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76,267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心灵的洗礼   作者: 寅公

(2009-02-04 13:26:58)
标签:

杂谈

分类: 古今游记

心灵的洗礼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在树正寨,许多游人争先恐后地去推动转经筒,而我却迷茫地望着迎风飘扬书有藏文的彩旗。后来一位身穿藏袍的小姑娘说了话,才帮我打开了心结。

    九寨沟藏族信奉苯教,藏语称“苯波”,原为藏族古代盛行的一种原始宗教,俗称黑(苯)教,崇奉天地山林水泽等自然的神鬼精灵,后因受藏传佛教——喇嘛教影响,新创了教理教义,演变出类似藏传佛教的一个教派,俗称白(苯)教,以示和藏传佛教的主流教派——黄教(格鲁派)、红教(宁玛派)等相区别。按苯波教仪式,信徒和游客按照反时针方向转动转经筒可祈求福佑,而五颜六色写有道道经文的旗子叫经幡,旗杆上挂着的无字彩旗叫风马旗。

    经幡藏名“达觉”,九寨沟藏民叫它“葛达”,是藏佛里特有的。它是插在寺庙与藏家门口的那一杆杆高高飘扬的彩色长方形旌旗,上印黑色藏族经文,有蓝、白、黄、红、绿五色,既是佛教五色旗的另一种昭示,又分别象征着蓝天、白云、火焰、绿水和大地这五大生命本源的意绪。一般,房顶插的是蓝、白、黄、红、绿五色经幡;门前插白、红两色经幡;神山、道口红色经幡。经幡顶部做有木制的太阳、月亮、兵器等模型,有镇天、驱逐邪魔之意。据说,把旌旗插在家门前,它原是古代中国军户特有的标志。而吐番时代藏区军户的门前却与此不同,不是旌旗,而是立着一根长矛,一样显示着主人的荣耀。后来,也许是受到中原文化潜移默化的影响,插长矛习俗却由插旌旗所取代。再后来,旌旗为藏传佛教所接受与模仿而走进风俗,变成经幡,成为宗教信仰的一种特殊标志物。也就是说,它是藏族密宗文化与中原文化结合的一种吉祥物。

    在五彩经幡里边,还深刻而自然地融化进中华民族五行文化的意蕴,分别代表“五行说”里的木、金、火、水、土。历来藏民总是根据自己五行生相的需要加以变幻———如属木的人,经幡即用蓝色。依此类推,属金白色,属火红色,属水绿色,属土黄色。这叫五行配五色。而主幡镶边一样也化入五行相生的原理: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于是,主幡绿色象征水,水生木,镶边就配蓝色,蓝配红、红配黄、黄配白、白配绿,自成一种不成文的规矩。“五行说”与密宗经咒在经幡上得以巧妙结合,这不能不说是藏传佛教信徒最佳的祈祷方式,一种活脱脱的天人合一思想。

    经幡不厌其烦地向来人讲述着藏族原始宗教———“苯教”的神话传说:在远古时代,西藏高原的河谷山林中生活着藏族的先民,而那时候这里还没有出现自己的宗教。有一天傍晚,晚霞迸射出万道金光,牧归的马队如潮汹涌,涛声似的牧歌更是把草原上大人小孩点拨得如醉似迷,一片欢乐。这时,忽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天昏地暗。狂风过后,人们发现一个叫“辛”的13岁男孩被魔鬼附身带走了。他浪迹了藏区的所有地方,在26岁时又从天而降,并得到了降伏各种妖魔的法力。人们目睹他神通广大,本事非凡,就视他为救苦救难的神明。他就是神化的藏人——西藏原始自然宗教“苯教”的创始人辛饶弥沃且大师。这也许就是藏民赖以生存、繁衍和创造美好生活的希望,于是有寺庙的地方必有高高飘扬的经幡,远离寺庙的藏族村寨也一样会有经幡飘扬得高高。据说,只要家里有人出家为僧的,其门前屋后一定要插上经幡,让它高高飘扬,永远不倒,以显示虔诚、幸运与荣光。

