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67,613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兰亭竹韵    作者: 寅公 

(2009-04-18 11:10:06)
标签:

兰亭

竹箭

行笔

东南之美

戴凯

绍兴

杂谈

分类: 古今游记

              兰亭竹韵

              ——水乡绍兴之二十七

                                     作者: 寅公 
 

兰亭竹韵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依然是飘忽的雨丝,我们就到了。后来回想,也正是这个机缘,才让我感受到兰亭的韵味。

    因为下雨,除了我们,几乎没有其它游人。被雨水洗过的会稽山,翠竹翳翳,绿树郁郁。像即将到达久违的故乡,而出现的“近乡情更切”心情,我情不自禁地打开车门,一股清新宜人的轻风扑面而来,令人心旷神怡,似沐浴涂粉后夜半出来纳凉,轻风夹着馨香,熨贴着全身无处不舒坦。我迫不及待地远离那个现代化的交通工具,便投入在兰亭诗情画意的山水之中。

    走进书有“兰亭古迹”几个大字的园门,首先映如眼帘的是一片片青青的秀竹,碎石小径在竹林中蜿蜒流转,沉淀着一层冷静,正可谓曲径通幽,好一幅雨雾依稀、瘦竹摇曳的诱人画面,清虚淡远地让我醉迷。沾着雨滴的翠竹青嫩嫩的摇曳,密密匝匝地将我包围,仿佛一下子跌入了百年前的那个兰亭。微风细雨合奏出典雅荡涤的竹曲,郁郁的,伴随山中隐隐的流水在耳边若隐若现。

    《尔雅》称:“东南之美,有会稽之竹箭焉。”东南之美,山清水秀,物产丰富,然而我们的古人却把审美的目光集中在会稽的“竹箭”上,初看似乎显得偏爱,细想确实颇有见地。

    竹箭即竹,《礼记》谓“其在人也,如竹箭之有筠也。”炎炎夏日,置身竹林,顿感一片清凉;寒风凛凛,面对青青翠竹,增添气节精神。风吹竹林,摇曳起舞,坚韧不拔是它的性格;野火烧过,竹鞭犹存,来年更旺是它的意志。

    小雨纷飞,烟锁雾笼。崇山峻岭如昔,茂林修竹仍旧,清流急湍依然。只是宴游之人不如当年之盛,吟咏之士难抵当年之雅。兰亭,兰并不多,竹却不少。绕亭一泓碧水,隔岸丛丛翠竹。河上架桥,竹作扶手;桥上竖立拱门,竹为门楣;门后一亭,则是竹筋竹骨的“全竹席”,竹棚、竹门、竹窗、竹椅、竹几、竹杯……眼见是竹,手触是竹,也许是兰竹皆为文人雅士所爱吧,总之,初见兰亭,我只觉得它称为竹亭兴许更准确些。

    轻行竹林之内,漫步清流之畔,一扫烦恼郁闷、焦躁忧虑,顿觉耳聪目明、心旷神怡。会稽竹箭之美,可追溯到遥远的原始时代,那时我们的先民将竹制成武器,追杀野兽,在生与死的搏斗中逐渐开化,走向文明。魏晋时期,政局动荡,会稽名士嵇康辞官避世,与阮籍等人隐居于竹林,饮酒赋诗。他们以竹之品性,寓己之清高,在我国文化史上留下了引人注目的一笔。稍后,官封右将军的王羲之,在会稽山的茂林秀竹间挥毫写下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文人们在山阴道边访竹、种竹、赏竹、咏竹,王徽之甚至说“不可一日无此君”,竹友戴凯以韵文形式撰成我国的第一部植物谱《竹谱》。曾几何时,绍兴的竹纸为书法家增加了用武之地,而源于绍兴的竹笛更造就了一批音乐家。1800多年前,书法家、音乐家蔡邕避难江南,夜宿柯亭时,闻椽竹遇风有声,取而制成世上第一支竹笛。悠扬的笛声从绍兴飘向各地,灵通的竹笛代代相传,直至今天。

兰亭竹韵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枕水家家竹林”,多少年来绍兴人一直与竹为伴,在塑料发明之前,人们的生活几乎一刻也离不开竹。当无孔不入的广告和各种各样的电器占领我们的空间时,竹子渐渐地与我们拉开了距离。竹子莫非真的仅仅用于竹编和制折扇,被用来把玩和欣赏?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忽然分外钟情于绿色,而竹,四季青翠的竹,万年不褪色的竹,伴随着我们漫长的生存历史,包含着深厚的文化底蕴,且永葆东南之美的本色。

