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67,613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沈园——爱的绝唱 ——再访绍兴之三 作者: 寅公 

(2009-02-04 14:45:38)
标签:

钗头凤

琴台

园子

绝唱

唐琬

沈园

分类: 沈园专集

沈园——爱的绝唱 <wbr>——再访绍兴之三 <wbr>作者: <wbr>寅公 

一到绍兴,心就去了沈园,于是便开始寻起那个古老园子。在一个秋雨初歇的午后,我走进了神往已久的沈园——陆游留下不朽诗篇的古老园子。 

    那天,绍兴的天空和绍兴的老式屋顶一样,笼着铅灰色的云,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屋顶。我的心不觉变得有些沉沉了。昨晚一夜冷雨敲窗、北风渐紧之后,秋天的寒气骤然袭来,正应了那句“一场秋雨一层寒”的谚语,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衫有些单薄。秋雨使这座古老的园子罩上一层凄清萧索之色。

    沈园仿佛水做的,清新而晶莹。它傍水而建,从三味书屋堂前划着乌篷船不到五分钟,这座不起眼的小园子便呈现在我们的视线中。这座昔日的江南名园,因诗人陆游一曲脍炙人口的《钗头凤》,历经沧桑已成为不朽爱情绝唱的见证。它就座落在鲁迅路上,沉默在一群旧宅里。

    沈园的大门,简洁古朴,没有一点张扬的气势,稍不留神,也许它就从你的眼皮底下溜走了。不过对于一个专心寻它的人来说,这正是我想像中略带感伤的沈园。然而,当我踏进古木的门槛,那种不起眼的渺小立即被一种视觉震撼力所取代。

    园子很静,只有丹桂花香在空气里轻轻飘浮。虽然同样是桂花,在西子湖畔,透过那花香,可以闻出大都市里夜夜笙歌的慵懒与繁华,可以嗅到杭州人极其“小资”的生活情调。而沈园的桂花香则不然,它似有似无,扑朔迷离,是洗尽铅华后的朴实与淡泊,是单纯与湿润混合的气味,有时,某种隐含不露的哀婉会让人透不过气来,这不悌给凄清的园子又添上一层孤寂的色彩。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氛围,是恰为我来此凭吊一段早已化作尘土的爱情而设吧,因为陆游凭吊唐婉也曾在八百多年前的一个秋天。

    沈园原是浙江绍兴的一处沈姓人家的私人花园,稍微熟悉中国古典诗词的人都知道南宋诗人陆游的爱情故事与这座花园的关系。当初陆游娶了表妹唐琬为妻,他们伉俪相得,琴瑟甚和。然而,唐琬却不合陆母之意。万般无奈之下,最终是陆游难违母命,被迫与唐琬分袂。唐琬再嫁,陆游再娶。陆游为此抱恨终生。十余年后,他们春游沈园,不期而遇,无限感慨,无限悲戚。唐琬遣人给陆游送去酒肴,使得陆游不禁往事重忆,百感交集,遂提笔在一堵粉墙上题写了著名的《钗头凤》。唐琬见罢题词,不胜伤感,也和词一首。沈园一别,唐琬忧心如焚,不久悒郁而亡,令闻此结局者为之怅然不已。沈园由此而名扬天下。千百年来,引得几多文人骚客驻足流连,赋诗吟唱。

    对于古今中外的爱情故事,我读了不计其数,而陆游、唐琬“梦断香销四十年”的爱情悲剧,曾让少不更事的我,在第一次读完两首风格迥异的《钗头凤》后,泪流满面,它使我看到什么是用血泪书写的诗篇,什么叫悲剧的震撼力!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凡是涉及沈园的文章、诗词我都会悉心关注。仅管我能找到的诗文有限,而沈园,已悄然成为我心目中的爱情圣地,渴望有一天能走进这座园子,去求解我未知的东西。

    当我终于走进沈园时,竟不敢大声说话了。是怕惊扰了久成泉下土的玉骨,还是怕震落了墨痕犹锁的壁间浮尘?踩在青石与深灰色砖瓦铺就的小路上,悄无声息。因为雨水一夜的浸泡,路面有点打滑,青砖的颜色比之晴天更深更暗了。虽然这样的小路在江南的园林或者公园里随处可见,而这时候,对于脚下的每一步,我都迈得特别小心,特别仔细。

    没有京城皇家花园金枝玉叶般的雍容华贵、富丽堂皇,也没有苏州园林小家碧玉似的精巧细致、玲珑剔透,沈园更象一位倚在家门口的村妇,在轻轻地和自己诉说着心底的秘密。

沈园——爱的绝唱 <wbr>——再访绍兴之三 <wbr>作者: <wbr>寅公 


    走上一座小桥,也弄不清是否就是八百年前陆游和唐婉邂逅在旁的映波桥。四下一望,是湖,是亭,有残荷、芭蕉、修竹、梧桐和垂柳,还有石头小径、嶙峋山石缝隙里的杂草和野藤,都是江南普通公园必有的景物,宋代大概也是如此吧?漫步间,微微秋风似乎已经轻轻吟起了沈园曾经的刻骨痛楚。

