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羊
山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76,267
  • 关注人气:2,3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神秘的“高山天池”  作者: 寅公

(2009-02-02 21:52:43)
标签:

杂谈

分类: 古今游记

神秘的“高山天池”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云雾笼罩着高山的上半身,白茫茫的雾霭使神秘的九寨沟更给人以无限的遐思。进入九寨沟的大门,坐上观光的绿色环保车。我们从海拔一千九百多米的九寨沟口逆流而上,直奔则扎洼沟。

    进入则查洼沟后,我们开始领略九寨沟最神秘的地方——长海。这里是目前开发出的景区最顶部,海拔已有3150多米。这里地势开阔,空气清新,是孕育长海的理想之地。四周墨绿的山峦舒展的长臂将略显狭长的一潭碧水轻轻拥住,同时也拥住了吹皱的水面和跳跃在水面上的璀璨星光。长海被称之为“高山天池”,是98年邮票小型张的身影。

    下了车,我飞一般的扑向长海边缘的栏杆,唯恐靠得不够近。长海呈“S”型,深入山谷深处,让我产生了探其源头的好奇。可惜九寨沟是不允许游客下水的。其实,即使允许,我也不会忍心玷污这里的圣洁景色。由于海拔较高,这里让人感到丝丝凉气。

    这大片碧波摊在高山峡谷间,一直延伸到远方。海的尽头,有一座尖尖的裸露石头的山峰挺立在两高山之间,而一些不高的白白的云朵漂浮在空中,远远的大片的白云覆盖着远山的山顶,而近近的则悬浮在高大山峰的山腰,天的淡蓝与海的深蓝相互呼应,景色蔚为壮观。这是我在九寨之游中最为震憾的一幕,无限风光在险峰,在这个九寨沟的一个高点,在这莽莽高原的腹地深处,居然会有这样一块海,宁静得让人发呆。

    长海长达数千米,宽有600多米,最深处达百余米,是九寨沟百来个海子中海拔最高、面积最大、长度最长、湖水最深的海子。站在长海岸边,凝望着幽深宁静的湖水,远处弥漫的云雾和耸立的雪峰。九寨沟的每个海子周围都有千姿百态的树或雄伟秀丽的山,在海子里形成如梦如幻、形态各异的倒影。在我看来,最美的倒影在长海。长海四周山峦叠翠,中间的一座冰峰寒光逼人。那雪山一片雪白,与天分不清界,覆盖了所有的哀怨,冻结了所有的仇恨,满是纯洁与庄重。这里树影和远处高高的雪山倒映在碧水中,使长海像一位性格文静的少女,美得高洁而又脱俗,显得静谧而富有神韵。

    长海是静的,攒动的人群难掩其超凡脱俗,反而更衬托其静,如仙子佩带的碧玉,又似王母的妆镜,有的只是洁净端庄。如壁画、如静物写生,没有一丝的波涛汹涌、没有丝毫喧嚣。湖水澄明,碧蓝晶莹,而周围浓密的原始森林更加深了湖的蓝色,给人以空旷广袤之感。她像一快玉,又像王母的镜子,无暇的,没有一丝污垢,有的只是洁净与端庄,充满安逸,充满和谐,深沉而神秘。墨蓝色的湖水里映着绿的树、蓝的天、白的雪、灰的雾,水在山中,山在水里,水天一色,亦幻亦真,给人美而神秘的感觉,让你觉得恍如走进了神奇而迷离的梦境,怎么都不愿出来。静静的倒影在镜面一样平滑的水面上,偶尔的微风把水面吹出一些褶皱,这才分得开哪个是山而哪个是山的倒影,真是“水中有山,山中有水”。阳光照耀下,深蓝色的水泛着蓝宝石一样的光泽,又清澈见底,清晰可见湖底的卵石,它们长年累月地静静睡在那里,那么无欲无求的样子,我相信它们一定是快乐的。

    放眼眺去,广阔的长海凝重得如一位阅尽世事沧桑的长者,在群山的怀抱中悠闲地小憩着,安静祥和,寂然无波,无声地端详着我们人来人往,即便是时光飞转,岁月变迁,也不能消损它超脱淡然的自在心怀吧。我的心似乎飞了出去,我似乎成了这长海的一部分。

    长海是在四纪冰川时期形成的冰斗湖,水量终年不变。长海还是九寨沟的水之源,然而她四周却没有出水口,九寨沟所有海子的水都是从这里经过地下渗透而得的,而长海里的水则是经过雪山上的冰雪融水而得的,所以即使是夏秋季节,靠近她你也会感到凉意袭人。奇怪的是,长海从不会干涸,也不溢堤,因此藏民称之为“装不满,漏不干”的宝葫芦。导游说,隆冬的长海最美,银色世界,琼花玉树,冰层其厚,重型卡车都可以在上面行驶。

