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76,267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九寨沟的色彩    作者: 寅公

(2009-02-04 13:40:19)
标签:

杂谈

分类: 古今游记

九寨沟的色彩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九寨沟,梦幻童话般的世界。那里有美丽如画的山,更有色彩艳丽的水。远看,九寨沟的山难以用翠绿来形容;近看,九寨沟的水更不能用清澈见底来描述。

    乍一看,九寨的山并无什么神奇之处,论险不如华山、论雄不如泰山、论秀不如峨眉、论奇不如桂林,但是九寨山的神韵不在山势而在山色。

    我惊诧九寨沟的山色。你看,天际之上是冰清玉洁的雪峰,雪峰下面是黄色的草甸,草甸下面是色彩各异的灌木丛,再下面就是我们身旁这些耐寒的油松、青杠、铁杉、冷杉、云杉等常绿针叶树种。深秋季节,放眼望去,山林中深绿、浅绿、翠绿……生命的色调布满了整个山谷,而凝视着这些无法道尽的千姿百态的绿,却着实让我的视线自由的闪亮。秋之九寨,真的是层林尽染,秋叶飞红。环顾四周,簇簇点点的红叶镶嵌在绿色中,红桦树钻在绿色中分外显目,树林也都色彩斑斓,秋天已将山沟重新装点。点点的红,翠翠的绿,片片的黄,如彩带,似织锦。那红是怎样的红呀,深红、浅红、粉红、紫红……,找不到单一的红,是红的系列组合;那翠是怎样的绿呀,深的、浅的、明的、暗的……,是绿的染缸;那黄则有金黄、嫩黄、桔黄、鹅黄……,是黄的色谱。

    啊!九寨沟的山色,真是绚丽多彩。抬头望,青山夹着蓝蓝的天,蓝得很深、很远。几朵白白的云飘着,飘得悠悠,白得可爱。生活在这一刻汇聚成轻松的旋律,阳光在发梢中执着地舞蹈,那时的心啊,离自然只有一米阳光的微笑,美得那么不沾风尘。尘世间多少是是非非,靡靡之音,缘起缘灭,都在这一朵花开的时间里,被九寨那梦呓般的海子逐个澄清在高原稀薄的空气里,不再疲惫……

    我还惊叹九寨沟的水色。她不是青山绿水的水,也不是清清泉水的水,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水呀。是绿的,翠绿,娇滴滴地绿;是蓝的,黛蓝,明亮亮地蓝;也是靛青的,那样地艳丽,那样地清凉澄澈,那样地流光四溢!九寨沟的水色,若是赶上无风的好天气,那海子的水,波纹不起,看上去,细腻如凝脂,柔软如少女的肌肤。真有一种上去摸一摸、亲一亲的冲动呢!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知道世界上竟有如此色彩斑斓的水色。

    我一向认为,水是无色无味的,但在九寨沟,水的颜色就出现了与我所学的自然科学相颠覆的状态。她是色彩斑斓的,光怪陆离的。那美丽的五彩池,蓝、绿、灰、墨、黛五彩交织,再加上山色的倒映,真是色彩缤纷;还有那珍珠滩,流动的水,冲撞着大小不一的石头,溅起朵朵水花,似簇簇珍珠,花开满园。

    或许我见惯了大自然的神奇,对于它折射出来的某一种奇妙的色彩没有太大的敏感,但在九寨沟的任一海子,比如五花海、五彩池,她出现的不是一种颜色,而是很多种绚丽的色彩相聚在一起,并且在同一片水域里争奇斗妍。她的色彩,要比春天的花儿更加鲜艳璀璨。我可以相信,鹅黄与墨绿是山坡上丛林的倒映入海;我也宁愿相信,深蓝与藏青是天空因为俯瞰九寨的水而一头栽入海子。那么,当这些斑驳迷离的色彩相聚在一起,并且相互渗透、镶嵌,互相浸染、错杂时,我又该如何来形容她们。

