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67,613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月夜,沈园在静静诉说 ——再访绍兴之五 作者: 寅公

(2009-02-04 14:40:34)
标签:

钗头凤

月夜

粉墙

春波

沈园

绍兴

分类: 沈园专集

月夜,沈园在静静诉说 <wbr>——再访绍兴之五 <wbr>作者: <wbr>寅公

旅游,有时更像是一场相思的满足。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沈园一直牵连着自己的心。每每和人说起沈园,总有一种莫名的缺失涌上心头,这缺失也就渐渐衍化成了一种遗憾。总以为和沈园就此擦肩而过了。然而,当我身在绍兴沈园,亲眼看到那平平凡凡的院落和巷子,亲手触摸着里头的假山草亭,又一口一口呼吸那里的空气,我才觉得,以前无数个满是思念的日日夜夜自己并未虚度。

    沈园,位于绍兴市区东南隅的洋河弄内。宋代,它是越中著名的园林之一,池台极盛。800多年前来,陆游这首著名的《钗头凤》之词最早就写在沈园的粉墙上,一直千载流传至今,脍灸人口,传为绝唱。而萦绕在这首词后的陆游与唐琬的爱情悲剧更让后人感慨叹谓。

    在一个树影斑驳、秋风萧瑟的月夜。我来到了无数次午夜梦回的沈园,踏着被历史尘埃侵蚀过的石阶,走近了陆游和唐琬的时代。去感受着那个秋的萧瑟、冬的寒冷,追寻着那个曾经发生在沈园里悲情而动人的爱情故事——

    千百年前的那个春天,陆游在这里与唐婉邂逅。红润白嫩的纤手,曾在这里端出了热腾腾的绍兴老酒,也端出了唐婉不忍分离的痛楚和哀怨的离愁别绪。面对着这春如旧的落红、人空瘦的愁绪,曾金戈铁马的陆放翁,喝不下这碗昔日的山盟与海誓。今天我来到沈园,伫立在这题有陆游和唐婉二人各自书写的“钗头凤”的颓垣面前,我真的不敢相信,站立在纤弱女子唐婉面前的那个陆游,还是那个“悲歌击筑,凭高酹酒”的陆放翁吗?

    一个凡尘女子,能在这不期而遇的时刻、能在今日的夫君面前,勇敢地端出黄腾酒肴奉献于昔日的爱人面前,而“壮岁从戎,曾是气吞残虏”的陆放翁竟怯懦地跌入了伤心桥下的一池春波之中,眼睁睁地看着痛不欲生的唐婉泪水合着胭脂流淌,无奈地把自己的一怀愁绪泼洒在这沈园的墙上,留下了那首脍灸人口的《钗头凤》,成为古来今往诵传不绝的爱情名词。唐琬见了不胜伤感,也和词一阙,有“世情薄,人情恶”之句,情意凄绝,不久便忧郁而死。“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陆、唐俩人凄婉缠绵的爱情让人可叹可泣,至今还拨动无数后人的心弦。

月夜,沈园在静静诉说 <wbr>——再访绍兴之五 <wbr>作者: <wbr>寅公


    寺忆曾游处,园怜再顾时。城南禹迹寺的香火描绘不出青云的飞翔,旧日的足迹湮没在芳草凄迷中;宫墙挡不住记忆,每一脚都踩痛往事,无垠的悲哀融入了一篇又一篇悼亡诗中。在唐琬离开人世之后,诗人仍然藕断丝连,情深依旧,写下了另外5首诗。其中,两首是75岁的陆游重游沈园时所作:“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疑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综一泫然”。我觉得这是陆游在感觉到生命已到了柳老不吹棉的极限时,在申辩爱的至死不渝的永恒价值。另有两首是他82岁时梦游沈园而为:“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仿佛看到一个满怀伤感的花甲老人在园中颤颤巍巍独自行走,一切恍若隔世。昨日的新婚燕尔,情投意合,琴瑟齐鸣就在眼前,转眼景物依旧,但爱人已阴阳两隔。想到这诗人不尽满眼泪水提起颤抖的笔写下凭吊已逝多年爱人诗句。

    陆游85岁那年春天,行将离世的诗人再一次来到沈园,写下最后一首诗,向心中的沈园作最后的辞行: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此后不久陆游便溘然长逝了。 

    穿过楷书镌刻有“沈园”的高大牌楼,一座典雅古朴的江南园林便尽收眼底:园内小桥流水、亭榭楼阁随处可见,整个园林布局疏密有致,高低错落有序,色调典雅相宜,花木扶疏成趣,颇具宋代园林特色。