    数不尽的经幡是高原的旗帜。藏人们将经幡插在房前屋后、路旁村口,为家人祈福,为行人求平安。导游说,这里的藏族人民忙于劳动,没有时间念经,所以就把经文写在彩旗上,风吹过来,经幡飘动着,就像翻动经书似的,意味着诵经一次,这就是“风诵经”。高原的空气异常活跃,猎猎的经幡整日飘舞着,代表主人诵经不停。经幡每被风吹拂一次,就等于吟诵了一遍经文,吟诵得次数越多就越能给周边的人们带来福分。哦,原来藏文化还有这么多的内涵。至于有寺庙的地方,那里更是经幡的海洋,如万国旗一般。经幡含义之细,做工之精,色彩之多,足可见藏人佛心之诚。众多的经幡,还有随处可见的白塔、寺庙、水幡、天葬台,以及众多信徒手拿转珠诵经的虔诚模样,使人觉得如同《西游记》中的唐僧师徒快到了灵山脚下一样,无处不显现出浓厚的宗教色彩。

    在九寨沟,每当车子路过垭口的时候,总是看到一些小小的乱石堆,有着明显的人工痕迹,有的石块中间还有小小的立杆挂着迎风招展的经幡。问过导游,果然大有来头,原来那就是著名的玛尼堆。藏民每翻过一座高山,便随手拣块石头放在垭口,口中念上几句佛经。为的是敬山神,求神保佑。其实,这些玛尼堆应该算是世界上最简洁的寺庙。所谓寺庙无非是人敬神、与神交流沟通的一种语言符号罢了。很多藏式民居的屋顶上也有玛尼堆的,小小的玛尼杆上挂着印满经文的经幡。

    导游告诉我,经幡插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寓意。在桥上插经幡表示祝旅客一路顺风;在路上插经幡,表示超度亡灵。很震憾,因为在来的时候我看见好几个地方路上都有经幡,导游说那表示那里曾经因为车祸或是其它意外原因死过人,所以要插经幡以超度他们。

    藏民族实在是一个有佛性的民族,宗教的痕迹举目皆是,即使是听起来枯燥无味的念经也被发挥到了极致。除了我们常见的口念经外,还有手念经、水念经和风念经,可见藏民们的虔诚。所谓手念经是通过摇动在西域影视中常见到的转经筒来实现的,那转经筒是藏民自己用木制成圆柱体,小的有茶缸大,上挂小珠,柱体中空有轴,用手摇即可转动。还有一种大型转经筒,直径几十公分到一米多,高也是几十公分到一米多,圆柱体,设在专门的经房内或成排设在大寺院门口两边的房檐下,信众可用手拨动当作念经。转经筒外表被镀了一层金色,象一根非常讲究的滚轴,用意和经幡一样,也是每转一圈便是诵读经文一遍的意思。

    水念经则是此次在九寨沟才第一次见到。走出树正寨,拾级而下,便可见树正群海旁有两座临水而架的木房,木拄木梁木板墙,惟有木板做的屋顶上压着白光光的石头,但都显露出饱经沧桑的颜色与质地。老阿妈虔诚地摇动手转经,口中轻轻诵念着“悟嘛之弥吔萨来德”八字真经,慈祥尽在脸上,目光沉静如水,把纯净而温煦的微笑呈献给每一位远来的客人。

    在水磨式的经房里,激流从高台上奔腾而下不停地冲击着房下的水轮,带动房中的转经筒日夜不停的转动。诺大的转经筒在水力推动下,咿咿呀呀地哼着一首老歌,用流逝的岁月和着飘逸的声律编织人们散淡闲适的记忆,任人咀嚼回味。

    而风念经则是在通过房前屋后密植的长杆上挂着的五彩经幡来实现与神的对话。这其中,我比较偏爱经幡这个宗教符号,正如哥特式教堂的尖顶已经不是建筑语言,而是一种引人幻想升入天国的宗教的神秘表征,听五色经幡在风中哗哗作响,也是远比寺庙教堂更来的实际的心灵熨贴。