九寨沟的色彩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九寨沟是海子的世界,有多少个海子就有多少个瀑布,每个海子就像珍珠一样由叠溪瀑布将她们串接在一起。著名的瀑布有多次出现在《西游记》片头上的珍珠滩瀑布,以气势宽大而成为九寨沟形象代表的诺日朗瀑布,穿越树林时隐时现奔腾不息的树正瀑布,层层叠叠似白练由林间天上倾泻而下的熊猫海瀑布……,彩色的童话世界带给人一种返朴归真、超凡脱世的感受。

    舍弃坐车的繁赘,走在溪水畅流脚下的栈道上,呼吸原始森林的味道。那每一个海子,就像大自然的一个孩子,在人间无知地嬉戏,然后兴奋地成长。缤纷的五彩池水,间或蓝绿的色彩,红黄的艳丽。山连着海,水连着滩,似碎玉散落,如珍珠迭起。静如处子的镜海,倒影出款款树姿;熊猫海中,鱼儿嬉戏,悠然自在。沟内湖水密布,有如蛟龙潜水,有如火花飞射,有如孔雀开屏。虽水深可达百米,却依稀见底。每一雅处,无不留连。潺潺水声,脚下,身边,耳旁,眼前,清爽及至。

    九寨沟得名于沟内有九个藏族村寨:树正、则查洼、黑角、荷叶、盘亚、亚拉、尖盘、热西、郭都。有人把九寨沟卓绝的风光归纳为五绝——翠海、叠瀑、彩林、雪峰和藏族风情。很不巧,季节让我们遗失了美好,我以一种等待的姿势,守望九寨来自远天的消息。已找不到最初那条小河,努力拨开紫藤的缠绵记忆,光阴一片一片地凋谢,蓄势已久的秋天于夜深处燃起成堆成堆的篝火。

    我不敢凭空想象九寨的所有,我看到的关于秋天的九寨,关于彩色的九寨,已经让幻想的心灵大大地寂寞,那种让人无法去设想的美,变化得那么安静,也那么惊人地存在于身边。我已目不暇接,那水,那山,那密林,那若隐若现的小生灵,那芬芳无处不在的花儿,那青涩的草儿,仿佛海子的倒影的天空,驿动的民族文化,都在九寨童话般地轻波中荡漾。

    多想站在水中央,就这么一辈子守候着这颗水晶球里,几多无法释怀的风景。从此,我的四季只有温暖,只有风儿在清唱着那支古老的歌谣,纷飞着离恨别愁,书中缠绵悱恻刻骨铭心的爱情,串连成日子的圆缺,都溶化在积雪中,幻化在海子里,成单纯的美丽,在这个世界,没有美丽的误会,没有错过的风景,只有一片叶子在风中飘扬……拥挤的风景,在这里无法纷乱,她们配合在一起,她们都叫九寨,都叫海子,不曾看见她们的瑕疵,把她们镶在我的戒指,就这样吧,阳光种在头顶,风儿化作呼吸,那水就随意地畅游吧,我不再幻想,生命中不可承受之爱!

    树正是第一条沟。盆景滩流水清浅,由各种花草树木组成了无数水中盆景,一丛丛,一簇簇,天然挥成,仪态万方。芦苇海芦青翠,一袭玉流蜿蜒其间,波光闪烁,远处群马漫步,水鸟惊飞,生机昂然。火花海水色湛蓝,阳光照耀之下,水中便似有点点火花,闪耀跳动。卧龙海水质明丽,水底一条乳黄色的钙化长堤,其形状似一条蛟龙横卧水底,栩栩如生,似隐似现。在微风轻拂的湖面,阵阵涟漪泛起,水中蛟龙仿佛在徐徐蠕动,风稍强时,湖面波浪起伏,卧龙就象乍被惊醒,摇头摆尾。如果山风强劲,平静的湖面瞬间破碎,卧龙会刹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树正群海可以说是整个九寨风光的缩影,由大大小小四十多个湖泊瀑布组成,大的深者十米上下,小的浅者一米左右,个个相连,构成梯状湖泊。树正瀑布不算太大,水从山间小林里缓缓流出,分两路从山岩上腾越呼啸而下,如丝如纱,猛泻谷底,形成数十个海子绵延七公里,声势浩大,震耳欲聋。瀑底水雾缭绕,显得温馨而安宁。古老的水磨房,在小溪边悠悠转动,似在向人们诉说着那许多古老的神话。蓝的明快,绿的鲜活,红的火热,黄的娇柔,整个九寨,仿佛被抹上灿烂的色彩。怎么不悦目?

