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76,267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沈园悲歌 文 / 寅公 水乡绍兴之十

(2009-02-05 15:00:15)
标签:

钗头凤

沈氏园

宫墙

悲歌

沈园

绍兴

分类: 沈园专集
沈园悲歌 文 <wbr>/ <wbr>寅公 <wbr>水乡绍兴之十

    沈园是美的,它的美即使没有去过那里的人,也能从作者笔下领略到,然而沈园的美之下,更有一个流传至今的凄美爱情故事。
    作者时而细腻,时而荡气回肠的文笔。处处流露出作者对沈园这座古老的园落的喜爱,而刻在沈园深处的凄美爱情故事,更让作者为之动容,情露笔端。文章的酣畅淋漓,仿佛把人们带回几百年前的画面,青梅竹马……
   

沈园悲歌 文 <wbr>/ <wbr>寅公 <wbr>水乡绍兴之十


    沈园,在我的心书里,你已不是史书记载的被誉为“越中名园”的南宋越州沈家的私宅花园了,也不再是郭沫若笔下的那副不堪回首的颓唐模样了,更不是眼下这座“花木扶疏,蝶飞燕舞,梅影点点,垂柳依依”重获新生的江南名园了。
  知道沈园,缘自陆游和唐婉的一场悲恋。
  感受悲恋,始于流传千年的《钗头凤》。
  走进沈园,只为祭怀那一段历史,去舔陆游与唐婉那段凄美的爱情伤痕。
  那是阳春三月间,江南烟柳袅娜的时节,头顶的天空像刚擦洗过一般洁静清丽,我独自来到绍兴鲁迅中路的这条街旁,一个人在沈氏园入口处久久伫立。那里坚硬的石板铺成的路面泛着清寂模糊的暗影,而石雕牌坊就像一面镜框,日日夜夜框定着不远处的断云石。那断云石虽然从身子中间齐齐断开,却又紧紧相依,似断犹合,不愿分离。
  这就是让陆游与唐婉都魂牵梦绕的地方了!这就是那段恋情夭折的唯一见证了!“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棉”,或许八百年前,也是在这样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一个瘦削的老人蹒跚的走到门前,口中就是这么喃喃自语着这两句话。
  我站在沈园的门口,恍惚地望着门头匾额上的“沈氏园”三字,依稀这一步步地挨近就似走入八百年前的古老传说,将让我去见证那段荡气回肠、悲切凄婉、痛彻心扉的爱情悲剧:
  陆游和表妹唐琬青梅竹马,婚后吟风弄月、琴瑟和美,可唐琬的才情却为陆母所不喜,迫于母命,陆游休弃了唐琬。原本是两情相悦,两心相依的恋人,就只能相爱而不能相守,千山万水共度的誓言,被一纸休书吹得烟消云散,从此寂寞梧桐,深深院里,空锁清秋。
  十年后的一天,陆游在沈园与唐琬邂逅相遇。久别重逢,别样情怀,万般情义,重上心头。然而,面对已为他人之妻的唐婉,陆游又能说什么?又有谁能知晓两人讲述了何等的情愁?四目相对,柔肠寸断,心有千千结!正当陆游暗自神伤之际,唐琬送上了酒肴,款待表兄。往事重忆,百感椎心,唯叹东风太恶,欢情太薄。情怨之下,悔恨不已的陆游饱醮深情、十分忧伤地挥毫在粉墙上写下了那首著名的《钗头凤》,无限哀伤和怨叹都在错、错、错和莫、莫、莫几个字里在溢出来。
  真挚的情谊,千百年无不让人唏嘘不已。捧着陆游的词,激起了唐婉的悲怆之情,满腹情思。与陆游离别之后一直都沉浸在内心的痛苦,悲痛不已,泪落沾襟。她非常伤感,心潮起伏,夙夜难眠,再也抑止不住自己的相思和忧愤之情,一腔凄苦化为如泣的诗句,于是也和词一首。情真意切,凄情难掩,人间最美好的一段爱情经典就这样被无端的掐断了。内心深重的郁闷,被重逢所勾起,被怨词所加深,在两人一唱三叹的词中,丽人郁郁成疾,病情加重。她闷闷不乐,本来就多病缠身的唐婉再也经不起这情感上的折磨,不久她便在抑郁中含恨离开了人世,化做尘土,成为了诗人心底一颗永远的珠泪。陆游因此追悔莫及,抱恨终生,留下了大量纪念唐婉的诗。他后来再游沈园时,站在当年与唐婉相逢的小桥上,望着桥下的流水一去不回,就象自己逝去的爱情。睹物思人,物是人非,陆游不禁悲从心中来,“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疑是惊鸿照影来。”就是此时陆游的真实情感写照。在七十古来稀的陆游眼里,往事随风而去,春也不再,沈园已不是昨日的模样,只有记忆深处的旧情人还月貌花容依然。

