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76,267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情牵沈园 ——水乡绍兴之八 作者: 寅公

(2009-03-16 17:22:55)
标签:

钗头凤

石桥

六朝

诗境

沈园

绍兴

杂谈

分类: 沈园专集
   

情牵沈园 <wbr>——水乡绍兴之八 <wbr>作者: <wbr>寅公

   从前一直以为爱是喜剧,爱是相见欢,爱是两情相悦,可自经历了少年的闲愁、青年的苦涩,忍受过相思的折磨、真爱的无奈……,也自读过了那两首锥心泣血的《钗头凤》,我才知道爱也是说不完的痛,爱也是一生的苦楚与辛酸,爱在人间更多上演的是悲剧。

    于是我就一直想,想去绍兴,去绍兴的沈园,去体会那世间曾有过的、缠绵悱恻800多年的爱的传说,去看看、去领略一下那两首千古绝唱宋词诞生的地方。

    绍兴之行,心仪向往的沈园并未列入日程之中,于是,牺牲了午休时间,这里却成了我游绍兴的第一站,因为有800年前陆游与唐婉那个让人牵肠挂肚的爱情故事使得我的心中充满了美好和浪漫的期待。

    从鲁迅路下了车,过放翁桥,再走一段路,就到了沈园。就象默默的爱、深深的情,沈园其实是淹没在一群江南的旧宅里,含蓄而静谧,没有任何的张扬。不知什么原因,与街面的喧闹不同,沈园此时很冷清。这让此刻心中颇神圣的我感到多少有一点的失落。

    沈园,又名沈氏园,位于绍兴市区鲁迅路洋河弄口,原为宋代越中著名园林之一,旧时池台极盛。据说,过去的沈园比现在大几倍,系沈氏私家花园,故名。由于园内建有楼台亭阁,假山池塘,环境优美,中国历代文人墨客常来此游览,赋诗作画,因此远近闻名。当然,沈园闻名的另一原因是这里曾演绎了一段美丽而又悲切、催人泪下的爱情悲剧。

    走进沈园,第一眼便看见的是“诗境石”,峭然独立。凝视着这块玲珑而嶙峋的太湖石,我奇怪:为何叫诗境而不叫词情?词多抒情,而诗多写景。此处虽然秀丽,但感觉绝非诗情画意,毕竟此地是因情因词而为世人所知呀。

    狭狭的石板小路,九曲八弯。亭榭台阁,石桥流水,如画景色,更添妩媚。盛夏的沈园,沐浴在江南湿润的气息里,放眼过去,依旧是满目青绿。六朝井亭位于孤鹤轩边,亭顶采用斗拱承托结构,是一个别具特色的亭子。站在六朝井亭,透过亭顶可望到天空。据介绍:亭顶中空,一可“承天露”,使雨水落入井中;其二可“承天光”,使阳光照入井内;其三由于古人打水是用竹杆往上提的,所以当井水打上来时,竹杆就会从井亭中间伸出去,非常有趣。但我觉得,这情趣之于沈园也许倒在其次,接“天”入“地”,渴望自由、光明,似更切近那个感天动地爱情故事的象征意义。

情牵沈园 <wbr>——水乡绍兴之八 <wbr>作者: <wbr>寅公


    “宫墙柳,一片柔情,付与东风飞白絮;六曲栏,几多绮思,频抛细雨送黄昏”。孤鹤轩凝重端庄、雍容华贵,是沈园建筑与景观布局的中心。我一个人置身孤鹤轩,形单影孤,微风吹袖,我恍如遗世而独立。面对一泓池水,几多残荷,缕缕柳丝,满目萧瑟,我不禁感觉整个园内弥漫了一种淡淡的哀愁。还好,天上没有飘雨,还不至于“留得残荷听雨声”,凭添几分忧愁。然而,池中那日渐枯萎的荷叶,却让人渐渐感到一丝凉意。“孤鹤归飞只自伤”,我同时也感觉到了与词人的一种心灵之间的共鸣。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想到自己对真爱的执着,我不由在孤鹤轩里黯然矗立良久:真情真爱本该冲破一切束缚,去寻求一切的美丽与自由。然而尘世中毕竟还有其他难以舍弃与违背的东西,如同一条条沉重的锁链,让人难以挣脱,难以反抗。只能任他伤痕累累,血泪交横。注目孤鹤轩中陈列的太湖石,那也是前些年考古发掘时出土的遗物,我想:此石千百年来,不知在这里见证了多少的海誓山盟,可是真正不辜负它的又有多少呢?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走过冠芳楼,走过六朝井亭,走过闲云亭,走过孤鹤轩,沿着园内曲曲折折的卵石路,寻着那传说中题词的粉墙。墙是新筑的,明显地透着今人做作的痕迹,不再是我心中那斑驳离落、墨迹依稀的模样,少了灵韵的青石墙却依然拂去不了心中的感动。