    诺日朗瀑布位于九寨沟的心脏部位,是九寨沟的象征和标志。一道道瀑水在崖壁上繁茂青翠的林木间穿梭奔流,分成无数股水流凌空跌落,飞泻而下,银花四溅,水声轰隆,瀑底水雾迷漫,异常壮观美丽。日则沟在另一条旅途中婉转地唱着我无法听懂的歌,这里的海子美艳得冻结着我心里那曾经错过的路。传说中镜海的奇丽倒影和五彩池的绝妙艳丽。镜海长一公里左右,四周林木葱郁,水面竟没有一丝的涟漪,远山、近树、蓝天、白云在湖中的倒影完全静止了一般。回家后看镜海的照片,竟一时分不出哪是蓝天、哪是海子。传说中仙女的珍珠项链化成的珍珠滩,水珠飞溅,如珍珠般晶莹剔透,如梦幻般转瞬即失。五花海可以说是九寨风光的精华,水中颜色多姿多彩,变幻无穷,由于水底沉积物的不同,纷呈各种颜色,翠绿、淡黄、青黑、浅蓝,色彩缤纷,似孔雀开屏,故又称之为孔雀海。九寨沟的藏族同胞视五花海的水为神水,悠扬的传说在神话的世界变的真实和自由。

    深沉的则查洼沟里,我看到了我最爱的海子。忧郁的长海是九寨沟最长、最大的海子,四周山峰耸立,湖水碧蓝晶莹,深沉而神秘。湖边静静屹立的独臂松,据说是一个为救少女而被恶龙抓掉左臂的猎人。站在长海岸边,凝望着幽深宁静的湖水,远处弥漫的云雾和耸立的雪峰,我的心似乎飞了出去,我似乎成了这长海的一部分。五彩池传说是仙女的洗脸池,她的姻脂粉将水染上了五种不同的颜色。使这里的水质黛兰、翠绿、靛青,晶莹剔透,清澈如明镜,斑斓如五彩,轻风微拂,变幻无穷。她小小的,柔柔的,似一首小诗,诉说着切切诗意,又似一位飘飘而来的仙子,纤尘不染。没有更多的诗意去爱,我早已无路可退,有多久没感动过,我干裂的嘴唇溢出了血,高原的风在阳光下肆意地吹,从没有过的痛再脸上流动,我看到自己在长海的怀抱中若若的闪现,我听到长海含蓄的低语,她似乎在和风说,可我固执地认为她在对我说,念念的,碎碎的……

    我不曾感知天堂的美妙,却被这眼前的仙境迷恋。没有水的山,缺乏灵性,没有山的水,少些阳刚。九寨的水,如纯洁少女,你可远远望去,却不可亵玩。欲捧一拘清水品味,却怕被手心的汗水弄污。

    栈道伴着水,靠着山,游人自得其乐。游历过许多名山大川,都有同一感受,那就是嘈杂。而溶入九寨,你仿佛要屏住喘息,深怕搅扰了山谷的宁静。所有碧波静海,你不可荡舟徜徉。所有葱郁山林,你不可攀缘涉足。你可领略翠浓欲滴的枝叶,你可倾听激流跌荡的瀑布。你可为水中盆景般的树形惊讶,你可赏水中鱼儿的娇态。

    古木参天,你可环抱,他如山水中的老人,看着自己的孩子。虬枝婆娑,也有不堪岁月侵蚀,倒入湖水。可依旧不肯舍弃自己孩子。水抱着树,树泊在水间,相辅相成,自然的,就是美妙的。此时,你会感慨,那千年古木,静静卧在水里,刚揉相间,怎不是又一幅风景?

    我站在风里很久很久,这天造山水,地生灵境,吹拂至者流水一般的心境。

    遥望天边的雪山,沐浴炽热的阳光,五彩的祥云带来神的祝福。告别了风中的经幡,告别了彩色的九寨,互相道一声:扎西德勒!珍重吧,我心中的九寨,再见吧,我梦中的天堂。

 

九寨沟的色彩 <wbr>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