    信步覆水临波的栈桥,我自由的目光掠过依桥而挂的彩色经幡,尽情地吻接潋滟的波光与激荡的浪花,尽兴地摩挲柔曼的水草和袅娜的树梢。然后静静的体味草与树的柔情,聆听风与水的啁鸣,嗅闻植物与阳光的芳馨,俨然是“人在画中游,释怀天地间”,又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是为我而生、为我而长,世间万物尽揽于怀,天籁箫音皆归于心,不觉间敬天惜物之情油然而生,寄兴骋怀之叹慨然而出,真真是悠哉游哉乐而忘返。

    在电影、电视、杂志上,每次看到独自或结队朝拜神山圣水的藏民,每次看到他们一步一叩首,周身仆地的虔诚模样,我的心里总会陡然升出一种神圣感。此次九寨之旅,我虽然没有见到成队的朝拜者,但沿途中,仍然星星点点地看到了许多进山入寺朝圣的谨拜者,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方格蓝巾裹头,有的白布衣襟,手上套着特制的木板,膝盖前套着用牛皮制作的长包脚皮,双手扬起又落下,在坚硬的柏油路上缓慢而有节奏地前行,有的还应和着吟唱八字真言的声浪,在旷野中留下连绵不绝而又使人为之心潮澎湃的声音。随行的导游告诉我,在朝拜时,这里的藏民是极讲究也极虔诚的,为了达到目的地,他们有的要象这样虔诚地步行数十公里,有的还需要好几天的时间。至于一路上会仆伏多少次,磕多少个长头,那是谁也记不清的。我说,他们如此这般辛苦,到底为了什么?身体能支撑得住吗?导游说,大概是信仰吧,是他们心中不断升腾的美好愿望和信仰才使这些藏民们如此地虔诚。对于导游的解释我虽不甚满意,但也基本上同意了他的观点。至于他们的身体,导游说,这不用担心,生活和岁月炼就了这里的藏民一身健康而强壮的体魄,朝拜对这里的藏民来说,即是一种心意到位的佛事活动,同时也是一种不间断的强烈体育运动。生命在于运动,这里的藏民是深深地懂得这个道理的。后来,到了九寨沟,我又向当地的一位藏民打探,他告诉我:环行神山朝拜是一种精神的旅行,是灵魂对于自我的检视。于是,我才彻底明白了这里的藏民他们对自己的灵魂的检视是多么的苛刻、挑剔而彻底呀!在当前无数人还在极尽追逐声色犬马、功名利禄的今天,我想如果看看藏民的谨拜,想想他们的虔诚,这不也是一种心灵的净化吗?

    告别树正寨,我最不会忘记的还有村口那一片林立的经幡及其环卫着的九座佛塔,它们高高飘扬着,并以缤纷的身姿,将阳光条分缕析地投射在雪白的塔身上,在青山碧水、密林老屋的映衬下,透露出特有的圣洁和肃穆。

    “九宝莲花菩提塔”,一个吉祥明净的名字,足足可以令你用一生的时间去铭记并且怀想……

    古老水转经磨,迟缓的牦牛,枯黄的草地,一片寂寥和空旷。远处是连绵的山峦,抬头看那蓝天白云,仿佛被融化在奇山异水,心灵象受到了一次宗教洗礼。每一个地方都那么美。绚丽多彩的水,加上秋天绚丽多彩的树林,每一处都美的让人眼花缭乱。

    古老的九寨沟,是充满梦幻与诗意的童话世界,是自然造化赐予人类最美丽的乐园。漫山经幡在风中招展。猎猎的风中,仿佛可以听到桑额和洞钦等藏族乐器的鼓点与轰鸣,令人怦然心悸。或许,这高原的风是神的滑行、是大自然的呼吸。其时已是夕阳西沉,薄暮开始在高原弥漫,晚霞铺满天空,将四围远远近近的山峰染成绚烂的五彩,美丽的九寨沟更加娇艳了。高山鸟从经幡上空掠过时,一轮孤月冷冷地斜照,帐篷边的萋萋芳草在风中颤栗……

    出到沟外,仿佛隔世,只有这九寨沟的山山水水在我脑海里依旧蓝蓝绿绿……

    我望着碧绿的海子、纯朴的藏民们,久久不想离去。

心灵的洗礼 <wbr>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