    踏上细石铺就的芳草幽径,在孱孱的流水声中,和着浓浓的月色。来到葫芦池中兀立的闲云亭,其亭青琉脊瓦,呈飞檐斗拱之状。其名悠闲洒脱,取古人“闲云野鹤”之意。在这个静谧孤寂的月夜,秋风萧瑟,竹影摇曳。仿佛回到了800年的那个静夜,沈园内瑟瑟风起,“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的陆游再次来到心中永忆的家园。“江南月,清夜满西楼”,独倚雕栏,任清风捎出问候,让明月遥寄哀思。此时风中飘来唐婉怅恨戚绝、耳熟能详的爱情绝唱:

月夜,沈园在静静诉说 <wbr>——再访绍兴之五 <wbr>作者: <wbr>寅公



    “世情薄,人情恶,风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筏心事,独误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昨非,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秋风掠起纷乱鬓白的发际,两行清泪在不经意间滑落。“芳菲易老,故人难聚,到此翻成轻误。”当年为了母命而分手他娶,哪知道世事无常,心爱的人却魂归他方;阴阳隔世,相爱的人再难以晤面,这终身的遗恨永远成了心中最难以愈合的伤痛。皓月经空,仰首长叹,“问苑仙遥,蛮筏纵写, 何计传深诉?”只见秋风无语,落叶纷纷。“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但有梦魂消黯,无语凝噎。那所有的爱与恨,这一切的情与怨,在岁月的流逝中都化成为了沈园的这亭、台、楼、阁,还有池边那柳、竹、桃、梅。上千百年岁月沧桑的变幻,几个世纪的守望与等候,那个“玉珠眉黛翠连娟,弄翰闲提小碧筏”美妙女子早已黯然魂去,只有这无语的沈园还在静静诉说着那段悲情而凄美的爱情故事。轻风在叹息中远去,秋叶在无言中飘落,一片,两片,……静静的,一切都似睡着了。寻梦的我,轻轻地走过了几个世纪,却怕惊破了那一涨春梦……

    绍兴古越地,自古多柔情。范蠡与西施,梁山伯与祝英台,一对爱得潇洒,一对爱得浪漫。但那是演义或传说,是让后人宣泄情感寄托理想的。而《钗头凤》是真真切切的生活,那样的生活,让你不能不为之掬一把伤情的泪。这样一种深挚无告、凄婉沉痛的爱情,与同样产生于古越大地的“梁祝”、“范西”,一脉相承、同出一源。但,前者让人憾痛不已,后者令人惊叹万分。当然,能执着一念,在阴阳两隔后四十多年里,仍如此真诚地怀念、悲悼,怎么说,也该算经典了。

月夜,沈园在静静诉说 <wbr>——再访绍兴之五 <wbr>作者: <wbr>寅公



    爱情,这一人类永恒的主题,曾让一代又一代的人去向往、去歌吟、去追求。然而,人世间有几个爱的故事能铺写的圆满,有几首爱的诗歌能抒写的完美呢?象汉乐府《上邪》中那个“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无名女孩;象屈原词中泪水凝结成朝露,点点滴滴,朝朝暮暮的湘夫人;还有这“山盟虽在,锦书难托”的陆放翁。爱情,总是让人轻松不起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生死相许,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便道尽了爱情的甘与苦。我突然明白,这爱的痛楚、爱的不幸,原来深藏着生命的沧桑,它是命运的磨砺,更是人生的洗礼和涅磐。或许正因为如此,这些痛楚和不幸带给人的生命体验才是那样的强撼,它是不是在向今人昭示,只消勇敢地去追求,就可以在追求中消泯那些忽须记住的沉重,才可以坚毅而潇洒地走向未来,把生命的短章长长地歌吟、把爱情的旋律久久地弹奏……

    “星汉迥,风露入新秋”。银河迢迢,玉露初降,秋夜的风露直透心骨。我却在不经意间走到了刻有两首钗头凤的影壁。后人将两首词共书一壁、同刻于一石,虽字里行间近了,但他们距离何只是千山万水?那关山阻隔、人鬼异界。纵有万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人间之恨,不过于与爱人分距两地;而世间之痛,莫过于与情人阴阳隔界。“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语,唯有泪千行。”无数次午夜梦回,无数回泪痕绡透,与爱人牵手只能在梦中。月儿掩入云层,树叶在黑夜中微语。不知从何处传来如泣似诉的萧声,丝丝缕缕不绝于耳。呆呆地,一处闲愁,两行清泪。

    仰首明月,凭吊清风!这静静的沈园承载了多少人的梦,多少人的情……

    若不是陆游在那堵粉墙之上题写了那首脍炙人口的《钗头凤》,沈园怕是早已荒芜潦倒无人知,又何来今日之兴盛?

    有心来沈园的人,哪个不是为了瞻仰,为了祭拜,为了缅怀?诚然,伫立在爱情的墓碑前,每一个相信爱情不死的灵魂也会有所求祈,有所寄托,有所祝福。

    毕竟,爱情是人类生生不息的执著追求和向往。

月夜,沈园在静静诉说 <wbr>——再访绍兴之五 <wbr>作者: <wbr>寅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