    站在这山水合一的壁画前,还会有什么喧嚣伏在心头中呢?长海北侧入口的湖岸有一棵独臂老人松,造型奇特,面对着海子的一侧充满着生命的茂盛,枝叶横生,而面对游客的另一侧,则无旁支、秃如刀削,不生皮毛。敢情它是在执拗地拒绝着人的观赏。奇特的造型带着说不出的沧桑,此树也成为长海的“标志性建筑”,众多的游人争相在此摄影。那静静屹立的独臂松,据说是一个为救少女而被恶龙抓掉左臂的猎人。当地人说,古时,海底有一头蛟龙,时常兴风作浪,破坏这山水的宁静,残害勤劳耕作的藏族人民。有个勇敢的藏族老人,手拿板斧,为这九寨的宁静与和平,孤身一人去斩除蛟龙。结果,被蛟龙咬去一臂,但他任奋不顾身,拼搏到底,最后杀死蛟龙,自己也流血过多而死,死后就化作了一棵古树。也就是这棵“独臂老人”,与长海一道构成了九寨最美的风景。

    从这感动的传说中走了出来,我才觉得,九寨沟并非天生如此之美,而是因为流了藏族人民的血与汗而化成的。换句话说,九寨沟本身就是活的,他流淌着血,流淌着勤劳勇敢的藏族人民的血。这一片片美景是上天赐给藏族人民的,所有的赞扬与称颂都应该属于藏族“要像天堂风铃!啊吖哟,听着儿时梦想!哦伊唷,一片美丽含香的村庄,逍遥自在任我唱。”这是藏人的歌声。

    我把自己的目光拴在了那棵把自己的皮毛往一个方向生长着的松树之梢。看它的样子,我忽生酸楚。这一生,也许我不会再让自己的脚去惊动那海子诗一样的梦,只是,那棵松树,那棵倔强着刚烈性格的松树,会永远系着我的目光,让它看远方的雪山,听雪落的旋律,唱神奇的九寨之歌么?百年千年之后,我会变成一只鸟儿,乘着梦的翅膀而来,我能找到曾经属于我的目光么?

    浩渺的水面上低低地笼着一层厚厚的水雾,这雾毫不做作地把海子以及周围静默着的青山、绿树、松萝等诸般物事笼罩起来,使它们在云雾里缠绵绰约,渲染成了一幅泼墨山水图,浓淡相宜却又浑然天成,似乎无一物不可入画,似乎画中不可缺了任何一物。而此时,空蒙蒙的雾也将呆立湖边的我轻柔地拥住,潮湿而清凉的濡着我的脸颊,细致地流过我微烫的肌肤。

    海子边,一些藏族的妇女拿着当地的民族衣服,指着齐齐站着的一排牦牛,嚷着叫我们穿上藏袍,骑在牦牛上照相。经不住诱惑,一行人中,有年轻姑娘穿起藏族姐妹的民族服装,在美艳绝伦的海子边长袖飘舞。流动的金色光芒在盛装的“藏族姑娘”身上游走,使她们愈发显得艳丽、娇媚。我按下快门,把她们定格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海子边。在同伴的劝说下,我也换了一身绛色的藏人服饰,骑上身旁那头披着长毛威风凛凛的白色大牦牛,恍惚间,竟觉得自己已是那画中人了……

    人是逐水而居的动物。山有多高并不可怕,只要有水。空气有多稀薄也不可怕,只要有水。人类可以让自己的肺适应高原的空气,却没想到让地球有个适合它自己呼吸的肺部。这地球还有几个九寨沟呢?还有多少可以让我们悦目的人间天堂呢?看游人热闹的脚步早已惊醒了沉睡的九寨沟,这原本清冽的雪水,还没有出九寨沟的大门,就已经飘浮起人类恣意挥洒的张狂。水从天上来,我捧着水,敬畏它,我不敢喝。不敢喝,是因为它富含矿物质,对人的身体有害。不过,我几乎可以肯定,有一天人们不用以相机来定格自己而一窝蜂地来此求生的时候,水,定会像黄河一样流起浑浊的泪水,定会像青海湖一样日渐萎缩成咸涩的味道。

    恋恋不舍的把藏袍还给出租衣服的藏族妇女,继续独自一人欣赏长海的美景去了。

神秘的“高山天池” <wbr> <wbr>作者: <wbr>寅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