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76,267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多情的沈园 文 / 寅公——水乡绍兴之九

(2009-02-05 14:38:41)
标签:

钗头凤

断壁

越瓷

廊榭

沈园

绍兴

分类: 沈园专集

多情的沈园 文 <wbr>/ <wbr>寅公——水乡绍兴之九

    离开兰亭,这另一个绝妙去处自然要数沈园了。
  当我急切地走近这个千古悲园时,我的心莫名地一阵惊悸。
  哦,沈园!在我的心目中,你是一阙柔情缱绻的诗篇,是一首催人泪下的歌儿。我早已把你细细阅读、痴痴打量,早已对你梦绕魂牵、情不自禁。
  今日乍然相见,恍如梦中。
  令我遗憾的是,梦幻中的情爱圣地,竟然是这样地冷清、这样地荒凉!被功名利碌折磨得浮躁而又势利的现代人,已无暇对你投去多情的一瞥。
  昔日的一泓碧水,纵然有垂柳轻拂,却已不再清澈;曾经秀挺的青青玉竹,虽然还是一派绿荫婆娑,但已了无生机;那依然精巧的凉亭阁楼,在风侵雨蚀中满面尘垢……
  如同一个绝美的深闺少女,期待着心中的白马王子,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直至容颜憔悴,天老地荒。沈园,你就这样守着孤独、守着寂寞,一任花谢花开、红颜老去?
  沿着碎石铺砌的曲幽小径,我寻寻觅觅。我在寻找什么?绿树繁花、蜂飞蝶舞的人间胜景,果然已是梦里依稀成往事?
  移步假山,只见飞檐高翘的亭阁中,石桌石椅一如往昔,迎候着不再重来的故人。
  我轻轻拂去尘埃,悄悄地落座。茫然四顾,怅然若失。
  绮丽的春风从公元1155年的南宋悠悠吹来,耳畔隐约响起悲壮的画角声……我如梦似幻,不知身在何处?
  记不清是在孤鹤轩还是半壁亭,或者在冷翠亭、闲云亭……恍惚间,似觉有一对男女相对无言,是悲切的场景。那位活在陆游诗词里的女子,面对一池绿水,面对仍旧深爱着的男子,再也无法挪步了。我极力沉住气,寻找并猜测哪是唐琬邂逅前夫陆游,并遣人送酒致意的地方;想像着那里便是陆游因见到魂牵梦萦的前妻憔悴的容颜,而无限感伤之处了。一对男女的幽怨和不甘就是在这里达到顶峰的!
  猛一抬头,惊见园壁上龙飞凤舞,再定睛细看,却是烂熟于心的千古名作《钗头凤》: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年轻的诗人陆游急疾书毕,一掷柔毫,早已肝肠寸断,泣不成声。
  那面壁吟咏的不是唐婉么?碧色绣襦,长裙曳地。她亦是神情凄凉,泪流满面。
  封建与礼教,如同一把寒光凛冽的双刃剑,无情地封杀了一对青梅竹马、心心相印的爱侣。一别十年,物是人非。而这久别重逢,带来的只是绵绵无绝期的怆痛!
  长歌当哭,情何以堪!
  这细巧精致的越瓷酒杯里,斟满的不是琥珀色的黄滕酒,而是永远也饮不尽的人生苦酒。

多情的沈园 文 <wbr>/ <wbr>寅公——水乡绍兴之九


  世情薄、人情恶,雨逆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唐婉,这个诗名卓著的“苏门四学士”晁补之的孙女,一双秀美哀伤的眼睛深情地凝视着感伤不已的陆游,一字一句地吟咏着她那血泪交加的词作《钗头凤》。触景而生情,如杜鹃啼血,凄艳异常,从中不仅尽显女诗人的卓越才华,一个柔情似水、善解人意,把真爱与伤痛埋藏在心灵深处的女性形象跃然而出,成为令后人不胜敬仰的优秀女杰。
  爱已成往事,情永存心怀。
  时过八百年,我如身临其境,品味着陆游与唐婉超群绝伦、千古遗恨的爱情故事,怎不让人情动于衷?怎不让人怆然泪下?
  吟诵中,我渐渐沉入了陆游那苦苦追怀遗恨、哀痛欲绝的怅惘之中,沉入了唐琬凄凉失意、绵长悱恻的追忆之中。整园子都像弥漫了淡淡的哀愁。心想,他俩在奋笔疾书的时候,上苍也是动了容的。
  800年过去,沈园早已被彻底翻修过,只有几口井还是古物。但我宁愿相信,那断壁就是当年陆游题词的那一块断壁,旁边黄色腊梅的缕缕清芬,曾被唐琬寂寞地闻过。
  走近园壁,伸出手指,顺着字痕,一笔一画比划,渐渐地,觉得手指都沾上了两位年青人的滴滴泪花。

多情的沈园 文 <wbr>/ <wbr>寅公——水乡绍兴之九


  这样一个忧伤而美丽的爱情故事,与同样产生于古越大地的梁祝爱情故事,是一脉相承、同出一源的。只不过,前者让人憾痛不已,后者令人惊叹万分。
  我在壁前伫足良久不想移动。不知不觉有古琴声缓缓飘来,丝丝入耳,宛如幽幽长叹。细细品味,宁静而恬淡,美丽而忧伤。循声回首,原来琴声来自身后不远处的廊榭,那是园子里工作人员的杰作。这声音伴着我的吟诵,不经意间,古今人世间的情爱全都升华了。渐渐地,这流淌在身边的隐隐哀怨,这整个的沈园,也都变得特别耐人享受了。
  抬头惊讶于那满满一池疯长的荷叶。黄黄绿绿,高高低低,仿佛沉睡了几百年。坐在那古朴幽暗的茅草亭里观莲想必是绝美的一件事了。可惜花早已谢,人去楼空。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因为有了陆游与唐婉,因为有了《钗头凤》,沈园,你便永远年轻而美丽!
  我想,我再也走不出这多情的沈园了。
  
  2007年6月5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