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67,613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烟雨绍兴  ——水乡绍兴之四十八 作者: 寅公

(2009-02-04 21:23:55)
标签:

乌蓬船

烟雨

竹杯

矮房

孔乙己

绍兴

分类: 古今游记
江南水乡,在我心中一直是个童话世界,天空中总是飘着小雨,小桥流水,烟雨凄迷。

    古镇绍兴终究不再是我们的遐想。抛开喧嚣与湿热,绍兴浓厚的历史与文化氛围在这个平静的秋天里显得更加光彩耀人。天公似乎知我心思,飘起朦胧细雨。潇潇雨下,亭台楼榭、湖光山色更添了古韵。不期之间,恰合了我们此行探寻的真意。

    烟雨里的绍兴,蒙蒙的,露出苍穹下灰灰的矮房的轮廓线条,那是古城泱泱的博大的历史文化底蕴所洇染而成的,那灰灰的色调里透着一丝浓重、严肃、不苟言笑的庄严,如一位饱读诗书的学者站在悬崖上看天,你无法打破这其中的氛围。

    漫步在纤尘不染的街头,感觉自己便是那撑着油纸伞的、丁香般结着愁怨的姑娘了。这,就是烟雨之中江南水乡带来的独特韵味。

    雨不大,雨丝绵绵的,很轻地飘着。有很多年都没见过这么温情的雨丝,很像当年站在诺日朗瀑布前,飞溅到我身上的小水珠,像一次轻柔又有力的包围。我仰起头,雨丝落到脸上,很快就被皮肤吸收了,拍拍脸,很滋润,有些明白为什么江南女子都是一色的水灵。

    小雨纷纷扬扬,原本平静的河面溅起一个个小舞花,此起彼伏的盛开。烟雨里的绍兴,蒙蒙的,露出苍穹下灰灰的矮房的轮廓线条,那是古城泱泱的博大的历史文化底蕴所洇染而成的,那灰灰的色调里透着一丝浓重、严肃、不苟言笑的庄严,如一位饱读诗书的学者站在悬崖上看天,你无法打破这其中的氛围。

    一位热情的梢公招呼我上了他的乌蓬船。于是我便真正的走进了水乡里,像是进了某位大家的水墨画里一样。悠悠的乌蓬船,载着左右顾盼的我,穿过一座座拱桥。水旁堤坝,生着绿苔,是古老的黛色,两边的小街,向我展开的则是一副生活场景。一个妇人,提着个拖把,迈下临水的台阶,在水里哗哗的洗着;小孩子撵着只猫,飞一样的窜过小桥,跑到街的那边去了;半米高的堤岸上,围着个小圈,圈养着两只肥鹅,冲着游人不断地伸脖子……

    离船上岸,依着临水小街,边上店铺林立,一般均为居住房兼做店房,有卖绍兴腊肠的,有卖手工制的布鞋、小竹杯的。这布鞋倒真正是“千层底”。一针一线的纳底做鞋面都是那位头戴乌毡帽、围着棉布围裙的老鞋匠用他的针线,在老花镜下完成的。柜台上一双双陈列着各种式样、各种花色的布鞋,煞是好看。做小竹杯的更有的瞧了,我远远望见一木匠,坐在街边,脱了鞋用脚踩着一截竹筒,手里握着工具忙碌着,等我走近,一只竹筒杯已经做好了。我特地让他留下一圈竹纹,买下这独一无二的竹杯子。

    雨下得大了起来。我抬脚进了一家叫“孔乙己茶馆”的小店,光线黯淡,三排老旧的桌子,泛着幽幽的光泽,想是有相当年头了,客人不多,看到我进来,老板迎了上来。这位老板甚有商业眼光,他的“包装”行头是:一身长袍,留着山羊小胡子,头发已有一定长度,想是要蓄出一根辫子来,与银幕土的孔乙己倒真有几分相像。我要了一碗茶,便在条凳子上坐下。