    我驻足在用出土的断砖砌成的诗壁前,细细品读陆游之《钗头凤》,静静品味唐婉之《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一墙两词,陆游的一阕居右,以狂草书就,龙飞凤舞,似狂风暴雨,如泣如诉,汪洋恣肆中仿佛宣泄着奔腾的情感;唐琬一阕居左,正楷书写,娟丽秀美,似沥沥秋雨,极尽哀怨,工稳隽秀中似乎流露出无限的感伤。面对千古绝唱《钗头凤》,人们莫不为词中所表达的悲切忿懑之情感衷伤怀。从两首不同的词里,我深深地体会到:陆游表达的是一种对爱的忏悔,所以才“错!错!错!”,悔不当初;所以才“莫!莫!莫!”,不堪回首。而唐婉反映出的则是一种对爱的无奈,所以才“难!难!难!”,望而兴叹;所以才“瞒!瞒!瞒!”,苦不堪言。由此,我觉得沈园不应当成为人们追求忠贞爱情的仰慕之地,而应该是那些错过了爱情、辜负了真爱的负心汉、薄情女而忏悔的教堂,因为这里没有爱的甜蜜,只有分离的苦楚与深深的愧疚。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真正有情人,应当身在情在,而不是情飘逝人伤悲。

情牵沈园 <wbr>——水乡绍兴之八 <wbr>作者: <wbr>寅公


    伫立在墙前,看见诗人远远地从风雨中走来。一身玄衣,早已不是越剧舞台上那风流倜傥、腰悬青剑的才子模样,他神情暗伤,和着泪书写着他心中的痛楚。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探寻陆游与唐婉两人的故事,我忽然觉得:如果说陆游与唐婉从前的深爱本就是错,他们是表兄妹,用现代的话说属于近亲结婚;那么他们两人的这次10年后偶然相见更是一错再错,而重逢后写的那两首词则更是错上加错。且不说这次会面打破了唐婉与其夫赵士程原本平静而自得的日子,一个平常而幸福的家庭,这次见面,也让唐婉付出了生命,不久,唐婉郁郁而终,含怨而死。爱一个人就应该为对方着想,爱一个人就要让对方过得比自己好!过去的就应让它过去!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世上有多少真爱是没有说出口的。真正爱一个人,就要尽一份责任,一生守诺,一生付出,而不是只追求曾经拥有,而不管天长地久。“不伤害爱我的人,不辜负我爱的人”,这是我给自己制定而奉行的爱情观。无情不似多情苦,生怕多情伤美人,只要每个人都宁委屈自己,无有愧自己,那么我相信每个人一生都将无怨无悔。

    园子中间的葫芦池,水平如镜,形状酷似葫芦。池上横着窄窄的石桥,这水池,这石桥据说都是当年遗物。也许那次邂逅就是发生在这葫芦池畔,然而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短短的石桥却怎么也无法让两个相爱的人走近。池中浮萍点点,映出那位温婉幽怨的女子,她是注定要在沈园的风雨中触摸心底最柔软的部分,用自己缠绵幽怨的情感完成了这千古流传的情词对唱。

    不能不让人感叹陆游的悲剧人生,一腔爱国激情却一生仕途坎坷,无法掌握自己政治命运的诗人,甚至连自己的婚姻生活也无法自主。才疏学浅的我无力去考证让这两个深深相爱的人分离的真正原因,用现代人的眼光去评点几百年前的古人也许也会带上太多主观的成份。我只有在沈园淡淡的幽怨中细细体味这不可名状的情感伤痛。

    梅丛曲径,层层叠叠树的绿荫,让不大的沈园显得愈发静谧。几经变更的园子让人不能设想当初它的模样,但不论你走到哪一处角落,都无法拂去诗人忧郁的身影。一个不怎么特别的私家花园却让陆游再三地光顾,在这他暂时忘记自己“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的壮志豪情,在对爱人思念的诗句中给世人展示自己柔情似水的另一面。而沈园能给他的也只有“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这些凄然情景了。

    爱与被爱有时是件痛苦的事,一如《钗头凤》中的陆游与唐婉。沈园被他二人的故事浸透得沉甸甸的。“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想到诗人在垂老之年仍为沈园所牵挂,我多少为那位美丽的女子感到一丝幸福,能被人深深地爱恋一辈子这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啊!我深信在陆游的弥留之际,在他“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的悲怆目光中,一定会有沈园的影子浮现。

    暮色苍茫,我呼吸着湿冷的空气,在伤心桥上徜徉徘徊,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纵无雨,也伤心,无奈,无奈,一代亘古男儿陆游到了老年也只得“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那么况且是普通而平凡的我呢?“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同床枕”,但愿人间真的有来生与来世让情痴者可再续前缘,让有情人终成眷属!相信这不仅是我的愿望,也是所有来沈园的人的愿望。

    2007年7月3日

情牵沈园 <wbr>——水乡绍兴之八 <wbr>作者: <wbr>寅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