    游人稀疏,显得有些清寂。随处而栽的柳树随风轻摆,枝上的叶早已失去了春天鲜活的嫩,青青的,满腹心事地牵着行人的衣袂。穿过纤纤密密的竹林,走过落叶纷纷的古树,来到被称作琴台的的亭子面前。想像中八百年前的那个春日,沈家主人打开自己的私宅后园,让人畅游其间,应该是春色弥漫,柳如丝,花似锦。我不知道唐琬是怎样在那个桃花易落的雨后黄昏,与陆游邂逅沈园的。但我可以想象,一对离人的不期而遇,带来的是惊是喜,更有那一生无尽的忧伤。

    抬眼凝望琴台旁的古柏树枝,我仿佛看到了唐琬哀伤凄绝的眼神,那足以一目穿心的眼神,弥漫在花草间、飘浮在亭台上,甚至充斥于空气里,令我呼吸几乎凝滞。八百多年之后,我面对的琴台已非昔日之琴台,驻足聆听,依稀可闻穿越了苍茫岁月的古琴声——它凄婉迷离,如泣如诉。千年古柏依然屹立,树皮上一贯到底的细沟纹深深浅浅,守护着一方寂寞与宁静,它目睹了世间这则令人肝肠寸断的爱情故事,却始终默默无语。

    绕过琴台,顺小路而北,有一宋代的废井。立于井旁,放翁与唐琬的题诗壁便赫然呈现在于眼前。恍惚记得旧书上对放翁沈园题词有“笔势飘逸”的记载。当年,还有人曾以竹木来护住题诗壁,但竹木终究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蚀,原先的题词在世事变迁中,早就荡然无存了。

    尽管明明知道题诗壁上的文字绝非放翁、唐琬所书,我却不敢靠近它。我想那定然是放翁在饮尽唐琬赠与的绍兴黄酒之后,“怅然久之”,满怀一腔愁绪,倾其全力,奋笔挥毫而成的。

    我只是远远地,远远地凝视字迹斑剥的灰砖墙,听秋风送来侠肝义胆的放翁与似水柔情的唐婉的一席对白。

    放翁说:“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唐琬应:“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放翁叹:“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唐琬诉:“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放翁惜:“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唐琬告:“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放翁悔:“错,错,错。莫,莫,莫”,唐琬泣:“难,难,难。瞒,瞒,瞒”。

沈园——爱的绝唱 <wbr>——再访绍兴之三 <wbr>作者: <wbr>寅公 


    多少无奈,多少感叹,此番情愫,不忍卒闻!

    这哪里是什么对白啊,又有谁听过以这样的方式倾述衷肠!分明字字透着血,句句含着泪!令我不能听,不能看,不能思,脑子里一片空白!

    静静地伫立在影壁前,我用心灵去聆听着《钗头凤》,一吟三叹,一叹三泣,一泣三悲……“滴下钗头多少泪,沈家园里草犹悲!”

    口吟词句,眼前闪现的是陆游与唐琬离异再见时的凄清场景,闪现的是唐琬再见陆游后抑郁长逝的悲苦叹息。我将手放在影壁上,一手牵着陆游的《钗头凤》,一手牵着唐琬的《钗头凤》,我知道,他们的生命已然去了,但他们的爱情仍在歌唱……我感受着秋的萧瑟,冬的寒冷,也阅读着沈园里一个悲情而动人的爱情故事。徘徊在沈家园中,默默吟咏着动人的诗篇,那满园的秋色也似乎因此而显得分外凝重。

    一阵秋风乍起,点点桂子纷纷摇落,花香在风中浓浓淡淡,隐隐约约,如他俩的对白,渐渐散去,不大真切了。我终不忍再去想象“病魂常似秋千索”的唐琬在读罢陆游词之后,顿时昏厥的情形,便逃也似地离开了题诗壁。

    走出一扇小拱门,见一葫芦形池塘。四周楼台错落,在没有游人的深秋黄昏里,散发着一种气定神闲的静美。造园人在细窄处架设一小石桥,构思极为精巧别致,与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池上的石桥,池南的土山,山上的草亭,均是宋代遗物,它们目睹了陆、唐相见时的泪迷双眼和哀怨离愁。我不知这小桥下的春波是不是勾起过陆游无数伤心泪,引来过翩若惊鸿的唐琬来此照影。我希望它是,又希望它不是。

    独坐小石桥上,我开始慢慢整理自己纷乱的思绪,企图将自己从沉闷中解救出来。抬眼望去,一缕懒懒的阳光正落在前面的池塘里。荷花早已谢了,只剩下耷拉着脑袋的莲蓬,无精打彩。莲蓬身上爬满锈斑,在秋阳里泛着褐色的光。满池荷叶虽还是绿意浓浓,却已在叶茎上悄悄露出衰败的景象,让人觉出欲说还休的滋味来。我极力想辨识出《钗头凤》里的每一处旧景,但“宫墙”不见空剩柳,“池阁”无人桃花没,再加上池中满目的枯梗残荷,不由得便平添了几分萧瑟与落寞。