    门前便是水路、石桥,乌蓬船穿梭而行,摇橹之声不绝。微雨飘渺,清茶一杯,茶虽非名品,倒像是老家乡间人们待客的山里茶,味微涩而有回甘,清香萦绕,却是值得反复回味。我正沉醉其间,忽闻酒香扑鼻,循味望去,邻桌客人早已沽了一盅酒,要着一碟茴香豆,正美滋滋地吃着、喝着。我倒有豪情推杯换盏,怎奈独行在途,不能尽兴。虽心有遗憾,但给老友捎上一点,也是好事。简易的塑料瓶装上三斤绍酒,一斤茴香豆。细心的老板用塑料袋装好,我原本简单的行李终于让我有点不堪重负了。

    回忆游程那婉转缠绵的越剧,那吱吱咯咯、晃晃悠悠的乌蓬船,那顶乌毡帽,那香远十里的绍兴老酒,甚至于几粒茴香豆,都能品出绍兴味儿来。这么一个文化底蕴如此深厚的地方,似乎空气中都流动着古老的味道。虽古,但不陈腐,一种悠远,一种亲和力,就像偶然回了一次乡间的老家一样,舒坦自在。

    2007年10月21日
 

乌篷船

烟雨绍兴 <wbr> <wbr>——水乡绍兴之四十八 <wbr>作者: <wbr>寅公
  乌篷船----水乡流动的生命
  乌篷船是水乡绍兴的独特交通工具,因篾篷漆成黑色而得名。800年前的陆游老先生说它是“轻舟八尺,低篷三扇”。乌篷船船身狭小,船底铺以木板,即使有渗漏,船舱也不会沾湿。船板上铺以草席,或坐或卧,可以随便,但不能直立,因船篷低,如直立,便有失去平衡而翻船之险。
  乌篷船的动力是靠脚躅桨。划船的人坐在后梢,一手扶着夹在腋下的划楫,两脚踏在桨柄末端,两腿一伸一缩,桨就一上一下地击水推进,时速可达10多公里。船的航向是用手桨来控制的,船行进时,船工脚手并用。有时船工便把作舵用的那手桨夹在腋下,把双手空出,可以于轻舟快捷的迅行中捧一碗酒品尝,脑袋让乌毡帽遮着。
  其实绍兴乌篷船,并不只有这脚划船,也有小画舫大小的乌篷船,船身上雕刻着花纹、图案,船头上雕刻着虎头形象的动物(一种水鸟),它们似乎在微笑,颇为滑稽。民间传说:龙见面避之,行船可获安全。这种乌篷船的船身较为高大,篷高可容人直立,舱宽可以置桌椅,供游人打牌、饮宴,航速较快。《阿Q正传》中描绘举人老爷从城里装载着家财到未庄赵府避难所用的船,就是这种乌篷船。这种大船中有一种名叫“明瓦船”。其中的三明瓦是在船的两扇定篷之间装一扇半圆形的遮阳篷,三扇篷的木格子上,嵌着一片片一寸见方的藻蛎壳片,既避雨,又透光,这就叫明瓦。鲁迅小时候就是坐这种有“三道瓦窗的大船”到东关去看猖会的。鲁迅笔下还提到“文人的酒船”,这酒船俗名“梭飞”,有两个“石墩磉”放在船头,用以压船,以免行船时船头上翘影响速度。船中可摆竹椅长凳,乘客可坐可卧。这些大乌篷船从前多是少数官宦、富商作客、游览、扫墓、迎亲、看戏时用的,多少有点竞奢斗富的味道。
  周作人先生笔下的乌篷船描写的非常仔细:篷是半圆形的,用竹片编成,中央竹箬,上涂黑油;在两扇“定篷“之间放着一扇遮阳,也是半圆的,木作格子,嵌著一片片的小鱼鳞,径约一寸,颇有点透明,略似玻璃而坚韧耐用,这就称为明瓦。
  绍兴是江南的水乡,水乡自然是船的世界,乌篷船或行或泊,行则轻快,泊则闲雅;或独或群,独则独标高格,群则浩浩荡荡.乌篷船是水乡的精灵,更是水乡的风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