沈园悲歌 文 <wbr>/ <wbr>寅公 <wbr>水乡绍兴之十


  人去楼空,古园依旧。往事已然成追忆。这段经久不衰的爱情,凄婉,冷艳,给沈园浸透了浓重的人文气息,不知令多少游人流连往返。也给被世俗污染了的现代爱情深深地上了一课。八百年来,《钗头凤》便随着江南的蒙蒙烟雨萦绕在沈氏花园里,牵引无数后人来此凭吊这段刻骨的爱情往事。
  步入沈园,可看到一组峭然独立的奇石,“诗境”清秀有力,给人一种如诗的感觉。人们在欣赏沈园的隽美时,还能感受到这里的文化底蕴。我想玲珑而嶙峋的太湖石也许就是故事的见证者,诗情画意应也是由此而渐入的……
  碎石铺就的沈园小径并不宽阔,带给我的感觉少了些如我梦中石板小巷中飘出的古老与幽雅,而这里的宁静依旧让人羡慕。沐浴在初春下的沈园,竹叶青翠,柳色如烟,假山静谧,池水宁静,古井无语,亭台空悠,随处可见著名书法家的墨宝楹联,真乃一个容不得半点污秽的清幽典雅之境。不远处,一株丰满的白玉兰盛开着满枝头的素洁,淡淡的幽香扑面而来,忽然有了一丝恍惚,不知这是不是花的语言?如是,它想对我说什么呢?轻抚玉兰花树,仰望它无需绿叶相扶的高贵和坦然,一个执拗的念头从心间倏然滑过:当年的沈园绝没有玉兰花的。
  沈园不是很大,园内有一不小的池塘,塘中是碧绿的荷萍,只是由于季节的原因,没有绽开的荷花,半池荷叶却添上几分萧瑟的气息。看惯了世间的种种情感,我一直以为“爱情”是一部部血泪交织的悲剧。也许初见的美丽与倾心,相知相逢的喜悦,桃花飞艳的绚烂都是一个铺垫。美好的逝去与永不回头才是悲剧让人痛心的地方。
  沈园的天,阴沉沉的,风吹在脸上有点冷。凄美的爱情故事,给这里蒙上了一种暗淡的色彩。不过,正是陆唐的这段凄惨爱情,才给绍兴文化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原来,我一向认为厚实浓重的绍兴文化的骨子里也有着细腻的柔情呀!看来,绍兴文化什么也不缺。
  沿小路徐徐前行,前方是一座小亭,陆游以诗把自己比做一只孤鹤,故该亭起名“孤鹤轩”。“孤鹤轩”亭上无顶,《正大综艺》曾以此为题,难倒不少佳宾。而亭柱上的一付楹联却令人回味:宫墙柳一片柔情付与东风乘白絮;六曲阑几多绮思频抛细雨送黄昏。“宫墙柳”、“送黄昏”分别取自陆游和唐婉的诗,内容还是不离《钗头凤》,不离那凄美的爱情故事。
  一方石壁出现在不远处,石壁附于断壁,两首钗头凤并列而题。陆游的诗取字于其文,虽非原迹,也属原笔。
  沈园的幽绵婉逸、风凝香冷直教人对陆游、唐婉千古爱情绝唱而深深叹撼。“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伴着导游声情并茂的吟诵,人们的怜悯被引向内心深处,激起共鸣,而残墙断壁,更映衬出岁月的久远。驻足神往,仿佛小亭之上,佳人轻掩彩袖,露出细腻红润的手为她日夜牵念的人儿斟满黄滕的美酒,而转目侧望,满城春色烂漫,宫墙边一带的绿柳依依……这是多么浪漫和谐的画面,而就是这样美满的情感,却被人为地无端折断,原以为情如山石、永永如斯,孰料到棒打鸳鸯,从此分飞离索,诗人内心交织的爱恨怨悔已难以用几个“错,错,错”来挽回补救,只得强咽下未尽的千言万语,一连的“莫,莫,莫”让人深深地体味到恸不能言的情致。而心回梦醒之后,又不由地让人枝生另一种感慨:现代都市的我们,再也没有了残恶的“东风”摧折,不会有“锦书难托”“几年离索”的绊碍,但是,我们真的就有了相濡相依、不离不弃的爱情了吗?即使有了,我们就真的珍惜了这份千年的缘分、万年的情牵吗?
  十年生死两茫茫,风景依旧人事换。物是人非,再美的风景在我的眼中也只是一片惆怅。望着葫芦池,我想此湖中应是泪而非水,千年的泪水积满了这爱恨情愁,他们变成水雾,弥漫整个沈园,并伴随着阳光撒入爱的荒原。假若人间真有轮回之说,就愿前生不能相识相爱、相依相伴之人,能在今生共结连理,共谱恋曲,续下不了之情。
  那段不死的爱情,早已跨越了时空,那两首《钗头凤》,早已萦绕在沈园,而陆游与唐婉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依旧在八百年风雨里哀哀地唱着,在南宋的历史画卷中摄人心魄。沈园内还有新辟的景点,有对陆游一生介绍的展区,我却无心再度前行,陆游、唐婉的故事给我内心的震撼是强烈的,有情人为何难成眷属?那么美好的人间爱情为什么难结善果?
  站在葫芦池畔,幻视当年唐琬的惊鸿媚影;立于孤鹤轩中,感受陆游仕途潦落,爱情伤逝,死去元知万事空的悲戚心境。禁不住思绪翩然。“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一晃800多年过去了,还有人在此留连凭吊,还有人在此借古抒今。虽然斜风细雨春寒料峭,但今天来到沈园的年青人也不少,稀稀落落分布在园子的四处,孤鹤亭下,葫芦池边,题词壁前。园子里,古筝声声,低沉凄凉。似在哭诉哀怨陆唐,也似在伴和我的脚步和思绪。
  读了八百年前留下的《钗头凤》,才真正明白了沈园寂寞的情殇,才知道爱是一种说不完的痛,也是人一生最伤心的苦楚与辛酸。