    不远处传来“叽叽喳喳”的言语声,原来是一对新人在拍摄婚纱照!摄影师和几个助手们围着两个盛装打扮的主角儿,鞍前马后地忙活着。那萦绕在他们身边的幸福感迅速传染给过往的游人。人们无一例外地把羡慕的目光投向这对新人。新娘是那种典型的江南女子,模样长得清清秀秀,身材细细挑挑,她着一袭白色拽地纱裙,华丽的头饰在绿树掩映的花丛中格外醒目。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兴奋,她脸上泛起的两片红霞,把秋日的沉沉阴霾扫去了许多,让我心里漾起一阵阵暖意。

    听沈园的管理人员说,绍兴的青年结婚,很喜欢到沈园来拍录像、照婚纱。这多少让我有点吃惊!不过,细细思忖也不无道理,古今中外“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爱情故事多是发生在花园里的。尽管“陆唐之恋”以悲剧作结,但作为“亘古一男儿”的放翁,即便不能与唐琬一生相守,却还是用了一生的情感深爱唐琬!每每重游,甚或梦游沈园,他都用诗词寄托对唐琬的追念。沈园见证了这段爱情,记录了这段爱情,传诵了这段爱情,使它终成绝唱,至于永恒。

    常听世人感叹道:现代社会“经典爱情”已不复存在!有的只是爱你多一点点。是啊,如今有谁会像陆游那样痴情一生呢?我不否认古人今人爱情观的差异,然而人们对美好东西的追求是共同的,永无止境的,更何况现代社会的开放自主是陆游、唐婉那个时代不能相比的。现代人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似乎比他俩幸运得多!但现代爱情在得到自由与开放的同时,不幸也丢失了爱情中厚重坚实的那一部份。或许今天已有人厌倦了“快餐式”的浮躁的爱情,企望回归爱的本质,希望沈园能作自己爱情的见证,而爱情本身又是可遇不可求的啊!沈园这只千年旧瓶可装得下现代爱情这种新酒呢?沈园还能继续为今后的爱情故事作见证吗?

    其实,无论何种形式,心里有个可以让你钟爱一生的人就足矣!至于是否长相厮守,已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因为世上本无所谓完美的爱情。试想,人们称颂的爱情又有哪一则是完美无缺的呢?

    回望刚刚坐过的小石桥,我仿佛看见年过八旬、满头银发的放翁驻立桥头。他是在感叹沈园的柳老不吹绵,还是在伤心曾飞来桥下照影的惊鸿?人生无常,流光催人,尽管放翁一再慨叹他眼前的沈园已非复旧时池台了,尽管“物是人非”也引得老人未语泪先流,但无论多少人走过这小石桥,无论园中之主是何许人,沈园的灵魂早已定格在陆游与唐琬的故事里,早已写进陆游和后人的诗文里。

    我常想,一座江南原本十分普通的私家园林,竟然因为与一个诗人的命运紧密相联,便成为一处名园,在中国文化史上占有一席之地,这的确应该是沈园的幸事。

    以前,我一直奇怪,为什么在“白发萧萧卧泽中,只凭天地鉴孤忠”的陆游身上,在如此血性刚烈的气质背后,会有这般动人心魄的婉约呢?在走进沈园后,我才找到了满意的答案!因为绍兴的山山水水与浓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滋养了他,成就了他,使他成为那个时代精英的代表。他的赤诚爱国、壮志未酬与不幸的婚姻,也一并成为中国人刻骨铭心、永难治愈的伤痛!

    古人说,“诗言志,词言情”,那么两首《钗头凤》折射出的“陆唐之恋”的深意,又岂止是一个“情”字可以了得的?也许每个人心灵深处都有一处最柔软的地方,也许这柔软的地方才是一个人最真实、最敏感、最人性的地方。生命就这样在一次次痛苦的冲刷中积淀成长,渐渐坚韧起来。

    如今,我眼中的沈园虽历经岁月苍桑,始终未被磨去昔日的光彩,它还是我在书里读到过的沈园,我甚至可以触摸到它跳动的脉搏。我知道,一直还会有人寻着书香,走进沈园,去感悟生命,感悟爱情。正所谓“感于物之形,故动之于声”是也。

    当我准备离开古意绵绵的沈园时,在灰色的天幕上,秋阳突然从厚厚的云层里射出一道强烈的光线,好象诗人灵魂匆匆一现,让我砰然心动,一丝慰藉从眼里顺势滑过,我长长地舒了口气。这时,身后传来了拍婚纱的新娘银铃般的笑声,她的声音甜甜脆脆,充满快乐,被秋风轻轻撩起,撒落在桂花的香气中,撒落在清清的池塘里……

    步出沈园的那一刻,我抬头看了看天。夕阳泊在天边,像丽人一样喀着的血。

沈园——爱的绝唱 <wbr>——再访绍兴之三 <wbr>作者: <wbr>寅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