的消失在幽深的小巷,深遂的夜空里。迷迷茫茫中走过已人去楼空的沈厅、张厅,来到了富安桥,站在桥上看着迷楼,它隐进了黑暗之中,只有一只红灯笼飘浮在风雨中,诉说着它的故事。一个摄影人正专心致志地在捕捉也许是他梦想的那一刻。我走双桥,过丰贞桥,湿淋淋地又回到了客栈。

    

    2005年9月24日

走在雨巷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人文荟萃:

   周庄的魅力,还在于它的文化蕴涵。沈厅、张厅、迷楼、叶楚伧故居、澄虚道院、全福寺等名胜古迹,具有一定的历史、文化和观赏价值。西晋文学家张翰(字季鹰),唐代诗人刘禹锡、陆龟等曾寓居周庄;元末是初沈万三得天时地利,成为江南巨富;近代柳亚子、陈去病等南社发起人,曾聚会迷楼饮酒吟诗;当代名人到周庄采风者更不胜枚举,像台湾作家三毛那样钟情周庄,像旅美华人画家陈逸飞画了油画《双桥》后和"双桥"一样驰名世界,像著名古画家吴冠中赞誉 "周庄集中国水乡之美",像著名建筑学家罗哲文称颂"周庄是中国的一个宝"等等,他们对周庄情由独钟,可见周庄的魅力何其无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