    雨停了,走在修竹夹道的石砌小径,置身于一片竹的墨绿中,心便由此平添了几分静气。我喜欢这里绵密的竹林,足够大足够深,而且,足够清静,能在日益喧嚣的旅途中找到这样一个好所在,真是开心。我脱了鞋在鹅卵石小路上走来走去,雨后的阳光从密密的竹叶间射下来,变成时隐时现的光斑,风一吹,光斑们被哗哗响的竹子赶得东倒西歪,我玩得不亦乐乎,直到耳边传来一位女导游被扩音器放大了的声音,我才赶紧跑向前去,不想被随之而来的游客大队扰了雅兴。

    漫步兰亭竹径,清澈溪流潺潺而下,蜿蜒曼妙,于绿树翠堤之间,自成一番难言景致。走近流觞亭,一股兰花清幽的香气弥散在青枝绿叶间,密林深处,忽然听见琴声阵阵,难道真是那个久远的春日在此重现?循声找去,原来不是幻觉,是两个女孩在表演“曲水流觞”的曲调。站在这个真正的、斑驳却依然挺立的兰亭之中,望着眼前漫山遍野的竹林,涓涓流淌永无止息的小溪流,谁都会忍不住抚弄亭子栏杆上精美的雕刻,遥想当年,那个曾经才华横溢的羲之与情真意深的诗友们伴溪而坐,风清月明,水送酒香,文飞诗舞,豪情奋发,怎一个“美”字了得!那不朽的《兰亭序》,令后人争相模仿,乃至那独一无二的真迹随徽宗归于黄土,名声依然经久不衰。斯人已去,而兰亭,却给了我们无尽遐想。我们一行好友虽然不是酒朋诗侣,虽然踏访的时节不是“一树春风千万枝、嫩如金色软如丝”的暮春之初、修禊之时,虽然造访时亦非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之日,虽然看到的还有池中红藕香残、岸边杨柳飘零,但满园的翠竹摇曳、梅香暗涌,仍然让我们心生惬意、情归舒散,同大自然一样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石板小径平平整整,一尘不染,弯弯曲曲地伸向林的深处,两边是郁郁葱葱的茂林修竹。风中夹杂着鸟语,漫行于幽静的竹林,已有几分悠然,几许飘逸。兰亭的古今耐人寻味:兰亭本是一自然山野,是人们对美的追求创造了兰亭。此间,先有心境,才有了奇境,是人们以心境之美,创造了实境之美。而仅有心境之美还远远不够,将心境化为怡人的现实环境,还需要脚踏实地的劳作。

    我悄然把兰亭与桃花源进行了比较,桃花源是人们对美的一种发现过程,而兰亭却体现了人对美的创造过程,这种意境的制造,无疑比桃花源更胜一筹。

    我爱兰亭,爱的是兰亭的那种意境,更是兰亭人的想象力、创造力和追求精神。

    回望兰亭,山林绰约。难忘是残园雨锁,寄景抒怀;难忘是清波返舟、纵情放歌;难忘是依搂听雨、围桌小憩;难忘是竹林漫步、循香探梅;难忘是凭栏眺望、思古惜今;难忘……还有我们一路的欢声笑语。

    2007年9月3日
 

兰亭竹韵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竹谱

  bamboo book 记载竹类种、品种和栽培历史的书。
  《竹谱》一卷。旧本题[晋]戴凯之撰。晁公武郡斋《读书志》云:凯之字庆预,武昌人。又引李淑邯《郸图书志》谓:不知何代人。案:《隋书》[经籍志谱系类]中有《竹谱》一卷。不著名氏。《旧唐书》[经籍志]载入农家。始题戴凯之之名。然不著时代。左圭《百川学海》题曰:晋人,而其字则曰庆豫。预豫字近,未详孰是。其曰晋人,亦不知其何所本?然观其以仑韵年船以邦韵,功同犹存。《古读》注中音训,皆引三苍。他所援引,如虞豫《会稽典录》、常寛《蜀志》、徐广《杂记》、沈莹《临海水土异物志》、郭璞《山海经注》、《尔雅注》亦皆晋人之书,而《尚书》篠簜既敷,犹用郑元“篠,箭。簜,大竹”之注。似在孔传未盛行以前,虽题为晋人,别无显证。而李善注马融《长田赋》已引其笼籦一条。段公路《北户录》引其■〈纣〉,必六十年复,亦六年一条。足证为唐以前书。惟《酉阳杂爼》称《竹谱》竹类三十九。今本乃七十馀种,稍为不符。疑《酉阳杂爼》传写误也。其书以四言韵话,记竹之种类,而自为之注,文皆古雅,所引黄图一条,今本无之。与徐广注《史记》所引黄图,均为今本不载者。其事相类,亦足证作是书,时黄图旧本犹未改修矣。旧本传刻颇多讹脱,如葢竹所生大抵江东,上密防露,下踈\来风。连畆接町,竦散冈潭六句。潭字於韵不协,虽风字据诗[(卫)谓]:风有“孚金”切,一读於古音。可以协潭,而东字则万无协理,似乎潭冈散竦四字误倒,其文以竦韵东风,犹刘琨诗之以叟,韵璆。潘岳诗之以荷,韵歌也。然诸本并同,难以臆改。凡斯之类皆姑仍其旧焉。
 