沈园悲歌 文 <wbr>/ <wbr>寅公 <wbr>水乡绍兴之十


  思考是痛苦的,也是矛盾的:唐陆之恋,是一种不同观念的碰撞。唐婉和陆游爱情至上,淡泊名利的思维,在功名至上、儿女私情上不了台面的传统习俗面前,注定会碰得头破血流。这种结果是偶然的,也是必然的。
  自古以来,人们把爱情看做是纯洁无比、一尘不染的感情。然而,世俗、经济、社会、文化对爱情的影响是深刻的,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感情往往不得不服从于现实。脱离了现实的生存环境,去追求缺少物质基础的爱情,在那种社会环境下,只能是一厢情愿,就是在现代社会下也莫不如此。
  虽离开陆家,又已再婚,生活亦可谓衣食无忧,唐婉却早逝了。唐婉之死,是死于一种心结,这种心结令人唏嘘感慨。
  历史铸成了唐陆悲恋,也留下了千古绝唱。难道在人性的本源中,只有悲剧才会美?如果陆游和唐婉有情人终成眷属,还会有那么美的佳话吗?我无从知晓,也许历史就是历史,无须那么多假设!
  一座时空与历史的天堑,隔开了今古爱情的两个截然不同的局面,使人难以真正体会,究竟何为“生死相许”,何为“肝肠寸断”。一曲千古悲歌唱至今日,经久不衰。我想也正是因为爱情始终有着独特的魅力,才会让人前赴后继、憧憬至今……
  在离开沈园的前一刻,蓦地想起了席慕容的那首诗:“在年轻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一个人,请你,请你一定要温柔的对待他。不管你们相爱的时间有多长或多短,若你们能始终温柔对待,那么,所有的时刻都将是一种无暇的美丽……”
  爱情,并非生命的主旨,但仍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心目中,没有封建的枷锁,爱情已然变得自由,但自由的爱情则更需要真心的呵护——珍惜才让人无悔。
  
  2007年6月25日

沈园悲歌 文 <wbr>/ <wbr>寅公 <wbr>水乡绍兴之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