 

兰亭竹韵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竹的画法:
    明代以前,画竹竿用笔多由上而下,多把绢或纸张挂起来直着身子画。清季则不用此法,郑燮辈喜从下向上出竿。其实两种方法都可用,以顺手为是。画竿要中锋用笔,要画出质感和动势,注意表现竹之精神。画时要悬肘,悬腕,行笔平直;两边圆正,一节中不能间粗间细、间渴间浓,墨色无论浓淡总要停匀,忌偏颇无力。若臃肿便不出竹之神韵;若出现蜂腰、鹤膝状,更无生气。从梢至根,或从根至梢,虽一笔笔、一节节画出,但出竿必须笔意贯穿、脉络相连。

    画一竿竹,要注意其阴阳向背。一竿中枝叶又分迎面、背面及左右两面,前面的叶可遮掩竹竿。两竿以上,就要注意有主有宾、有浓有淡、有疏有密,有掩映、有补缀、有参差、有照应、有衬贴、有烘托。画两竿相交时,要避免出现明显的交叉,可用枝破、叶破,或角度不要过大。三竿相交,忌出现鼓架状,四竿以上忌编篱状。画时一般在前者浓,在后者淡。两竿不能齐脚,齐脚则失前后距离感觉。

    画节用浓墨。节至梢短,至中间渐长,至根又短,画时要注意。画节要紧接上竿之末。两竿相接处,要避免出现所谓鹤膝形。节虽画得断开,但意要连,要上下承接。画节可用“乙”字或草书“心”字形。

    枝的画法:

    枝从节上生,生枝各有名目。生枝处谓之鹿角、丁香头或钉头,接叶处为雀爪。直枝谓之钗股。从外画入谓之垛叠或扬叠,从里画出谓之进跳。画枝下笔要圆劲而有韧力,忌平直疲弱。若行笔太软,枝少叶沾,则缺少劲势,无竹之挺挺然,行笔迅速,则挺然之势可具。画老枝,尤要画得节大而枯瘦,嫩枝则和柔而婉顺。枝丰则叶茂,枝小叶也少,叶少则枝昂,叶多枝下垂。竹难于疏,板桥说“冗繁删尽留清瘦”,故竹枝不能太塞。太塞则难于画出竹之精神,亦不易表现空间距离感。画时用笔要瘦而腴、秀而拔,欹侧而有准绳,折转而多断续。睛竹结梢,极为难事,要于现实中着意观察体味。

    叶的画法:

    画竹叶一要注意结构,二要注意用笔。所谓个字、介字、分字、破分字等是古人总结出的规律。要把叶子分组画,不然必乱。每一组既要符合叶的生长规律,又要组织得美。一忌孤生,二忌并立,三忌如叉,四忌如井,五忌如手指及似蜻蜓。

    画竹叶时下笔要劲利,实按而虚出,一抹便过,少迟留。要随叶的生势随时变换方向。忌似桃、似芦、似柳。行笔到叶尖时,手腕自然上提,或以笔尖带出回锋。正锋、偏锋可以间施,高下欹斜,转侧俯仰,皆须在快慢疾迟的行笔中,在浓淡深浅的运墨间自然得之。

    春天嫩篁,叶向上,夏则浓荫而下俯。露润、雨垂、风翻、雪压,则各现其反正低昂,必须细心观察,反复实践,才能得心应手。

    初学时要一枝一叶地练习。出叶要浓淡一色,一枝之中有浓淡叶相间,就容易杂乱。近枝叶可用浓墨,远枝或稍后的新枝叶可用淡墨。但画竹叶不易用渴墨。

    在花鸟画中,可以配以朱竹或白描竹,也可以用花青、石青、石绿画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